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一缕香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4:2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一缕香

楔子
“啪”。小石子滚到了一边。曲颖帆还在犹豫自己是否要进去。
到不是担心里面的家伙—不过,眼下这个西方人似乎也很难缠,会不会发生什么……
曲颖帆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摆明了就是看热闹。那个家伙会怎么解决呢?她伸长了脖子,想再看的清楚一些。
一声惨烈的叫声,将门口垂下的珠帘震的不住的晃动。
一大团—一个人从店中直直的撞了出来,眼看着就要将曲颖帆撞到一边去。
似乎连手也未动,比曲颖帆的身形大三倍有余的西方人以一个极奇怪的姿势飞了出来,跌在地上后便不再动弹了。
“真是可怜的人啊。”曲颖帆很同情的弯腰看了看西方男人。
背后的目光让曲颖帆哆嗦了一下。她微微侧了侧头,流露出顽皮的浅笑。
“啊—”。曲颖帆突然捏着嗓子尖叫了一声,用鞋跟在已经昏迷的男人脸上重重的踩了一脚:“偷看人家大腿的坏蛋。”
已经昏迷的人还能做这样的事吗?
曲颖帆弹了弹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微微一笑,用手拂开珍珠帘子—
“我回来了。”
秋日的风自帘内将熏香悄然带出,随即消逝在周围的寂静之中。珍珠帘子重又静静的垂下,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好久不见了。”曲颖帆一付轻松的样子,跟店中唯一的人说道。
“我还以为是永远不见了。”清淡的回应。
“怎么说我也是老板之一。”曲颖帆笑道:“门口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喝!”快速的闪过手边的银光,顺便抄起一杯茶。
收回细长的银针,道:“蛮夷之流,听多了心烦。”
任谁在穴位上被扎上一针,恐怕都不好受。
曲颖帆做了个怕怕的样子:“我还是先去安顿下来吧,一会儿再聊。”她转身向一边的半掩的门走去。
喝光的茶盏重新搁在桌上,器形小巧,图案精美。行内人自会大吃一惊—那竟然是一只鸡缸杯。
白皙的脸上依旧少有表情,竟然看不出年轻女子的心思。
帘子再一次被人拂开—这一次进来的是个一身深色的精壮男人。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似乎是一家店,可门口却没有任何招牌,店里似乎也不见什么商品,仔细一看—整幢房子,包括所有物品,皆是中国式的。准确的说,每一件物品都是古董。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来的人是如此的奇怪?现在进来的这个危险的人物究竟要做什么?而端坐着的这个年轻清秀的女子似乎又没有任何惊异害怕的表情,她就是店主吗?
男人锐利的眼光四下一转,让人十分惊讶的向纹丝未动的女子欠了欠身子,又半身不吭的离开了。而这一切对女子而言似乎是很习惯的事。
为什么男子要向女子这样恭敬?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这是一种奇怪的仪式吗?
似麝似兰的清香让室内越发飘渺,淡淡的清烟自桌上不起眼的炉内升起。
坐了一柱香的时间之后,女子终于站了起来—黑色的长裤,黑色的收身毛衣,一件红色串着彩色珠子的中式背心。耳边的长发束向脑后,挽了一个髻,插着一支银簪。
“说不定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女子喃喃道,转身消失在通往内室的门后。
无人的厅堂,任一室贵重之器摆着?难道这家的主人相信这是个夜不闭户的时代?或者,这里是个传说中的地方,一个讲述古老的梦的地方。

