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写在太阳熄灭之时【连载中】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04:0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嗯?怎么好像少了一楼;第二页也无法跳转过去的样子。
发这条评论试一下能否进入第二页。
如果是我少发了一楼的话,第30楼所说的“臆想的科学和技术”还没有发出来,请别见怪。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14:1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有一点设定在原文中无论如何都没能找到合适的方法放进去:毕业设计是只有联合培养计划的学生才需要做,挂在海尼森纪念大学下完成的,所以导师是海大的。原著里好像没有表现出军官学校有毕业论文这码事。。

顶部
灰色麻雀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68
精华 0
帖子 63
功绩 0
星海币 32 sosa
星海币存款 1669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6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不知名的天空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15:0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来看更新了!音频的插入好像没有成功,我这里只能看到代码,我是文科生不是很懂具体怎么操作
说起来今天看更新的时候,网易云刚好在放久石让的《太阳照常升起》,好像意外地和文章的题目搭上了,哈哈哈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16:3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回复 #33 灰色麻雀 的帖子

谢谢麻雀小姐一直的关注!
确实,我也不知道怎么插入音频...看到白前辈那篇纪念星海二十周年的文章里是有音频的,不知道是怎么做的qwq看来只有放喜马拉雅的链接了...

是呀,不论“太阳”指的是同盟还是杨(还是贝阿),现在都还尚未熄灭,仍然照常升起......对于艾琳娜来说,她还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太阳”有一天会熄灭呢......对她来说也是一段无比宝贵的时光吧!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16:4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救命,这是什么bug吗


796年8月11日的日记是注定发不上来吗...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16:4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本楼内容应在35楼之前】

796年8月11日 周日 距要塞1000-1500光年的某一位置



      紧接着昨晚的思路,我翻出了离开海尼森时下载到自己电脑上的最新几期的《军用通信技术》期刊。

      原本下载这些文件,只是为了确认自己的投稿究竟有没有发表。我在三月份交上了自己的毕业论文,随后便向该期刊投稿了毕业论文的析出文章,简述了“可视为一点的一处根据地及几千光年外可视为一个点群的宇宙舰队群”这样的作战结构之指挥系统所需的通信网络模型。四月份退修一次后,五月初就收到了“确定可刊”的通知,按理来说会在两个月内正式发表,不过六七月份共4期,以及出发时刚刚发布的八月第1期上都没能见到我的文章。因为是第一次投稿论文,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只能干等着。说不定到达要塞后就能在八月第2期上见到我的处女作了。我有一个小小的、没有实质性意义的愿望:希望自己的第一桶金是靠学术研究挣得的稿费,而非从军队领到的工资。

      说起这个选题,我本来只是想专门考察会战中舰队群与大本营间的通信关系的,果然被导师嫌弃过于简单,被加上了“千光年”这个看上去很了不起的条件。当时的我看来这样的研究严重脱离了现实,本来是很反感的,不过最终还是整了个新的模型出来,完成了工作。没想到两个月后就发生了第七次伊谢尔伦要塞攻略战——我的论文选题似乎就成为了新兴的研究方向之一。我倒不觉得导师是有什么先见之明,毕竟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民用的超光速通信技术,八成只是发挥了多年来水论文的经验,造了一个没人研究也没人在意的题目罢了。

      今天翻出新的期刊,是为了看看关于亚斯提会战中通信问题的最新研究。即使是没什么战略观的我都能看得出,亚斯提会战是近十年来最重要的战争之一。在指挥系统方面、情报管理方面、战术方面、侦察技术方面,还有通信方面,亚斯提会战是今年研究的绝对热点。而且在我印象中,也从未有一场战争后在学术界掀起如此热闹的讨论。通信方面,研究侧重于通信干扰和反干扰的问题。仅据我所知,帝国军的通信干扰不仅几乎完全阻断了各舰间的通信,甚至影响到了舰内的无线控制系统;与此相反,在帝国军与我第四舰队交战时,据说第二、第六舰队间尚能进行通信。可以判断,帝国军是采用了定向而集中的通信干扰。

