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原创同人——第十二夜 (罗严塔尔和克劳拉)
玛格
无国籍星际游民



桂冠单项奖
UID 799
精华 1
帖子 204
功绩 0
星海币 30 sosa
星海币存款 2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1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6日 18:31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原创同人——第十二夜 完成版(罗严塔尔和克劳拉)

[B][size=4]第一章 ·重返海尼森[/size][/B]


       新帝国历的005年,即希尔德王妃执政后的第二年,帝国的经济开始逐渐走出战后的低谷,向着繁荣的未来发展。
在和平安逸的年代里,人们慢慢地淡忘了战争曾带给他们的恐惧和不幸,所有的人都被对明天的憧憬感染着,连海尼森的的天空也似乎比在自由民主的旗帜下时显的更为明朗。民众很少再去花时间缅怀过去,因为除了怀念,还有太多的事等他们去做。

在海尼森的林荫道上,一个美丽的女人正若有所思地缓步前行。
我们无法得知她确切的年纪,但可以看出她已经不是一位少女了。
因为命运在这个美丽的女人紫色的眼睛中,留下了代表悲伤的烙印。尽管她白皙细致的肌肤和奶油色的长发,还闪烁着年轻的光泽,但她身体内的某种东西已经被摧毁了。在她明媚的面容下,是沉沉的寂寞的阴影。
这个女人,就是艾尔弗莉德·冯·克劳拉。

在宇宙历800年的十二月十六日,克劳拉最后一次在海尼森见到罗严塔尔后,这是她第一次重新踏上这片土地。
十二月的海尼森不像奥丁的冬天那样寒冷。
耀眼的阳光从树木的缝隙间照射下来,为克劳拉的身体注入了些许生气。

克劳拉自己也已经忘记了她的年龄。她只知道,这是罗严塔尔死后的第三个冬天,也是她无法忘记他的第三个冬天。
罗严塔尔的死,使克劳拉的生命失去了她的意义,这位美丽骄傲的荆棘公主,她昔日的所有光华都已经随着罗严塔尔提督而去了。
克劳拉始终无法忘记那个举世无双,有着金银妖瞳的男子,在对她说“没有武器就用我的枪”时的表情。

在意识到自己就要失去罗严塔尔的那一刻,克劳拉才明白,她对罗严塔尔的仇恨与对他的爱相比,其实是微不足道的。
然而这一认知并不能挽留住罗严塔尔的生命。甚至它是更加残酷的,因为在以后的岁月里,克劳拉必须要在清醒的意志中去承受对那个男子无尽的怀念。
“我恨你,罗严塔尔。”声音的尽头,一滴透明的泪水划过了克劳优美而布满悲伤的唇边。

“夫人,我可以为您做什么吗?”温柔的男子声音在克劳拉的耳边响起。
在克劳拉面前出现的是一个有着亚麻色头发和砂色眼睛的年轻人,他的目光中闪烁着友善与真诚。
“不。很感激您的热心,但我想我并不需要。”克劳拉显然并不乐意于这个陌生人的突然出现,她略显冷淡地向年轻人点头致意,然后便向与他相反的方向走去。

克劳拉对海尼森并不熟悉,也没有什么亲切的好感。这里对她来说,只是为了她与罗严塔尔间最后的回忆而存在的。
克劳拉漫无目的地走在海尼森的大道上,从她身边经过的行人不会想到,这个面容沉静的美丽女人,曾经会是罗严塔尔元帅的情人。
在持续了几十分钟的无用功后,位于市中心的海尼森国立图书馆出现在克劳拉的视线里。
“这里也许会有关于他的东西吧?”
这个想法打动了克劳拉,她甚至是抱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像个孩子一样疾步走进去的。

图书馆里很安静,馆内大部分的色调是沉稳的棕色与灰色,这使得整个建筑看起来朴素而庄重。
克劳拉看到这里有很多海尼森大学的学生,他们正在专注地阅读着那些发生在上个世纪,或是更加遥远的历史。
与他们不同的是,克劳拉对这些历史,政治,以及军事,没有丝毫的热情。她只是想找到一点关于罗严塔尔的文字,这样她就很满足了。
克劳拉飞快地翻阅着那些历史文献和资料,搜索着她所需要的东西。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元帅,帝国军三长官之一,曾任海尼森临时政府的总督……”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元帅在利普休达特战役中,显示了他卓越的指挥才能……”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为人冷静果断,是帝国军中用兵最具伸缩性的军事家……”

“罗严塔尔元帅……”

为什么只有这些?失望笼罩了克劳拉。然后她又忽然间发觉,如果这些并不是她想看到的,那么自己在寻找的又是什么?
“是艾尔弗莉德·冯·克劳拉的名字吧?你想看的其实是你和罗严塔尔之间的回忆吧?”
克劳拉清楚地听见这个声音在她心底响起,而同时另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却在说,
“不要再做无聊的梦了,你对罗严塔尔来说什么都不是,这里怎么会有你的名字?”
克劳拉不禁失去了苦笑的力气,“不知道呢,原来我竟是这么愚蠢的人。你没有说错哦,罗严塔尔……”随着眼前越来越扩大的黑暗,她缓慢地沿着书架滑了下去。

就在她头部撞到地面的前一刻,一双修长有力的手臂阻止了这次意外的发生。而这双手臂的主人,正是那个与克劳拉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年轻人。他也是海尼森大学的学生。、
砂色眼睛的年轻男子小心地将克劳拉抱起来,在其他学生疑惑的目光和窃窃私语中,就这样满不在乎地抱着她走出了海尼森图书馆的大门。

当克劳拉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图书馆。她的周围是一片绿色的草坪,或许这是某个街区公园的里面吧。克劳拉想。而更令她惊讶的是,自己此时正枕在一个年轻男子的腿上!他漂亮的砂色眼睛,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你……”克劳拉不禁有些气结,“先生,我曾说过我并不需要您的帮助。”
“夫人,我很想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但前提是图书馆的管理员不介意您在那里躺上一整个下午的话。”说着他特意停顿了一下,然后似乎很满足地对克劳拉笑着说:“我很高兴您还记得我!”

