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银英死亡录
听雪 (阿斯忒瑞亚·冯·斐迪亚斯)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3341
精华 2
帖子 468
功绩 0
星海币 501 sosa
星海币存款 1164466366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2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苏瓦格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08:3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银英死亡录

:13: 偶整理了几个人物死亡前和死亡时的一些片段,回味了一遍那种哀伤。那个……这个……偶也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一样的文,如果有的话就删了吧:10:




[color=blue][size=4]杨威利:[/size][/color]

杨打从心里面想,还好没有让菲列特利加和尤里安也一起来。奇妙的是,这名男子竟然没有想到自己是在那些为他献身的护卫保护之下而活到现在。不想要连累他人的这种想法倒是先从他的脑海里跑出来。现在这个时候,他是被部下从“战场”里面所解救出来的人,却这样大胆地走着。当然,如果有人问他说:“你想死吗?”

  “不怎么想死哪!”

  他一定会这样回答的,但是在回答的话中加上“不怎样”这三个字,或许就是他之所以是他的原因吧。如果死了的话,那么对妻子菲列特利加就太过意不去了,她担任自己的副官三年,当自己的妻子一年,真的一直在为自己尽心尽力,只要自己继续活下去,就能够让她觉得高兴,所以自己还是想尽量地和她生活在一起。

“杨威利提督!”

  这个叫声不是询问,甚也不是确认,而只是向对方表明他将要开枪而已。接着,说话的人好像被自己的声音鞭打了神经似地发作开枪了。

  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杨那仿佛变成棍子似的左腿贯穿而过。杨踉跄了一下,背部撞到墙壁上去。这种异样的感觉具体化之后,最初是沉重,接着变成灼热,最后化成疼痛扩大到他的全身。血液好像被人用真空泵给吸出来似地泉涌而出。

  “大动脉被打中了……”,杨此时异常冷静地下了这个判断。如果不是因为疼痛的感觉侵蚀到意识领域的话,杨甚至会感觉到眼前这幕情景,就好像在看立体TV的画面一样。而击中他的那个人,却发出恐怖至极,令人头昏脑胀的叫声,手中的枪掉落在地上,然后以一种与狂舞的巫师相同的动作,从杨的视线里消失了。杨一面听着对方以变调的声音叫着“杀死了,杀死了”,然后这种声音渐渐远去,他一面解下领,把领巾绕在伤口上面。这个伤口已经变成血浆的喷泉了,杨的两只手全部被血染得鲜红。杨过去所曾经流过的血,和现在比起来,真是显得微乎其微。

  此刻,疼痛的感觉成为杨的意识领域和现实间相互连接的唯一一条细细的通路了。杨心里想着,差不多快要死了吧。妻子、受自己保护的人、还有部下们的面容,一一地浮现在杨的脑海当中。杨不禁对自己生气了起来。对于自己身在他们所无法伸出援手的地方,且遭遇到这种情形所表现出来的不积极性感到非常地厌恶。他于是用单手着墙壁,开始在通道中走了起来。仿佛只要他这样,就可以将横在他与他亲密的人之间的墙壁给打破似地。

  多么奇怪啊!杨的意识领域中,有部分意识发出了这样的苦笑。流了这么多的血,体重应该会减轻啊,怎么身体还是这么沉重呢?真的好沉重啊!无数只充满恶意、透明的手,不仅缠绕在杨的腿上,甚且缠住他的上半身,想要将他拖倒在地上。

  杨身上象牙白的长裤,此时好像被某位无形的染匠,在瞬间染得红黑一片。原本缠绕在伤口上的领巾,此时已经失去了止血的作用,成了一样布制的、供血液顺着流出来的通路。

  哎呀!杨心里想着,怎么视线的位置好像水往下流似地降低了呢?不知不觉间,杨的膝盖已经着地了。杨想要再度站起来,但是却失败了,他的背轻轻地碰到墙壁,然后就那样顺着墙角坐下,一动也不动了。这种姿势不太好看哪!杨心里想着,不过他却连换个姿势的力量都没有了。在他周围的那一滩血,仍然不停地扩大着。哎呀,哎呀!“奇迹的杨”变成“浴血的杨”了,杨的脑子里面仍然还在想着,不过伴随思考而来的却是极度的疲累。

  手指不能动了。声带的机能也在逐渐的丧失中。杨却还在说着“对不起了,菲列持利加,对不起了,尤里安,对不起了,各位……”,但是这个声音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人听到。不,或许只是自己这么想而已。

  杨闭上了他的双眼,这是他在这个世上所做的最后一个动作。他的意识从透明到漆黑,然后从漆黑落入无色彩的深井中,就在此时,在他的某个意识角落,却听到有一个怀念的声音在呼唤着他的名字。

  宇宙历八零零年的六月一日,凌晨二时五十五分。

  杨威利的生命在三十三岁的时候终止了。





[color=blue][size=4]先寇布:[/size][/color]
“罗伊休纳!德尔曼!哈尔巴尔!还有没有人无耻地活着啊?如果有就回答我!塞布林!克拉夫特!克洛涅卡……!”

  先寇布一手拿着战斧,站在堆积着的敌人尸首上呼叫着几个部下的名字。没有人回答,先寇布用拳狠狠地捶打着钢盔。

  这个时候,一个倒在地板上帝国军士兵撑起了身体,是一个看来未满二十岁的年轻士兵,他的后脑部被人用战斧一击而昏了过去,现在总算恢复了意识。他流着鼻血,抓起了战斧,瞄准了目标,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对着那个在他仰角六十度位置的宽广背部掷了过去。

  随着冲击而来的剧痛在先寇布的背部炸裂开来。战斧劈开了装甲服,划破了皮肤和肌肉,击碎了他的左肩胛骨。

  先寇布让战斧插在背上,转过身来。那个袭击他的士兵料想他会有复仇的一击,于是用两手护着自己的头,然而,先寇布只是俯视着他,并无意挥下自己的手中的战斧。正确的帝国公用语从旧帝国贵族口中流泄出来。

  “年轻人,愿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

  “知道了又怎样?你这个叛军!”

  “什么嘛!我只是想知道伤了华尔特·冯·先寇布的人的名字而已啊!”

