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写在太阳熄灭之时【连载中】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1日 19:4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写在太阳熄灭之时【连载中】

最近翻看了许多前辈们的同人文,大家都是在一个帖子中不断更新的,而我仅一个序言就已经发了三个帖子......总之之后就统一在这一个帖子里连载啦,计划的更新频率仍是每周六更新。

这事实上是我第一次尝试写同人文。为什么开始写我也不太清楚,几个月前偶然与银英新版动漫相遇,在准备期末考试的同时不能自已地看完了新版动漫,然后看了旧版动漫、看了小说,这几个月来我唯一的娱乐活动似乎就是看银英。虽然下载了电子版的小说,但还是时不时地从学校图书馆借书,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已经把一整套十本书都借全了......就这样一遍遍地看着。

有一天我的脑海里有了Elena Monteil这个人物,她的故事的起点和我现在的情况很是相似,有点偶然地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然后从大学毕业,走向并非是最喜欢的新的生活(我还在毕业前的一年,这时候Elena的志愿仍然是同盟或者地方的通信局,一年后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我一年后究竟会走向怎样的未来呢?)。她有点社恐,并且似乎总是倾向于认同别人的声音,来自一个美满的三人之家;她的密友贝阿,Beatrice Pavlova,则总是倾向于否定别人的声音,而且似乎来自一个不太幸福的家庭。她们在伊谢尔伦度过了自己青春中成长最大的几年。在法拉法拉星域反叛事件中,两人站在了对立的立场上。友情迎来了悲剧的结局。

Elena和后来她的丈夫,Moritz Milde,原来早在亚姆立札会战时就曾有过某种意义上的交锋:他们分别参与了同盟军和帝国军的通信保障工作。在革命军解散之际,米尔德奉命参与了已经是革命军通信总负责人的艾琳娜的审查,两人虽然处于不同的阵营,确是相见如故的知己。在合作完成伊谢尔伦要塞通信控制的移交工作后,两人成婚,并继续在民用通信的工作上合作着,还有了一个女儿。爱情迎来了美满的结局。

802年这本日记得以出版,是因为帝国刚刚建立议会制,一方面原同盟势力希望能为议长竞选带来一点潜在的宣传而推动着日记的出版,另一方面帝国则希望在民间促进反战、和平的思想,并保持与巴拉特自治领的友好关系,而允许了日记的出版——自然,其中关于民主思想的种种讨论遭到了大幅度的删减。而半个世纪后日记“再版”时,亚力克大帝亲政下的帝国则不断缩紧议会的权限、扩大皇权,君主立宪制已名存实亡;巴拉特自治领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得到了充分的恢复,双方的对峙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了。此时作为民主精神的代言,这本日记又被提了出来,补上了曾经被删去的文字,自治领希望以“纪念”为名强化民众的民主意识,并引起对专制的坚决反对。

大致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回溯的这样的故事。

这其中并不是每一个细节都已经想好,但是当这样一个故事在我脑海中有了大致的轮廓后,我就突然非常想把它写下来。现在,当我再看《银河英雄传说》的时候,我总觉得艾琳娜确实就在这个故事的某个角落里......

可惜,我知道自己没有能力编写一个逻辑严密的故事,也没有能力用最好的语言将其讲述出来。不过作为一个民间的同人小说,也没有义务做到这些,我可以仅抱着交流和自我娱乐的态度放上我不成熟的文字和故事。如果有人看了,并且觉得从中获得了一点乐趣,那更是再好不过了。但总之,我还是抱着“自己开心就好”的想法上传这些帖文。



碎碎念之后,再次申明:
  • 本同人文仅作为兴趣交流。
  • 文中关于政治的讨论完全是针对《银河英雄传说》这一虚构世界中的政治,与现实中的政治绝无干系,也不代表作者本人的任何想法。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1日 19:4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前言、序请见链接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1日 19:4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7月22日的日记请见链接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1日 20:1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7月24日 周三 海尼森



      前天我说自己的职位在要塞防御部下,这是由通知电话的接线小姐得到的信息。可今天拿到名单,我发现这个信息是错误的,事实上是直属于国防委员会通信部的“大型要塞通信技术连”。很明显这是这两个月以来新成立的连队,毕竟在伊谢尔伦要塞之前,同盟军还未曾拥有大型要塞。而我可能就是这个连队的第一批队员之一吧。

      贝阿则是在我昨天所说的“伊谢尔伦要塞防御部通信旅”——是一个万人左右的旅,而不是一个连!这和我的设想有着巨大的差别。一般来说,常备舰队的通信工作才需要这么大规模的组织。我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擅自将伊谢尔伦要塞的通信工作想象成了一个行星的军用通信部那样。既然需要旅级别的人数来支持要塞的通信工作,我猜想要塞内一定是有独立的分区的,或许有独立的许多炮台、独立的多个情报处理系统?防御部通信旅的工作是在各个独立分区中进行通信的收接、处理和应答的话,直属国防委通信部的通信技术连要做的工作又是什么呢?我猜想需要仔细检查要塞内原有的帝国通讯系统,确认没有仍与帝国军接通的通信回路,如果有我们无法利用的技术或许还得研究一番……另外还得构建与我国各军事机构的通信回路。这方面的工作可能会与民用通信工作相近,但难度显然更大,毕竟我国的恒定通信网络从未深入到伊谢尔伦要塞这种地方。四千光年!想想看,要构建海尼森到要塞的直连军用通信回路,需要跨过这四千光年,建立一条超强保密性、超高稳定性、超高通信效率的超光速回路!其间已有的超光速通信基站不知道有多少可以利用;至少回廊内这一环节还得新设不少基站吧。随后还需要手动更改许多军用基站甚至部分民用基站的路由表……这些工作未必能轮到我参与,不过想想就头疼啊!什么时候超光速通信才能做到像行星内因特网那样自动更新路由表呢?

