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哈利波特相关]饰演斯内普的Alan Rickman专访 BY LB36
彼岸花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789
精华 2
帖子 1703
功绩 0
星海币 723865 sosa
星海币存款 1041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8月2日 21:1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哈利波特相关]饰演斯内普的Alan Rickman专访 BY LB36

2007-8-1  19:51:33  Bridget  彼岸花  啥事啊?
2007-8-1  19:51:50  彼岸花  Bridget  我能转你的那个翻译文到星海不
2007-8-1  19:52:33  彼岸花  Bridget  如果可以,我就当向你要授权了
2007-8-1  19:52:44  Bridget  彼岸花  什么翻译?
2007-8-1  19:53:05  彼岸花  Bridget  HP的
2007-8-1  19:53:21  Bridget  彼岸花  可以。
2007-8-1  19:53:25  Bridget  彼岸花  不过你说的到底是哪搁?
2007-8-1  19:53:45  彼岸花  Bridget  所有的吧。。。
2007-8-1  19:54:02  Bridget  彼岸花  好

[ 本帖最后由 彼岸花 于 星海历07年8月2日 21:15 编辑 ]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你是我今生的彼岸花,注定无法相遇,却缠绵在我心
顶部
彼岸花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789
精华 2
帖子 1703
功绩 0
星海币 723865 sosa
星海币存款 1041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8月2日 21:1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A man for all seasons

Jackie Mcglone - 《星期日苏格兰》记者独家专访

跟随着拥挤的人潮走出斯洛恩广场地铁站,我发现了哈利波特的对手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的踪影,他正斜靠在阳光下咀嚼着三明治。而这,在几分钟后我向Alan Rickman的保证下,将成为以下几个小时里关于这些电影和角色的唯一见证。对于这样一个有着鹰钩鼻子,曾为像《Dogma》《truly Madly Deeply》以及《Sense and sensibility》这样的电影增色,同时因为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性感与慵懒气质,而让某个年龄段的女人们对他的渴求到了出名地步的演员,所有人最想问他的就是做一个巫师究竟是什么感觉。

尽管如此,我们也无需千篇一律的询问他何以如此善演反派。《Die Hard》、《Robin Hood: Prince of Thieves》、以及BBC(译注:英国广播电台)的《Barchester Chronicles》——其中他扮演了油滑的Obadiah Slope,一条披着法衣的惑人“毒蛇”。也许他的前合作伙伴Lindsay Duncan(译注:在《危险关系》中与ALan演对手戏)的声言也多少是事实:观众们观看完他《危险关系》(Les Liaisons Dangereuses)的表演走出戏院之后都会想要来场性事,“而Alan Rickman则是尤其理想的伴侣”。

“噢,上帝,自我上次演反派到现在都已经好几年了。”Rickman无奈的说道。“我好久都不曾当坏蛋了。”

很明显,那个最出名的坏蛋角色以及性感的象征已让这个与之毫无瓜葛,聪明、深沉、幽默又略带一丝嘲讽的男人彻底的无可奈何了。他是全英国最邪恶的男人吗?那只不过是做戏,女士们,所以不要再向他发送淫秽的崇拜信了。“我可是个女权主义者,我真不理解你们怎会因我而受到如此的影响……”。

对于那些有过类似做法的人来说,这可是个坏消息——Rickman是一个专一的男人。他的女朋友和自己已经在一起超过40年了。Rima Horton, Kingston大学经济学的讲师。聪明而且相当时髦,她两次入围工党候选人,随后落选,不过这在保守党分子的坚守下并不令人吃惊。她同时还在五月份政府的选举中丢掉了Kensington和Chelsea委员会的位子。“她是National Shift的一部分。所以是个自由分子,一个危险的人物。”Rickman说着闪过一个笑容。

他们是在Chelsea艺术学院上课时认识的。他当时19岁,Horton比他小一岁。她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虽然他们不曾结婚生子,他却对她一直保持着忠诚。他小心的守护着这份纯洁的私人生活以及他的密友们,这其中包括演员Ruby Wax, Juliet Stevenson,Geraldine McEwan以及Richard Wilson。也因此关于他的专访是相当稀少的。

今天确是个例外,尽管那是因为他同时有一部演出和一部电影下个月在爱丁堡上映。而他和我曾经在多年前见过面,他当时在节日上出演《Tango at the End of Winter》。他与我握手时,手劲大的令我手指发痛,同时也出于礼貌地提到了我们那一次的会面。