克劳拉并不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于是她对砂色眼睛的年轻人说:“先生,再一次地感谢您的热心。您是否愿意说明一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愿意为您效劳。”年轻人又露出了笑容,事实上他的笑容的确非常迷人。“其实很简单,我想您是由于长期的轻度贫血,再加上一时的激动,才会在图书馆里昏倒的。而我当然不会忍心看见像您这样的夫人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所以就把您抱到这里来了。”
“抱?热心的先生,我不认为这会比让我躺在那里更好。恰恰相反,我想让我躺在您的身边是一件更糟糕的事情。”
“抱歉夫人,恕我冒昧地打断您,不是躺在我的身边,而是腿上。现在它还有些麻木呢。”年轻人显然用了一个更为暧昧的用词。

“先生!”

趁克劳拉还没发作前,年轻人连忙聪明地转移了话题。
“差点忘记了!我还没有向您介绍我自己呢,这对一位美丽的夫人来说真是太失礼了。”
说着,他很正式地向克劳拉做了一个欠身的动作,“凯恩,海茵茨·凯恩,很高兴认识您,夫人。”
出于礼节上的需要,有着良好修养的克劳拉是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的,虽然她对这个海茵茨·凯恩并没有什么好感。
“您好,凯恩先生。我是……”克劳拉犹豫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奥斯卡·冯·克劳拉。”

“克劳拉?”海茵茨不禁吹了一声口哨,“立典拉德公爵庞大家族体系中的克劳拉家?”
“是的,先生。您没有说错。”克劳拉平淡地说。俨然已经失去了罗严塔尔在世时,她经常在他面前所表现出来的骄傲神色。也许克劳拉自己也不知道,其实她一直都是只属于罗严塔尔一个人的荆棘公主。
“那么您是从奥丁来海尼森的了?”
“我出生在奥丁。”显然,克劳拉并不打算为这个年轻人的好奇心服务。

海茵茨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他表示遗憾地耸了耸肩,然后露出一个狡狤的微笑,“我可以问您最后一个问题吗?克劳拉夫人?”
“是的,请您说吧。”但随后所发生的事让克劳拉为自己的话后悔不已。
“您认识有金银妖瞳之称的已故帝国军元帅,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吗?”
这个问题几乎使克劳拉完全呆立在海茵茨面前。差不多过了十秒钟之后,她才略显生硬地回答:“不,先生。我并不认识那个人。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问。”
海茵茨看到克劳拉变得苍白的脸色,十分不忍再问下去,虽然他感觉到两个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联系,可至少现在他不能这样逼问她,否则克劳拉很有可能会再次昏倒。

“对不起夫人,请您不要介意我的问题。我只是对一位女士用奥斯卡这个男性名字感到好奇而已,恰好我最近又在研究关于罗严塔尔元帅的课题,所以才会这样问您。请您原谅我的冒昧。”海茵茨诚挚地表示了他的歉意。
“我接受您的歉意。现在我想我可以离开了。”克劳拉不等海茵茨回答,便径自朝她所住的旅馆方向走去。
海茵茨期待着克劳拉会回头看自己一眼,但直至克劳拉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那位美丽的夫人也始终没有回头。
“唉,伤脑筋啊,似乎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呢。”海茵茨有些懊丧地摇了摇头。

望着克劳拉远去的优美背影,一个猜想忽然闪现在海茵茨的脑海里。“据说罗严塔尔元帅因其高贵俊美的容貌,而被上流社会的女性所热爱,他本人也拥有许多情人。难道……”
不不,这简直就是三流小说的剧本嘛!海茵茨试图甩掉这个令他十分不愉快的假设。然而清醒的理智却又在不断告诉他,这也许就是最有可能成立的假设。

海茵茨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但盘踞在他内心的失落感却没有因此而减少半分。
这是海茵茨生平第一次体会到烦恼的滋味。

一直开朗乐观的他,如今却因为一个陌生女子的出现,以及她与罗严塔尔元帅间奇妙的关系,而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惆怅。使得这个年轻人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爱上她了?
不过无论怎样,海茵茨是真心的希望可以再见到那位叫做克劳拉的夫人。而且他也并不打算等上帝来恩赐给他这个机会。

“她似乎是朝杜因旅店的方向去的哦……”一个充满期待的微笑涌现在海茵茨的嘴角上。

顶部
白欧特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勇毅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忠诚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睿志大奖章 穆斯奖章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钻石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星海币发行”作战纪念章
UID 16
精华 13
帖子 1039
功绩 0
星海币 81008 sosa
星海币存款 5454025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10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白府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6日 20:14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白欧特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白欧特 交谈 QQ
艾尔芙莉德的同人?少见啊,恩,勾起我的好奇心了。