      定向化、集中化,这话说得简单,理论上也可以实现,在工程上却是大难题。看来帝国军中有很厉害的通信工程师。

(此篇未完,下接第37楼)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16:5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接楼上~】


      Yao Y., Lei J.作了目前通信干扰装置同步方法的综述,依旧是大学课本中提到的那几种。在此基础上,二人认为,罗普斯基法(光信号同步法)是用于上万个装置同步的最具可行性的方法。罗普斯基法是一种用于宙域空间中任意两个装置同步的方法,其中装置A(sender)定时发出表示当前运行情况的光信号,装置B(receiver)随时接受其信号,在收到信号后立刻进行雷达探测,估计双方距离,计算得到一段时间前装置A的运行情况。如果装置的运行状态是有规律的,装置B便可据此调节自己的运行情况,从而达到两装置同步的效果。

      罗普斯基法的误差来源主要有:1. 距离的异时性(receiver探测到的距离并非sender发出信号时双方的距离);2. 运行状态估计的可行性(对不同功能的装置来说,其可行性不同;对于通信干扰装置来说,其发出的干扰波的频率和相位是周期性变化的,但受到宙域空间中种种因素的作用,运行时无规律的误差是不可避免的,因此receiver无法准确计算sender的实时状态)。

      将罗普斯基法用于多个装置的同步,要求每个装置同时为sender和receiver,并总是与相距最近的装置同步。在这样大规模的同步过程中,上述误差不可避免地会在同步网络中得到传播和累积,大大影响同步效果。看来,多装置的罗普斯基法同步过程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降低误差的累积。


(796年8月11日的日记结束。)



疑似bug反馈:目前看来,虽然“预览帖子”中“字数检查”中提示“系统限制3~20000字节”,但只要超过2000字节的楼层,在下一楼发出后就会被吞
不过既然找到了规律就可以避免了嘿嘿,无碍无碍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16:5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又有一楼被吞了

我还是发图片吧orz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17:1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8月11日

看来只有这样了
附件是一个二维码,扫码可下载796年8月11日日记的完整版~
不知道为何总是被吞呀。。不过好在这篇日记没什么重要情节...应该...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顶部
灰色麻雀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68
精华 0
帖子 63
功绩 0
星海币 32 sosa
星海币存款 1669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6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不知名的天空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18:5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辛苦啦!感觉这个论坛应该没有那么多屏蔽词,如果不是字数限制的话可能就是bug吧

顶部
灰色麻雀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68
精华 0
帖子 63
功绩 0
星海币 32 sosa
星海币存款 1669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6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不知名的天空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19:4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4 IzumiGreen 的帖子

换一个角度去想,“太阳”陨落了,第二天太阳也还是会照常升起啊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日 20:3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回复 #41 灰色麻雀 的帖子

嗯,是耶!

话说回来这也算是艾琳娜和未来的丈夫莫里兹的第一次交集,因为是莫里兹负责了亚斯提会战时的通信干扰工作......(这时莫里兹从帝国军校毕业第三年,军衔上尉,也是第一次组织一项工作)
也算是一种奇妙的缘分了。以及这二位都遇到了重视通信工作、愿意给年轻人机会的司令官(杨和莱皇)。之后艾琳娜也是毫无经验就负责了舰队数据链路的改造更新工作......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3日 19:5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什么时候才能写到杨上任伊谢尔伦要塞总司令啊
非要从八月开始写。。。还有三个多月呢orzorz
好的,到达要塞后Elena一定工作很忙,所以隔好几天才写一篇日记吧
哈哈哈 :lol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3:5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今天更新的算是番外,并不是接着上周的写的
为了体现和坚定自己不写if线,先把结局放上来(不是
总之还是很想这样写一篇纪念文的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4:0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805年10月8日 于海尼森·伊谢尔伦共和政府纪念广场