于是我们就在皇家戏剧院后台的入口,他穿着皱巴巴的牛仔裤,蓝色的斜纹夹克以及黑色的衬衫,嘴中仍旧啃着帕尼尼烤三明治。他还向我提供了半个,而我却礼貌的拒绝了——尽管我的某些女友必定会欣然接受并将面包渣都视为十字架般偷偷供奉起来。

他从看门人那里为我弄来了一杯咖啡,同时拿着自己带来的,为我们两人找到了一间无人的宽敞排演房,在那里我们谈起了话剧《My name is Rachel Corrie》以及他的新电影《Snowcake》。访谈进行的还算顺利,虽然他后来有些气恼和伤心地告诉我,每一天当他望着镜子时就不得不向另一部电影或戏剧的男一号挥手再见。“突然间,你发现自己比这些准备要出演的角色老了二十岁。”

对于二月份就要六十岁的他,对自己的年龄一直都看得很重,毕竟他是个晚起步者。25岁的时候才开始当画师,随后进入了RADA(译注:Royal Academy of Dramatic Art-皇家艺术学院)。比如说1991年他就曾告诉我自觉已老的不再适合去演哈姆雷特了。(然而他来年还是因为传奇的俄国导演Robert Sturua,而在伦敦的舞台上扮演了阴郁的王子。)当我询问他那时的年龄时,他拒绝回答并嗤笑道:“这真是荒谬;我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对年龄的过分好奇。‘Alan Rickman, 这个,那个,’括弧……”

也许年事已高,但他却无需叹息。暗金色的头发也许已经开始发白,可他不仅仍旧能得到电影中的重要角色,(他已经在迅速的走红中饰演了三个,而且还在snowcake里与一位年轻纵情的女人有过了床戏。),他还作导演。他那部饱受赞誉,几近完美的作品《My Name Is Rachel Corrie》,讲述一个年轻的美国和平运动者在加沙地带被以色列军队的推土机碾死,该部作品已被奉为本年度最值得观看的演出之一。他拒绝了一切关于这个剧目的采访。该剧出色的设计是由Bill Paterson的妻子Hildgard Bechtler完成的。在最初那部非百老汇作品于纽约忽然间中断制作之后,如今它又在伦敦上演并取得了成功。

在Snowcake中,他与Sigourney Weaver(扮演一位有孤僻症的女人)演对手,而骇客帝国女主角Carrie-Anne Moss(就是上述的纵情女子)则为爱丁堡国际电影节平添了一缕好莱坞的梦幻气息。Weaver,在与Alan合作科幻喜剧《Galaxy Quest》之后成了他的旧识,如今他们将共同为这部电影作宣传。

所有这些,再加上秋天即将上映的、根据Patrick Suskind畅销小说改编的电影《香水》,Rickman将在其中与达斯汀•霍夫曼合作。他还在美国制作了一部低成本独立电影,Nobel Son,讲述一个黑色的幽默故事。在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里,他扮演一名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物理学家。“他是一个令人超出想象的极端利己主义者。拍这部电影真是十分的享受,就好像回到了童话剧。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需要一副参差不齐的牙齿,于是我让牙医为我做了一副。随后我带着那幅牙套一无所知的上了飞机。”

不过目前,Rickman正在排演巡回到爱丁堡的《My Name Is Rachel Corrie》,他在其中与二十二岁刚刚从戏剧学院毕业的Josephine Taylor对手。Taylor在三月被选中代替了首次出演的加里福尼亚籍女演员Magen Dodds。(Dodds会在十月的纽约巡回演出时再次出演Rachel.)“我之前一直都不曾谈及《My Name Is Rachel Corrie》,因为那并不是关于我的,而且我也一直都对Rachel的父母十分的保护,Cindy和Craig两个人还有Rachel。”Rickman说。

他与《The Guardian》报纸的记者Katherine Viner一起对Corrie的文字进行了改编。The Guardian正是在23岁的死者于03年三月悲惨死去后刊登了其电子邮件的报社。死者是一位来自华盛顿奥林匹亚的中等学生,Rachel参加了加沙的国际团结运动。不到两个月,她因为阻止以色列军队对巴基斯坦居民住处的摧毁而不幸被推土机碾过身亡。