其实我也想看看以女性为主角的同人,像多米妮克、维斯特帕列男爵夫人、苏珊娜、甚至伊莉莎白·冯·留涅布尔克这样的一些女性配角人物,应该也值得一写的。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我的灵魂与这无尽的星海同在
顶部
枫色幻想 (迪恩·华尔兹Ⅳ)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中尉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90
精华 14
帖子 1379
功绩 500
星海币 413 sosa
星海币存款 960881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格利普斯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6日 20:3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如果有苏珊娜的回忆录,我相信老白你肯定不要看
还有,楼主加油啊

顶部
法兰
星辰联队客座提督
Rank: 3Rank: 3Rank: 3



桂冠单项奖
UID 53
精华 4
帖子 113
功绩 0
星海币 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4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6日 20:41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如果是以多米妮克为主角的话,很有写头也说不定。
与鲁宾斯基扯上关系,就会有很多内幕故事。

顶部
白欧特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勇毅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忠诚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睿志大奖章 穆斯奖章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钻石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星海币发行”作战纪念章
UID 16
精华 13
帖子 1039
功绩 0
星海币 81008 sosa
星海币存款 5454025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10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白府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6日 21:16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白欧特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白欧特 交谈 QQ
[QUOTE][i]最初由 枫色幻想 发布[/i]
[B]如果有苏珊娜的回忆录,我相信老白你肯定不要看
还有,楼主加油啊 [/B][/QUOTE]
笑,为什么不想看?不要以界限分明的爱憎来对待银英中的每一个人物。虽然这样比较单纯,但如果可以理解特留也有自己的名誉维持会的话……笑,相信老弟就会改变想法了。

我的一个朋友说过,她想写写看苏珊娜的,她也是个值得同情的女人,田中把她刻画的并不多,少许笔墨似乎都是蛇蝎女人一样。连与田中无干的外传动画《决斗者》也有些歧视她。活脱脱是盗版的白雪公主的继母王后的模样。

不过,如果可以用苏珊娜的视角来看。就会发觉苏珊娜的心路也许并没有那么复杂,和极有城府的安妮相比,她远来的比较单纯。她所追求的是什么?名誉?地位?爱她的男人?在我看来,一个凄凉的后宫就可以说明了,她需要的是每个正常女人所需要的关爱。她远没有外表那么刚烈。也许……

唉,我又不是女人,算了,下次让那个朋友来写,肯定比我强百倍。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我的灵魂与这无尽的星海同在
顶部
isolde
宇宙男海盗




UID 187
精华 0
帖子 43
功绩 0
星海币 82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2日
所属阵营  宇宙海盗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6日 23:24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在我的印象里克劳希的存在感比较稀薄,为了剧情而存在的......

期待楼主下文,请来改变我的看法吧!

顶部
shaka (沙沙)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优异服务勋章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179
精华 6
帖子 1232
功绩 0
星海币 661 sosa
星海币存款 36464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ZAFT中央情报局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7日 09:16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shaka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shaka 交谈 QQ
好像不错的样子~~~
期待中~~

顶部
gacktaya
星海游客




UID 776
精华 0
帖子 13
功绩 0
星海币 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12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7日 09:4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那位女性和元帅大人还真是配呢~~
一样地别扭
可是,还是没办法承认元帅心中会有那么一小块地方是属于她的。
罗严塔尔带着悲伤的骄傲真的是怎样都无法靠近的。
被那种孤独的色彩吸引却没有资格得到他的回应
他是这样的一种生物

顶部
玛格
无国籍星际游民



桂冠单项奖
UID 799
精华 1
帖子 204
功绩 0
星海币 30 sosa
星海币存款 2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1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7日 19:57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感谢大家捧场 多谢多谢!
我个人还是很喜欢克劳拉的  
她在最后为罗严塔尔擦拭汗水的情景  让我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忽然觉得爱情不像自己认为的那么纯粹 它原来真的可以不平凡
我会继续写下去 不过我想她最终也不会活在没有罗严塔尔的世界里

PS:我也对多米妮克很有兴趣啊~  想写她和法伦海特的故事
不过这两个基本没有交集的人  还真是很难写啊……

顶部
枫色幻想 (迪恩·华尔兹Ⅳ)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中尉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90
精华 14
帖子 1379
功绩 500
星海币 413 sosa
星海币存款 960881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格利普斯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7日 20:2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QUOTE][i]最初由 玛格 发布[/i]
[B]感谢大家捧场 多谢多谢!
我个人还是很喜欢克劳拉的  
她在最后为罗严塔尔擦拭汗水的情景  让我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忽然觉得爱情不像自己认为的那么纯粹 它原来真的可以不平凡
我会继续写下去 不过我想她最终也不会活在没有罗严塔尔的世界里

PS:我也对多米妮克很有兴趣啊~  想写她和法伦海特的故事
不过这两个基本没有交集的人  还真是很难写啊…… [/B][/QUOTE]
多米妮克+法伦海特??? 期待哦,希望楼主不要把我家法元帅写的太惨哦

顶部
Faye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178
精华 0
帖子 33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2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7日 20:22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楼主真的很富有挑战意识呀
支持,楼主加油!