[ 本帖最后由 洁霓 于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5:15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一介飘灵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9:30  星海币  +300   给姐姐的鼓励礼
杨善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5:24  星海币  +500   原创内容
顶部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4:58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托香腮数点残红(始之章)
“收垃圾的走了?”正擦着半干长发的曲颖帆笑道。
“不觉得麻烦吗?”并非抱怨,仅仅是陈述。
“我只是跟他们的头打了个招呼,请他们有空时关注一下而已。”曲颖帆耸肩道。
“不巧,你所说的头正是他们的老大。”女子接口道:“外面称为‘会长’的那一位。”
“没想到那么当真啊。”曲颖帆眨了眨眼睛。当地最大的帮会“青炎”是不是对这里保护的太过了一点?毕竟自己原先的意思是请他们偶尔关照一下安全而已。今天那个被丢出去的“垃圾”八成被收拾掉了。
“哈,先不谈这个。”曲颖帆将黄花梨圆桌上的一支抽移式红木盒子推了过来:“看看这个,乔绾。”
女子—乔绾将盒子一转,打量了一翻,不急不忙的移开盒盖。
“是这个—”乔绾取出其中两支似乎有些细长之物。
“大有来历。”曲颖帆笑嘻嘻的说道。
此物长过手指,中空而渐呈尖状,上饰有华丽的玳瑁、各色宝石。似乎是一件女子的饰物,却又有点分量。
“玳瑁嵌宝护指。”乔绾将其中一支套在右手小指上,道:“清中晚期饰品,品相完好,似乎是宫廷造办处下的东西。”
曲颖帆不住的点头:“一点也不错,它的主人很有名气哦。”
“既然是宫廷造办处之物,一定是为宫廷女眷制作的。”乔绾缓悠悠的说道:“这么华丽,恐怕不是普通宫女、答应、常在、贵人所使用的,至少是妃以上的贵族女性使用。这是入过土的,它的主人一定很喜欢这件饰物。在常人看来,护指似乎奢华的有些过了—它的主人一定喜欢虚荣的自我表现。如果是名人的话—它只清文宗皇后那拉氏的东西。”
“你不做侦探真是可惜了。”曲颖帆装出很佩服的样子。
乔绾不理会对方的话,道:“要不要我再告诉你更多的?”
“哦?”曲颖帆笑道:“洗耳恭听。”
“那拉氏在1908年入葬定东陵,此物一起入土。20年后,定东陵被盗,这对护指落入盗墓军阀手中。此后,它可能被某个女人所得,随时代改变一再转手。”
“真的是这样哎。”曲颖帆取过一支把玩:“一件有意思的东西,尽管我对它的主人有些感冒。”
“并不是一件常用的饰品。”乔绾摘下护指:“早至汉代就有的东西,隋唐时期的也有出土,到了清代似乎有点夸张。”
“它们还涉及到一件血案呢。”曲颖帆拨了拨香炉中的灰,似乎很有说故事的兴致。
“是《起居注》上的那个。”乔绾淡然道。
“给你说的一点故事氛围都没有了。”曲颖帆一笑:“同治帝病危,皇后阿鲁特氏以一句‘乃奉天地祖宗之命,由大清门迎入者’,竟被这对护指毁去面容,留下深可见骨的血痕,不久便吞金自尽了。”
“皇帝一死,她恋无可恋,未来更是惨不如死,到是解脱了。”乔绾道,一手用护指在面上轻滑:“只是用这饰物作武器,究竟是什么滋味?”
“宣泄的是人心中难耐的欲望吧。看着亲伦的人享受最正常的人欲,对一个不老的女人来说真是痛苦的事。”
“还有卑贱的出身,也刺激着她吧。”乔绾道。
“似乎是一件引发激情的武器呢。”曲颖帆笑道:“若是一不小心,说不定还在自己脸上留下斑斑红印呢。”
“往事一件。”乔绾道:“不过—正好有合适的买主。”
“想必是个有双色如通犀的手的女人。”曲颖帆微微一笑。
古老的往事在灯下被幽幽的诉说着。这些不菲之物的历史和故事,似乎更吸引她们。
清烟袅袅……
“……这些只是历史故事而已。”跟平常一样,乔绾用很淡的口吻说道:“野史、传说和故事,甚至是正史都在代代相传中远离真实。”
“真是精美的东西。”川上教授点头道:“能够得到过去皇室的物品,也是我们川上家的荣幸。”
川上家是当地有名的日籍侨民,整个家族也算是颇有名望。川上教授丧妻多年,亡妻留有一子一女。如今年近六旬的教授将迎娶自己的一名学生。几个月之前,川上教授就到乔绾的地方来为未婚妻寻找一件特别的礼物。
“希望这件东西合适。”乔绾的语气中有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异样。
“送未婚妻护指真的合适吗?”自内室中走出的曲颖帆笑道:“毕竟现代女性使用的机会着实不多了。若是神经衰弱一些的女性不会喜欢那段故事。”
“买下的意愿是他自己定的。”乔绾道:“至于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历史,真让人期待。”
“还是一付听故事的局外人口吻。”曲颖帆笑道:“真是搞不懂你—你见过它未来的主人吗?”
“单纯的学生。”乔绾说道。很少做评论的乔绾不会看走眼。
“以后的命运啊……”曲颖帆玩味道。
“你在希腊有什么奇遇吗?”乔绾叉开了话题。
曲颖帆向炉中添了一把香,开始讲自己的故事。
这是一家店,没错,一家专营东方文物的店。但它的货物似乎非常不可思议。店主是曲颖帆和乔绾,但前者似乎都不在店中,后者则不一定。有时乔绾也会消失一段时间。为什么曲颖帆会跟乔绾合开这样一家奇怪的店?他们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数年后,这对清玳瑁嵌宝护指在拍卖会上出现,因为是清文宗皇后那拉氏之物,也就是慈禧太后的饰物,故成为一时的关注焦点。
乔绾放下了拍卖公司寄来的贵宾邀请函,清冷的目光瞄了眼一旁的报纸,满是川上家惨案的报道:川上夫人因为意外将手上的护指戳穿了年仅15岁的川上小姐的动脉,致使其死亡。而年长几岁的川上少爷因妹亡大受打击,在悼灵会上竟冲动的用同一物戳瞎了川上夫人的眼睛……惨案是否另有隐情,或者……
“是巧合还是—”乔绾放下掌中成窑小盏:“那真的是欲望的利器?”
幽静的厅堂内,乔绾静静的看着自己纤细修长的手指。
这一段故事,已经过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杨善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5:24  星海币  +500   原创内容
顶部
杨善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文职上将


星海帝国军团队精神奖章 星海帝国军钻石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银英之最十大战役作战纪念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桂冠单项奖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UID 19
精华 2
帖子 4406
功绩 0
星海币 1002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5:0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杨善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杨善 交谈
题目建议——一缕香……

表打我……逃走……





坐乘旗舰:RANK9-1定制游击舰队旗舰——玛沙索特级同型舰(出厂价128,000sosa+涂装费12800sosa)

舰名:“祖龙”
全长950m 宽70m 全高275m
战场特技:舰队能量武器能力+4,投射武器能力+4,飞弹和鱼雷能力+4,空战队输出+5%,防空火力平均值+1,装甲平均值+1,中和场平均值+1


星海帝国军文职上将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6:0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多情却被无情恼(遇之章)
“……曲,还记得吗?”
“呃?”
“我们第一次见面。”
“哦,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是樱花漫天的时节,湛碧的草地只让人想起铺着手绘桌布的小木桌、红到混沌的大吉岭红茶、滴出黄油的松包,倦倦的趴在一边的苏格兰牧羊犬,或者还要加上一个身穿粉红连衣裙的小女孩。
乔绾是这样想的,不过这一切与她无关。事实上,乔绾出现在这里有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因为正好在亲戚家拜访,为着一个奇怪的理由来到了这里。
据说,这里的主人是当地最大的青帮头子。然,对乔绾而言,与其无关。所以,她带着平常心,极其平淡的环视着周围。
“这就是你说的孩子吗?”很威严的中年男人问道。
“是的,先生。”乔绾的亲戚,似乎也是这家的家庭医生。
主人显然是对乔绾的年纪十分疑惑,但—想起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也就释然了。他对乔绾而人随意说了两句。
“哎,说的就是你吗?”跟乔绾差不多大的一个美貌女子出现道。
“啊,是—”主人的语气很奇怪,似乎是因为出现的少女。而她也不像其他人那样态度恭敬,微笑中一直有种玩味的味道。
“这是曲……”主人的态度更让人怀疑了。
“曲尹帆。”少女笑得很灿烂,显然是对有些清冷的乔绾很有好感。
“乔绾。”或许是周围的环境和人让乔绾觉得不舒服,而曲颖帆的笑缓和了一切。
两人相遇,
“她就交给我了。”曲颖帆突然拉起乔绾的手,她冲厅中人所了一句,便拖着乔绾跑开了。
“……对不起,请问—”乔绾虽然被拉着跑,依旧十分平静。
“早听医生提起你。”曲颖帆笑道:“看—可爱吧?”
乔绾望过去—一个长卷发的小女孩正站在草地上,就像一个精美的娃娃。乔绾虽认同曲颖帆所言,却对这种精美有种毛骨悚然。
“婉婉,过来抱抱。”曲颖帆冲小女孩说道。
“漂亮姐姐。”连名字也很美的婉婉依言走过来。好奇的目光在乔绾身上转了一圈。
“婉婉真可爱。”曲颖帆笑嘻嘻的蹭着婉婉。在乔绾看来简直就像抱着可口的棉花糖一样。
“让这个姐姐给你做个秋千好不好?”曲颖帆抱着婉婉转向乔绾。
“啊?”乔绾不解。
“婉婉喜欢中国画上的古代仕女秋千,可玩具公司设计不了。”曲颖帆笑道:“听说医生的亲戚是能人,极擅长复原古代物件。”
原来是要自己重现古代秋千—乔绾未觉有轻慢之感,只觉得小女孩的突发奇想竟被如此重视。
“婉婉可是这家的掌上明珠。”像看出了乔绾的疑惑,曲颖帆道。
“你妹妹?”尽管不大可能。
“我与她父亲是世交。”曲颖帆轻描淡写道。
乔绾不再多问了,这样的家庭背景肯定非常不一般,不过,刚才所见的男人一定对眼前的小女孩视若珍宝。
一闪神之际,乔绾发现二楼露台依着一个美妇人,那份美丽与婉婉一般无二,只是在这明媚的阳光中,那姿势竟让人有淡淡的悲凉之感。
乔绾眨了眨眼睛。
…………
古代传说齐桓公北征山戎,将秋千带进中原。至唐宋时期,秋千成为女子特有的游戏。秋千因苏轼的一曲《蝶恋花》更加成为佳话。
要复原古代秋千并非易事,从选木到制榫头,在现代已经很少有人胜任了。
秋千,终于还是没有完成。
“我一直没问你出了什么事。”
“……确实突然。”
“传言不少—当时。”
“婉婉不是他女儿—”
“她们母女的失踪轰动很大。”顿了顿,乔绾问道:“传言她们被沉海。”
“青帮有自己的方式。”曲颖帆淡淡的说道:“我虽可以命令他,却不能涉及私事。”
尽管听上去没有热度,乔绾察觉到一丝苦意。
“掌上明珠?”乔绾嘲讽道。
“背叛,是不可原谅的。”曲颖帆道:“在我们的世界中。”
多情却被无情恼。多情的是谁?无情的又是谁?

