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原创]科隆之火
肖里兹
星海帝国军将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星海帝国军站务省次长


星海帝国军准将
星海帝国军睿志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优异服务勋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铜质勤务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UID 5643
精华 17
帖子 793
功绩 3000
星海币 2030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5年1月2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黑森公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7月28日 17:0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原创]科隆之火

这是去年写的文,原本是一个中篇的第一部分,但也可以当作独立故事来看,因此在站庆之际发上来助助兴.
欢迎诸君多多指教

PS:不过请手下留情,毕竟在下只不过是一介画手而已,文字功底也就是那么会事,嘿嘿……







星海帝国军站务省次长
星海帝国军“银河”工程副总指挥官
星海帝国军 画师佣兵队队长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聖戦のイベリア--Reconquista! Reconquista!Reconquista! Adiós…
顶部
肖里兹
星海帝国军将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星海帝国军站务省次长


星海帝国军准将
星海帝国军睿志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优异服务勋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铜质勤务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UID 5643
精华 17
帖子 793
功绩 3000
星海币 2030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5年1月2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黑森公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7月28日 17:1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科隆之火

              I

      科隆。
      这座位于旧德意志联邦境内,在“百年战争”中免于兵灾的千年古城仍保持着原先的模样,巍峨庄严的科隆大教堂宛如一位无言的史官,默默的注视着人间的悲喜,世事的轮回。
      公元2389年,历经101年的世界大战终于画上了句号,面对荒芜的田野,干涸的河流,废墟般的城市以及被毁灭的近1/3的文明社会,没有人宣称自己是胜利者。在接下来的五十年中,世界在痛苦与喘息中挣扎。各政治实体在战后第一代的领导下,爆发出了惊人的毅力与才智,最终使人类社会步入了复苏的道路。——这时的人们,尚铭记战争带来的苦难,除非事关生死,否则谁也不会轻起战端。
      但,人类的行为总是不会改变。公元2499年,已忘却硝烟味道的世界又一次身处战火之中。虽然战事只持续了一年,可是参战各方均已元气大伤,于是,各国在筋疲力尽之时签署了《苏黎世公约》,重新划定了势力范围,同时,改当年(2500年)为N.G(NEON GENESIS,新世纪)元年。
      在其后的日子里,世界维持着脆弱的和平,只是,一粒小石子带来的波澜也可能引起惊涛骇浪……

      N.G48年5月17日晚,末春的科隆气候宜人,但城市里不时闪现的火光却宣告着这个夜晚的异样。在子爵府,一位身着华丽服装的女性正快步走在大理石走廊上。
      作为科隆及其周边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统一欧罗巴帝国(Consolidate Europe Emoire,CEE)的科隆子爵,年仅25岁的塞丽娜·冯·施里茨已是帝国的重臣之一,可见其绝非泛泛之辈。而前两天发生的事情依然令她颇感棘手。
      原本以为仅仅是普通的失业者游行,可骚乱的群众不但显现出了不寻常的组织性,而且还开始进行破坏活动——城中的火焰便是证明——更令人费解的是,警察部队仅能勉强制止人流的扩散却无法彻底平息骚乱。
      塞丽娜有些后悔当初的疏忽,但目前的状况已没有时间来后悔了。
      “参事长,状态报告。”
      走进会议室,女子爵省略了对下属的还礼,直接切入了主题。
      “是。目前暴民占据了市区西南的4个街区,并且企图焚烧PMA(泛穆斯林联盟,Pan-Muslim Alliance,PMA)领事馆,其他城区也有零星的暴动出现。全程警力已悉数出动,但……”
      中年男子用手帕擦拭着光秃秃的前额:“警方无法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塞丽娜眯起的眼睛,纤细的手指不断敲打着桌面。
      “再详细点,我不喜欢吞吞吐吐”
      “暴民似乎拥有AS和火箭筒一类的重武器。”
      AS(Arm Suit)是一种强化战斗服,高度两公尺左右,可以为处于核心舱内的使用者提供相当的防护与火力,是单兵武器的极至。由于研制成功时间不长,目前只有部分正规军有资格装备。而火箭筒这类廉价武器倒一直是游击队和恐怖分子的最爱。但,这些武器是通过什么渠道流入民间的呢?
      “这样的情况下,警察绝对不是对手!阁下,动用军队吧!”
      听到这样的提案,官员们都沉默了,科隆的大主教还在胸前不断的画着十字。
      “让军队射杀他们的同胞?!”塞丽娜将目光投向了军官们。她虽然不是什么罕见的仁君,但决不是草菅人命的暴虐统治者,更何况,单纯的以暴治暴还可能引起更激烈的反弹。因此,这是塞丽娜最不情愿使用的手段。——即使她深知军队对她的无比忠诚。
      “帝都有什么反应吗?”女子爵决定暂时放下讨厌的问题,转而确定远在维也纳的帝国政府的态度。
      “尚无任何消息。”参事长在简短的发言后依然习惯性的擦了擦额头。
      (帝都还没有介入的意图……)塞丽娜想到,(还有回旋的余地!)
      这时,一名侍从快步走进了会议室,在和他耳语了几句之后,参事长面如死灰,用颤抖的声音报告道:
      “阁、阁下,暴民发表了声明,他们要求帝国政府在24小时内释放所有政治犯,并宣布收回对保加利亚的主权,否则‘革命的烈火将烧尽欧罗巴!’……”
      听了这样的声明,在场的人先是惊愕的无话可说,而后便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在N.G初年,朝不保夕的人民经常把宗教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因此宗教势力逐渐成为了左右国家政策的重要砝码,在某些地区还建立的独立的宗教国家。为了避免宗教纷争,稳定国内局势,CEE皇帝,路德维希五世通过恩威并施的手段用十年的时间整合了国内的教派;对外,在七年前与泛穆斯林联盟(Pan-Muslim Alliance,PMA)的战争之后,帝国政府以割让保加利亚为代价,换取了稳定的外交形势。虽然两国时常会出现宗教强硬派的过激行为,但多是千人以下规模的游行示威而已,CEE和PMA政府尚能保持克制。而眼下拥有如此明确的目的和庞大规模的暴动行为却是前所未有的。稍有不慎,就会引发两国的全面战争。
面对如此事态,一向果断泼辣的塞丽娜也感到一阵茫然。
      “都给我安静!”塞丽娜猛击桌子一拳,手足无措的官员们才停止了无意义的吵闹,“你们是科隆子爵领的臣子,不是市井的长舌妇!……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半小时后,给予你们明确的指示。”
      远方,在火焰形成的背景下,科隆大教堂显得诡异而突兀……