  “……我是克鲁特·里格贝尔中士。”

  “是吗?为了奖赏你这么诚实地报上名,我给你看一项特技。”

  说完,先寇布把右手绕到后面,把战斧从自己的背上拔起来丢出去。一个拿着枪想给先寇布最后一击的敌兵胸膛承接了这一斧,惨叫着倒了下来。

  然而,先寇布这个强烈的动作使得他的伤口更形扩大了。一股新的灼痛呈螺旋状地席卷了他的全身,鲜血不断涌出来,把银灰色的装甲服从内到外都染透了。鲜血形成了红色的瀑布流到装甲服的表面,再流到军靴鞋跟。敌人知道他受的是致命伤。

  或许是打从心理轻视受伤者吧?一个帝国军士兵绕到先寇布背后,刺出了带有刺刀的荷电粒子来福枪。

  先寇布的战斧一闪,就像落雷一般地击中士兵的头部。全身浸在人血中的先寇布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像魔王一样震摄了敌兵。帝国军纷纷后退。虽然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流了这么多的血,穿着装甲服的男人却仍然没有无力的迹象。克鲁特·里格贝尔中士不发一声,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他一点都没有建功的喜悦,整个人被一股恐惧感所攫住,只能在心中一直呼唤着母亲。

  “哪,谁想功成名就?谁想成为华尔特·冯·先寇布一生中最后杀死的人?”

  先寇布笑了笑,那个笑容是除了这个男人之外,没有人可以笑得出来的,看来似乎不含一丝痛苦成份的勇敢笑容。装甲服就像被一条鲜红的巨蟒缠住了一般,血还不断地流出来。

  他吐了一口气,同时也吐出了微量的血。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置身于不幸的境遇。就像杨威利一样,先寇布用着以他全身的血也处理不完的所负的大量血债,染红了自己的人生。现在偿还的时候似乎到了。

  先寇布悠然地举起脚往前走。他那漠然无视于换做一个普通人早就无法站立的出血和痛苦的英勇之姿,让帝国军屏住了气息,没有人在这个时候还有勇气攻击他,每个人只是呆呆地看着。

  先寇布好像尽了义务似地踏上了出现在他眼前的阶梯。每一个阶梯上都留下了一小池的鲜血,当他到达最上层的时候,俯视着阶级下的帝国军士兵。他觉得这真是个好角度。仰视着某样东西而死并不是这个男人的最爱。

  “华尔特·冯·先寇布,三十七岁,临死前的遗言——我的墓碑不需要墓志铭,只有美女的眼泪才能安抚我的灵魂。”

  他的表情有些许的动摇,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感到不满足。

  “哼,好像还没有决定该怎么写才好。还是让亚典波罗代笔好了。”

  帝国军的士兵们逼近到阶级下。先寇布趣味盎然地看着他们。然而,占据他视线的脑神经中枢却回溯着记忆中的黑暗河流,探求着一些其他的事物。当他找到了他所探求的东西时,先寇布闭上了眼睛喃喃自语道:“——对了,就是那个女人,叫罗莎琳·冯·克罗歇尔,她要我叫她罗莎……”

  华尔特·冯·先寇布死去的正确时刻并不清楚。二时五十分,当帝国军士兵战战兢兢地靠上去确认这个高度危险的男人的生死的时候,先寇布就保持着坐在阶梯上的姿势一动不动,他已经挺着胸膛傲然地跨过只允许死者通过的生死门了。

[color=blue][size=4]奥贝斯坦:[/size][/color]

军务尚书以责问着不合理性的视线看着自己腹部上被炸开的那一个红黑色的伤口。他把受了重伤的身体躺在楼下的一个房门里接受着军医的治疗,然而,当军医告诉他必须到医院接受紧急手术时,奥贝斯坦拒绝了。

  “明明没救的却要装成还有救,这不但是一种伪善,而且也是一种技术和劳动的浪费。”

  他这种冷漠的说词让四周的人感到胆怯,他又加了一段话。

  “转告拉贝纳特,我的遗书就在书桌的第三个抽屉里,要他一事不漏地照章执行。还有,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就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事吧。只要告诉他这些就够了。”

  发现大家都对拉贝纳特这个名字表现出狐疑的表情时,军务尚书只好说明那是他的一个忠实执事。说明结束时,他闭上了两眼,遮断了人们的视线。三十秒之后,军医确定他已经死了。军务尚书奥贝斯坦元帅享年三十九岁。


[color=blue][size=4]莱茵哈特:[/size][/color]



“谢谢你赶来,米达麦亚夫人,我希望让我的儿子亚历山大·齐格飞交个朋友,和你的儿子……”

  半支起身子的金发人说道。

  “帝国由强者来支配是最好的,但是,我想为这个孩子留个对等的朋友,也许这是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婴儿在希尔德皇妃的手臂中蠕动着。有着金黄色头发和蓝玉色眼珠的婴儿不哭也不闹,他睁大了眼睛凝视着米达麦亚一家人。

  “菲利克斯,对亚力克大公殿下,不,对亚力克皇帝宣誓效忠。”

  米达麦亚低声地命令儿子。

  这个景象或许显得很奇妙,然而,没有人笑得出来。一岁两个月的幼儿和出生才两个月的婴儿彼此交换着视线,实在是很不可思议。菲利克斯伸出了他小小的手拉起了更小的亚历山大·齐格飞的手。

  友谊有各式各样的形式,有各式各样的开始、持续和结束,而亚历山大·齐格飞·冯·罗严克拉姆和菲利克斯·米达麦亚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友谊存在呢?是像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和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一样的友谊?还是像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和渥佛根·米达麦亚一样的呢?米达麦亚不得不有这样的疑问。

  菲利克斯握着比自己小一岁的皇子的手,无意松开。或许是很喜欢对方呢?他笑了起来。他的父亲惟恐他做出失礼的举动想要把他的手拉开,菲利克斯因为情绪受到影响而哭了起来,皇子也模仿着他开始哭泣了。

  充满朝气的骚动持续了二十秒钟左右就停止了,莱因哈特用他全身的力气微笑着。

  “真是个好孩子,菲利克斯,今后就请你继续和皇子做朋友吧!”

  在这个时候,父母亲的话都是很没个性的。连莱因哈特也不例外。莱因哈特倒下支起的上半身,把头枕在枕头上,环视着四周的人,露出了狐疑的眼光。

  “我没有看到军务尚书,奥贝斯坦在哪里?”

  皇帝的问题在场的人都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希尔德皇妃一边用毛巾为丈夫拭去额上的汗水,一边平静地回答。

  “军务尚书因为重要的事情而不得不先离开,陛下。”

  “啊,是吗?那个人所做的事一向都有最正当的理由哪!”