顶部
铁血公主 (Freyja·von·Bismarck)
星海帝国军校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星海帝国军士官学院教政部主任


星海帝国军上尉
星海帝国军睿志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9218
精华 3
帖子 768
功绩 700
星海币 15 sosa
星海币存款 61982349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10月2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帕西法尔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8:2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铁血公主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铁血公主 交谈
相当举重若轻的文文~~






星海帝国军政务总长
星海帝国军士官学院校长
星之大海俱乐部南方局局长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我就是自己的骑士,我守护自己的骄傲、血统与荣耀。
坐乘旗舰:帝国E-3-II 无畏(Furchtlos)级重炮战列舰(出厂价360,000sosa+漆装费3,6000sosa)

旗舰名:罗恩格林(Lohengrin )
全长858m(含尾锥944m) 宽232m 全高232m
战场特技:舰队能量武器能力+5,投射武器能力+5,飞弹和鱼雷能力+5,空战队输出+5%,防空火力平均值+3,装甲平均值+3,中和场平均值+3
顶部
杨善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文职上将


星海帝国军团队精神奖章 星海帝国军钻石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银英之最十大战役作战纪念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桂冠单项奖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UID 19
精华 2
帖子 4406
功绩 0
星海币 1002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9:1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杨善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杨善 交谈
得意,那是,我妹妹嘛—*…………%%(某扇子被一顿香蕉皮赶下台…………)





坐乘旗舰:RANK9-1定制游击舰队旗舰——玛沙索特级同型舰(出厂价128,000sosa+涂装费12800sosa)

舰名:“祖龙”
全长950m 宽70m 全高275m
战场特技:舰队能量武器能力+4,投射武器能力+4,飞弹和鱼雷能力+4,空战队输出+5%,防空火力平均值+1,装甲平均值+1,中和场平均值+1


星海帝国军文职上将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一介飘灵
星海帝国军校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UID 1390
精华 2
帖子 2443
功绩 0
星海币 345173 sosa
星海币存款 1250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31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风之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19:30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一介飘灵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一介飘灵 交谈 QQ
嘿嘿,终于还是回来了~~~~~~~~~~~~~`

亲亲,飞扑倒!!!!