      贝阿、我,还有卡普欣(1)也会来到伊谢尔伦要塞,也在通信旅。仅从我们寝室的录取情况看来,要塞真是吸收人力的一块大海绵啊!麦迪逊(2)则分到了第五舰队,伊萨(3)分到了第十三舰队。伊兹米(4)——寝室中唯一一位非通信专业,而是医疗专业的同学,也分到了第十三舰队。得知伊萨和伊兹米的去向后,伊谢尔伦要塞的归属感突然就消失了。虽说作为一个军人这样的想法未免太不负责、太过任性、有个人崇拜主义的色彩,不过我的确很想在杨提督麾下尽力。


(1) 卡普欣·罗格朗(Capucine Legrand)
(2) 麦迪逊·艾迪逊(Madison Addison)
(3) 伊萨·范德梅尔(Isa Van der Meer)
(4) 伊兹米·阿萨克拉(いずみ 朝倉)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1日 20:2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7月29日 周一 海尼森



      上周提笔写了两篇日记,这是自小学文学课作业以来第一次写日记,主要是因为毕业后无事可做,且发生了很多有趣而对我来说重要的事。今日记日记,则是因为突然意识到了:这样平凡的日常生活即将结束,我将走向边疆,将参与战争,每年两次的休假也有可能无法保障……因此目前平常的生活,可能半年、或者一个月之后,会成为我最深切的怀念吧。因此特意地将这普通的一日记述如下:

      早上起床后,爸爸已经做好了饭,妈妈已经去上班了。我和爸爸一起吃完饭,目送他也去上班,然后洗碗、洗衣服,看了一会儿立体tv,然后把中午的饭菜准备好。很快爸妈就回家了。午饭时的话题,一如既往是他们工作上的事情。爸爸目前的职务是财政委事务局国库课副课长,妈妈是海尼森市的环境部环境监测局大气科副科长,“应付”工作的经历上来说自然是爸爸更多一些。妈妈的工作内容十分繁琐,而且,就我所知效率十分低下,常常为一些无用的报告而加班;爸爸的工作责任更重一些,但具体的内容不多,而且,正如他今天也向妈妈宣扬的那样:“要学会自己减少工作才行呐!”——对于这样的对话我一概不参与,只是默默地听着妈妈抱怨又要加班、开什么无用的会,爸爸则有点高傲地支着招,这些任务可以派给科员做、这样的会可以直接请假、这样的报告在网络上抄一抄就好……这大概是自由行星同盟政府的现状了吧!

      但对于这二位如此的工作态度我还可以接受,因为也是在这个饭桌上,我也常听爸爸聊起身边的腐败分子们,他们的行径才是令人唾弃的。在这样腐败低效的系统中工作,守住“不拿取不属于自己的利益”之底线,对于别人推来的工作或是没有意义的工作“巧妙”地避开,这便是爸爸在其中的生存之道吧!妈妈则是一味地主张“拿着纳税人的钱就要辛勤劳动”——尽管在我无法保证客观的眼光看来,她所做的工作也无法为纳税人带来什么切实的好处。我觉得,妈妈是个理想主义者,而爸爸是个现实主义者。我则是一个在二位公职人员的熏陶之下发誓绝不在政府系统工作的人。除了以上理念的差异,在其他方面都和谐得叫人羡慕,这个家庭就是这样。

      午饭后,爸妈和我三人分别坐车前往各自的目的地。我的目的地是军官学校:今天是领取军服和任命书的日子。校内人山人海,可惜也没能偶遇认识的同学,不过对我来说这也无所谓可惜,真要碰到了还得寒暄几句,还是挺麻烦的。不过这时一个巨大的不祥的想法攥住了我:一年之后,这里的人有不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吧?从这个校园走出的学生,有杨提督这样的英雄,有730黑手党那样我记不起名字的刻在史书上的人,却也有着百万倍于这些响亮的名字的默默无闻的下级士官,他们在一条军舰上做什么部门的班长,一束中子炮来袭便成为了残骸中难以辨认的一部分……

      (*)这样一个个的牺牲,是有意义的吗?