      缅怀伊谢尔伦时代的战友们,不是在伊谢尔伦,而是在海尼森。

      这里埋葬着伊谢尔伦共和政府的数位将领,林立着上百座墓碑,还有庄严的纪念碑,肃穆的纪念馆。

      伊谢尔伦共和政府的纪念广场建在海尼森,这是有せいじ考量的。对巴拉特自治领而言,这相当于官方承认了共和政府是自由行星同盟的延续——尽管,说到头来,这是一群被迫离家出走的孩子们违背同盟命令的结果;进而,似乎也暗示着自治领是同盟与共和政府的延续。对新帝国而言,这样的纪念场所只限定在巴拉特自治领,由此保留了随时对其加以否定的条件。

      今天,在战火结束4年后,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我走向第一座墓。“埃德文·费雪——杰出的宇宙舰队运动理论与指挥人才,长眠于此。”这是谎言。费雪提督的遗体,仍以无法辨别的碎片的形式,飘流在伊谢尔伦回廊。我记忆中的最后一幕,是提督在病床上,因高烧而面色发红,又因疲惫而格外憔悴。他看着我,双瞳却是明亮的、年轻的、充满信念样子,对我说:“看看,这就是老人逞强去做年轻人爱做的事的后果啊!”——那是提督从未表现出的精神,这次革命,他乐在其中。那时我时常觉得,提督仿佛是40年后的亚典波罗提督,重拾起那被时光所隐藏了的反叛精神,抱怨着“怎么非得等我老了才叫我做这种事啊!”

      那时,提督的下一句话,不是这样的抱怨,而是关于死亡。

      “蒙德上尉:如果我战死了,你不要露出这样悲伤的表情。若是在这场战争中死在宇宙之中,我会很满足的。”

      所以,在收到费雪提督战死的消息后,我没有流泪。在那以谎言为志的墓碑前也没有。现在也没有。我只是将提督最爱的酒放在墓前,再一次回想起和提督一起在要塞、在战场、在边境、在征途,然后永别的场景。

(吸取上次的经验,每条回复控制在900字以内。待续。)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4:0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我走向下一座墓。“华尔特·冯·先寇布中将——蔷薇骑士连队第13任联队长、自由行星同盟军伊谢尔伦要塞防御司令官。”不禁微笑:不是“和一千位女性相爱的男人”,不是“与死神共舞的战神”,也不是“绅士的毒舌家”。墓碑上的文案,是敏兹司令官和亚典波罗提督——敏兹议长和亚典波罗议员所撰写的。看来,他们放过了这个“仗着生还任意谈论死者”的机会。

      这位叫人看不透的绅士,不论何时都是一副淡然、冷静的样子,给人以“永远不会被杀死”的错觉。就算是和十倍的敌人进行肉搏战,就算是被整个星球追杀,他都不会倒下。似乎是很久以前,在第二十四炮塔于千钧一发之际被他救下后,我一直这么认为。他倒下,一定是因为他累了,想从杀戮中抽身片刻,让那颗深沉的灵魂稍作歇息;一个死神于是抓住了这难遇的机会,赢得了“杀死不死之人”的赌局上高昂的赌注。

      在他的墓前,我敬上的是在奥丁购得的唱片——海德菲纳第八交响曲“死亡”。有一次我戴着耳机听这部交响曲,路过的先寇布少将仅是从露出的声响就听出了其曲名和乐章。他说:“小时候在奥丁的剧院听过。睡得很香,还做了个和死神下牌的美梦呢!”若真有瓦尔哈拉,中将或许可以播放这唱片,与收下他性命的死神谈笑风生吧。

      下一座碑,不是墓碑,而是纪念碑。“纪念:维利伯尔·尤希姆·冯·梅尔卡兹一级上将。”其墓安于行星奥丁,三年前,我也参加了葬礼。

      梅尔卡兹一级上将刚来到同盟时被贬两级,为中将,职务是“客座提督”,开会时只能坐在与总司令相对的下座。在艾尔·法西尔时,在杨元帅的主张下恢复了“一级上将”之位,其座位也来到了总司令的身旁。由此,革命军中增加了这个军衔。要在往常,这似乎意味着更多晋升的机会;不过,没有人还惦记着晋升之事——那个时候有太多要考虑的事。

