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授权转载】田中芳树访谈(之七) By 德间书库
feifei
星辰联队客座提督
Rank: 3Rank: 3Rank: 3
星辰原创工作联队联队长



穆斯奖章 桂冠大奖 桂冠单项奖 “极光”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4552
精华 53
帖子 788
功绩 0
星海币 22864 sosa
星海币存款 305007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7月30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18:11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feifei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feifei 交谈
【授权转载】田中芳树访谈(之七) By 德间书库

------------------------------------------------------------------------------------
授权书:
   
(百度短信)
请问我可以把你录入的“田中芳树访谈(之七) ”转去星之大海吗?我会保留版权信息的。
------------------------------
呵呵,feifei要转当然没问题啦
--------------------------------------------------------------------------------------


本文系手工录入,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录入:parcivale/百度莱因哈特吧     


德间:此前我们就人物角色谈论得比较多,这次想请您谈谈《银河英雄传说》中的战争和兵器问题。那就恕我单刀直入了,田中先生对战争本身感兴趣吗?  

田中:唔。(笑)  

德间:男孩子总是喜欢战阵游戏,不知不觉就从中发现了对战争的兴趣,对吧?  

田中:是的,是有这种情况。这个,怎么说好呢?应该说当然有兴趣。(笑)唔,所以,对于已经成为历史的战争就非常感兴趣。我这么说可能有些奇怪,但实际上,我对于那些有人说"啊,那场战争我亲自经历过"的战争却不大感兴趣。  

德间:读《银河英雄传说》,人们时常会发现,像"汉尼拔战争"之类的内容总会有意无意地穿插其中……  

田中:当我对一种事物感兴趣的时候,总是觉得间接一些比太直接好。对战争也是一样,总觉得在其中夹杂着一些文献资料,然后再从整体把握比较好。所以,对电影也不例外,喜欢西洋的武打片(笑),但是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之后的东西,就不大感兴趣了。  

德间: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比如日俄战争之类的。您是以这样的近代战争为界限吗?  

田中:我说的是更远的时代。  

德间:那么,您指的是古代中国的战争之类吧?  

田中:《银河英雄传说》从这个星球到那个星球的战法,很明显都是来自蒙古族的骑马战法。  

德间:具体说来?  

田中:蒙古族的战法,当他们进攻的时候,从沙漠的绿洲进攻到另一个绿洲。也就是说,沙漠这个空间已经没有意义了。占据了某个绿洲都市之后,再向另一个绿洲进发。对于双方来说,途中的空间已经变得没有价值了,这种状况和在宇宙中从一个星球攻向另一个星球不是出奇地相似吗?  

德间:在这么写之前,您就这么想了吗?  

田中:是的。在开始写之前,我就有这种想法了,所以我肯定在某个地方的某一瞬间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但究竟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产生的这种想法,现在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德间:那些历史上的战争记录之类,您小时候就在学校的图书馆内开始读了吧?  

田中:但是关于古代战争的记录之类,却没有啊。(笑)  

德间:是啊,尤其是小学和初中的书籍中,就几乎没有啊。  

田中:是的。我小时候读的历史书就是《世界历史》。里面的内容像故事一样,非常有意思。汉尼拔之类也是从那里面知道的。所以,与其说我对战争本身感兴趣,不如说是对历史有兴趣,而在历史中,看上去最为华丽的就是战争了,对吧?  

德间:看来,比起战争本身来,您还是对其中的人物更感兴趣啊?  

田中:啊……算是吧。所以,常常有人问我是不是对军事理论有兴趣,但实际上我对理论本身并不太感兴趣。实际交战的时候,那种理论如何被应用的?更主要的是,顺序是不是弄错了?先有战争,结束之后才能对其进行分析,所以,它们的顺序应该是和"理论—>战争—>历史"正好相反啊。  

德间:也就是说,并不是从军事理论家孙子或者克劳塞维茨开始切入的?  