      (*)不过我还是相信,数百万个这样的牺牲叠加起来的意义的。亚斯提会战慰灵式上,特留尼西特国防委员长动情的演说再次肯定了这一价值。那的确是一次振奋人心的演说!大概正是这次演说后,“从军”这个未来在我心中被激活了,成为了一个可选项。此刻,我轻轻地抚摸着印有一框、一横和一点的军衔章。只要戴着它,我便也有义务为国而牺牲。若仅从个人的角度决策,大概不会有人选择“壮烈牺牲”,自由行星同盟将无法通过武力来保障其自由。军队就是一个每个人都让渡自己的选择权,形成集体的决策,进而发挥其力量的组织吧。只有如此才能将每个人的选择间的矛盾内部化和消化,达成群体的高效。这么想来,若所有的基层工作者都想妈妈那样思考,不在意自己的工作内容的意义大小,只管完成全部任务,政府的运作效率自然也就提高了。

      (*)在想到这些之后,我才终于鼓起勇气,一会儿向父母坦白自己将要从军的结局了。

(*) 编者注:段落前标有“*”的部分为旧版中没有,根据蒙德女士手稿补充的部分。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1日 20:2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7月31日 周三 海尼森



      今天是出发前的最后一天了。行李已经大致收拾好:因为允许携带的东西十分有限,所以收拾行李是很轻松的事情。不过我的心情还未准备好。

      在收到录取结果的通知后,因为不知如何面对父母的反应,我瞒了一周,直到出发前两天才告诉他们这个结果。我明白这是很不负责的、幼稚的行为。果然,妈妈非常伤心,她本以为我将在海尼森开始工作,却突然得知我马上就要奔赴战场的后方。爸爸好像很冷静,我猜想他是不是在单位已经听说了什么消息,却一直等着我亲口说出来。尽管如此,当我向他们阐述了我近来的一些想法后,他们都表示会支持我。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首先,即使在战场上,从事通信工作也是相对安全的,更何况我要在有着厚厚的装甲、易守难攻的要塞中工作,甚至可以说比在海尼森还要安全。第二,我军需要在要塞建立新的通信网络,并持续进行要塞的通信维护,这些工作是十分复杂而繁重的,我认为这一岗位上的人不会轻易被调去其他岗位,因此接下来很长时间内我将一直在要塞工作,不会面对太大的危险。第三——我有点厚颜无耻地说——比起国家的安全,我确实更在乎自己的安全,更想和爸妈一起过幸福的生活。可是我也意识到,为国而战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具体到我的岗位,通信的保障是战争中所必须的环节,将通信工作做好,从最狭隘的角度来看,至少也可以帮助我军提高生还率——这是一份可以拯救自己的同胞的工作。当然,从更高的角度来看,我将为国家安全、民主精神和解放全人类的事业付出自己的精力。总之,这项工作是有意义的。

      虽说是用自己的想法说服爸妈不要为我担心,但我自己似乎也是在口头表述了这一系列想法后,才真的接受了这份命运。因此,昨晚睡觉时,我的心情达到了最近半个月来的最高点,轻松且对未来抱有期待。

      可惜这份平静的心态在今天上午被打破了。

      第一届联培生在通信专业的共有32人,今天我们在网络上交流后发现,没有被安排至军队的竟然有18位之多;同盟通信局只录取了3人。可据我所知我的成绩在其中排在第12位、专业课成绩排在第1位,若真的按照成绩排名进行录取,我的一二志愿未被录取是不可能的。录取的过程没有完全按照之前说明的方案进行,我本可以按照预定的道路留在海尼森做民间通信相关的工作,本可以在未来的日子里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

      这件事我并没有告诉爸妈。我只是努力说服自己,尽管有着另外的可能性,但从军的未来也不错,何况我自己已经列举过上述三点想法:这不是我最想要的未来,但客观来说也是不错的未来。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要度过在海尼森、在家里的最后一夜了。明天就要出发了,开始前往伊谢尔伦的漫长的三周航行生活。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2日 12:4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8月2日 周五 unterwegs



      刚刚学完了今日份的帝国标准语课程。此刻正坐在运输舰小小的寝室里不甚简陋的床上。要想避开吵闹的餐厅、会议室而学些功课或者写写日记,就只能在床上坐着,然而这样持久地保持弯腰低头的姿势对于颈椎来说实在不好,此刻我已感到十分不适。据说这寝室原本为二人间,是有一处书桌的,可是本次运送新兵前往要塞的同时还要运输大批的物资,便对运输舰的寝室进行了改装,一个寝室里塞下了四个人。

      躺着休息了一会儿,还是继续写下去吧。

      到达海尼森宇宙港是昨天中午的事情。在一阵秩序混乱到让人难以相信是一次军人的集结的集合后,我们得知了自己将要乘坐的运输舰的编号,然后乘坐对应的航天飞机班机登舰。我在名单上看到,自己恰好和贝阿、伊萨在同一舰上,不过由于秩序混乱,直到登舰后我们三人才得以集合。

      “真是巧啊!我们可以一同度过这20日了。”

      “寝室和乘舰的分配都是按照学号顺序排列的而已。”

      面对我喜形于色的寒暄,贝阿这样冷静地回答道。原来如此,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并不是什么巧合。不过这舰上也不全是通信部门的,可能是各部门内按照学号分配吧。

      可惜的是,舰上寝室的分配虽也是按照学号顺序,却恰好将我划到了下一个寝室。贝阿是军校生中学号最大的一位,我则是联培生中学号最小的一个,这么说来,我的三位临时室友应当都是联培生的,可惜这几位联培生我都不太熟悉。