顶部
玛格
无国籍星际游民



桂冠单项奖
UID 799
精华 1
帖子 204
功绩 0
星海币 30 sosa
星海币存款 2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1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7日 20:24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多谢多谢!
我真的很喜欢小法 有点不太忍心让多多夫人锻炼他  呵呵

顶部
玛格
无国籍星际游民



桂冠单项奖
UID 799
精华 1
帖子 204
功绩 0
星海币 30 sosa
星海币存款 2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1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9日 09:48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B][size=4]第二章  ·海茵茨与克劳拉 克劳拉与罗严塔尔·[/size][/B]



来到海尼森的第四天,当克劳拉沿着杜因旅店略显陈旧的楼梯,下楼去吃早餐时,她简直不相信自己所看见的那个大口嚼着法兰克弗香肠的年轻人,居然正是海茵茨·凯恩。
克劳拉原本不算阴郁的心情,此时变得极为糟糕。

“早晨好!克劳拉。”海茵茨一脸灿烂地朝她打招呼。
“您好。凯恩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这的确很巧。”
“不,夫人。很遗憾它不是巧合。我是因为您住在这里,才特地跑过来吃早餐的。”

海茵茨的坦白和厚脸皮让克劳拉无言以对。

她索性不再去理会这个一厢情愿的傻瓜。在点了一杯玛莎克兰咖啡和一份鹅酐酱后,一个人坐到了窗边。
克劳拉出神地望着窗外海尼森的早晨,对于眼前的食物,她显然没有什么兴趣。

“克劳拉夫人,您的咖啡已经凉了。”
又是他。克劳拉甚至有些厌恶地想。这已经是海茵茨第二00次打断她的沉思了。(其实是第二次,请大家原谅克劳拉恶劣的心情。)
海茵茨端着一盘法兰克弗小香肠还有煎蛋,以及一大杯牛奶和至少一打的小餐包坐到了克劳拉面前,然后开始享用他的早餐。

“凯恩先生,这已经是这间餐厅的最后一个空位了吗?”
“不,夫人。我只是想帮您回想一下该如何用早餐。”海茵茨友好地眨了眨他砂色的眼睛。
“我第三次对您的热心表示感激,先生。但这次我想我也同样不需要它。”
由于凯恩的介入,使克劳拉无法再享受一个人的安静。她只好勉强开始喝变凉的咖啡,尽管面前的人已经让她仅存的胃口在两分钟前完全消失了。

“克劳拉夫人,吃一些豆类的食物会对您的身体有好处。”
在短暂的沉默后,海茵茨毫不气馁的声音又开始震动着克劳拉的耳膜。
“谢谢。可我并不喜欢那些东西。”
克劳拉对她与海茵茨间的谈话,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她不想让任何一个话题有继续下去的可能。
“是因为罗严塔尔元帅的缘故吗?”

望着看起来十分认真的海茵茨,克劳拉怀疑自己的听觉是否出了问题。
“凯恩先生,您刚刚说什么?”
“我是说您不喜欢豆类的食物,是不是因为罗严塔尔元帅的……”
“够了!”克劳拉爆发的怒气打断了海茵茨的话,“凯恩先生,如果您再继续这种可笑的问话,我可能就会用这杯咖啡来帮您过热的头脑冷静下来!您蹩脚的剧作家的逻辑真令人钦佩!很抱歉我要失陪了,希望没有破坏您用餐的兴致!”

说完,克劳拉气冲冲地回到了房间。她巨大的关门声引起了其他客人的侧目。
“那位夫人看起来非常气愤哦。海茵茨,你究竟说了什么啊?”一些认识海茵茨的人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纷纷挪移地问。
海茵茨哪有时间理会这帮看好戏的人,他匆忙地跑上楼,问克劳拉可否为自己开门,好让他能够当面请求她的原谅。
“这一切都糟透了……真不该来到海尼森,罗严塔尔,你现在一定在天上嘲笑我吧……”克劳拉把脸深深地埋在枕头里,除了罗严塔尔,她现在不想再听见任何人的声音。

久久不见克劳拉开门的海茵茨,知道自己可能好几天都要面对克劳拉冷淡的背影了。他下意识地开始抓着自己好看的亚麻色头发,直到把它们弄的一团糟。
这时旅店的老板娘哈根夫人恰好从这里经过,看到海茵茨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禁好笑地问他:“小伙子,你一定是得罪了心爱的姑娘吧?”
海茵茨白皙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他吱吱呜呜地说道:“不,夫人,您误会了……”
“小伙子,你那位心上人不会是住在这儿的克劳拉夫人吧?”
“是,啊,不是,我们只见过几次。”海茵茨优秀的语言功能此时已经完全失灵了。

哈根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对海茵茨关爱地说:“希望如此,年轻人。因为我看得出来那位夫人有一位她所深爱的人,但那个人应该并不是你。”
“我……”海茵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老板娘像待自己的儿子一样,慈蔼地拍了拍海茵茨的肩膀。当她快走到楼梯拐角时又回过头来对海茵茨说:“年轻人,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愿意拿我这间旅店和4000帝国马克赌你那位情敌赢。”说着,便走下楼招呼新的客人去了。

此时的海茵茨不禁又望了一眼克劳拉紧闭的门,轻声问道:“是这样吗?克劳拉,我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吗?”但很快他又对自己说:“不,不能就这样放弃,这不是海茵茨·凯恩会做的事!”