田中:不是。  

德间:人们常说有进攻者就有被进攻者,看来您终究对人的动态也感兴趣啊。  

田中:如果硬要这么说的话,也确实有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孙子》我也大致上读过,但事实上,我并不觉得有意思。里面所说的每一件事都很重要。那么,重要就有意思了吗?说起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笑)克劳塞维茨之类也是后来在别人的建议下读的,可是读过之后,只有一种"所以,也就这么回事"的感觉。(笑)如果有人是根据理论来进行战争的,那我倒真想见见这个人。  

德间:借用您刚才沙漠之战的比喻,当进行绿洲都市攻防战的时候,究竟应在哪里布下防线呢?也就是说,究竟是诱敌深入还是拒敌于阵线外?无非有这么两种模式。可在《银河英雄传说》种战阵却富于变幻啊。  

田中:在实际的战斗中,一次作战胜利之后,这种模式就一直延用,直到失败为止。从现实主义来看,这种做法反倒是正确的,上一次就是这样做的,这一次还这样吧。富于变幻反而会增强小说性。作为小说,这虽然是前后矛盾的,但是却比较有意思的。  

德间:那么您对于武器或兵器的兴趣又如何呢?  

田中:我对于这些没什么兴趣。在制作动画的时候,他们也问我该如何处理各舰队的装备之类,我回答说,只要把文章种有清晰描写的地方给我保留下来就行了,剩下的随便。兵器和武器之类,不知不觉就变成了魔法的道具了。  

德间:虽说如此,但是作品中还是有新兵器之类出现啊,比如杰服粒子。  

田中:所以这些东西的出现是我最初就考虑好的。如果最初就没有任何考虑,就会觉得以后的东西也无所谓了,与其借助兵器的威力,还不如运用战略战术呢。  

德间:宇宙战舰在封闭空间中如何打打杀杀?杰服粒子之类的出现,是不是出于这种想像呢?当然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感觉。  

田中:对,对,就是这么回事。说起来,有一部另一出版社的作品,是《七都市物语》,也是这么一种情形。如果破坏力有无限大,而且只按一个电钮就行了,那就没有意思了,所以要加以限制。  

德间:《银河英雄传说》种所写的"战略与战术之差",让人印象很深,您是有意识地这么写的吗?  

田中:唔……在此之前的太空小说都把这些混到了一起,没听说有刻意分开描写的作品,所以我就想,要是能把战略战术型的指挥官分开来写,一定会有不错的效果……  

德间:那么,把"战略和战术"分开来写,也称得上是《银河英雄传说》写法上的一个要点了?  

田中:哎,算一个要点。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一点竟然如此地被放大。(笑)  

德间:文中您把战略和战术比做登山,这个比喻真是通俗易懂啊。  

田中:说到底,那只是我作为一个外行,为了形象地抓住其特征而运用的模式,这种模式我自己理解,我想读者们也会理解吧。出于这种考虑,我就这么写了。  

德间:我在《银河英雄传说》中,描写会战时,文中穿插着各种各样关于战略战术的细节描写,您在构思时有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形,比如说,这个比较容易写,那个比较难写,一时想不起好的点子而陷入苦恼之类?  

田中:唔,说实话我倒不记得这些了。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会写十卷,不过事后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的确是很辛苦。那时候,描写战斗场面的辛苦全都融入到书写整个作品的辛苦中去了,所以,也没有单独觉得写这一类时有多么辛苦。   

德间:战斗中有集团式的阵地决战,也有一对一的白刃战……  

田中:在宏观战略于微观的个人战斗之间有无限个阶段,每个阶段都很有意思。我对其中的每个阶段都很感兴趣,所以就描写了一些这样的场面,比如先寇布……只是,此前的作品在这一方面并没有太多描写,所以就想在《银河英雄传说》中刻意描写一下。我对新兵器一个接着一个地出现并不感兴趣。(笑)还有在前线的个人,以及其所见所闻范围内的一些故事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  

德间:您所描写的战斗,从个人的白刃战到集团间的对决,中间的振幅很大啊。  

田中:是的。不过这一点在现实的战争中也是成立的。海湾战争的时候,只按一下按钮就可以让几百人"消失",想必你也有这种感觉吧。既有这样的情形,也有两人的肉体厮打到一块,最后让对手殒命的情形,两者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虽然我并没有想过要让两种情形并存,但是,如果把两个层次的东西分开来写的话,是不是更好呢,出于这种想法……  

德间:拥有舰队的人在帝国一侧成群结队,而同盟一侧除了杨威利一人就没有……  

田中:唔,事实上除了杨威利之外还有一些人,总之在第一卷结束的时候都死掉了(笑)。到了后来,我也有点"完了"的感觉。自己居然把手里的其子都用完了。  

德间:亚典波罗应该是很有才干,但是由于杨的存在,他就不怎么显眼了。  

田中:亚典波罗的情形,我最初是想完全把他当做一个别动队的指挥官——熟悉别动队工作的指挥官来写的。后来写着写着,就在其身上加了些微妙的味道。(笑)实际上,在未来的战斗中,个人的力量根本是无关紧要的,也有人给我提意见说,经济力和技术力决定一切,可是如果我这么写的话,又有谁会读我的作品呢?  