      下午两点,运输舰队出发了。前往伊谢尔伦的路程有足足4000光年,而目前我军能稳定保证的最远瓦普跳跃距离一次也只有500光年左右,却需要花上将近一天的时间进行航路的校准、设备的检查和能量的蓄积。另外,行星周边500光秒严禁进行任何形式的warp-in,这是为了防止空间震动对行星大气造成的任何可能的影响。这条规定是早在公元时代瓦普技术发展初期便存在了,完全是建立在理论计算的基础上设定了这样的阈值。然而,尤其对于公元时代的技术而言,以非超光速的航行技术通过这500光秒时十分耗时的,此后对此阈值是否可以缩减,有着激烈的辩论。据说,早在亚雷·海尼森的一万光年长征之前的银河帝国边境,一艘侦察舰在距离一颗行星200光秒处进行了一次短距离瓦普跳跃。若是战舰,其引起的空间震动当然是微不足道的,可密度极低的大气却是被掀起了巨大的风暴,行星上居住的十万被流放的人民中幸存的只有不到千人——或许是幸存者的后代中有人参与了一万光年长征,如今的同盟坚定且严格地执行着这条规定,并且仍有学者认为500光秒处的warp-in对大气和行星气候造成了不可逆的影响。

      总之,为了遵守这样的规定,从海尼森出发后,我们必须经历近6天速度约为0.001光速的低速航行。好在warp-out带来的空间震动相对较小——warp-out的行星最小安全距离为100光秒。伊谢尔伦要塞虽不是什么行星,但目前还是按照行星的要求来。这颗要塞,现在可是统合作战本部捧在手心的大珍珠哩。


参考:银河英雄传说·超光速航行(瓦普跳跃)技术考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2日 16:5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关于设定的碎碎念

hh奇怪的设定出现了:行星的warp-in和warp-out最小安全距离,完全是我自己瞎编的呢。不过这样似乎可以解释原作中从海尼森到伊谢尔伦和从伊谢尔伦到海尼森所花时间不同的现象:

《伊谢尔伦日记》中提到了,俘虏交换仪式后杨一行随俘虏一起从伊谢尔伦回到海尼森,启程的日期是797年2月22日,预计到达时间是3月8日,共计不到15天;回程时从海尼森赶回伊谢尔伦(为了能在内乱前控制驻留舰队兵权,应该是尽快到达的)从797年3月22日到4月8日,用了足足18天

顶部
灰色麻雀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68
精华 0
帖子 15
功绩 0
星海币 35 sosa
星海币存款 317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6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不知名的天空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2日 18:5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是有认真考据的作者!好厉害啊,感觉楼主很有那种把情节碎片串联在一起的能力,而我每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觉得相当苦手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2日 19:2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回复 #9 灰色麻雀 的帖子

非常感谢!能收到反馈真是太开心啦!!
倒不如说是因为选择了日记体,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琐碎的片段需要串起来…麻雀桑也有写什么文章吗?如果有的话我非常想看看!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8日 03:1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8月3日 周六 unterwegs



      今日开始进行“训练”——将每艘舰上约200人划分为六个小组,各小组轮流负责一天的通信、导航、动力保障、侦察、武器管控、防御等各项工作。的确,从海尼森到伊谢尔伦这大半个月里,新进士官们如果只是乘客的话,也有点说不过去;一路上也相对安全,作为新兵熟悉岗位的实操演习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机会。当然,舰上人员几乎全部都是前往要塞任职的,因此舰上的工作与之后的工作差别会很大,不过也都在储备的知识和能力范围之内就是了。

      要说这个训练锻炼什么能力的话,那就是维持24小时的精力的能力了。这是在实战中可能遇到的最为悲观的情况:一般情况最长8小时就该倒班了,可若己方伤亡惨重,可能会要求去填补岗位,就没有轮班之说了。如此伤亡惨重的情况下,尽可能地支撑24小时,然后迎来被俘虏或阵亡的结局——我悲观地这么认为。

      至于24小时这个长度,不仅是为了和标准历的一天相等。因为伊谢尔伦要塞是纯人工的环境,昼夜和季节也完全由人工调控,据说目前是完全按照标准历设定的。这就意味着我需要倒时差啦!几天来感受着每天多出的两小时,我莫名地感到增加了2/22的自由。不过贝阿一如既往辛辣而冷淡地指出了另一个角度的看法:每过15天就要多失去1天呢!这确实是一个问题。15个24小时的轮回中能做的事情,大概在15个22小时的轮回中也可以做完,而后者还长出一个轮回来。

      在“513寝室要塞三人组”中,首先经受这一考验的是贝阿。于是,今天中午只有我和伊萨一起吃了一如既往简单单调的午饭。饭桌上,伊萨给我讲了在我还在海大时的贝阿的几件事,我听得津津有味——其中最令我惊讶的是,二年级的必修课战略战术模拟上,贝阿两学期的成绩都名列前茅,第二学期的期末考试中更是完成了相当巧妙的舰队机动,在双方条件完全对等的正面作战中迅速击败了战略研究系成绩很突出的一位学生,据说考官们纷纷起立鼓掌。相比军官学校的学生们,我少修了许多课程,其中最让我遗憾的便是战略战术模拟课了。我没有什么自信,但小时候玩过一款宙域舰队战的模拟游戏,对此多少还有一些兴趣……