自从上次对海茵茨发作之后,克劳拉仍然每天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杜因旅店里。
“他的神经真是出奇的坚韧啊。”
无奈之下,克劳拉只好开始尝试忍受海茵茨的热情,和他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

其实克劳拉没有拒绝和海茵茨谈话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正如海茵茨所说,他现在在大学里所研究的历史人物正是奥斯卡·冯·罗严塔尔。
在这位历史系学生的言谈中,罗严塔尔的名字每被重复一次,克劳拉就似乎感觉到自己更接近他的影子。
有时候她甚至会忘了海茵茨的存在,一个人沉浸在回忆当中。

海茵茨的神经就算再粗上一倍,也不可能让他忽略掉克劳拉和罗严塔尔间那种确实存在着的,牢不可破的关系。
而且很显然,克劳拉爱的那个人就是罗严塔尔。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娶克劳拉为妻呢?”对于罗严塔尔的终身未婚,海茵茨总会这样气愤而又感伤地问自己,在他心目中,像克劳拉这么完美的女性,罗严塔尔是没有理由不娶她为妻的。
但这是海茵茨永远都得不到的答案,因为他对罗严塔尔与克劳拉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根本无从得知。

海茵茨每和克劳拉多相处一分钟,他就会更爱克劳拉,也就更能感受到克劳拉对罗严塔尔的爱远超过自己的想象。海茵茨不知道自己的精神究竟可以支撑这种痛苦到什么时候。
但是如果克劳拉现在还需要他,他就要为此坚持下去。

“不知道明天的海尼森会不会下雪啊……”
海茵茨望着外面暗淡的街道,喝下了一杯哈根夫人为他准备的威士忌。
“这酒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好喝嘛……”海茵茨苦涩的想。


新帝国历005年十二月十五日,海尼森的早晨。克劳拉从睡梦中醒来,睁开了她那双像紫色水晶一样透明的眼睛。她站起来走到窗前,注视着这个陌生行星即将开始的一天。

海茵茨已经两天没来杜因旅店了。也许是学业加重无法脱身了吧。克劳拉想。
克劳拉对此有些遗憾,因为毕竟海茵茨还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这儿的人也都很喜欢他,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年轻小姐们。
“那个人也是这样,总会有无数女人围绕着他,真是一个无可救要的人……”想到这里,克劳拉不禁露出一个复杂的微笑。
自己的海尼森之行也许该结束了,虽然一无所获,但她所寻找的,原本也就是那些并不存在的东西吧。

于是,克劳拉在简单地吃了一些早餐后,便开始整理衣物,准备在中午之前就离开海尼森。
而在这时,楼下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克劳拉!克劳拉你在吗?”
是海茵茨。克劳拉想,她有些生气海茵茨前几天的不告而别,而且自己现在也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不去回答就好了,反正也不需要什么临别祝福。他等一下自己就会走的。”克劳拉这样地对自己说,仿佛海茵茨是一个缠着大人要糖的孩子。

“克劳拉!我是海茵茨!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楼上的窗户依然没有打开的迹象。

“是关于罗严塔尔元帅的!”海茵茨不得不作出了这一重点补充。他知道克劳拉一定会因此而回答他的。

果然,在安静了三四分钟后,窗户前出现了克劳拉优美的身影。“凯恩先生,请您上来吧。”

当气喘嘘嘘的海茵茨出现在克劳拉面前时,他毫无修饰的明朗笑容,不禁在克劳拉心中引起了一丝悸动。虽然那只有短短的一瞬间而已,但如果海茵茨知道的话,一定会激动的三天不睡觉。
“凯恩先生,请您……”
“称呼我海茵茨我会更加荣幸的,夫人。”海茵茨笑着,而又有些任性地打断她。
“好吧,海茵茨。现在您可以把您认为重要的事情告诉我了吗?”

“是这样的夫人。”海茵茨的脸上换上了严肃的神情,“我曾对您说过,我最近的课业是有关罗严塔尔元帅的。而就在昨天,总督府已经同意我去参观罗严塔尔元帅生前的办公室了。”
“您的意思是说,我可以一起去?”克劳拉的声音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波澜。
“正是如此。自从和您相遇后,我一直都知道您需要这样的机会。”
“谢谢您!海茵茨先生。感谢您为我所做的一切!除了对您的感激,我为自己以往对您的态度感到羞愧,希望您可以接受我真诚的歉意。”
“不,您别这样说。”海茵茨笨拙地挠了挠他亚麻色的头发,显得极为不好意思。

克劳拉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位比她小五岁的年轻人,是如此亲切。她接着说道:“如果我再对您隐瞒身份话,我想我是不能原谅自己的。您或许也已经猜到了,我的真实姓名并不是奥斯卡,而是艾尔弗莉德·冯·克劳拉,是死去的罗严塔尔的情人。”

克劳拉的这番话就像闪电一样,毫不费力地就将海茵茨打倒在地。虽然可怜的年轻人已经猜到了克劳拉可能就是罗严塔尔的情人,但当这个事实被克劳拉亲口应证时,他还是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巨大打击。
“啊,是这样的啊……”海茵茨勉强挤出一个表示惊讶的笑容,然后他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克劳拉并没有察觉到海茵茨的异常,如果她能抱有海茵茨对她的关注的二十分之一,她也至少可以安慰一下这个伤心的人。可惜克劳拉的心已经完全被罗严塔尔所占据,再也不可能容下任何人了。