      我未曾走近这位由帝国流亡而来的老人。作为贵族成长、为旧帝国皇室而战的他,在革命军中,又是为何而战?是为了对抗凯撒莱因哈特?或者是为了“效忠”他所认同的司令官?是否有“为民主主义而战”的成分呢?我不知道。不过我仍记得,在八〇一年的新年庆典上,梅尔卡兹一级上将微笑着举杯,没有掩饰他满足的神情。

      而那也是在伊谢尔伦要塞迎来的最后一个新年。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4:0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我走向墓林的最深处。

      “杨威利 元帅 宇宙历767年4月4日 —— 新帝国历002年6月1日”
      “跨越时代的桥梁”

      这是写在墓碑上的。

      一旁的副碑上却写着:“这里睡着一个被工作杀死的不幸劳动者。”还有小字注释道,这是杨提督自拟的墓志铭。
这样的场景,叫人如何禁得住一笑;又因为被勾起的无比生动的回忆,而润湿了眼眶。

      第一次直接与杨提督对话,似乎是去抱怨要塞通信连在工作交接中未能得到妥善处置。黑发的新任要塞司令官,看上去就像一位好说话的大学教授一样;他露出困惑的神情,挠了挠头,把事情推给了自己的副官。话锋一转,又突然向我询问起要塞通信的状况;听了我的报告,点点头,又问起我对舰队通信的看法。一个刚毕业的少尉于是向上将讲述起自己幼稚的模型。这段记忆就像春日的阳光一样,永远地流淌在我的心里。

      杨提督已经离去了。不再有一位将领,坐在桌上,神情定然地指挥着不败的军队。那只军队也已经解散了,有人最后战死沙场,有人终于过上安定的平凡生活,有人站还在宇宙的舞台上。也不再有战争了——至少近期不会有。杨提督若是有在天之灵,会如何评价今天的局势呢?用一座要塞——用百万人的鲜血——换来一隅并非永远的自由,然后呢?

      这种事不应该再打扰已逝之人了。“历史的责任是代代相传的。凯撒莱因哈特、杨提督一代人很好地完成了他们的使命,现在轮到我们为了全人类有秩序、有效率的发展而辛勤工作了。”这是敏兹议长就任发言中的片段。往后的事,要靠生者,和尚未出生的后代,一步步推进了。

      我为杨提督泡好一杯红茶,然后倒入足够多的白兰地。我感激杨元帅作为优秀的司令官和历史的责任人所作的一切;但让我如此怀念和悲伤的,是名为“杨威利”的这个人:只是这位个性鲜明、并非完美无缺的人。所以我只想说“请您安心地休息吧”,而没有说出我对未来的不安。这些不安,应该由我们来承受。

      我也从奥丁带来了一些最新出版的史书和人物传记,却看到墓前已经摆放了成套的著作。杨提督是否终于可以以旁观者、史学家的角度,来阅读这些资料了呢?我想象这位黑发的青年卸下了一切负担,坐在堆满图书的书桌前,喝着红茶,饶有兴趣地读着《革命战争的回想》。杨提督也会读到《写在太阳熄灭之时》吗?我又觉得一阵惶恐。

      ——这些场景,这些贡品,却也都只是生者的期望罢了。死者只是毫无生息地躺在黄土之下。所谓纪念,只是生者为了与自己心中的寂寞交好,或是为了寻求明日的方向,而做的活动罢了。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4:0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待续...吃完饭接着写)
希望上一楼不消失!