      另外就是贝阿在一年级时短暂的爱情故事了:和一位长于斯巴达尼亚驾驶的机械系学长相爱,但很快发现他“性格软弱”——具体来说,只是没有反对为了给家里省下学费而报考军官学校——便很果断地分手了。这个故事因为我早就听贝阿亲口讲过,因此也没有感到特别惊讶。让我惊讶的是,贝阿竟然能和如此懦弱的我和谐相处这么久。伊萨猜测,贝阿只是恰好看不惯学长“对家人没有逆反心”这一点——或者只是不想面对自己离家出走后潜意识里的一些后悔。与这位可怜的学长相反,贝阿是为了离开那个一心想要她从政并远离战火的家庭,而特地报考军官学校的。

      明天轮到我去值班了,做这艘运输舰临时的通信组组长。据说会有至少一位老兵在岗位上给出一些指导,但愿这位指导者不要嫌弃我的不熟练吧。今日这标准历比海尼森作息时间所多出的2小时,就用来提前补觉吧。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8日 03:1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8月5日 周一 unterwegs



      12小时的清醒、12小时的半梦半醒和12小时的沉睡之后,我终于能坐在床上写写昨天的事情。

      昨天带班的是米兰达·米尔本得少尉,她带着精致的妆容和亲切的笑容,一下子打消了我的担忧和紧张。“宪兵团勤务兵转第十舰队通信团转大型要塞通信技术连”,这是这位专科学校出身,花了七年时间才得到少尉军衔的女士的经历。可以确定的是,我将有一位经验丰富、友好善良的同事。

      “哦?第十舰队?听说第十舰队有位很帅的年轻提督呢!”

      “你说亚典波罗准将?”

      “没错!你知道吗?我们的舰长和亚典波罗提督是同年毕业的呢!可一方已经是分舰队司令官了,另一方却还只是驱逐舰舰长……”

      工作就在这样似乎过于轻松的氛围中进行着。

      在大家的一阵爆笑中,我有点不合时宜地提问道:“不过,本舰不是运输舰吗?”

      米尔本得少尉解释道,自占领要塞后,他们已经奉命在要塞和海尼森间来回两趟了,押送一些校级军官俘虏至海尼森、将物资送往要塞,然后将原本负责的军舰交由要塞驻留舰队,又负责此次新兵的运送。

      “一趟又一趟……米兰达小姐这下是可以留在要塞了,我们还得再跑一个来回呐!这四个月来,一万光年长征都走过三遍了。照这个阵势,怕不是要把统合作战本部搬到伊谢尔伦哟!”

      “你还别说,真有可能,说不定是要由此进军帝国腹部呢!”

      ……


      刚刚,我把这个玩笑讲给贝阿听,她不以为意:“你不会觉得现在进攻帝国是什么有趣的事吧?”

      “这只是个玩笑而已!”

      “但愿如此吧。”

      “可是话又说回来,要想进攻帝国,现在不是大好的时机吗?自从帝国军在伊谢尔伦回廊修了这个要塞,进军的向来都是敌方,也给我军带来了不小的伤害,现在情形反转了,难道不是轮到我们主动去削弱帝国军的实力吗?”

      “情形反转?仅仅是一处要塞的占领,对我军实力、同盟的国力,能有什么改变呢?顶多是受到帝国入侵的威胁小一些罢了,要想情形反转,至少需要帝国的一场内战吧。”

      话说到这种地步,我就不想再往下接了。我知道自己缺乏对国际关系的科学认识,也从未做过什么战略层面上的认真思考。至于贝阿的战略头脑有多强,我是不知道,但以我的经验来说,贝阿的能力总是能配得上她的自信心的。

      “再者,就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想吧,你觉得我们能够保证远征中的补给、通信和士气吗?”

      “通信的话,我有信心。”

      这话我也不是瞎说的。我的毕业设计便是宙域下超长距离战地通信系统的构建和管理,我亲手论证过千光年尺度下通信网络构建和维护的可行性。

      “而且,我可没说我认为我军将发动远征。这只是一句用来吐槽的话,贝阿,重点不是这个!”我实在认为,这次贝阿又找错了对话的切入点。她总是这样,在对话中不仅关注的重点和他人不同,而且一定要让他人也意识到这个点。

      从性格上来说,贝阿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在关系紧密到一定程度之前会让人觉得难以接近,但一旦跨过那条界限——大概是她心中的一条线吧,便能感受到她的善良和可靠。不太熟悉的人总是提出“贝阿就像一台机器一样,毫无感情”这种说法。如果真是一台机器的话,实在是一台输入远大于输出的机器。但输出的总是正确的。我还没有见到其他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和贝阿相识也只有2年。在两道人生轨迹交汇之前,对方的那一条,目前我脑海也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政治世家,往上四代都从政,且地位不低,说不定还包括同盟的什么部门或是某个地区的最高领导;家教很严,从小就被期望成长为政治领袖——不用说,这正是贝阿反抗家庭的原因……

      我信任贝阿,并且总是能从她身上学到很多;与贝阿讨论任何话题,都能收获不同的观点和视角。贝阿认为我是一个“总喜欢全盘接受他人想法”的人。事实上正是在贝阿指出我的这个缺点后我才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对此我的解决方法不是贝阿所建议的“提高反抗精神”,而是了解更多不同的、相互矛盾的观点。或者说两者我都尝试去做了,但前者无论如何都没有成功。我真是个根深蒂固的没有主见的人。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8日 03:1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8月6日 周二 超光速旅行中!