  听不出他这些话是出于谅解或是嘲讽,莱因哈特抬起了手把希尔德拿着毛巾的手握在自己手中。

  “皇妃,你一定可以比我更贤明地统治着宇宙吧?如果改行立宪体制也好。不管如何,在所有生存的人当中,由最强大最贤明的人去支配宇宙是最好的。如果亚历山大·齐格飞没有这样的力量,就没有必要让罗严克拉姆王朝继续下去了。一切都照你所希望的去做,这就是我最大的希望……”

  由于高烧和呼吸困难的影响,花了不少时间才把这些话说完,莱因哈特疲倦已极似地松了手,闭上了眼睛,陷入昏睡当中。

  二十三时十分,莱因哈特像是渴求水份似地动了动嘴唇,希尔德用含着水和白酒的棉纱轻轻地沾着皇帝的嘴唇,莱因哈特的嘴唇蠕动着吸着水。不久之后,莱因哈特微微睁开了眼睛,对着希尔德喃喃说着。或许他根本也弄不清眼前的是什么人了。

  “如果拿到了宇宙……大家……”

  声音停了,眼睛闭上了。

  希尔德等着。

  然而,他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嘴唇也不再动了。

  新帝国历零零三年,宇宙历八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二十三时二十九分。

  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二十五岁,他的治世只有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


[color=blue][size=4]罗严塔尔:[/size][/color]

  “你想要愚弄民主共和政治也好,想要腐蚀国家也好,或者要欺骗市民也好,这些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

  罗严塔尔那两只异色的眼睛,用苛烈的眼光鞭打着特留尼西特的脸,使得自由行星同盟前任元首的身躯,因此而踉跄地站不稳脚步。

  “可是,我不能容许你,用那肮脏的舌头,把秽物涂抹在皇帝的尊严之上。我并不是‘服侍’那位被你侮辱的人,我也没有‘背叛’他。”


  让人将特留尼西特的遗体收拾掉之后,累积在罗严塔尔身上的无数疲劳,仿佛一只无形的手,使劲地想要从背后将罗严塔尔推下死亡的深渊。可是这个时候,属下支进来报告说有客人来访,罗严塔尔心想这人来的真不是时候,不过他却连做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都没有力气。

  “希望这个人不要打扰我哪!”

  罗严塔尔的声音,当然有着些许苦笑的意味。不过他此时的内心有种债务已经全部清偿还毕的安然。

  “我不是一下子死亡,而是逐渐地死去。我正在好好享受这种过程,希望不要来阻挠我最后的乐趣才好。”

  已经失去血色的皮肤上,有着些许冷汗冒了出来。受伤以来这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自己正逐渐死去的这种感觉,真是非常奇妙。这股从身体中央扩散到全身各个角落的痛觉,已经成了他感觉中不可缺或的一部分,如果这种痛觉失去了,那么罗严塔尔的内部,大概就要变成一片虚空、完全崩溃了吧。

  杀害特留尼西特这个人,在罗严塔尔折身心上造成了庞大的负担。此时的他就好像是一位奋力杀死毒龙的骑士,疲惫了,身心耗尽了精力,只能一心一意想要得到和死亡直接相连的睡眠。不过一个冷淡得如同从钟乳石上滴落下来的水滴同样冰凉的女人声音,阻止他进入睡眠。

  “好久不见了,你终于还是成了一个大逆不道的罪人。”

  罗严塔尔扬起他的视线,努力聚合他视野的焦点,然后才看清楚这名女子的轮廓。不过视觉要实际进入理性的领域,却需要五秒钟的时间。

  “……原来是立典拉德的遗族啊!”

  好不容易推开笨重石头所堆砌而成的记忆之门之后,罗严塔尔低声地说道。或许是因为她总夸光地强调自己的“身份”,所以她的出身才比爱尔芙莉德·冯·克劳希这个名字还令人印象深刻吧。

  “你被你自已的野心给绊倒、击溃了,我特地来看你将会如何悲惨地死去。”

  这个在罗严塔尔记忆中的声音流进了他的耳朵。这个披着甲胃的声音,听起来却有些不安定的奇妙振动。

  “那么真是辛苦你了……”

  这个认真的、缺乏热度的反应,或许有些出乎爱尔芙莉德的预料吧。

  “再等一会儿,你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反正,我也想要满足一下女性的期望。”

  想要说些恶毒的话,似乎也得要有些力气才行。这名女子的脸上或许已经露出憎恶的凶光。他虽然想要观察得更仔细一些,可是却力不从心。罗严塔尔对女性所抱持的一种否定情感,是从人生的出发点上就已经开始培养到现在的,不过此时好像也随着生命逐渐地蒸发了。

  “……不管怎么样,是谁带你到这儿来的呢?”

  “是个亲切的的人。”

  “名字呢?”

  “你不认识的。”

  “说的也是啊,确实不是我所认识的哪……”

  罗严塔尔接着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似地,不过侵入他听觉里面的一个声音却制止了他。在还没有搞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声音的时候,罗严塔尔有些发愣,而更觉得奇怪。怎么会呢?现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一个场所,怎么会听到婴儿的哭声呢?

  他于是将仅存的一点生命力,全部集中在他的视力上,这才注意到爱尔芙莉德原来不是自己一个人,手上还抱着一个出生大约半年多的婴儿。

  婴儿有粉红色的肌肤、褐色的头发,此时正努力想把眼睛张大似地,静静地看着这名毫无期待的情况下变成父亲的男子。左边的眼珠是大气圈最上层的天空颜色,右边的眼珠也是——同样的颜色。

  罗严塔尔听见自己浓重的呼吸声音,这样的呼吸是因为自己的内心有着什么样的感情呢?罗严塔尔不明白,在没有弄明白的情况下,他便开口问道:“是我的孩子吗?”

  这或许是个自然且早已在预料中的问题,不过这名女子却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男子提出的问题。经过一阵默静之后,她连另外一个没有被问到的事实也一并回答了。

  “是你的儿子。”

  “你来这儿是为了让我见这个孩子吗?”