在喝过克劳拉为他准备的咖啡后,海茵茨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一些。
“克劳拉夫人,感谢您的咖啡。明天傍晚六时,我会在旅店的楼下等您。然后,”海茵茨似乎有些艰难地继续说道:“然后我们一起去‘见’罗严塔尔元帅。”
“再一次地感谢您,海茵茨先生。期待着您的到来。”克劳拉微笑着向海茵茨致意,此时她的如花笑靥使海尼森的冬蔷薇也为之黯然失色。但海茵茨知道,这个笑容并不属于他,而是属于已故的帝国元帅奥斯卡·冯·罗严塔尔的。
“告辞了,克劳拉夫人。”

告别了克劳拉,海茵茨慢慢地走下楼梯。
直到再也看不见克劳拉的房间,年轻人才自嘲地对着旅店的墙壁说:“恩,有一点可悲呢,海茵茨你这个笨蛋……”

顶部
安德鲁·梁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186
精华 0
帖子 42
功绩 0
星海币 15 sosa
星海币存款 1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2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19日 20:1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不错的帖子,希望下集会有更多熟悉的身影出现

顶部
玛格
无国籍星际游民



桂冠单项奖
UID 799
精华 1
帖子 204
功绩 0
星海币 30 sosa
星海币存款 2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1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21日 10:38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对不起楼上的支持 克劳拉下集被我写死了 没机会见更多人了

顶部
玛格
无国籍星际游民



桂冠单项奖
UID 799
精华 1
帖子 204
功绩 0
星海币 30 sosa
星海币存款 2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1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21日 10:40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完成

[b][size=4]第三章        ·永远的情人·[/b][/size]


海茵茨离开的第二天,是海尼森入冬以来最使人感到寒冷的一天。阴沉的天空中堆积的厚厚的灰色云层,正在预示着将有一场大雪在今夜降临在海尼森。

克劳拉静静地等候在房间里,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距离她和海茵茨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三分钟。美丽的女士不禁微笑了,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性急的人?
还是由于那个人的关系?紫色的眼睛凝视着窗外,似乎无声地在询问着海尼森的天空。
在比约定时间早十二分钟的时候,海茵茨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克劳拉连忙站起来为这位可爱的客人打开了门。

“晚上好,夫人。因为我早来了几分钟,所以就直接上来了。”
海茵茨在问候克劳拉时发现,今天的克劳拉看起来与以往有些不同。
她穿着一件裁剪精致的白法兰绒晚装,美丽的头发没有像平日那样束在身后,而是将一部分盘起,一部分自然而柔软地垂在肩膀上。上面点缀着一朵绝妙的紫罗兰形饰物。

海茵茨从她那双透明的紫色眼睛中看到了前所未见的光彩,它不仅使克劳拉的美貌明媚动人,而且还使她在海茵茨的眼中,闪耀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神圣与庄严之光。

克劳拉的光芒,是永远只属于罗严塔尔的。

对此海茵茨除了苦涩与失落,更多的还是无奈。如果克劳拉爱的那个人不是罗严塔尔,而是其他人的话,也许海茵茨便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彻底的放弃希望了。可那个人偏偏就是罗严塔尔。
在这个浩瀚的星之大海中,能和奥斯卡·冯·罗严塔尔相提并论的,绝不会超过十个人。那位有着金银妖瞳的年轻提督,曾经跟随着皇帝莱因哈特征服了整个银河,虽然他的人生只有短短的三十三年,但却给后世留下了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

海茵茨是嫉妒罗严塔尔的,因为他即使在另一个世界,也可以拥有克劳拉全部的爱和对他的怀念。
而罗严塔尔的罕世才华却又让海茵茨不得不对这位已逝的提督肃然起敬。这就是奥斯卡·冯·罗严塔尔,一颗承载着无数光辉与荣耀的璀璨星辰。

“海茵茨,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克劳拉的声音打断了海茵茨的思绪,他迅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眼前这位美丽的女子说:“当然,夫人。我们现在就出发。”之后海茵茨又无比真诚地补充道,“希望此行可以达成您的愿望。”
“谢谢,海茵茨。但愿如此。”克劳拉微笑着回应。

于是,两个人便乘坐着地上车,向总督府的方向驶去。
时间是十六日晚六时零三分。

大概三十分钟后,海茵茨与克劳拉抵达了位于海尼森总督府外围的戒备区,一名士兵示意让他们的地上车停下来。在对海茵茨进行了例行公事般的盘问,并让他出示了相关证件后,便放他们通行了。至于对坐在海茵茨旁边的克劳拉,不知道是出于对女士的尊重,还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是海茵茨的同学,这名士兵并未加以任何的询问。
“总督府的保卫工作好象不怎么严密啊。”海茵茨的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过了大约三分钟的时间,地上车终于停在了总督府的门前。

克劳拉从车上走下来,静静地注视着这扇大门,然后她转过头对海茵茨说:“居然都没有变呢。”
“没有变?您以前来过这里?”
“是在罗严塔尔战败的那天。”
“您想,挽救他的生命?”海茵茨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他曾在图书馆读到过罗严塔尔战败后回到海尼森,不久便去世的记载。

“不,”克劳拉的脸上有着难以掩盖的落寞,“我是来刺杀他。但后来发现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因为正像人们议论的那样,罗严塔尔的旗舰被炮火击中,他自己也受了重伤。即使不借助任何人的手,他也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所以你没有刺杀就离开了?”
“并不完全如此……说实话,我也不能完全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带着孩子去见他。”

“您,您是说,孩子?”海茵茨以为自己的听觉也背叛了他。
“是的,虽然他的眼睛不像他的父亲,可他真是一个漂亮的孩子……”
克劳拉最后的声音就像耳语一般轻柔,她向呆立在当场的海茵茨微笑着点了点头,一个人径自向里面走去。