      按照计划,今天中午,整个编队将进入超光速航行模式。这也是我此生第一次经历瓦普跳跃,因此整个上午都处于面对未知的紧张和焦虑中。听说不习惯超光速航行的人,可能会感到无故的“灵魂出窍、精神涣散”,而这是由于“潜意识中的时间认知被扰乱”。这种传闻的真实性无法辨别,但听上去确实吓人;另外还有瓦普跳跃所确定伴随的风险:若振动消减器不正常工作,进行瓦普跳跃的整个物体将遭受无规则、高功率的低频振动,作用在人体上,轻则引起毛细血管的破裂、全身红肿,重则内脏出血,乃至当场死亡。当然,瓦普跳跃技术发展到如今,这种意外发生的几率远小于行星表面交通系统软件或硬件故障而致死亡的概率,但我对于瓦普跳跃的恐惧显然远大于在行星表面使用交通工具时的恐惧。

      舰上未经历过瓦普跳跃的是多数,其中感到不同程度的害怕的也是多数。于是少数的有经验者开始了他们的“心理作战”:

      “你们听说过‘730黑手党的漂流’事件吗?

      “第一批‘730黑手党’蒸馏酒生产出来后,其中有一批约一万打是要高价销往费沙的,可是前往费沙的商船却在中途突然音信全无,直至今日也没有人知道这批酒流向了何方。

      “据推测,商船失联的时间,应该正是刚刚进入超光速航行阶段的时候。因此,在瓦普跳跃时出了什么意外,应该是导致商船离奇失踪的原因。或许是跃出点(Warp-out Point)计算错误而流落到费沙回廊之外不可航行的宙域,最终遭遇不测;也有可能是振动消减器失灵,整艘舰艇化作了无法识别的宇宙垃圾。”

      说实话,故事讲到这里已经使我十分恐惧了。但这只是整出好戏的一半。另一位坏笑着的前辈故意用相似的口吻讲起了另一个故事:

      “你们听说过‘林·帕欧元帅的美酒’事件吗?

      “达贡星域会战后,我军凯旋而归,先遣部队曾在归途中遇上了几艘无识别信号的民用宇宙飞船。数次要求提供身份信息的通讯之后,数次警告通讯也没有回应,便进行了强行登陆。

      “——结果,舰上空无一人,却有着近千打的美酒;不到十艘未知身份的宇宙舰上,合计有接近万打。士兵们叫喊着,‘林·帕欧提督早就知道我军必胜,提前备好了美酒!’一顿饱饮之后,还算清醒的几位侦察兵将情况完整地汇报给了先遣编队的司令官;这位开明的指挥官便组织各舰艇依次在经过这批运酒船时各领取十打酒。

      “先遣部队完全通过后,酒恰好分完了。最后一批撤离的侦察兵想要借机私藏一些酒,便更加仔细地搜查了商船的各个角落。他们遍历了整个储物仓,没有找到酒,却在最深处的一个角落遇到了一些骇人的东西:

      “似乎是一堆白骨,但因为风化太严重,已经分不出有多少人了。推测死去至少已经过了200年。......

      “直到最后,林·帕欧元帅也没有回应过他为将兵们预先准备了庆功酒的事情。而那批酒的包装上,不知为何,似乎将产年印错了一位......”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午饭时间过了,讲故事的几位前辈挥挥手便离席前往工作岗位了,留下了茫然的新人们。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

      “你们知道吗,现在我们距海尼森已经有近百光年了!”

      ——就这样,我已经毫无知觉地经历了我的第一次瓦普跳跃。显然,本舰的振动消减器运行良好。但我对瓦普跳跃的恐惧反而加重了。


顶部
灰色麻雀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68
精华 0
帖子 15
功绩 0
星海币 35 sosa
星海币存款 317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6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不知名的天空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8日 13:5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我来追更了!楼主记得早点休息啊,不要熬夜太晚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18日 15:1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回复 #14 灰色麻雀 的帖子

谢谢!笔芯!
是这样的,最近作息不太规律,想着喝点酒就会困了,于是就…在红茶里加了少许白兰地。
喝完之后就觉得不困了……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22日 14:3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QUOTE:
原帖由 IzumiGreen 于 11/9/2021 20:17 发表

796年7月24日 周三 海尼森

      前天我说自己的职位在要塞防御部下,这是由通知电话的接线小姐得到的信息。可今天拿到名单,我发现这个信息是错误的,事实上是直属于国防委员会通信部的“大型要塞通信技术 ...