  女子并没有回答。不过罗严塔尔自己也已经没有把握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出声问出这个问题了。在罗严塔尔的视野中,荡漾在婴儿眼里的天空色愈来愈扩大,好像要把父亲的全部人生给包含进去似地。在罗严塔尔的内心最深处,好像有个人在对着婴儿说话。

  ……你的祖父和父亲,看起来似乎不同,其实却都是一样的。父亲的人生似乎比祖父来的浩大,不过本质都一样没有改变。而你会走出什么样的人生呢?罗严塔尔家的第三代,会继续在不毛的荒野上撒种灌溉,或者……或者过着比祖父和父亲更为明智、充实的人生呢……

  “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苦痛的程度像水涨一样地上升,将罗严塔尔从回想中拉回到现实世界。死亡这一件事,基本上是一个难得的状态,不需要再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可是活着的人,却迟早必须要和未来相互拥抱。

  爱尔芙莉德还是没有回答。如果罗严塔尔同样还具有原本的锐利和明敏,或许可以发现她脸上此时的表情,会是他未曾看过的。不过这名男子已经即将要失去了自己,而这名女子也即将要失去这名男子了。当确认到这将是自己过去从未曾经历过的一种失去时,不知这名女子是否能够承受。罗严塔尔用尽他最后的一点点生命力,试着将他的思想用言语表达出来。

  “古代好像有个了不起的家伙,似乎曾经说过这么一句了不起的话。他说一个人临死的时候,如果能够有个可以把孩子托付给他的朋友,是人生至高无上的幸福……”

  一滴冷汗滴落在桌面上,就好像是又一滴生命力流出体外了。

  “去见渥佛根·米达麦亚,把这个孩子的将来托付给他就可以了。那将是这个孩子一生最好的保障。”

  比起这名女子和自己的组合,那一对夫妇更有资格来作为孩子的父母亲。尽管如此,他们之间却没有小孩,而自己却和这名女子生下了小孩。宇宙生命诞生的掌管者,一定相当无能,或者生性喜欢对人冷笑嘲讽。

  罗严塔尔的视野逐渐为黑色的窗帘所遮掩了,现实的情节与意识也一点一点地褪去。

  “如果你想杀我,现在就动手吧!否则就永远失去这个机会了。没有武器的话,就用我的枪吧!”

  幽暗的视线再度恢复明亮的时候,大约已经过了五百秒的时间了。死神似乎不接受罗严塔尔前往他的国度,不过这名有着金银妖瞳的男子凭着他的理性和感性,知道死神的拒绝只是暂时的现象,桌上放着一条女用的手帕,手帕已经完全为他的汗水所湿透了。自我嘲讽的想法,让他又再度冷汗直流,冷汗好像流水似地从脖子流落到衣领上。这就是所谓的调落,看来我已经连被杀的价值都没有了……

  罗严塔尔轻轻抓住手帕的时候,担任随从的少年胆怯地走进办公室来,他金褐色的头发零乱着,满困惑的表情,手臂里抱着刚才的婴儿。

  “那位女士走了,她说要我把这个婴儿交给米达麦亚元帅……怎么办好呢?阁下。”

  少年的表情和声音,让罗严塔尔的脸上露出微笑。哎呀、哎呀!母亲自己走了,然后把小孩留下来。两代都是这样,你示免和父亲太相像了吧!

  “抱歉了,在米达麦亚还没来到这里之前,麻烦你抱着那孩子。啊,还有,那边的柜子里有威士忌,然后再帮我拿两个杯子来,好吗?”

  罗严塔尔的声音极为微弱,只勉强达到听得见的程度。此时的罗严塔尔,对着自己发出生涯中最后的冷笑,因为他凭着最后仅剩的一点意识力,发觉到自己在濒临死亡的时候,原有的棱角逐渐失去了,不过这名少年当然不可能发现罗严塔尔内心的自我嘲讽。像奥斯卡·冯·罗严塔尔这种男子的死法,也使自以为道德的道德家们为他啼泣说“那个人死的时候,已经变成一个善人了呀”,会这样吗?这真是有些愚蠢啊!不过这或许是好的结果也说不定哪!每个人有每个人各自不同的生,也有各自不同的死。不过至少我所敬爱的极少数人,会拥有更美丽的死亡呀……

  少年用一只手抱着婴儿,然后用另外一只手取出两个杯了放在总督的桌上,接着再把颜色像是落日余晖的液体注入杯中。少年有肺与心脏虽然已经快要迸出胸腔,不过了还是完成了长官的命令,然后退到墙角的沙发上。

  罗严塔尔两只手臂顶着桌面,然后把脸朝向杯子,不,是把脸朝向那个应该坐在杯子对面的友人,他无声地对着虚空说道:“未免太迟了啊,米达麦亚……”

  美酒的香气,缓慢地淹没了逐渐失去亮度与色彩的视觉。

  “我原本想活着到你来到为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是吗?疾风之狼,你有辱这个夸大的名号哪……”

  坐在沙发上的少年,见到这名被褫夺元帅封号的男子,那个有着接近黑色的深褐色头发的头往前倾的时候,摒住自己的声音和呼吸站了起来,却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在自己的臂弯中睡着的婴儿。不过他随即将那小小的躯体放在沙发上,赶忙跑向桌子旁边,把自己的耳朵贴近那微微动着的嘴边。

  这名少年慌忙地、拼命地在笔记上写下那轻微搔动着鼓膜的几句话。之后少年就呆呆地拿着笔,然后凝视着那苍白、端整的脸。死亡已经无声地振动着翅膀笼罩在这名男子的身上了。

  “……元帅,罗严塔尔阁下……”

  少年低声地呼唤,可是没有任何的回答。

  十二月十六日十六点五十一分。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享年三十三岁,与他过去和他在敌对阵营的杨威利出生于同一年,也死于同一年。



[[color=blue]size=4]吉尔菲艾斯[/size][/color]



“罗严克拉姆侯爵,我要为我的主君布朗胥百克公爵报仇!”

  安森巴哈的声音在一片死寂中响起,随即轰然一声,手提型加农炮吐出了火舌。

  手提型加农炮的火力足以一击就摧毁小型装甲车和单座式战斗艇,莱因哈特的身体应该早就化为碎片四处飞散了。但是,这一击的准头却偏了,距离莱因哈特左边两公尺处的壁面被炸成了好几片,穿了一个大洞,在白色的烟雾中崩落了下来,冲击波强烈地扫过莱因哈特的脸颊,灼灼生痛。

  安森巴哈的口中发出了不甘的惨叫声。当所有的人都像化石般,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的那一瞬间,只有一个人采取了行动!这个人闪电般跳向安森巴哈,及时扳过了手提型加农炮的炮口,他,就是齐格飞。吉尔菲艾斯!