这时的总督府已经过了办理公务的时间,只剩下负责打扫和管理的人还留在这里。
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克劳拉向其中一个人问道:“晚上好,先生。请问罗严塔尔元帅的办公室在哪里?”
被问到的中年男子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夫人,他很有礼貌地回答道:“罗严塔尔元帅的办公室在左侧的第四个房间,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在使用了。”

“十分感谢您,打扰了。”克劳拉朝着他所指的方向走去。令她感到高兴的是,罗严塔尔的办公室并没有像她所担心的那样改变了位置,或是不存在了。
望着克劳拉走远的背影,中年男子抚了抚自己泛青的下巴,喃喃地说道:“好像在什么时候见过这位夫人啊……”

克劳拉轻轻地推开了罗严塔尔的房门。这里的一切都和她三年前所看到的一样,连窗台上酒杯的位置也没有被移动过。
克劳拉的目光追随着罗严塔尔生前曾停留过的每一个地方,她好像看到了那个优雅的身影又出现在华丽的长椅上,举起酒杯的罗严塔尔似乎正在对她说,“好久不见了,艾尔弗莉德……”

在目光的尽头,克劳拉看到了那块放在桌子上的手帕,从上面绣着的紫色的E.v.K.字样,克劳拉知道这就是自己为罗严塔尔擦拭汗水时的手帕。三年的时光已经使它失去了往日的鲜艳,上面曾浸透着的那个男子的汗水,也早已干涸。

这个房间最终也没能挽留住罗严塔尔的任何东西,连他的死亡也注定属于那片深邃的银河,属于包含着千亿星辰与千亿光芒的星之大海。
泪水无声地从她紫色的眼睛里落下,对于罗严塔尔,克劳拉在三年前就已失去了他。
“罗严塔尔……不能再见了吗……”

这时,一个巨大的爆炸声在毫无预知的情况下震动了整个总督府。

“克劳拉!”本来站在总督府外的海茵茨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他呆滞的神经在这一刻变的无比清晰,潜伏在他心底不祥的预感此时正在飞速地扩张着。
无名的恐惧笼罩了海茵茨。他感到发生爆炸的方向正是罗严塔尔元帅的办公室。
“罗严塔尔元帅!请你不要带走克劳拉!”眼泪模糊了海茵茨的视线,他从惊慌逃离的人们中间挤过,拼命地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跑去……

克劳拉记得在刚才的一瞬间,自己被翻倒的书架压在了下面。随之而来的疼痛使她陷入了昏迷。。
当她再次醒来时,除了身边浓浓的黑暗,她只看到在自己不远处的一道房门中,透出微弱的光亮。
克劳拉站了起来,她感到自己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似的向着那个房间走去。

她看见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男子正坐在这个房间里,像是感应到了克劳拉的目光一样,男子面前的屏幕上开始放映出一场无声的立体电影。它讲述的是一个男子极尽光辉的一生,以及他给自己所留下的全部回忆。
从男子的出生到成长,从下士到帝国元帅,
无论是他的威名与荣耀,还是他的忠诚与反叛,都已在整个星海的历史中,留下了传说般的绝世身影。

在这名男子的身边,曾经出现过许许多多,美艳动人的女人,可惜他已经忘记了她们的名字和容貌。
拜美丽残忍的母亲蕾奥娜拉所赐,使他不再对爱抱有任何的幻想。
只有一位紫色眼睛的女子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屏幕上不断地闪现着她的一颦一笑,她的爱与恨,她的喜悦与哀伤,都始终留在这名男子的记忆中。

最后,电影的画面定格在男子俊美迷人,散发着耀眼光辉的脸上。
克劳拉清楚地看到,他的右眼像宝石一样漆黑,而左眼却像天空一般湛蓝。
在蓝与黑的交错闪烁中,注定了这名男子不凡的一生。

“艾尔弗莉德……”坐在屏幕前的人,此时向克劳拉走来。他的步伐是无以描述的优雅,他的微笑永远会令所有的女人为之倾倒。
他的金银妖瞳,在宇宙中,绝无仅有。
“罗严塔尔……”站在克劳拉面前的男子,正是奥斯卡·冯·罗严塔尔。

“艾尔弗莉德,我们又见面了。”罗严塔尔以他一贯优美的姿势,轻吻了克劳拉白皙的手。“看到了吗,艾尔弗莉德,这就是我的人生。”
“是的。你一直都是一个大逆不道的罪人。”
罗严塔尔笑望着眼前这位倔强的女子,“既然如此,我想这个罪人也该有权利完成他最后的心愿吧?”
“是什么?”克劳拉优美的嘴唇不由自主地对他开启。

“请你来告诉我,在屏幕中出现的那个有着紫色眼睛的女子,她的名字。”

“罗严塔尔,你最终都是一个过分的人……”泪水再次从她的眼中滑落,她哽咽地回答他:“那是一个愚蠢的女人,她的名字是艾尔弗莉德·冯·克劳拉。”

在得到了这个满意的答案后,罗严塔尔温柔地将克劳拉搂在怀中,他用从未有过的认真口吻对她说:“不,从现在开始她的名字就是艾尔弗莉德·冯·罗严塔尔,她是奥斯卡·冯·罗严塔尔所爱的人,也将是他这一生中唯一的妻子。”

