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资料录入】田中芳树访谈(之六) By 德间书库
feifei
星辰联队客座提督
Rank: 3Rank: 3Rank: 3
星辰原创工作联队联队长



穆斯奖章 桂冠大奖 桂冠单项奖 “极光”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4552
精华 53
帖子 788
功绩 0
星海币 22864 sosa
星海币存款 305007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7月30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7月31日 15:2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feifei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feifei 交谈
【资料录入】田中芳树访谈(之六) By 德间书库

本文是手工录入的,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德间:这部《飞翔篇》的话题,是谈杨的结婚问题吧?   

田中:是啊,终于结婚了,真是可喜可贺啊。(笑)   

德间:杨和菲列特利加都是结婚的适龄期,不,稍稍有点过了。如此说来,从《黎明篇》到《野望篇》,这部份差不多都局限在杨三十岁这个年龄段上。   

田中:唔,那是因为我也年轻啊。我觉得,在那个时候,三十岁是十分重要的。   

德间:看来还是作者的……(笑)   

田中:不过,就算我承认这一点也没有什么。(笑)到了后来,就变成四十岁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了。我也有过这种想法。   

德间: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人在这段时期的确有很多感慨啊。   

田中:怎么说呢,现在有点不一样了。可是在从前,三十岁就已经完全是一个成人了。在二十岁之前,如果做些傻事的话,还能被原谅。但是过了三十岁,那可就不一样了。在现代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你刚才提到的“适龄期”这个词,也已经变成“废词”了,总觉得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紧张感了。   

德间:是啊。   

田中:总之,“今后再怎么幼稚可不行”之类的感觉,或者一些年龄上的区分都变得没有了,社会变得平淡无奇了。感觉年轻固然是好事,不过,到了三十岁之后,人就有一种类似进入社会中坚阶层的感觉。而实际情况如何,姑且不论。   

德间:不过,当时的确是有这样一种氛围啊。从您执笔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年了,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田中:尽管如此,大家还能读我的作品。真是一部幸福的作品啊。   

德间:说到幸福,我们把话题倒回去,谈一谈新婚的二人,二人中究竟谁更幸福一些呢?不管怎么说,菲列特利加一直想有朝一日嫁给杨吧。   

田中:这个嘛,怎么说呢,她大概是被“霞雾迷住”了吧。(笑)在菲列特利加看来,杨的缺点也是优点。   

德间:是艾尔法西星域的印刷术(feifei:排版错误?印象?)吧?不过,菲列特利加真是个命苦的人啊。   

田中:但是她本人恐怕不会觉得辛苦。   

德间:小时候体验过前面提到的艾尔法西星域突围行动,中间父亲又参加了军事政变,今后又要跟着一个这样的丈夫,她的辛苦真是没有尽头啊……   

田中:可是她是一个坚强的人,从不把这些看作辛苦。一定是这样的。不过,就所嫁的丈夫来说,应该说她总算如愿以偿了,尽管更好的丈夫人选有那么多。(笑)   

德间:越想越是个老好人啊。   

田中:就像菩萨一样。(大笑)   

德间:杨还是得到了周围有工作能力的人的帮助。他们是在生活上、家庭中都非常有才能的人,还不是那种眼睛只盯着现实利益的人。   

田中:所以,让卡介伦这样的一个人登场,是因为考虑到要支撑军队这样一个组织,这样的人不可或缺,也不能对这样的人物有丝毫马虎。虽然最初他是那样,但是这并不是组织论或者商业论,而是家庭论,这是我的界限(笑)。   

德间:书里的确写着卡介伦“有能力”,不过我却留有一个疑问,他的才能究竟在哪里,又是如何表现的呢?   

田中:这个问题嘛……   

德间:卡介伦夫人奥尔丹丝的确在家庭生活方面非常有能力,这一点通过作品能了解得非常清楚。   

田中:关于那个奥尔丹丝,最初的时候只是写作卡介伦夫人而已,后来有无数的读者质询,问她究竟叫什么名字……   

德间:如此说来,二女儿的名字之类就以“莎洛特.菲利丝的妹妹”结束?   

田中:甚至还有什么“超级母亲”或者“圣贤爸爸”之类的争论。(笑)奥尔丹丝这个名字我可以应读者的要求加上,但其他的,我却不能加上。大致就是这样。   

德间:不可以吗?(大笑)   

田中:啊,关于结婚啦恋爱啦,这里有一个有趣的秘密。此前我从没有提到。不仅在杨和菲列特利加以及《银河英雄传说》当中是这样,也包括其他的作品中,我所写的男女情侣全都是战友的关系。这也是我在几年前才意识到的。(笑)   
   
德间:战友?   

田中:是,战友。共同面对敌人的战友。   

德间: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这么一说,似乎真的是这样。   

田中:所以,我也写一些复仇的作品。从《基督山伯爵》开始,各种各样的复仇作品都在大量出现。但在在这众多的作品中,常见的一种模式就是“与敌人那一方的姑娘坠入爱河”,可我却对此总有一种不和谐感。   

德间:是吗?   

田中:所以,在我的作品中,从来也没有一次仇敌之间相爱的例子。(feifei:关于罗帅到底爱不爱爱尔芙莉德的争论,这算是给出官方结论了么?)   

德间:啊,没有。   

田中:(笑)没有吧?   