如果永远真的存在,就让我爱你在永远的每一天。
如果永远不存在,就让时间停下来,在我爱上你的瞬间。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团文职上校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3日 20:1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浴兰汤兮沐芳(远之章)
乔绾偶尔也离开店里,到处去逛逛。特别是一些有趣的小店,总能让她流连。
“许多动植物被列入保护名单后,香料的种类也减少了。”老板无奈道。
乔绾点头,亦不在意。黑市上自然可以找到,然则她无意沾染血腥。
“乔小姐是行家。”老板道:“不似许多客人糟蹋了上好的东西。”
乔绾一边与老板搭话一边随意看着:一只绿色小瓶引起了她的注意。
“啊—”老板道:“纯品,许多人都喜欢它的味道,无论纯用或是加其它香料调和—不过,真正擅用的人不多。”
乔绾的双眼一眯,忆起一件往事。
“那个贱人—”从秀气的小嘴中蹦出这样的字眼。
“注意你的风度。”书后的乔绾冷冷的提醒道。
米亚兰是个出生在美国的华侨,尽管看似文静秀气,但从个性到作风完全一付西方人模式。与那些金发碧眼的同龄人相比,或许唯一的区别在于她多了几分天生的东方式的聪明。
“菲菲是你我的同学,你用不着这样攻击她。”乔绾知道米亚兰不能让自己安静看书,只得将书放下。
“同学?”米亚兰冷笑道:“那小贱人利用我的生日会勾引我父亲,亏我还当她是朋友。”
十六岁的桥完看似年幼,却无半分年轻人的骄狂。她道:“是你父亲先跟菲菲说话的。”这种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何必把责任完全推给一方。
“跟我们一样大,勾引刻意做她父亲的人,真不要脸。”米亚兰的双目似喷血。
“一样大?是吗?”乔绾暗暗嘀咕了一句。她觉得米亚兰的心理还不成熟,只不过是个渴望证明自己长大的孩子罢了。至于成为朋友,从来不是乔绾主动的。至于菲菲,乔绾觉得她处在女人和女孩中间,恰好是中年男人最渴望的那种。菲菲的聪慧、敏感和柔情,确实值得懂欣赏的人珍惜。米亚兰的父亲只是恰好出现的人罢了。
故事似乎很老套。
乔绾没有让不耐烦表现出来,道:“这是你父亲的事,你最好不要搀进去。”
米亚兰不理会:“我母亲痛苦极了。”
乔绾知道米亚兰的父母因家族利益而结合,早已貌合神离。她见过他们,米先生风度翩翩,是那种容易让女人心动的老式男人。而米太太,乔绾记得比较清楚的是她抿成“一”字略显刻薄的嘴。
“有些事不容易轻易分对错。”乔绾看在同学份上,难得有心劝道:“何况你父亲并没有亏待你母亲。”
“另置地方安置那—”在乔绾有些冷的目光下,米亚兰将“贱人”二字吞下。她跟母亲更亲些,却也不幸的延续了刻薄与怨气。
乔绾几乎要以同情的眼光看她了。米亚兰不明白自己卷入了上一代情怨是不明智的,何况怨恨只会让事情复杂化。
“你那么痛恨菲菲,为什么表面和她交好?”乔绾的语气中含着讽刺。
“我才不会让她在父亲那里中伤我呢。”米亚兰的声音高了几度:“难道让父亲讨厌我吗?取消我的继承—”突然,米亚兰意识到这些话其实让自己十分庸俗恶劣,她猛然住了口。
乔绾墨玉般的眼睛依旧冷淡:“说到底,你和你母亲舍不得米氏财产。”
“你话真恶毒。”米亚兰指责道。
“因为我实话实说。”乔绾不理会。
其实,以乔绾对菲菲的了解,她知道对方是个少有的低调女孩。尽管与理不容,但菲菲罕有自己的物质要求,只求长伴爱人左右,而且对米亚兰更是亲厚。乔绾受邀去过菲菲的住处—一处绝不夸张的温情小住。看的出来,住在这里的人无比幸运。
“如果她有子女,那—”米亚兰还陷在想象中的愤恨中。
“这是你能解决的吗?”乔绾不理她,心中暗暗道。
“母亲说不能让她怀孕。”米亚兰喃喃道。她当然知道这件事不容易做,又无法强求。
“又是中文古书?”米亚兰将怒气转到手下的一本书上:“家里逼着学中文,烦死了。竖着看又没有标点—”她的话突然断了。
乔绾挑了挑眉毛,有点奇怪—米亚兰直勾勾的瞪着自己放在几上的书,面色相当古怪。随后,米亚兰连招呼也没打转身就离开了。
乔绾支着下巴,沉思片刻,将视线收回—一卷《汉书》而已。
此后过去数年,乔绾再此见到菲菲时,她已经病入膏肓—因为急性白血病而丧失大部分造血功能,牙龈和鼻腔一直在渗血,皮肤发紫。
菲菲已容貌尽失,濒临死亡,可依旧低婉一笑,无语。,
乔绾看见一个已经了无生气的男人和另一双惊慌未定的眼睛……
“她向你招供了?”很久以后,曲颖帆问道。
“她以为我早猜到了。”乔绾淡然道。
“真不知道是不是该夸她聪明了。”曲颖帆道:“她居然成功了。”
“菲菲没有怀疑。”乔绾道:“她因为米先生习惯使用的古龙水而迷上了麝香,米亚兰利用一切机会在她的吃用物品上使用麝香。”
曲颖帆笑道:“她是想利用麝香让菲菲无法怀孕吧,还不容易让人怀疑。”
当日,《汉书》所翻正是昔日汉成帝皇后赵飞燕用麝香制成的“息肌丸”过量而不孕的记载。
“她却不知道麝香会取人命。”曲颖帆道:“造血功能障碍,过敏,休克,大量出血,瞳孔散大,抽搐……”
“我并没有想到是米亚兰所做的。”乔绾道:“是她自己心虚,没有任何证据指向她。”
“你有双太冷淡和洞察世事的眼睛。”曲颖帆笑道:“你把她如何了?”
“我没有证据。”乔绾淡淡的说道。
“如果是我—”曲颖帆笑的甜蜜而媚人:“将一瓶麝香倒进小妮子嘴里,看看是不是有证据了。”
菲菲死时刚满19岁。