就在我们见面的这个早上,报纸的头版头条还尽是对中东的谴责,因而这部充满激情和尖锐的作品所引发的问题不可谓是不及时。“这样骇人的局势恰恰证明了这部作品的可看性与长远性。”他安静的说道。“因为它来自非常人性的一面,而不是关于选择站在哪一方。”

那么他是否发现了这其中的讽刺呢——最初的作品在纽约的戏剧工作室因为所谓的“严苛局势” 而被艺术指导James•Nicola“推迟”了进度,时值以色列总理沙龙陷入昏迷,而哈马斯被推选上台。非常讽刺的,剧院自己对站在哪一方俨然做出了选择。“我不这么认为。”Rickman回答,他本人作为工党的支持者对自己的政治立场毫不避讳。

“对我来说最大的讽刺就是两家剧院间产生了某种矛盾,考虑到我们现在所生活的世界,这真是巨大的遗憾。我希望那现在已经解决了。”尽管如此,当话剧再次巡回到纽约时,它将由新的制片人承办,在另一家剧院上映。

Rickman引用说制作的取消是因为“对审查机构的恐惧”,Nicola当时透露了他一些犹太朋友和顾问们对该剧的激烈回应,一些人将它视为“一部反对以色列的煽动机”“好吧,我得拿这事情来说说审查机构,不是么?”Rickman谨慎的回答,同时挑起了眉毛。“我们只能猜测他们当时所经受的政治压力。我对他们的困境表示完全的理解。但不管怎样,新的制作人之中,Dena Hammerstein自己就是犹太人。谁知道呢?我们的路上也许会有更多的艰险,因为事情所关系到的问题相当棘手。”

Nicola的决定受到了巴基斯坦长期权力维护者Harold Pinter,Tom Stoppard以及Vanessa Redgrave的谴责。现在Rickman只希望这部戏能够被尽可能多的人看到。“有的时候一部作品会牵引到你心灵的最深处。让这样重要的剧目变为自己个人的表现是十分不合宜的;这就是为什么说它并不是关于我的。”

Rickman是在报纸上读到了Rachel的电子邮件。“我脑海中当时立刻生出了两件事:第一件就是这份字迹令人感觉它不想要永远被困在这张报上,它希望能被人流传。第二件就是:我若是不曾度过这份报,好像我今天也没有读一样,我就错过了它。”他说着,试图想象着不可想象的后果。

随后他迅速离开了在伦敦西部的家去皇家戏剧院向艺术指导Ian Rickson建议,应该对它(邮件)做些什么。“然后Rachel的父母就来到了伦敦。他们有些迷惘,不仅是因为他们女儿的遭遇,还因为这家剧院好像正在说‘我们想要根据她的字迹来排演一出戏’。不过他们都是非凡的人,从不曾表现出辛酸或者愤怒,有的只是理解以及对公正的渴望——因为从来都不曾有机构对Rachel的死进行过调查。”

Corrie夫妇给了Rickman所有的东西,Rachel的课堂笔记、留言、日记、诗歌。“我们拿到了182页,从她12岁一直到加沙的电子信。我去了Corrie在华盛顿的家,花时间与他们在一起。‘不要将她捧得太高。’他们对我说。但是我一直都在担心这会不会变为一场90分钟的辩论。你既然已来,做好了决定。”他说道。“当然,在Cindy和Craig看完表演之后,他们还是泪如雨下。”

当我看过这出戏后,我在‘想要摇醒Rachel的天真’和‘为这个“孤独、脱轨而大嗓门”的年轻女人的聪颖、热情、诚实和勇敢而拥抱她’之间摇摆不定。

“我很高兴你能有此感觉,因为那正是我希望的观众们的感觉。”Rickman回答。“这出戏并不是关于巴基斯坦或者以色列的,而是关于作世界的公民。”

演出在播放十岁的Rachel向她的同学作关于饥饿难民演讲的录影中结束。“人们询问Craig和Cindy,‘是谁帮她写的演讲稿?’”难以想象!但那还不算最糟的,有人在某次表演结束后说道‘演出最后录影里那个演员不能找个更好的还真是败笔。’

“对我来说这出戏的关键就在于它修正了因特网上对于Rachel的诽谤,对她的妖魔化,比如‘你知道她是哈马斯组织的成员么?’她只不过是一个在乎这些的普通美国女孩。我认识她么?我去了他们的家——那个被Rachel称为洋娃娃之家的地方,花园的世界——我意识到自己一无所知。钢琴上满是家庭的合影,而那是另一个世界。”