顶部
灰色麻雀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68
精华 0
帖子 63
功绩 0
星海币 32 sosa
星海币存款 1669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6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不知名的天空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7:1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死者长已矣!
虽然原诗的意义用在这里不太合适,但就是忽然很想说这句话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7:2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我在派特里契夫少将的墓前,遇到了一位并不熟悉的人。虽不熟悉,但墓园只准许前革命军成员进入,这里的生者死者,皆为同志。

      他在中将的墓前留下一瓶伏特加酒。我献上了一捧花。我们没有说过去的事,而是直接地聊起了现在。

      “每天早上醒来,吃过早餐,整理店铺,开始营业;有几位战友有时来买茶,我们还会聊聊天。比起战争年代,每天都过着一样的生活,却不觉得无聊。”

      他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这位曾是伊谢尔伦要塞居民区的茶铺老板。

      “是。海尼森的店才是我的老店。我们攻占了要塞后,觉得有商机,就报名移居要塞了。后来,杨提督说要撤,我没有走,申请入伍了。虽然年龄超过了要求,但那时候乱哄哄的,也没人检查。是派特里契夫准将帮我们办妥了入伍手续。”

      革命军司令部中,派特里契夫少将就是那个和士兵们打交道的接口。杨提督不喜欢做战前的发言,但每当派特里契夫少将发声,总能使士气高涨。平时他也与士兵们交好。回忆费雪提督,我好像回到了“巴拉特和约”后在绝境中奋力抗争的那段日子;回忆派特里契夫少将,我第一个想到的,则是在那之前相对安稳的同盟军伊谢尔伦时代。这位将军不会使人联想到不安。

      我也讲起了奥丁的生活。“政治清廉,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科技追求创新进步。我也有美满的家庭。”

      “但你好像并不满意啊,年轻人。”

      “专制制度下是没有平等和自由的。尽管凯撒莱因哈特打到了旧贵族势力,却无法——也不希望——从社会中驱除等级化的思想。人与人相互尊重,却不是建立在平等的理念上。制定了宪法,却没有限制皇室对宪法的修改权力。设立了议会,其权力却处处受到皇室的限制。人们努力奋斗,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皇帝的荣誉和利益。而且没有人意识到自己的不自由。”

      “但是,新帝国却比旧同盟经济发展迅速、社会更加稳定,人民也更富有。与之相比,那一点形式上的自由,有那么重要吗?”

      我们走到了纪念碑前。我在纪念碑上数十万个名字中寻找着一个名字,他跟随着我,耐心地听完了我的话,然后开口。

      找到了——贝阿特丽丝·帕弗洛娃。她也说过类似的话。我在碑前献上一束花。

      五年前,对这句话,我无法做出回应;五年后,我仍然想不到合适的答案,只是心情更沉重了。

      “在我为民主主义而战时,我并不清楚什么是民主主义,它和专制主义又有什么区别。或许我以为我明白,但那时,我还未曾在专制主义下生活过。现在我才知道,我有多么热爱民主主义,喜欢那自由、自主、自律、自尊的理念。”

      我们的对话也没有明显的结尾,就这样结束了。我在墓林的大门与战友告别。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7:2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上一楼超了1000字,会消失吗,测试一下)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7:2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回复 #50 IzumiGreen 的帖子

有一处笔误,派特里契夫最后的军衔应该是少将,第二段的“中将”应为“少将”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7:4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走出墓林,似乎是从回忆中重新走进现实。莫里兹和菲德丽亚早已结束了对纪念馆的参观,在馆前的空地上奔跑着,看到我,菲德丽亚冲上来,来了一个硬着陆式的拥抱。

      “妈妈,他们为什么要和凯撒莱因哈特打仗呢?”

      我握紧那只亲爱的小手。菲蒂还不理解我的身份。

      “我们当初和凯撒莱因哈特抗争,是因为凯撒要让全宇宙接受同一种思想,而那和我们的思想不一样。”

      “凯撒的思想是错的吗?”