顶部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4日 12:3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人颜兮似玉(日之章)
让我喝一口茶—这茶真不错,是今年的安吉白茶吧—啊,对对,正题—
我奶奶的奶奶的……总之就是某个奶奶的姑姑,那可是一个有名的人,就是明思宗的贵妃。明思宗?就是明朝最后那个上吊的皇帝,他死的时候—咳,正题。
我这个祖宗姑姑姓田,她父亲—我该叫什么呢?算了,搞不清楚—是田弘遇,就是把陈圆圆弄回去的田国丈,当然陈圆圆后来归—啊,好好,不废话了。
先说一句,这段往事是我祖上传下的,尽管与历史记载有出入,不过真实性很高。
我这位姑奶奶可是美人中的美人,不然又怎么会得到皇帝的宠爱呢?大概是从小长在扬州一带吧,尽得这一带人的聪慧,什么琴棋书画啦,吹拉弹唱啦,啥都会—我?惭愧,我是啥都不会。
姑奶奶的爹,可是宠爱这女儿,只差没供起来,所以把姑奶奶也宠的没法没天。据说她是一点也不愿过当时通常女人荣华富贵的日子,成天嚷嚷要是早生数年便跟郑和下西洋去。
那时候的女人呢,再有性子也由不得自己。及笄没多久,皇家一道诏书命田家送女子入信王府。姑奶奶又哭又闹,死活不愿意。那种日子本来就不是她所愿,加上入侍信王府说的不好听就是当小妾,人家信王妃早有人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类吧。天下人有哪个不是属于皇家的。就算田老爷子再宠姑奶奶,就算她再寻死觅活的,总不能拿自己一大家子的脑袋开玩笑吧?
结果还不是万般无奈进了信王府。老实说,以一般眼光来看,当信王侧妃实在不算坏。那时候信王朱由检已经是内定储君了—那真是押宝稳赚不赔,咳—跟一般皇室不同,他实在不算是一个花心的男人。女人是有几个,可以他的身份不容易了。信王的正妃周氏通情达理,处事公道,不会像那个什么吕后一样玩“人棍”—啊,不是“棍”啊?总之,朱由检把我姑奶奶当个宝啦。
没过多久,信王当上了皇帝,号崇祯。同时,信王妃册为皇后,我姑奶奶成了贵妃。这可是正一品封号,那个时代女人追求的顶点了。可是呢,我姑奶奶一点也不在乎,该怎么着她还就怎么着。事实上,从她一进信王府就这样,比当田大小姐时更任性。你别说还真怪,男人就喜欢这样的—朱由检一直对我姑奶奶如痴如醉,不管她是给红脸还是白脸。
史书上怎么记来着?说我姑奶奶恃宠而骄,其实那是个性—反正我姑奶奶不在乎。到是周皇后劝过她几回,说是得记住“他首先是皇上,然后才是我们的男人”。
史书上说我姑奶奶有才,这是千真万确的。她的琴技可说是宫内第一高手,不过等闲之辈听不到。据说连皇帝也得看她高兴才能听琴。什么钟、王楷书,大家都说难得其神,可我姑奶奶却极擅长,要知道当时皇宫所藏的书画作品都由她题款的。我估计要不是宫里有不少大内珍本,她宁愿死也不会进宫的。原本家里传了几张她的书画,应该让你们看看,可现在找不到了。
我姑奶奶生了四个儿子,可见得被宠。她又住在最好的永乾宫,记过她嫌丑,亲自按儿时扬州记忆设计了低槛曲栏,采买了扬州家具,布置的跟江南园林一样清雅。在她的宫里有一处“玩月台”,那是姑奶奶梳妆的地方,反正她一高兴就盛妆华贵,不高兴就挽个浣纱妆。
什么?我今天带来的—当然跟我姑奶奶有关,事实上这是她亲自做的。
别看我姑奶奶是三寸金莲—没办法,那时候都这样,就算老爷子再宠她,也不敢让她一双天足示人。她可是很擅长蹴鞠的,那一颗小球到她脚上,上上下下,左右翻飞,加上个“花儿”,保你是眼睛溜溜的转。这恐怕也是她被锁在深宫里唯一爱的东西了,跟她的性子到符。我姑奶奶还常常在宫内举办比赛呢。这时候就算皇帝召见也不理。后来,哎—
原本没什么,据说—在场的人都这么说—她把球往皇帝脑门上踢,故意的。
然后?然后皇帝当然生气了,我姑奶奶被斥居启祥宫,不过这个朱由检还真是爱惨了我姑奶奶,换做别人早就没命了。偏偏我姑奶奶跟没事人一样,就是不认错求饶,就跟皇帝两人僵着。周皇后两边劝了多少回了,尽管有缓和,可还是互相顶着。说也奇怪,斗气归斗气,还是时时临幸我姑奶奶。
可惜,大人斗气,小孩倒霉。我姑奶奶的三个幼子因为没有生母照顾,在一年内早夭,很快我姑奶奶也忧郁而亡了,还不到30岁呢。
据说她死的时候,朱由检哭得很伤心。
………………
“这跟史书上所记不一样。”曲颖帆笑道。
“很不错的故事。”乔绾打开盒子,取出一只精美的熟皮革小球。
“就算是大内制品,没有证据说其主人一定是田贵妃。”曲颖帆将小球一上一下抛着玩。
乔绾不理,自言道:“蹴鞠自汉代开始,唐代盛行,宋代皇室女子极盛。命代除了个别上层贵族擅长,只在青楼中风行了。可到了清朝就不太看得见了。”
“其实女子的自由并不多,在当时这算是少有的玩意了。”曲颖帆笑道。
乔绾默然,不久提笔在桌上的青灰笺上写下了王誊的《崇祯宫词》:
锦鹘平铺界紫庭,裙彩风度压娉婷。
天边自结齐云社,一簇彩云飞便停。

[ 本帖最后由 洁霓 于 星海历07年11月15日 13:55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杨善   星海历07年11月14日 13:51  星海币  +450   这篇写得有趣
顶部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5日 12:51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先拈宝镜端(忆之章)
有的时候,乔绾也离开居所到处游历一番。沿途总是会有特别的事情让她吃惊。
接待人员礼貌的退下,只留乔绾一人在客厅中。这是一家不大的养老院,绿茵如毯,安静怡人。
乔绾悄立窗边,正思索着世伯的女儿要自己来见的老人究竟特殊在何处。来这里做义工的女孩为什么推崇这位老人呢?
“你好。”一句纯正的英文自乔绾身后传来。
乔绾回头—银发小巧的中国老太太含笑而立,瘦而齐整的模样依稀可见年轻时的俊俏。
乔绾不禁被老人典雅的气质做感,她依古礼向老人一福,用中文答道:“你好,我是乔绾。”
“我还以为依琳的朋友都不会说中文。”老人笑着道歉,转用标准的中文。
双方寒暄几句后便坐下。老人自称姓殳,祖籍是中国南方的一个小城。
乔绾道:“殳姓不多见呢。”
殳老太太抿嘴笑道:“是啊,每一次我写了名字,人家还问我怎么念呢。”
虽然乡音已淡,乔绾仍听出老人的口音中苏浙一带的味道。
“老人家离开苏浙很久了吧?”乔绾问道。
随口的一问竟让殳老太太一愣,却也未曾否认:“我十七岁离开家乡,再没有回去过。”
这到有些奇怪了。乔绾知道身在海外的老人多有叶落归根的伤感,哪怕回故乡看看也好。眼前的殳老太太看上去便是家境富裕,本人又受过良好教育,为什么不能以常情推论呢?
乔绾是何等聪慧的人,她已看出老人无意多谈自己的往事,索性将话题一转:“今天我来是希望有机会一观殳老太太的藏画,请您应允。”
“何必客气呢。”殳老太太对乔绾的印象很好,笑道:“我这就去取。”
待回转,桌上已多了一个红木匣子,里面有数卷画轴。
待开匣之际,殳老太太却停下来:“你可知道绘画的发明者是女人?”
乔绾点头道:“汉许慎《说文解字》记:画嫘,舜妹。画始于嫘,故曰画嫘。”
“然世人皆看不起女子绘画。”殳老太太悠悠的说道。
“‘惜此神技,创自妇人’。”乔绾淡然道出中国自古以来男人的声音。
“因此我从小不服气,不仅自己习画,也尽可能收藏女子绘画。”殳老太太说道。
或者是乔绾身上神秘而古雅的气息,两人不知不觉间有了魏晋清谈之风。
果然如此,乔绾知道自己的推测没错。殳老太太极有可能是中国南方一个世家的女性,不然是没有能力收藏古画的,而且还是—书香世家。而依照老人年纪推测,是在大约清末民国初。
殳老太太先取出一卷,徐徐展开,原来是一幅装裱过的册页。画页泛黄,一枝开数朵白花的枝条,一只雀鸟正半转头鸣叫。画面设色妍雅,风格静逸,细微处颇有宋徽宗之风。
“是马荃的花鸟。”见多识广的乔绾道:“有幸见到江香作品真是不容易。”
“得此画因为地利,所以容易些。”见乔绾是内行,殳老太太笑道。
乔绾一听这句话,心中一动。
殳老太太取出另一幅,道:“这两幅被世人称为‘双绝’。”
“莫非是恽冰之作?”乔绾惊道。
殳老太太笑而不语,展开—果然是清代《薄塘秋艳图》,荷花盛而不残,莲实饱满,整幅画造型生动,粉色清雅。
殳老太太道:“我自幼习画自这些闺阁派,虽然题材有限,但也平和冲淡。”
“闺阁派作品轻易不示人,若能保留相比是优作。”乔绾知道闺阁派中多是富户妻女,自然本着“内言不外出”,悄然隐世了。
此后,两人又看了一幅风格完全不同的画作。尽管以行家来看,这幅作品的基本功不及前者,但画风更为率真自由,题材也是闺阁派中少见的山水。它的作者便是明末金陵“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
闺阁派与青楼派的优劣,两人并未加以讨论。殳老太太也极自谦,她婉拒了乔绾要看她作品的请求。
殳老太太的一句话让乔绾印象深刻:“身为女子,看春荣秋残,以情度物,犹如以己观己,惜己悲己,写意的反到是绘画的过程了。”
离开之前,殳老太太大方的向乔绾展开了一幅友人赠她的山水长卷。乔绾细看,抬头是“殳缕姐”,而落款竟是“陆小曼”。
此后,殳老太太罕见的淡雅古风和高贵的书卷气一直在乔绾脑中,而那个不多见的殳姓一直让乔绾觉得很熟悉。
忽一日,乔绾抛下书卷,急急抽出一本常熟地方志,翻至某一页,上记:民国七年,殳女嫁前卒,甚疑。殳女,名缕,聪慧过人,工诗、画,自为马荃弟子。殳氏,大族也……
无怪自己对殳缕的名字有印象,无怪殳老太太隐约的态度让人生疑。
乔绾独坐良久。
殳老太太为何婚前徉死,大概没有人知道了。或许,还有许许多多史书中的聪慧女子隐于世吧。