“我所了解的Rachel不比我所知道的其它角色要多,比如我在《Snowcake》中所扮演的Alex Huges,他大概是我所扮演的所有角色中最贴近我本人的一个,因为我喜欢扮演那种努力要做到最好的人——那就是我。”

如果Rickman就是Alex,那么他就是那个背负着满腹悲痛与内疚的可敬男人。一个善良的人,如同Carrie-Anne Moss在这部加拿大小成本电影(并在今年柏林电影节中上影)中告诉他的一样,一个“脸上挂着包袱”的男人。或者如同Alex随后坦然的回答所说:“以我的情况,是拖运车。”

Rickman让我不要泄露他为什么最后会去关心那位有孤僻症的母亲(Weaver的角色)、年轻的便车旅行者。但你绝对需要面巾纸来招架Alex冰冷的心被融化以及Weaver享受冰雪大餐的那一幕。“我爱那部电影;我希望人们能理解。”他说道:“它很幽默,充满光明和希望。伟大的友谊因它孕育而生。在制作电影的资金终于筹集到的时候,安大略湖北Wawa拍摄地的雪早就停了,不过当地人用棚子和车库为我们积攒了很多的雪。”

Rickman戴眼镜穿昵格子毛衣的扮相与《危险关系》中用蕾丝边修饰袖口的狡猾Valmont真是大相径庭,也与那个的确真实、疯狂而恐怖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相去甚远。

他也许拥有着贵族的脸孔,但Alan Rickman却是在伦敦埃克顿区委员会公房中长大的。拥有爱尔兰和威尔士的血统,在四个孩子中排行老二。他的父亲,Bernard,一名粉刷匠和油漆工,在儿子八岁那年死于癌症。而那份光滑,性感而慵懒的声音则是天生的语言障碍造成的结果——这位屡获大奖的男演员难以正常挪动他的下巴,这让他的声音异于常人。

十二岁时,他赢得了Larymer Upper在Hammersmith一所私立学校的奖学金(该校也是Huge Grant与Mel Smith的母校),在这里他对表演的兴趣被激发了出来。他和Rima一起搞了am-dram的演出直到Rickman最终申请进入RADA。他最初的几个重要角色之一是在Glasgow的人民剧院出演Giles Havergal在1980年有名的作品《Brecht’s Fears and Miseries of the Third Reich》。“层层的政治独裁腐败在简约与欢笑中被淋漓尽致的展现。”当时对Rickman表演的评论文如是写道。“我没法告诉你人民剧院给你试听的机会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而且,如果他们觉得你有能耐就给工作。我怀念这些。他们改变了我们所有人的命运。”Rickman说道,同时补充自己正在计划要很快回到舞台上。“这仍旧在讨论阶段。”他说,并且提到这将会是他继01年在西伦敦的《Private Lives》之后第一部话剧。

在过去的一年里,Rickman一直在不停的工作和旅行。由《Run Lola Run》的导演Tom Tykwer执导的电影《香水,》在巴塞罗那进行了拍摄,预算3500万英镑。“那个18世纪恶臭熏天的巴黎在电影中被生动的塑造了出来,相当的漂亮。”他说。“我爱《香水》。每天早上当我和女朋友来到我们公寓附近的庭院里时,我们享受着无比美妙的香气,门口被茉莉花香环绕。那几乎让我陶醉。”

到这里,我想你已经找到了Rickman的矛盾之处:一个可以表演出对鼻下恶臭绝对难以忍受的演员和一个珍惜时间去享受花香的人。但是,女士们,我请求你门,不要用一束束的茉莉花来炮轰他。只要在黑暗的观众席中偷偷对他渴望就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萧秋雨   星海历07年8月2日 22:48  星海币  +10   转贴辛苦了。 另:再多来点!
亨利-杨   星海历07年8月2日 21:43  星海币  +10   精品文章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你是我今生的彼岸花,注定无法相遇,却缠绵在我心
顶部
亨利-杨 (丁丁)
星海帝国军将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星海帝国军团队精神奖章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钻石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铜质勤务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284
精华 0
帖子 966
功绩 0
星海币 1658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7月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8月2日 21:4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扑进来,偶爱教授!





星海帝国军站务总长
星海帝国军士官学院教政处主任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