      “不是。可是我们的思想也是正确的。”

      我不知道菲蒂能否理解我的回答。但莫里兹一定理解了,他紧紧地搂着我的肩,我能感受到他坚实的支持。他补充道:

      “后来,凯撒也觉得两种思想都没有错。所以才有了巴拉特自治领。宇宙中,不一样的思想是可以共存的。”
这是标准答案了。可是这两种思想,一方是统治者,另一方只是在角落中努力生长着,随时都可以被连根拔起。

      这就是007年——宇宙历805年的银河系。

【805年10月8日的日记结束】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9日 17:5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17日 02:1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8月12日 周一 距要塞500-1000光年的某一位置



      为了避开三位室友热烈而无聊的八卦讨论,今天整个上午都呆在一个无人的储藏室里,独自重温了一遍《一万光年长征》这部音乐剧。

      三百多年前,国父海尼森一代人以智慧和勇敢逃离帝国,以坚定的意志和积极有序的组织挺过了长达五十多年的超长航行。这段历史,我们应当心怀感恩和敬意地铭记。《一万光年长征》这部音乐剧,便是为了传承和纪念这段伟大的历史。其发布于727年——建国200周年,至今仍是最热门的音乐剧之一,足以反映其超高的艺术价值。这部大型的音乐剧由5位艺术家联手创作,从剧本写作开始到所有音乐和场景编排完成,前后耗时近十年。

      《长征》全长四个小时,今天我看的是去年军艺术团公演的两小时精简版本,将长征途中的情节加以精炼,同时乐队为管乐队编制(因为军乐团一直未设弦乐声部),所有音乐都经过了重新编排以移植到管乐交响乐团来。我并未系统地学习音乐,但在海大的两年也参加了业余的学生管乐团,后来再看这部音乐剧,注意力总是在音乐上。

      作为音乐剧,其中音乐作品是叙事性的。而且,不论是原版还是管乐版,都是非常成功的作品。

      第一曲“牛郎星”,描绘了被流放至牛郎星的共和主义者在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贵族的监视和压迫下艰苦的劳作生活,和暗流涌动的地下反抗活动。全曲充斥着不和谐的和弦和不稳定的调性游移,听了叫人汗毛倒立的刺耳的三连音节奏型贯穿乐曲始终,渲染了紧张和压抑的气氛,也烘托了共和主义者们刚毅的革命决心。尾声的19个小节,全乐队用最强音嘶吼着复述了主题节奏型,对应的场景是海尼森一众革命先锋在一次行动失败后,站在牺牲的同伴的尸体旁,以无比坚毅的表情望向无尽的星海。——革命的决心,对自由的向往,无论是几百年来的压迫还是无情无理的镇压,都无法抹去的!

      第二曲“沉思者”,以另外一种角度诉说着革命的道路:尽管有决心,不畏牺牲,可是究竟如何能成功地逃离呢?在劳作后难得的闲暇时光中,革命者们思考着,讨论着,一旁是熟睡的孩子们,他们穿着破旧的衣服,在劳作中负上的伤痕历历在目......乐曲节奏简单,速度平缓,如果不看着那天寒地冻的场景,甚至有几分甜美温情流淌在那动人的旋律中。确实如此,自由对于海尼森一行人而言,并不是什么高远的追求——只是为了孩子们的未来,一定要承担的责任。这一责任在共和主义者中代代相传。

      在再现部份,节奏更加流动——这一幕是一个小小的高潮,海尼森看到了一个正在玩干冰船的孩子,然后眼前一亮,茅塞顿开。

      紧接着就进入了第三曲“伊欧·法洁卡斯”:在废弃的采矿地中,干冰太空船的建造秘密而热闹地进行着。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抓紧这终于求得的希望:以干冰为材料,建造可以进行瓦普跳跃的飞船!