德间:是没有。至少我现在想不起来。   

田中:关于这些,我自己发现并分析的话,就有些太愚蠢了,所以我只是让它留在发现的阶段,从来都没有去分析它。(笑)   

德间:说不定,这还是理解田中芳树作品世界时非常重要的一点呢。(笑)   

田中:是啊,没错。(笑)所以,如果用有原作的作品来说的话,那就是韩世忠和梁红玉之类的了。   

德间:唔,唔。   

田中:我所认为的“啊,真是天生一对”的情形,或许就是上面二人那样的关系吧。(feifei:嗯,这点田中比较合我的口味。我觉得是最理想化的比翼齐飞了。另外,看来田中真的非常钟情于“战友”关系,而银英让我喜欢的原因之一也正是它写出了那种“战友”的感觉,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种“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的战友袍泽间的情谊——不一定是真正战场上的同伴,也包括广义的各种战线上并肩战斗的“战友”。)   

德间:说起敌人之间的爱情,从《罗密欧与朱丽叶》开始,已经不再是稀罕的模式了。   

田中:我的作品中却一点也没有啊。   

德间:如果您在这里断言“没有”的话,或许会受到熟读您以往作品的读者“我们有异议”的抗议吧,所以还是不要妄断为好。   

田中:起码我一下子想不起来。我也认为在初期的短篇作品中或许有吧。   

德间:是啊。   

田中:事实上,发现这一点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笑)   

德间:(笑)   

田中:不过我想,这样不是很好吗?我又没有给任何人带来麻烦。我身上也有一些直白无趣的地方。“懂得憎恨但不懂得爱情”,无论如何总想表达一下这样的想法。(feifei:所以只能理解从具有共同理想和价值观的人从同心同德的并肩战斗中盟生出来的理想化爱情么?)   

德间:真是有些不解风情啊。(笑)   

德间:或许我生来就是单细胞动物吧。   

德间: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   

田中:对对。   

德间:如此说来,幸亏毕典菲尔特的恋人没有出来啊。要和盲目冒进的男人构筑起战友关系,那她也得是一个盲目冒进的女性才行啊。(笑)   

田中:那就可怕了。(笑)不过,毕典菲尔特自己所喜好的,或者说他以为自己喜欢的,应该是温柔娴淑型的女子吧。(笑)(feifei:也笑,和我想的一样,写《缘分的春秋》时心目中的卡特娅就是一个温柔而善解人意的女性——怎么都无法想像毕典菲尔特的恋人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   

德间:是啊。   

田中:不过像他那样的类型,意外地有一个要强的姐姐才好。   

德间:啊,对啊,该有一个。小的时候,经常被她欺负得哭泣之类的。   

田中:对对。“你怎么搞的啊,窝囊废”,“啊,姐姐”之类的对白,慌里慌张的样子也不错啊。(笑)   

德间:杨没有兄弟姐妹吧?   

田中:没有,没有。   

德间:尤里安也没有。想来,有兄弟姐妹的还真不多啊。   

田中:不多。实际上,虽然我没有明确地写出来,不过他们或许会有。又不是在一一记录身世,所以就没有写到这一步。   

德间:比较明确的一点,是卡介伦好像有个妹妹啊。   

田中:对,但却没有名字。(笑)不过,实际上缪拉的兄弟姐妹全部加起来,或许达到十四人之多。(倒……原来以前想反了,不是因为天涯孤儿才“没有什么牵挂”,而是因为家人太多了——某缪既不是早早成人支撑家业照顾弟妹的大哥大姐又不是惹人怜爱年纪最小的幼弟幼妹,既不是处处爱抢风头的小男孩又不是清丽可人风情万种的美女,结果就——总处于被忽略的地位——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甚至有好吃的和有礼物也总是排不上——正所谓三个河尚没水吃?感叹,人心都是偏的,父母终究不可能把关爱和资源平等地分配给十四个孩子啊……)   

德间:啊!(笑)   

田中:关于这一方面写的不多,所以也不大清楚了。(再倒!意即是说,您对缪拉提督家庭状况的发言完全不负责任,信口开河来着? 实际也可能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 害我白发一通议论……)  

德间:可是,读者们总是乐于通过人物来想象他们生长的环境,比如艾齐纳哈等人,或许就是生长在安静的家庭中吧。   

田中:或许相反。由于家庭中太吵闹了,他自己就变得沉默吧。(笑)   

德间:那倒也是。   

田中:但是,像毕典菲尔特之类的人物应该只是单纯的配角啊,为什么会引发如此的想象呢?   

德间:这或许就是存在的意义吧。如此说来,用兄弟姐妹或者家人的视点来看这部作品,也是很有意思。   

田中:如果写历史作品,又无法写人物的家人,而且也没有写的必要。比如说拿破仑的内伊元帅,你知道他的家人吗?   

德间:不知道。   

田中:所以,读者曾如此评价说,“田中的作品里的男人,差不多都是独身主义者,就是小家庭主义的家庭好男人”。或许是这样的吧,我也这么认为。   

德间:是啊。(笑)   

田中:是小家庭主义呢,还是模范丈夫呢?   

德间:是……模范丈夫吗?   

田中:就当他们是模范丈夫吧。(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萧秋雨   星海历07年7月31日 23:33  星海币  +10   辛苦了,抱走慢慢看!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