顶部
彼岸花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789
精华 2
帖子 1703
功绩 0
星海币 723865 sosa
星海币存款 1041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5日 13:2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没办法评分啊,哭
直接转帐成不?

作者大人啊。。。能先把那个圣域之梦捞完咩。。。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你是我今生的彼岸花,注定无法相遇,却缠绵在我心
顶部
彼岸花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789
精华 2
帖子 1703
功绩 0
星海币 723865 sosa
星海币存款 1041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5日 13:4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挑个错,“人颜兮似玉”中,皇贵妃并不是明代妃子的等级,而是清代的
明代的后宫自皇后以下就是妃。妃有贵妃、淑妃、宁妃、贤妃、恭妃、宸妃、康妃、庄妃、裕妃,贵妃在妃这一级中地位最高。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你是我今生的彼岸花,注定无法相遇,却缠绵在我心
顶部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5日 14:14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说明:本文对一切转载、打包开放!

顶部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5日 16:07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婉然芳树,穆然清风(残之章)
乔绾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依旧平淡如昔。
绑住双手的绳子磨破了双腕的皮肤,几滴鲜血滴在地上。
恐怕不是绑架抢劫,因为外行人不知道乔绾本身的“身价”,而内行人—乔绾寻思应该不会有黑帮人物会冒得罪曲颖帆的风险。据说以前有人妄图绑架曲颖帆,最后被塞进了锅炉里。
眼下自己还是安全的—乔绾心里挺平静的,如果对方要杀死自己,恐怕不会那么麻烦。既然对方将自己扣着,表示自己还有利用价值,那就是还有的商量。
“这下要失约了。”乔绾苦笑了一下。原本约好了曲颖帆吃上海菜的,恐怕她要白等了。
扭了下自己的腰,乔绾得知自己的“武器”已经被搜走—不过自己跟曲颖帆不同,就算那东西还在,也不可能从这里离开。毕竟自己还是个手无缚击之力的人。
终于有人进了房间—乔绾心中暗道:“开始了。”
显然来人是傲慢惯了,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不客气的上下打量着乔绾。
乔绾也不开口,看对方究竟要做什么。
“乔小姐,我们请你来是有要事要你帮忙。”男人到是不客气,开口就是命令。
乔绾面色不改,道:“客气了。”
“当然我们是会付报酬的。”男人加了一句。他并不了解乔绾的个性,不知道语气平静之下的她已是满含怒火。
“哦?”乔绾牵出一丝微笑:“阁下真是客气了,不过我无功不受禄。”
男人不理会这个钉子,懊恼道:“你有的选择吗?”
这话到是真的,乔绾并非是硬碰硬的人,故而她沉默不语。
男人以为乔绾是屈服于眼下的境况,颇有几分得意,道:“请跟我来进……先生。”
果然是背后另有老板—乔绾已察觉出眼前人骄横有余,但绝非这个集团的老大,他还不够格。自己是否能脱离困境?乔绾决定顺其自然,端看对方搞什么鬼。
双手被解开后,乔绾稍稍活动了下手腕,不理会被磨破的伤口。
男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乔绾跟在后面。
乔绾不会盲目冲动到打昏这个男人试图逃走。在没弄清楚周围情况之下贸然行动只会招惹麻烦,再说自己的能力也远远不够。
看似不动声色的乔绾岁男人在建筑内走动,来往的人没几个,建筑也是极平常。但天声敏感让乔绾觉察到周围难以掩饰的杀气。
终于到一扇门前,男人先敲了几下,随后将门打开,自己则退到了一边。
迎面上来的人着实让乔绾愣了一下—然后,她微微皱了下眉:事情似乎有点眉目了。
“乔小姐,真是—”眼前人气势不凡,儒雅的风度让这名老者看似极为友善:“怎么?你们将乔小姐弄伤了吗?”
刚才态度颇为不可一世的黑西装男人有些慌乱,一声不吭,只是冲老者弯腰。
乔绾冷眼看着老者虚情假意的斥责属下,心下盘算起来:事情恐怕不简单,居然将这个老狐狸引出来了。
“原田先生,将我请来贵馆,不知有何贵干?”乔绾不再与对方打哈哈,直接问道。
“哈哈……属下办事不利,失礼了。”原田笑道,根本不提乔绾是自己命令绑来的。
“以堂堂日本大使做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瞠目结舌了。”乔绾不再压制自己讽刺的语气。
原田十风,日本大使,日本政坛极厉害的政治人物。无论在社交界还是政界,他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出入过一些重量级拍卖会的乔绾自然见过原田。如果自己是被这个人绑来,那么事情就复杂了。
原田的面色丝毫未变,笑道:“这次请乔小姐来是有事情请你帮忙,想来乔小姐是不会拒绝的。”原田不愧是老狐狸了,虽然占了优势,依旧不急不忙,但话中的威胁又清楚的告诉乔绾—她是不能拒绝的。
乔绾自顾自坐下,根本不理会原田看似无害的笑容。据说眼前人极不好对付,他的敌人在不知不觉中被其铲除。本国政坛上很少有人与原田为敌,而国际上把他成为“老狐狸”。
原田笑道:“乔小姐知道,我对中国历史是非常敬仰的……”
“哦?包括三十、四十年代的历史?”乔绾嘲讽道—原田本人虽然没有参加过那场战争,但却是个顽固的右翼分子。
“这是历史学界的争议。”原田避重就轻道:“我本人对中国文物是非常热爱的。”
死倭寇—乔绾心中骂道。偷抢扒拿,什么都干,还敢这样说。
原田继续道:“乔小姐应该清楚,文物的保存则善为之。其实以现阶段中国的技术水平,对于某些文物是保存不当的。”