更正:有个地方写反了。卡普欣在第十三舰队,伊萨在要塞通信旅。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25日 01:2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8月7日 周三 距要塞3000-3500光年的某一位置



      今天也是平和的一天。我很快就适应了超光速航行的状态,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副作用。早上前往舰桥作例行登记时瞟了一眼监测屏幕,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大概可以判断出我们正处于亚空间中。如果是四维生物,不知道这时能看到什么呢——是不是能看到弯折的三维空间,像一个圆弧一样划过天际,每个点上都能看到几艘舰艇在浩瀚的星海中航行;弧线的终点有一个大大的圆球,即伊谢尔伦要塞……可惜从三位生物的眼中,只能看到漆黑一片了。

      除此之外今日的记忆就是午饭时和贝阿、伊萨三人的讨论了。今日讨论的话题是“亚斯提会战慰灵式上的不速之客”。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一回事。慰灵式时,因为正忙于毕设,所以错过了直播,也没有参与同学们的热切讨论(今天才知道为何大家对此次慰灵式有那么多话要说),再看回放时只看到了特留尼西特国防委员长的演说。伊萨不知从哪里搞到了直播的录像,而贝阿则是一副早就知道了的表情。

      “您身处何方呢?”——这是自称第六舰队幕僚未亡人的杰西卡女士唐突的提问。

      “你怎么看?”贝阿像是面试官一般,似乎对我的想法比对事件本身更关注的样子,对我发问。

      “嗯......我觉得委员长的回应很棒。面对突发情况能如此淡定地迅速做出回应,且不失礼仪。这位杰西卡的悲愤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在慰灵式上喧哗确实不太......”

      “你们怎么理解这位女士的观点呢?”贝阿根本不掩饰她的一脸失望,实在让我很受伤。

      伊萨的观点是:“显然是反战主义吧?认为战争给社会带来的影响太大了,牺牲的远多于战争的意义,因此反感军方对牺牲的大力鼓吹。”

      贝阿一言不发,将视线移向我。自己仿佛处于面试中,且是处于竞争中的劣势,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我也努力陈述自己的想法:

      这位杰西卡女士批评委员长身居安全的后方却歌颂和煽动死亡。可是无论如何,总要有一个人站在这个位置的:站在后方,根据政治局势而主持军事的全局。这是我国宪法所规定的,是我军军政、军令系统分离的体制和原则所决定的。呼吁军政系统的最高负责人“身体力行”去到最前线,根本就是无稽之谈。目前来看,军政、军令分离,国防委员会下设统合作战本部,但对其在实战中的运行不做过多干预,这样的军部体系是科学、运转良好的,是百余年来(乃至几百年来,如果考虑到我国的军事机构是建立在模仿银河帝国的军事机构的基础上的话)的实践中所确立的、经得住考验的一套制度。杰西卡女士主张“身处安全的后方者不该引发前线的死亡”,似乎要否定这种制度,那么她可以提出并证明一种另外的、更优的制度吗?

      “你总是为现行制度和当权者说话。”——至少没有否定我的思考。贝阿的点评总是可以增进我对自己的理解和反思,对此我深感感激。

      至于“面试官”贝阿本人,则没有直接对此事发表看法。

      能进行这样的讨论让我很开心。此前在军官学校时的“513寝室座谈会”总是限于校内的八卦、最新的立体TV连续剧和飞球比赛。寝室里,有麦迪逊和伊萨两位飞球爱好者,每到赛季就常常玩消失。二人共同喜欢一位还在读中学的球星,似乎是叫朱利安·敏兹之类的,尽管寝室禁止张贴画报,她们还是会在每次例行的查寝后将一张大大的海报贴在二人的床边,并赶在下一次查寝前收起。有一次查寝前的讲座恰好延长了一小时,我忍着笑旁听二人的悄悄话主题从“要不要溜回寝室打扫现场”转为了“谁来承担责任”。

      谈话主题从不踏入政治的领域,倒不是因为大家不感兴趣,而是因为有卡普欣这位极端的“右翼分子”,稍有涉及政治或军事,就会大谈特谈扩军、强权政府和远征。卡普欣的主张是“同盟就是因为拘泥于民主主义这种形式上的东西,才一次次错过了扩张领土、争取主权的机会。应该投入更多财政以扩军,至少要在当前基础上翻一番,达到银河帝国现有兵力水平,从吞并费沙开始,对帝国一举发动远征。”

      每当卡普欣开始她的讲话,贝阿都会毫不留情地立刻离开现场,不过卡普欣却从未介意。我在三年级时来到这个寝室,似乎打破了这个寝室关于聊天话题默契达成的界限。但经历过几次这样糟糕的讨论后,我也加入了这个心照不宣的“契约”:寝室内不谈国事。