      乐曲第一部分的C段,充分烘托了“伊欧·法洁卡斯”号起航时的紧张氛围。没有一个人能保证这艘拼拼凑凑的飞船能否正常航行,尤其是能否抵御大气层内航行时摩擦所产生的热量。飞船上四十万男女老少屏住呼吸,将性命和未来寄托于这新生的干冰船。——所幸,“伊欧·法洁卡斯”号顺利冲出大气层,并完成了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瓦普跳跃。

      乐曲的第二部分,那悠扬的颂歌声中,几百年来终于成功逃出的人们激动地相拥在一起。人们流下的眼泪,不仅是为这来之不易的成功和自由,也为那百余年来牺牲的同志们,为那些仍在专制主义的手掌中苦苦挣扎的同胞们......
短暂(40个小节)的庆祝与缅怀的抒情之后,乐曲来到了第三部分。从曲式上来看,完全是第一部分的复现。第一部分所对应的情节是“伊欧·法洁卡斯”号的建造,第三部分对应的则是新的宇宙舰艇建造的场景。由于“伊欧·法洁卡斯”号的瓦普引擎在一次跳跃后即告失效,只好航行至距离最近的行星。为了躲避可能的追兵,人们躲在这颗无名行星的地下,花了两年时间建造了80艘新的舰艇,这些舰艇不仅配有更可靠的瓦普引擎,而且装备了简易的激光炮和激光炮护盾。

      第四曲“征程”浓缩了原版音乐剧中将近一小时的情节,勾勒了这八十艘舰艇组成的小型舰队由无名行星出发,在未知的宙域航行的场景。这首曲子节奏稳定,与其说是叙事曲不如说是一首进行曲,突出了具有初步战力后人们的意气风发,而省略了原剧中所表现的航行的艰辛与危机四伏。

      第五曲“追思”——在亚雷·海尼森逝世后,原本高昂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来。迷茫、对未来的怀疑、沉痛......缓慢的节奏、堆叠的长音、突出的低音,将这种庄严、浓重的气氛表达到了极致。乐曲第二部分音域更为宽阔,在这样的音乐之上,古恩·基姆·霍尔做了亚雷·海尼森纪念发言。由此,他接下了领导逃亡者的接力棒,人们也重建了寻觅新家园的意志。

      第六曲“征程继续”,如题目一般,是第四曲之上的发展,用另一种语气重复着“征程”的主题,低音声部更加连续,节奏更加突出和稳定。在失去海尼森——还有诸多的同伴——之后,对于继续前行的人们来说,似乎继承了离去的人的意志,两倍的信念使得每个人都更加成熟。

      第七曲“新纪元序曲”中,一万光年长征终于来到了终点:一片广袤的稳定星群。五十年后,这群共和主义者终于再次走向行星地表。被命名为巴拉特的星系的第四颗行星被选为第一个登陆的根据地,因为在测算后发现这颗行星的公转周期和黄赤交角均与人类的第一颗母星——地球——相近。这颗行星被命名为海尼森。

      人们在新的家园很快地建造起办公和居住的场所。帝国历二一八年——宇宙历五二七年,自由行星同盟建国典礼在行星海尼森召开。这一情节对应音乐的第一个慢板,肃穆而悲壮。是啊,建国的历史并不是什么鲜艳的旗帜,而是一段漫长的、充满波折的长征......这段历史创造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仔细想想,“新纪元序曲”这一曲名似乎不太合适——建国典礼上,宣布恢复宇宙历的使用。同盟建国并非是新纪元的建立,而是恢复了原本的纪元——这象征着同盟的正统性,我们是银河联邦的继承人,所谓“银河帝国”则是篡夺了银河联邦政权的一方!开创“新纪元”的,是银河联邦,而非自由行星同盟,更不是银河帝国。

      在“新纪元序曲”庄严的第二段慢板到光辉的尾声中,字幕滚动着极简的近现代史,《一万光年长征》整部音乐剧就这样落下帷幕。最后的最后,是全体观众和演员齐唱国歌。我一直觉得“自由之旗 自由之民”这是一首神奇的歌曲,其中充斥着大跨度的音程,作为一首全民都要学会的歌曲来说确实太难了些;各种走音使得每一次齐唱都像是失败的合唱。但尽管多数人都不在调上,其气势却是丝毫不减。我在现场观看《一万光年长征》共三次,每次在齐唱国歌时,都不由得潸然泪下......