  手提型加农炮掉落到地上,发出了极不谐调的声音。年轻、机智、敏捷、体能都胜过对方的红发年轻人抓住了大胆暗杀者的一只手腕,想把他扭倒在地上。安森巴哈的脸上满是凄绝的表情,他抡动着另外那只可自由活动的手,把手背强压到吉尔菲艾斯的胸口,银灰色的光线带着鲜血从红发年轻人的背部喷出来!安森巴哈甚至准备了类似戒指的雷射光束枪!胸口被光束射穿的吉尔菲艾斯觉得那股灼烧的痛楚仿佛要炸裂他的身体似的,但是他并没有放松暗杀者的手腕。对方的戒指又闪起了光芒,光束这一次穿过了吉尔菲艾斯的颈动脉。

  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在这惊心动魄的一刻,似乎响起了像是竖琴同时断了几根弦似的异样声音,鲜血从吉尔菲艾斯的脖子喷了出来,仿佛骤雨般洒落在大理石地板上。

  解除了众人约十秒钟之久的惊愕,或许就是这个声音。提督们喝骂和军靴踏着地板的响声此起彼落响起,众人齐心合力抓住了安森巴哈,把他重重按压在地上。此时又有沉闷的声音响起,安森巴哈的手腕骨被吉尔菲艾斯硬生生拗断了!虽然身上中了两个致命伤,流失了大量的血,吉尔菲艾斯却还紧紧扣着暗杀者的手腕不放。

  米达麦亚连忙用手帕压住了两膝跪在地上的吉尔菲艾斯脖子上的伤口,白色的手绢立刻被染成鲜红色。

  “医生!快叫医生来!”

  “已经……太迟了!”

  红发的年轻人不仅头发一片鲜红,全身也都浸浴在鲜艳的血色中,提督们都默不做声,脸色难看之极,根据以往的许许多多经验,他们知道已经回天乏术,再没有办法抢救了。
莱因哈特陷入一片黑暗中,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努力从座椅上站起来,无比艰难地一步一步走过去,在他那冰蓝色的瞳孔中,看不到手下的提督们,也看不到那个想杀他的男人。他的视野中只有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只为救他一命的好友。

  只为救他一命——对!吉尔菲艾斯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场合都一直在帮他。这个红发的挚友从他们少年时代相逢的那一天起就保护着有许多敌人的他,无怨无悔地做他肝胆相照的朋友,并且包容着他的任性。朋友?不!齐格飞。吉尔菲艾斯对他而言远超过朋友、兄弟!而他却想将这么一个人与其他的提督同等看待!如果吉尔菲艾斯身上有枪,那么,暗杀者在拿起手提型加农炮的那一瞬间就会被立即射杀,而吉尔菲艾斯也就不必用自己的血肉挡住敌人的枪口,可以不流一滴血就把事情解决了。

  是自己害了他!吉尔菲艾斯现在会倒在血泊中受着痛苦,都是自己害了他!

  “吉尔菲艾斯……”

  “莱因哈特大人……您没事吧?”

  吉尔菲艾斯眼中那个不顾礼服被血溅污,跪在自己身旁,紧握着自己的手的金发年轻人的影像逐渐模糊了。这大概就是临死前的感觉吧?五官所能感受到的东西越来越远,世界快速地变窄,变暗。想看的东西越来越看不到了,想听的东西越来越听不到了,恐惧变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此时此刻,唯一存在于他心中的恐惧或许只剩下以后再不能与安妮罗杰及莱因哈特相见了,而在他所有的生命力流失之前,他有些话是非说不可的。

  “我无法再为莱因哈特大人做事了……请您原谅……”

  “傻瓜!在说什么话啊?”

  莱因哈特原想大叫,勉强才把激动的情绪压下来,降低了声音。这个美得不可思议的年轻人,天生就具有压倒众人的强烈气质,但此时却显得那么脆弱,看起来就像没有扶着墙壁就寸步难行的婴儿一样。

  “医生就快来了!这种伤很快就会好的!等你好了之后,我们就一起到姐姐那儿报告胜利的消息。好不好?就这么说定了!”

  “莱因哈特大人……”

  吉尔菲艾斯剧烈地咳嗽起来,嘴角也沁出了鲜血,莱因哈特扶着他的头,心痛地道:“在医生来之前你什么都不要说!”

  “您一定要将整个宇宙掌握在手中……”

  “……会的。”

  “请您代我转告安妮罗杰小姐,就说齐格已守住了过去的誓言,我太没用,辜负了她一片心意,以后再也不能随侍在她身边了……”

  “不!不要!”

  金发的年轻人颤动着惨白的嘴唇。

  “我不要转告那种事!要说的话你自己亲自去跟她说!我不会为你转告的!这样好不好?过一阵子我们一起去见姐姐,她一定也有许多话想跟你说的!有什么话,你尽管跟她说好了。”

  吉尔菲艾斯似乎微微地笑了笑,当微笑消失时,金发年轻人的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他在瞬间的颤栗中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地失去了半个自己。





人生的沧海太深太深,而我们总是沉潜的太浅太浅.
顶部
kenshin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服役纪念章
UID 160
精华 0
帖子 822
功绩 0
星海币 164 sosa
星海币存款 697291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08:4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雪儿啊,你整理这些东东会让粉多人受不了得

顶部
听雪 (阿斯忒瑞亚·冯·斐迪亚斯)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3341
精华 2
帖子 468
功绩 0
星海币 501 sosa
星海币存款 1164466366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2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苏瓦格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08:5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表打我就行……偶也粉受不了呀……又哭哩……眼睛会肿的说~~~偶先闪人了……

顶部
shaka (沙沙)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优异服务勋章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179
精华 6
帖子 1232
功绩 0
星海币 661 sosa
星海币存款 36464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ZAFT中央情报局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13:46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shaka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shaka 交谈 QQ
又哭~~~
听雪真是残忍的人啊,呜呜呜呜……

顶部
不朽传说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231
精华 0
帖子 193
功绩 0
星海币 5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7日
所属阵营 
来自 宇宙中一颗曾经美丽的,现在 ...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13:5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既然连杨这样的烂人都出来了,那英俊潇洒的小吉呢?