德间:读者们也是一样,一到毕典菲尔特率领舰队出击的时候,他们就会产生一种思维定势,"啊,他一定又会大败而归",这一点也比较有意思。  

田中:是啊,因为这就是娱乐啊。不过,此人一出去就会招致这样的结果,如果只限于他一个人物的话,结果也的确是这样。但是,这也是由他对手的情况造成啊。在这一方面,敌我双方的组合就很明显地反映出来了。所以,如果其对手的性格不同的话,说不定,毕典菲尔特也会打出极其慎重的战役来呢。(笑)  

德间:让毕典菲尔特显得慎重的对手?(大笑)  

田中:当然,我并没有做这方面的设定。如果会让读者说出"大概没有吧"之类的话来,那就是作者有意向这方面刻画人物,并将这种意图向读者有意渗透了,就是一种自我陶醉了。  

德间:是啊。(笑)说到这一卷,同盟在最后一战中,比克古死去了。关于这一点,您是不是带着一种追忆之类的想法?  

田中:唔,关于比克古这个老人,为了让他更好地死去,我也曾动了不少脑筋。即使让他活下来,也能写出相应的故事来。可是,我想比克古本人或许也想死去吧。  

德间:"面包店第二代老板"邱吾权也在比克古的身旁……  

田中:在老人死去的时候,我总想再加上一个人。但是究竟加上谁好呢,我也一直没有决定下来。这样写,只是顺应某种程度的趋势。  

德间:我觉得这两个人的最后殉职,真是一个经典镜头……  

田中:如果换作是一个更年轻的人,或许就会被比克古那个老头给骂得哭着鼻子跑出去吧,那么场面就不一样了。  

德间:比克古和莱因哈特最后的对话给人的印象很深。  

田中:多谢。哎,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让这个一直刻画下来的人物说出与以往不一致的台词来,那就未免太肤浅了。在这里,小说的必然性就十分必要了。这样的人物就要说这样的台词,我们必须要满足读者的认同心理。写到这一步之后,就产生了某种程度的趋势,为了避免破坏前面塑造起来的东西,写法就保守了,就有了一种保守主义的感觉。所以这一段的写法事实上就很微妙,究竟是顺着读者的思路写呢,还是让读者大跌眼镜,采取所谓的挑衅写法?这样一来又面临着一个选择。但是,后一种想法,我并没有做过多的考虑。当然,这个地方我若是那样写,他们也没有办法啊。(笑)  
  

附:简体正版第七卷《策谋篇》第一章《黄金狮子旗下》篇首引文  

“  
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伯爵阁下!你也爬得太高了。从连一般平民也难以忍受的贫贱生活爬到这个地步,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哪里,您这么客气,实在让在下不胜惶恐。侯爵阁下您一定也了解,因为我的人生的出发点就是阁下的终点了。"  

——这是旧帝国历四八七年一月一日,威尔罕姆·冯·立典亥姆三世侯爵和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伯爵在新无忧宫黑珍珠室所举办的新年庆祝会上的交谈。两天之后,罗严克拉姆伯爵率领远征军朝伊谢尔伦要塞前进。(此即亚斯提会战之前——录入者注)

[ 本帖最后由 feifei 于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18:1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一介飘灵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18:43  星海币  +10   星海站庆
萧秋雨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18:39  星海币  +10   好东西呢,可惜我只能扔这些米。笑纳吧
顶部
一介飘灵
星海帝国军校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UID 1390
精华 2
帖子 2443
功绩 0
星海币 345173 sosa
星海币存款 1250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31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风之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18:4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一介飘灵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一介飘灵 交谈 QQ
恩,这个以前看过呢……虽然忘了在哪里。

还是觉得那个田中大婶太狠了!!!!!!!





如果永远真的存在,就让我爱你在永远的每一天。
如果永远不存在,就让时间停下来,在我爱上你的瞬间。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团文职上校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帝国忠臣 (忠臣)
星海帝国军士官
Rank: 2Rank: 2


星海帝国军中士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8743
精华 2
帖子 913
功绩 90
星海币 47483949 sosa
星海币存款 21000000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帝都费沙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23:2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这个也需要转载啊?
我现在开始打,争取明天能把其他的弄上来.






星海帝国军中士
星之大海帝国军士官学院图文系学员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