乔绾眼中闪过怒意,她已经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最近确实有无良学者提出保存文物应择善为之的理论,表面上是为保存文物,实际上是为一些偷盗别国文物的行为正名。
乔绾知道跟眼前的原田争论是白费力气,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乔小姐果然是快人快语。”原田笑道,进入了正题:“这次中国国家博物馆送来一批文物到本市展出。”
“你要我帮你偷?”乔绾不认为原田以为自己有这个能耐。
“自然是希望乔小姐施展神技。”原田的笑容越发让人觉得无耻:“我个人对那件卫夫人的《近奉贴》简直是奉若至宝。”
“你要我仿一件?”乔绾一针见血道。
为了两国文物交流,这次在本市日本大使馆借展的东西已经运抵,原田一定是想用假的换真的。
“以阁下的财力请人制作一件《近奉贴》仿品不难吧?”乔绾道。
“谁不知道乔小姐是恢复方面的专家。”原田笑道。
死鬼子,行内人都知道自己的能耐,这样就把嫌疑栽到她的身上了——乔绾的目光如水。
“我不会亏待乔小姐的。”原田道。
乔绾不理会他的鬼话—亏待?八成会杀自己灭口。这种欺世盗名的政治人物就是喜欢用这一招。
原田用狡猾的目光看着乔绾—他知道乔绾没办法拒绝。想必他也打听清楚乔绾的能力,知道她无力对抗。
原来要自己做偷鸡摸狗的事—乔绾的嘴角些些牵了一丝—亏他想的出来,找自己偷中国文物,恐怕这个原田没打听清楚自己的背景吧。
“这—乔小姐是不反对了。”乔绾平静不语的态度让气氛有些难堪,原田凭着社交经验估摸着,也免不了带了几分大和民族的大男人气。
乔绾冷冷的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日本男人。
当卫夫人的《近奉贴》原本摆在乔绾面前时,她不禁向原田看了几眼。
尽管东西已经运到日本使馆,但中方是派了专人跟进的。虽然原田十风是日本大使,但避开中方专人,将严格保管的中方国宝单独取出,这个原田确实有手腕。
“你们有句话,说卫夫人之作是‘婉然芳树,穆然成风’,果然不同凡响。”原田的贪婪一点也没有掩饰。
“可惜,不少好东西都是历经磨难,不知被人偷了几回了。”乔绾淡然道。
原田也不生气,依旧笑意不绝,挥手将那天的黑衣男人招来:“乔小姐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大津一等秘书说。”顿了顿,他直视着乔绾道:“想必乔小姐不会令在下失望吧。”
乔绾冷哼一声,不理睬二人,自顾看着桌上摊开的《近奉贴》。随即她微微皱眉,对留下的大津道:“我工作时不喜欢有人在场。”
可能是原田有所吩咐,大津不得不依从,转身离开。
乔绾静静的立着—自己可能被关在日本大使馆的地下层中,而以自己的一个人之力是绝对不可能离开的。但乔绾一点也不担心,毕竟自己失踪数天,曲颖帆不可能没有动作。
乔绾挑了挑眉—还不知道曲颖帆会怎样挑了这里呢。不过,依自己的性子,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戴着手术手套,轻轻抚过卷轴,自己不能让它流失海外。原田别想得意—乔绾咬了咬嘴唇,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她要让原田灰头土脸。
接下来的几天,乔绾埋头于仿制工作。原田提供的物品到是很多,对她也很客气。乔绾时不时会让大津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进来。大津虽然奇怪,但请示过原田以后还是照办了。在所有人眼中,这些都是零碎平凡的东西,没有什么危险性。无非是些什么糯米啦、碳啦、原木啦等等,甚至还有坏掉的糙米。
一日,下人送上中式晚饭,乔绾捏起一只水晶饺轻咬一口—她微微一笑。等了几天,终于有消息了。
那一天,终于到了。原田自然是前晚就见仿品,对照过原件后不禁对乔绾的技艺大加赞赏。当日,名流云集,而卫夫人的《近奉贴》自然是重头戏了。按照原田的计划,真假对换是放在展出之后的。
乔绾有出现在现场—被迫的。大津一手插着口袋抵着她呢。乔绾面色未变,不时与相熟的人点头示意,似乎一切胸有成竹。
原田显然是重点人物,他风度翩翩的四处交结,对于《近奉贴》又是“古纂”又是“今纂”的评论个不停,正经的中方专人被挤到一边去了。
“各位记者,请近距离观看……”原田站在摆放《近奉贴》的柜子前,一面亲自按下收起玻璃罩的按扭。
乔绾站在人群之后,平静的看着一切,根本不在意身后的威胁。
谁也没有料到的巨变竟发生在一瞬,一道光亮晃的人眼睁不开。《近奉贴》竟然在一声爆炸后粉碎—顿时现场混乱,又是尖叫的,又是拍照的,又是抢救的……而沾了白白黑黑的不知什么东西的原田呆立一边,愣了半天才一手指着乔绾:“你—”
乔绾只觉得颈部一紧,大津一手勒住了她,而略显单薄的乔绾无力挣扎。
“噗。”混乱中被人忽视的声音。
大津瞪大了眼睛,血与脑浆从突然出现的伤口处喷出。速度之快让已死去的大津还保持着最后的动作—一双手仍然勒住乔绾的脖子。
“该死。”乔绾暗道,不由自主的随着大津一起摔倒。
现场,更加混乱……
“真是折本了。”曲颖帆摇头笑道:“居然还搭上我们的东西。”
“当作是赔偿好了。”乔绾道:“也不是《近奉贴》那么贵重的宝贝—我也是无奈之举。”
“你不就是用玉石打磨原作背面的纸张,让真假作品难以区分吗?”曲颖帆笑道:“虽小有改变,原作总是保留了。”
那日被毁的是乔绾伪作,原田未能察觉。眼下真品已经归还了中国国家博物馆,但乔绾惭愧自己不得已做了改动,所以捐献了店中一幅宋宁宗皇后杨妹子的书法作品,算作赔偿。
“你还真有办法,用水晶饺来通消息。”乔绾道。
“朱元璋的发明。”曲颖帆道:“把你弄出来太容易了,不过也太没意思了。”
乔绾白了一眼:“不把事情弄大,你还真不死心。”
用FUFAL狙击枪打死大津的自然是曲颖帆。
“亲爱的,我可是为了你的安全。”曲颖帆眨了眨眼睛:“也亏你想的出来,在吃剩的饺子里跟我通消息—你做的也不客气,那只猪居然没怀疑。”
“都是用得上的日常东西。”乔绾说道。
其实让原田灰头土脸简单的很,那些什么面粉、碳之类的东西按比例混合后,通知曲颖帆在合适时间配合记者的灯光扔个闪光弹,自然可以引发一场小爆炸。那件《近奉贴》仿品上其实布满了粉尘,加上在玻璃罩这个密闭环境—一切计算的天衣无缝。
“为什么放过原田?”乔绾问道。
“现在他麻烦着呢。”曲颖帆笑道:“他的政治生涯是完了,不过—”
乔绾道:“你想做什么?”
“你说原田那只猪会花多少钱取回证据?”曲颖帆晃了晃手上的光碟。
“你想敲诈他?”乔绾忍不住笑了—原田的日子不会好过了,得罪曲颖帆会让他生不如死。
曲颖帆打了个哈欠:“红十字会拉、慈善组织啦,反正需要钱的地方多着呢,待我慢慢列个单子出来。日头正盛,不如我们喝杯茶吧。”