顶部
听雪 (阿斯忒瑞亚·冯·斐迪亚斯)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3341
精华 2
帖子 468
功绩 0
星海币 501 sosa
星海币存款 1164466366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2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苏瓦格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14:1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呀,不朽大人(怎么叫着有点怪?)一提我才发现,小吉那段忘了打上去了,汗
另:
shaka。5555555555。偶也很想哭的说……

顶部
一介飘灵
星海帝国军校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UID 1390
精华 2
帖子 2443
功绩 0
星海币 345173 sosa
星海币存款 1250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31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风之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14:59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一介飘灵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一介飘灵 交谈 QQ
我是鸵鸟,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

顶部
听雪 (阿斯忒瑞亚·冯·斐迪亚斯)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3341
精华 2
帖子 468
功绩 0
星海币 501 sosa
星海币存款 1164466366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2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苏瓦格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15:3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飘飘……鸵鸟是偶的专利呀……你怎么可以跟偶抢……

顶部
爱丽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二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服役纪念章
UID 2
精华 2
帖子 380
功绩 0
星海币 14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18:1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5555555,雪雪好过分啊,我家的键盘都要进水了,你要负责~~~~

顶部
凡尔赛娅
星海游客




UID 25
精华 0
帖子 67
功绩 0
星海币 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6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18:2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大姐,我潜水潜得快闷死了,今天一上来就看到这个,好郁闷啊……

另外,凡尔总算又浮出水面吐泡泡啦^^

顶部
爱丽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二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服役纪念章
UID 2
精华 2
帖子 380
功绩 0
星海币 14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18:2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凡尔终于又出现了,亲一个先……

问一句,雪雪整理的《银英死亡录》好像不是原创,是不是应该放到资料区,请斑竹看一下,偶好决定做不做进索引里

顶部
听雪 (阿斯忒瑞亚·冯·斐迪亚斯)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3341
精华 2
帖子 468
功绩 0
星海币 501 sosa
星海币存款 1164466366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2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苏瓦格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18:3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看着泛滥成灾的帖子……某雪雪悄悄的,飞快的,跑了……

顶部
枫色幻想 (迪恩·华尔兹Ⅳ)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中尉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90
精华 14
帖子 1379
功绩 500
星海币 413 sosa
星海币存款 960881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格利普斯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20:2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看来我要换键盘了,偶的键盘进水都不能用了,偶的文发不出来大家可不要怪我,去找雪吧············

顶部
小拜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文职上校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服役纪念章
UID 147
精华 1
帖子 892
功绩 0
星海币 716 sosa
星海币存款 2604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8日 23:0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小拜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小拜 交谈 QQ
  雪……你好狠……(抽泣)……要想让我脱水,你就直说好了,为什么……为什么弄这么伤感的东西……你……我……哇~啊啊啊啊啊~~~~~~~

顶部
Caron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335
精华 0
帖子 8
功绩 0
星海币 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17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8日 23:3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重温这些名将的离去........
看到莱茵的死,已经看不下去了~

顶部
听雪 (阿斯忒瑞亚·冯·斐迪亚斯)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3341
精华 2
帖子 468
功绩 0
星海币 501 sosa
星海币存款 1164466366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2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苏瓦格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9日 09:5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偷偷来看一眼……结果……飞速爬走……没看见,偶没看见,偶没看见……爬爬爬……

顶部
枫色幻想 (迪恩·华尔兹Ⅳ)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中尉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90
精华 14
帖子 1379
功绩 500
星海币 413 sosa
星海币存款 960881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格利普斯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9日 10:3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诶~我抓住她了,大家要打要踢来啊,围成一圈,踢她!

顶部
民主之剑
宇宙男海盗



UID 23
精华 0
帖子 68
功绩 0
星海币 2298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6日
所属阵营  宇宙海盗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9日 12:0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偶会算命,偶算的100%的准确,那就是,在这里的各位,肯定的是,将来都要死的!这就是偶算命的结果。哈哈哈哈,为避免挨打,闪人。

顶部
小拜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文职上校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服役纪念章
UID 147
精华 1
帖子 892
功绩 0
星海币 716 sosa
星海币存款 2604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9日 13:34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小拜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小拜 交谈 QQ
[QUOTE][i]最初由 民主之剑 发布[/i]
[B]偶会算命,偶算的100%的准确,那就是,在这里的各位,肯定的是,将来都要死的!这就是偶算命的结果。哈哈哈哈,为避免挨打,闪人。 [/B][/QUOTE]

  :13: 前辈啊……我总觉得,你好象……很快就要被人扁了……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团文职上校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不朽传说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231
精华 0
帖子 193
功绩 0
星海币 5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7日
所属阵营 
来自 宇宙中一颗曾经美丽的,现在 ...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9日 13:4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QUOTE][i]最初由 民主之剑 发布[/i]
[B]偶会算命,偶算的100%的准确,那就是,在这里的各位,肯定的是,将来都要死的!这就是偶算命的结果。哈哈哈哈,为避免挨打,闪人。 [/B][/QUOTE]
难不成阁下是老妖精??????????:01:

顶部
kenshin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服役纪念章
UID 160
精华 0
帖子 822
功绩 0
星海币 164 sosa
星海币存款 697291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9日 13:4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雪儿,看见了吧……………………

顶部
民主之剑
宇宙男海盗



UID 23
精华 0
帖子 68
功绩 0
星海币 2298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6日
所属阵营  宇宙海盗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9日 13:4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唉,偶已经不止一次因为说实话挨打了,8过无所谓了,就像高尔基所说的那样,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呵呵呵,小拜,你上去顶住啊,偶有点事,先闪一下了。

顶部
一叶三叶草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4244
精华 0
帖子 3
功绩 0
星海币 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6月25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9日 23:4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哭,偶家吉尔菲艾斯...........

顶部
杨与菲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435
精华 0
帖子 11
功绩 0
星海币 7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23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9日 23:4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其实还有很多人的死值得回味。
安息吧!
自由行星同盟最了解杨的人:比克古元帅。

顶部
枫色幻想 (迪恩·华尔兹Ⅳ)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中尉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90
精华 14
帖子 1379
功绩 500
星海币 413 sosa
星海币存款 960881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格利普斯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30日 00:0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还有偶们法伦海特元帅

顶部
听雪 (阿斯忒瑞亚·冯·斐迪亚斯)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3341
精华 2
帖子 468
功绩 0
星海币 501 sosa
星海币存款 1164466366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2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苏瓦格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7月4日 14:4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补充:比克古老爷爷。
**********
二十三时十分,比克古接到了卡尔先提督战死的消息。这个时候,同盟军已经损失了八成的兵力。破坏及杀戮成了一面倒的局势,勇敢不落人后的各艘舰艇也看清了胜负已定,开始寻找逃生的途径。然而同盟军司令部尚未崩溃,还乘下以旗舰为中心的一百艘舰艇仍然执拗地继续抵抗,为自己的同伴辟开一条退路。

  “真是顽固啊!这就是典型的老将精神的代表。”

  从莱因哈特的喃喃自语中体察到其心境的希尔德劝皇帝招降对方。但是,年轻的霸主摇动他那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回答道。

  “没有用的。这样做只会让那个老人笑朕不干脆。因为,为什么身为胜利者的我要去奉承失败者呢?”