      这样纯洁的学生时代,对于我们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作为军人,在因伤退役、到龄退役或者战死前,只有在前线和为上前线做准备这两种状态了。想到这里不禁黯然。但至少从数据上来说,我们六人所在的要塞、第十三舰队和第五舰队,在最近几次战争中是牺牲率最小的三个组织才是。总之,我似乎还没有成为军人的实感,总觉着自己是要前往“伊谢尔伦民间通信局”去做技术工作......在到达要塞前,努力做好面对战争的心理准备吧。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25日 01:3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开学第二周变得忙起来了,这周只写了一篇。倒是突然想明白自己为何想要写这样的同人文了:
可能,“银河英雄传说”的故事对我来说是一种真实,却是无法直接触碰的存在。因为无法触碰所以感到遗憾、孤独,所以越来越想要走近这个世界。接触这样一种虚拟的存在,唯一的方式是构造一个同等虚拟的存在作为代理,对我来说就是这个故事中的几位原创人物。不想从小说中的人物的角度作太多描述,是因为原作中人物和情节是以虚构的方式却真实存在的,我可以观测,但绝对不希望将其改变。
所以就变成了以原创人物为主的故事。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25日 01:5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关于小说中模棱两可的设定,我擅自按自己的理解将其具体化了:

1. 我把行星海尼森的运行情况认为是这样:自转周期约22小时,公转周期与地球相近,特别是黄赤交角与地球接近,所以一年的时长、一年中季节的分布和地球非常像,但海尼森作息时间以标准历15天为周期和标准历时间逐渐错开,海尼森作息时间的16天恰好是标准历的15天。
可能下一篇日记还会提到这个点。但是对情节貌似没什么影响,只是觉得“倒时差”这一点自然是会经历的,为了追求真实感就自己编了一个“时差”出来。

2. 关于超光速航行/瓦普跳跃,我完全按照这篇中的结论(猜测)来认识了,虽然正确性未知。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3072183
概括来说:一次长距离瓦普跳跃可以跨越距离500光年左右,短距离瓦普跳跃则在几十光年尺度。并且跃出点可控的精度大约在几十光秒内。
另外我把一次长距离瓦普跳跃的时间当成是1天左右(包括瓦普过程、前期准备和后期工作),一次短距离瓦普的时间当作是半天左右。
这样子算下来,原作中有过具体描写的几次恒星间旅行,大致是符合的。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25日 02:1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3. 之后涉及到通信的具体技术,不用说,都是我靠想象胡编乱造的。自己知识储备不够,就只有这样了...有空复习(预习)下计网...

前文提到过“超光速通信的路由是纯手动设定的”,当然也是我臆想中的设定之一。我是这么想的:超光速通信基站建造成本极高,其建造和管理完全是国家垄断的,并且其中大半的通信都是军用的,保密性强、对网络的稳定性和可靠性要求高。并且超光速通信的物理原理(不知道是什么)决定了其网络中信息传播的路径改变起来很困难的特性。所以我脑海中的超光速通信基站大概是这样的:每个基站有64个端口,分别和(物理上)相邻的基站通信;而且事实上启用的端口只有个位数个,因为基站本来就不多。所以一般来说如果投入新的基站,只需要对个位数个基站做出相应的调整(将一个不用的端口分配,用于和新基站通信),纯人工完成这件事的复杂程度是可预料可承受的。可能只是一开始建立超光速通信网络时这么做了,所以之后大家也懒得改。

如果类比现在的计算机网络理论,这应该是网络层的问题,但路由器(超光速通信基站)只需完成转发的任务,路由选择由人工完成。

Elena后来在帝国通信局做的工作,包括建立新的通信协议使超光速通信基站能够自动选择路由。这样使得超光速通信网络的扩展的复杂性完全可控,方便不同的机构建立新的基站并加入网络,打破了国家的垄断,为超光速通信网络的迅速扩展创造了可能。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25日 02:2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另外发布一则勘误:Elena Monteil应为Elena Monteille。
Monteille(似乎被译作“蒙德”或“蒙提”)这个姓在原作中其实出现过,日文原文为“クロード モンテイユ”:

财政委员事务局国库课长克洛德·蒙提奉命交出所有国有财产的一览表时拒不照办。
“拥有阅读国有财产一览表的权利的人只归于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同时负有纳税义务的同盟市民。此外,政府公务员只根据同盟的法律及自我的良心来行使职务。事实上我是一个没有胆子的人,我也很爱惜我的生命。可是,既然身为公务员,我就必须尽到一点义务。”

——怒涛篇·冬蔷薇园的赦令



设定上,Elena Monteille是这位克洛德·蒙提的女儿。

最近淘了一本「新訂エンサイクロペディア 銀河英雄伝説」,才看到“モンテイユ”官方的英文(?)名字为Monteille而非https://gineipaedia.com/wiki/Category:People中所列的“Monteil”。感觉这本书应该算是最官方了?德间书店出版、らいとすたっふ监修,还有田中写的推荐序。总之就按这个来了。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25日 02:3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另外吐槽一句,也是翻了这本书之后,我才知道“荷旺”其实是“黄”......orz

顶部
灰色麻雀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68
精华 0
帖子 15
功绩 0
星海币 35 sosa
星海币存款 317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6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不知名的天空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25日 19:1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我很喜欢“观测”这个想法。虽然每次看银英都被刀得死去活来忍不住想要跳去一个全员存活的快乐if线,但是梦终究是要醒的T T角色也正是因为悲剧而更富有美感,我只能观测而无法改变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39
功绩 0
星海币 27 sosa
星海币存款 342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9月25日 20:1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回复 #23 灰色麻雀 的帖子

是呀
更近距离地观测,并且用心思考,是我想做的事情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