顶部
杨善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文职上将


星海帝国军团队精神奖章 星海帝国军钻石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银英之最十大战役作战纪念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桂冠单项奖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UID 19
精华 2
帖子 4406
功绩 0
星海币 1002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5日 16:2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杨善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杨善 交谈
可怜的***……哦,虽然我不会为之掬一滴泪,但允许奉茶,给可爱的两只MM和辛苦的洁大作家!!





坐乘旗舰:RANK9-1定制游击舰队旗舰——玛沙索特级同型舰(出厂价128,000sosa+涂装费12800sosa)

舰名:“祖龙”
全长950m 宽70m 全高275m
战场特技:舰队能量武器能力+4,投射武器能力+4,飞弹和鱼雷能力+4,空战队输出+5%,防空火力平均值+1,装甲平均值+1,中和场平均值+1


星海帝国军文职上将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6日 12:1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忆昔,秋灯锁忆(叹之章)
小妹:
数月未给你写信,不知近况可好?父亲丧事已完,你无须担心,自安心学业即可。母亲身体尚好,这几日已渐渐平复心情,只是挂心远在上海的你。
眼下时局很乱,不知什么时候能天下太平。我们乡间尚属安宁,但众人常谈及眼下战事。昨日母亲正叹息,说父亲正是因叹息世道纷乱而郁结不化而亡。
虽说上海未陷,然我们仍挂心你的安全。我虽曾在苏州读书,但并不喜欢这些城市生活。记得还曾经被你笑作“不够时髦”。上海更是鱼龙混杂之地,你又年轻,需万分小心。学校与住处均在租界内,我与母亲也稍安心些。
花销的事,你不必担心。只是时局不稳,必托可信之人转交于你。年内你将毕业,无须见工,如若可行,回乡来陪伴母亲。
前信问我与从简哥之事,让我很难回答。我虽读书,父母虽开明,仍万事非由自己,想必你了解我们与姑家并不亲近。
眼下我已十分满意,从简哥能每隔数日来教我弈棋。我们的话不多,只是你来我往对弈。渐渐我的心也能平静了。文房四艺自古为文人雅士所爱,也不妨为闺阁所好。近日我翻了不少古代典籍,好此道的女子不少矣。
五代花蕊夫人的《宫词》中“日高房里学围棋”和我眼下写照颇一致。而娄逞能以男装会棋友于天下,则非我辈能及了。
父亲的书橱内有蒋坛的《秋灯锁忆》,我记得你年幼时亦读过,不知你是否还有记忆。我是极爱这本书的,如此美眷,如此年华,如此诗情。从简哥曾笑我是否要学秋芙纵狗搅局。虽然我棋艺不精,但却不敢习古人,况从简哥儒雅冲淡,自然不会对女弟子加以刁难。
唠叨了这许多,只是乡间闺房琐事而已。望你收到信后速回,以免母亲和我担心。
搁笔,盼复。
姐:沐云
九月初四
………………
“你从哪儿弄来的?”曲颖帆晃了晃略微有些发黄的信件。
“废纸堆里找出来的。”乔绾道。
“三十年代的姐妹通信而已。”曲颖帆道:“普通家书,似乎时局不稳定,这家避居乡间—妹妹在上海读书,似乎姐姐也受过新式教育。”
“一位朋友从家里的杂物中找来的,似乎是这家远亲。”乔绾说出了信的来历。
“现在看来似乎其中还有一点爱情的成分。”曲颖帆笑道:“不过依照现代人来看似乎又太淡了些。”
“那时我正在搜集各种老旧棋谱,这封信正好谈到一点弈棋的事,所以我收下了。”乔绾淡然道。
“这个‘从简哥’和写信的沐云好像以棋论情,看不出有什么特殊之处。”曲颖帆道:“这个姐姐受老式教育影响更重些。”
乔绾不语。
“山鲁佐尔(《天方夜谈》中说故事的女子),后来怎么样了?”曲颖帆笑问。
“听后人所言,收信的人毕业后没有回家乡,参加革命后不知所踪。”乔绾道:“寄信人沐云不久后也病故了。”
曲颖帆怅然道:“原来是不了了之。虽说谈不上所谓的‘才子佳人’美梦,却也让人惆怅。”
或许蒋坛的《秋灯锁忆》已是不祥之兆。据史所记,其妻秋芙亦年轻病故,而蒋坛本人也在战乱中被杀。
曲颖帆与乔绾在雨夜灯下淡然相坐。远去的背影已恍然, 曾经黑白间起落的纤手,有情还似无情的秋波,雅丽的微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哈特曼   星海历07年11月19日 11:22  星海币  +828   精品文章
顶部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9日 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