  皇帝的声音中没有不高兴的样子,但是似乎隐含着受到伤害的少年那无以名状的自矜。希尔德再次要求皇帝的宽寡。她的说词是,对败北者伸出宽恕的手代表胜利者的器量,而不接受这个好意的战败者只是暴露自己狭小的气度而已。莱因哈特同意了她的看法,但是他决定不由自己亲自招降,而由部属代理。

  “通告敌将!”

  帝国宇宙舰队司令官米达麦亚元帅的声音透过通讯传了出去。

  “通告敌将!你们已经完全被我军包围,没有任何退路了。再继续抵抗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赶快停止动力,归降我方。皇帝莱因哈特陛下将以宽大的待遇报之于你们的勇战。再次声明,立刻归降!”

  由于原先也没有期望,所以当监控员报告同盟军那边有反应时,米达麦亚甚至觉得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把通讯回路转接到总旗舰伯伦希尔上去。映现于萤幕上的老提督的脸色因为过度的劳累而显出铅灰色,然而两眼中仍然充满着平静但不失生气的神彩。连对年轻而貌美的征服者敬礼的手也丝毫没有颤抖的现象。

  “莱因哈特陛下,我要对你的才能和器量做极高的评价。如果我有子孙的话,我希望他们之中有你这样的人才。但是他们不会做你的臣下。”

  比克古把视线往旁边一转。头上绑着的渗着血丝的绷带不能说是端整,他的参谋长拿着一瓶威士忌和两个纸杯。老元帅微笑着把视线转回萤幕上。

  “杨威利也一样,他可以成为你的朋友,但是他不能成为你的臣下。虽然这事不关已,但我几乎可以打包票。”

  莱因哈特一言不发地看着纸杯被比克古伸出的手捏着。

  “让我大胆地说一句,民主主义是一种交对等朋友的思想,而不是建立主从的思想。”

  老元帅做出了干杯的动作。

  “我希望交到好朋友,也希望做一个对某人而言堪称为好朋友的人。但是我并不想有好的君主或好的臣下。因此,你跟我无法服膺于同一面旗帜之下。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这个老迈的躯体已经对你没有什么用处了。”

  老人把纸杯拿起靠上嘴边。

  “……向民主主义干杯!”

  参谋长应和着老元帅。面对破灭和死亡,他们虽然都能淡然处之,但是老人的脸上浮起微微的羞涩。

  尽管好意被拒绝,莱因哈特却一点都不生气。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是一种超越怒气的情感却静静而丰盈地浸润着他的精神大地。总之一句话,轰轰烈烈地生的归结,任何一方都不能单独存在。他的朋友,同时也是他的救命恩人的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不也是这样吗?莱因哈特把垂挂在胸前的银饰紧握在手中。

  统帅本部总长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元帅用他黑色和蓝色的眼球凝视着美貌的皇帝侧脸。莱因哈特似乎有所感应,他抬起脸正视着萤幕。在点头的同时,皇帝的两眼射出冰冷的光芒,直指同盟军的旗舰。罗严塔尔举起一只手,然后迅速地挥下。

  火球在萤幕中央炸裂了。超过一打以上的光束集中于同一艘舰艇。拥有两世纪历史的自由行星同盟宇宙舰队在这一瞬间随着最后的司令官与总参谋长一起消失了。

  “别人会懂得什么呢……”

  炸裂的光芒照射着那半神半人般的美貌,莱因哈特喃喃自语着。即使是低声的自言自语,声调中仍带着微妙的撼动。在他的人生旅途中,他并不是打一开始就只寻求臣下而已。他最想要的不是整个宇宙,而是能和他共有着梦想,在追求梦想?路上能和他同行的朋友、半个自己。这个欲求曾经实现过,但是在消散之后,莱因哈特不得不一个人背负着梦想,一个人孤独地走着漫长的人生旅途。老人的言词并不像其坚毅的态度一样给莱因哈特无比的感受。他伸出了宽恕的手,而老人以正当的权利拒绝了。事情就只是这样。

  同日二十三时四十五分,银河帝国宇宙舰队司令官渥佛根·米达麦亚元帅把受自莱因哈特皇帝的命令传达给所有的舰队。命令的大致内容是当舰队通过、离开战场时,所有的将兵都要对敌将起立、致敬。

  命令是否被切实执行并没有经过确认。莱因哈特似乎暂时忘不了威武不屈、毅然就死的敌方老元帅的模样。他一边和在旁边的参谋长干杯,一边在光和热中消逝。

顶部
听雪 (阿斯忒瑞亚·冯·斐迪亚斯)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3341
精华 2
帖子 468
功绩 0
星海币 501 sosa
星海币存款 1164466366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2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苏瓦格那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7月4日 15:0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补充:法伦海特
“将两支舰队结合起来,共有三万艘,悉数歼灭敌军之后,不是还剩下一万艘吗?”

  毕典菲尔特发出的豪语,看似粗俗,却一针见血地指出战略的本质。但是和敌军比较起来,我方的损失远比敌军更为惨烈,这件事连橘发的猛将也无可否认。发动了十几次的波状攻击遭到粉碎后,他只好采纳参谋长雷布纳上将和副参谋长欧根少将的意见,暂时撤退。于是,取而代之的攻势主力是法伦海特舰队。

  “大军是不需什么用兵手段的,只要攻势强就够了!笔直前进!攻击!”