      于是,今天就在音乐之中度过了。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17日 02:4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欸...不知不觉就完成了第一次咕咕咕,这周就发这篇没有情节的文吧......
附上链接,可供试听......(整了个烂活呀这是)

《一万光年长征》管乐版

顶部
灰色麻雀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68
精华 0
帖子 63
功绩 0
星海币 32 sosa
星海币存款 1669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6月2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不知名的天空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17日 10:3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来追更啦!更新辛苦!
有点奇怪的是,我这里似乎看见帖子有三页,但是第三页进不去,是bug吗?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17日 10:4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回复 #57 灰色麻雀 的帖子


貌似是,我也无法进入第三页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17日 10:4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看来是不论内容长短,每页一律30楼,本贴此前曾有五六楼神秘消失......但计数仍然算上了(现在这个帖子一共59楼但是显示有64楼),估计页数是根据这个楼层数算的

顶部
IzumiGreen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1976
精华 0
帖子 214
功绩 0
星海币 29 sosa
星海币存款 6225 sosa
注册 星海历21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海尼森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1年10月23日 12:3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796年8月13日 周二 距要塞0-200光年的某一位置



      工作开始了!

      今天中午,舰队完成了最后一次长距离瓦普跳跃,来到了距离要塞大约200光年的地方,进入了短距离瓦普跳跃阶段。在经过大约10次的跨度20光年左右的短距离瓦普跳跃,大约5天后,就可以关掉瓦普发动机,进行亚光速航行了。

      来到和要塞相距不到200光年的地方,恰好进入目前要塞可通信的范围,立刻就收到了一纸命令,要通信连的成员负责最近两颗通信卫星状况的检查。这两颗卫星围绕着同一恒星系的两颗无人行星旋转,其中一颗还搭载着超光速通信的基站。在第一次短距离瓦普跳跃之前的亚光速航行过程中,按照规范流程对两颗通信卫星的各项功能进行检查,花了有五个小时的时间。为此,整个舰队还将瓦普跳跃的时间推迟了两个小时。

      想象中很简单的事情,原来做起来一点都不简单。常规检查这种工作,不过是对着清单一项项进行罢了,可是实行的时候却遇到了各种问题,比如我最开始花了半个小时都没能连接上我所负责的卫星,研究了半天才发现,是进行另一项测试的人看错了手册占用了分配给我的端口;后来又因为编码不同的问题而无法解读收到的信息,我独自调试了二十分钟都没有进展,但米尔本得少尉只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这些都是我缺乏实操经验的体现呀!


      工作终于结束的晚上,我加入到休息室中贝阿和伊萨的讨论中。她们正在讨论科学的发展方向。的确,自从“三美神”以来,人类似乎再没有什么突飞猛进的科技进步,只是沿着已有的道路逐渐发展,使得已有技术的适用范围扩大,或者在量上有所发展,比如瓦普跳跃的跨越距离越来越长、可承载的质量越来越大,重力和惯性可控的范围越来越大......近几十年来新的发展方向则是定向化和同步化,或者说是在空间和时间两方面精度的提高。我于是分享了前几天读过的关于亚斯提会战中帝国军通信干扰装置同步技术的论文。

      “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此后会出现的新技术甚至可以枚举。比如给已有的技术加上定向的功能,可定向的杰弗粒子发射器一定会在军用和民用两方面都大受欢迎;瓦普跳跃的跃出点误差降低一个数量级,精度控制在几光秒内,就能在宙域舰队战中以此达成奇袭的效果;将多部瓦普发动机同步,可以使承载质量上限成倍地飞增......”

      这是我最后的结论。关于可定向的杰弗粒子发射器,我没听说有什么相关的研究;但瓦普发动机的同步、瓦普跳跃跃出点精度的提高这两项,正是机关工学前沿研究中的热门方向。这样的研究已经持续了近三十年却还没有什么起色,只能祈祷帝国不要率先完成了......如果在回廊中航行时,背后几光秒的地方突然有帝国军舰队跃出,别说开炮了,就是跃出导致的空间震都可以瞬间摧毁半个舰队吧......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