一些隐约的记忆终于在风中消散。在罗严塔尔怀抱中,有着一名女子低沉的,却又难以压抑的呜咽。
那些憎恨,悲怆,阴沉,痛苦的记忆都已慢慢消融,只剩下罗严塔尔的名字,永远镌刻在克劳拉的心底。

宇宙历803年,即新帝国历005年的十二月十六日的七时十一分,特留尼西特的追随者,地球教残余的狂热份子们,将他们对罗严克拉姆王朝的仇恨发泄在已故的罗严塔尔身上,用定时炸弹引爆了他的办公室。
他们这一无异于小丑的行径,使艾尔弗莉德·冯·克劳拉,于十二月十六日的二十一时五十一分,在这间曾容纳罗严塔尔死亡的房间里,安详地停止了自己的呼吸。

这也是克劳拉来到海尼森的第十二个夜晚。

当海茵茨找到克劳拉时,她洁白的衣服已被鲜血染红。海茵茨愤怒地推开压在她身上的书架,一言不发地守在已然死去的克劳拉身旁。就像预知到她的死亡一样,海茵茨望着这个用他一生也无法忘记的女子,眼睛里没有泪水。
在克劳拉苍白沉静的脸上,海茵茨看到了无以言喻的满足。他深深地感觉到,也许这正是克劳拉自己的选择。她生命的光辉早已随罗严塔尔而逝,死亡所带走的只不过是她的躯体。

海尼森的天空开始奏响第十二夜的安魂曲,海茵茨看见那些化为初雪的灵魂们,已为克劳拉打开了通往天国的大门。而一位海茵茨所从未见过的优雅男子正在那里等候着她。
海茵茨发疯似的冲着虚空吼道:“罗严塔尔你这个混蛋!连死神也被你的舰队打败了吗……”

不会消亡的只有这片星海,它对一切质问都只有沉默,而所有的一切也终将在它的怀抱中得到安息。
在今夜的海尼森,只剩下一个少年任由那些温热的液体流过他年轻的脸颊。

两天之后,海茵茨没有让任何悼念与葬礼打扰克劳拉的安眠,他将她默默地埋葬在海尼森的墓园中。
“克劳拉,我以后每天都会来看你的。你不能因为那个人而不顾朋友哦。”砂色眼睛的年轻人将一束纯洁的紫罗兰放在墓前。然后转身离开了。
这座洁白的坟墓中,将永远长眠着一位他一生中所爱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女子,克劳拉。

当风吹落墓碑上的花束时,我们看到了一行整个宇宙间最美的墓志铭:

                               “艾尔弗莉德·冯·克劳拉

                                                     她是罗严塔尔永远的情人”

顶部
Faye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178
精华 0
帖子 33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2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21日 12:46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第十二夜原来是这个意思呀
这个,实在……没有想到,根本就不可能想到呀

顶部
彼岸花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789
精华 2
帖子 1703
功绩 0
星海币 723865 sosa
星海币存款 1041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21日 12:5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默······这是最适合克劳拉的结局了。
做一个男人永远的情人,正是偶的梦想啊~(自我考虑一下,是否过于BT?)

顶部
玛格
无国籍星际游民



桂冠单项奖
UID 799
精华 1
帖子 204
功绩 0
星海币 30 sosa
星海币存款 2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1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21日 13:22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呵呵

终于写完了 谢大家支持!!
这是我第一次写同人(卡珊德拉是第二篇)以前只写过特白烂的散文故事
还有 我也是一个BT的人

顶部
彼岸花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789
精华 2
帖子 1703
功绩 0
星海币 723865 sosa
星海币存款 1041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8月21日 14:0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呵呵

[QUOTE][i]最初由 玛格 发布[/i]
[B]
还有 我也是一个BT的人 [/B][/QUOTE]

再默一下,偶指的那个人,是尚书大人。。。
虽然罗元帅也是偶的选择之一,但却是第二人选:15: :13: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你是我今生的彼岸花,注定无法相遇,却缠绵在我心
顶部
oscarlala
星海游客




桂冠单项奖
UID 447
精华 2
帖子 47
功绩 0
星海币 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23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9月4日 22:54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哎哎……果然大家都对这对别扭的人心生怨念啊~~

相比较这篇把感情都呈现出来的表现形式,某更喜欢舞飏大人的《昼夜》……
大人此文也写的不错!微笑……

顶部
司马辛夷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224
精华 0
帖子 111
功绩 0
星海币 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7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10月2日 14:1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好.....好完美的结局啊.......他们两个,最终还是在一起了啊.......
只是,为什么是地球教?煞风景!:06:

顶部
Vash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服役纪念章
UID 1335
精华 1
帖子 303
功绩 0
星海币 32 sosa
星海币存款 92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9月1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10月11日 12:4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其实也蛮喜欢爱儿夫利德的,虽然觉得,她好象是田中大婶为了不让元帅的人生过于悲惨孤寂灰暗寥落而安慰性设定的人物,(不光是安慰元帅,还有安慰大众。)

第十二夜——原是喜剧的说,不是说有人死了就不能是喜剧了,但还是希望爱儿有个好归宿。:07: 就当替元帅过点幸福生活吧,虽然当事人认为自己缺乏那种资格。

12月又快到了呢。

顶部
原版湘妃竹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743
精华 0
帖子 3
功绩 0
星海币 15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16年10月13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6年10月17日 22:5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最喜欢罗帅和艾尔佛莉德之间的对手戏了,可网上关于他们的同人文太少了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