  法伦海特的判断和指令是正确的。值此之际,若倾力发动快攻,则就不会有陷入杨设计的那艺术般或该说是魔术般的用兵技俩之余地了。应该发动连续攻击,使敌人没有喘息的余地。

  法伦海特舰队开始了连黑色枪骑兵都会汗颜的强悍攻势,向前挺进。杨舰队的炮火对这批不速之客猛烈地开火,但是这时官兵们的疲劳却对杨舰队大大产生不利。经过数次炮战之后,法伦海特发现这点,于是倾集兵力对付由亚典波罗所指挥的杨舰队左翼之一角。他打算突破杨舰队的左翼,向右翼回转过来,直攻杨主力的侧面。

  他成功了!法伦海特暂时截断了杨舰队,并对杨的本队发动攻势。

  法伦海特的攻势固然迅猛,但杨舰队也不甘示弱地反击。

  以圆锥阵型冲进敌军一角的法伦海特舰队,受到来自左右两方的密集扫射,刹时化为一连串的火球。宛如由死亡与破坏所交织成的绚丽项链。

  遥望好友陷入苦战的毕典菲尔特,这时已将阵形重新编列完毕,对于杨舰队所显露的疲态,他也不疑有它,马上下令急速前进。迎击的炮火散放开来,如同字面所形容的一样,黑色枪骑兵将杨舰队的一部分打得落花流水。

  毕典菲尔特和法伦海特会合完成之后,再度成功地集结了战力,然而,这正是狡猾已极的陷阱真髓!帝国军的两位将帅,将兵力集结的地方便成了随后杀至的火力的旋涡中心。

  预测到这一点之际,他们却已别无选择了。因为不能坐视已方战友陷于孤立无援的状态下。

  帝国军各艘舰艇的萤幕上,燃起猛烈炮火的炽焰,不到三十分钟光景,他们已由优势转为劣势。杨舰队对帝国军两大舰队,在数量上虽居于劣势,但却能利用回廊外缘的危险宙域将敌军包围起来。这时,将法伦海特舰队逼近危险宙域边缘的是维利伯尔·由希姆·冯·梅尔卡兹提督。

  “是梅尔卡兹提督吗——?”

  听到旧战友的名字时,法伦海特水色的眼眸一闪,凝视着镶嵌在萤幕中的光点群。这位横跨两代王朝,勇将英名历久不衷的三十五岁男子,棱角毕现的脸上,浮现一种毫无敌意的表情。

  “好吧,这也正合我意。”

  法伦海特喃喃说道,虽然夹在敌军的炮火和危险宙域之间,但他仍发挥了非凡的军事手腕,再次整编了旗下的舰队,瞄准包围网的一角,集中火力,杀开一道出口。几乎在同一个时候,毕典菲尔特也突破了杨舰队的一角,他已弃继续与敌军作战的念头,企图杀开重围,冲到回廊的出口。但是他的行动又再次落入杨舰队的陷阱中。为对付敌军的行动,杨散开自己的包围网,重行排成纵深阵,围绕敌军的左右两侧。

  杨利用回廊的特性成功地作成的纵深阵,使深陷中央、无法通过火力异常密集的细长宙域的帝国军后退无门。不管愿不愿意,法伦海特和毕典菲尔特,除了突破火与热交织成的暴风圈,逃向回廊外围,此外就别无选择了。而如此一来,一旦决定了退路之后,即使想在中途转变攻势,也只能列成横队来对抗杨舰队所形成的火墙。倘若不愿冒然地在敌军阵前回头,那么,横队的各处将被火网截断,最后只有落败而逃。

  “杨威利这个男子的智谋实在可怕啊!明知如此,竟还误陷这家伙的技俩,我的功勋矿脉已经挖尽了吗?”

  自嘲的阴云静静地滑过法伦海特的脸颊。

四月三十日二十三时十五分,法伦海特一级上将的旗舰——亚斯古里,终于陷入杨舰队火力的巨网中。他担任溃败而逃的已军后卫,防止全面溃散,同时掩护已军撤退,因此不得不面对到已方数量减少和敌军火力密度不成比例地增加。

  能源中和系统的出力超过极限的瞬间,灼热的光束贯穿了亚斯古里号的舰身。舰艇发生爆炸,舰内火舌猖獗,法伦海特自指挥席上被弹出,撞向壁面,痛楚似螺旋般地刺入体内,自受伤的肺部深处吐出的血和着空气溅在地板上。

  当他从地板上坐起身来时,一种急速接近的死亡的足音,在耳内深处响起。满脸是血的法伦海特一笑,水色的眼眸反射出金属的光芒。

  “我生长于和莱因哈特陛下相近的贫穷贵族家庭,为了生活而当军人。遇到过好几个无能的上司和盟主,但到最后,竟能跟随这位最伟大的皇帝,可说真是幸运的一生了!如果顺序有所改变,也许就遇不上了……”

  痛楚再次袭来,化为鲜血自嘴角涌出。在愈来愈暗的视线之中,他看见担任随从的幼校生仍然在旁守护着他。法伦海特直视学生那泪尘交错纵横的脸,勃然斥道:“干什么!还不赶快逃走?”

  “阁下……”

  “赶快逃走吧!要是被人家说亚达尔贝特·冯·法伦海特战死的时候,还要带个小孩子作伴,那我上天堂以后,就很没光采了!”

  火、硝烟和尸臭味相弥漫,幼校生仍奋不顾身地恪守学校的精神。

  “那么,请给我任何一种东西当作遗物吧!就算拼上一命,我也会把它送到皇帝陛下那儿去的。”

  奄奄一息的帝国军猛将绝望似的望着少年。他现在连苦笑的力气也没有了。

  “我知道了,就给你一个遗物……”

  连声音也急速地消失了。

  “就是你的生命。活着回去见皇帝吧!不要死啊!好吗?……”

  法伦海特恐怕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司令官死后,二十三时二十五分旗舰亦告爆炸,只有极少数的幸存者,挤身太空梭,从战火中逃了出去。

顶部
永远的法伦海特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4050
精华 0
帖子 7
功绩 0
星海币 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6月4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7月4日 18:17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很喜欢法伦海特在此向银河中所有的名将敬礼

顶部
不朽传说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231
精华 0
帖子 193
功绩 0
星海币 5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7日
所属阵营 
来自 宇宙中一颗曾经美丽的,现在 ...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7月5日 13:5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坎普呢?他死前对缪拉的道歉应该算是一个军人的正直吧?
鲁兹呢?他可是与齐各同样为皇帝牺牲的人啊。

顶部
朱婷婷
星海游客




UID 4217
精华 0
帖子 11
功绩 0
星海币 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6月20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7月13日 08:57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Yahoo!
虽然上次看银英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对着这些熟悉的文字,心里还在抽搐,流血~~~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