               II

      回到自己的房间,塞丽娜感到了一阵眩晕。
      (陛下是断不会答应那些要求的。照此下去,科隆就完了。若真的演变成全国的暴动……)
      年轻的子爵不禁打了个寒战,她用手托着头,不让思绪再发展下去。
      当可视电话响起的时候,塞丽娜根本没有心情去理会,但她发现了信号的来源时,才缓缓的打开了屏幕。
      “看来卿遇到大麻烦了。”
      出现在屏幕上的事一个三十岁上下,面容瘦削,左眼佩戴着黑色眼罩的男子。他就是CEE的黑森公国大公,海尔拉特·冯·施里茨。对塞丽娜而言,他既是朋友,又是兄长,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
      “黑森公……”塞丽娜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些,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强迫自己摆出一张笑脸,“好久不见了。”
      “可怜的姑娘……那些麻烦人物的要求已经传达到维也纳了,陛下相当震怒,不过并没有表示处置科隆的意思。”
      “这样啊……”
      “喂,喂,这可不像‘施里茨家族之花’啊!”看到塞丽娜消极的反应,海尔拉特露出了苦笑,“当年那个嚣张的女孩到哪里去了?她不一直是敢想敢做吗?”
      “我怎么做?!难道真的要同胞刀兵相向,让父子、兄弟相互屠杀,令科隆变成火与泪的炼狱吗?!”塞丽娜的声音里充满可焦急与无奈。
      “我明白了,你对家乡的爱遮盖了你的眼睛……如果这样,就让黑森的军队来做好了,我的航空舰只要三个小时就会在科隆大教堂神圣的尖顶上空出现。”海尔拉特的表情瞬间变的冷峻而又充满杀气,“届时,与暴民一起化为灰烬的,还有卿,施里茨·卡贝尔·冯·齐柏林=科隆子爵塞丽娜的荣誉与尊严!”
      海尔拉特的最后一句话使塞丽娜为之一震。
      (他说的对,如果我真的爱科隆,爱科隆的人民,就应该采取最有效率的方法解决事态,而不是在这里瑟瑟发抖。而且,如果我连领地都管理不好,我就不配作贵族,如果失去了荣誉与尊严,也就失去了身为人的资格,失去了爱家乡的资格……)
      想到这里,塞丽娜闭上双眼,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当这双眼睛再度睁开时,迷茫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定与破釜沉舟的决心。
      “这是科隆自己的事情,暴民也不值得精锐的黑森航空舰队出动。黑森公,我可以控制一切!”
      “对,对,就是这种眼神!”海尔拉特笑了起来,“这才是卿最美的时候!维也纳方面由我照应,像七年前一样,放手去做吧!要记住,”黑森的统治者顿了一下:“即使全世界都与你为敌你,我也会站在你一边。”
      …………
      切断通讯后,塞丽娜独自坐在黑暗中默默体会着胸中的暖流,口中不断的喃喃自语:
      “你的话,总会使我变得坚强呢……”

          III

      在宛如数年的漫长等待后,塞丽娜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此时,一身戎装的她已与刚才盘若两人。
      “警察部队继续保持封锁态势,各级官员坚守岗位,保证电力、交通、通信和供水,擅离职守者严惩不怠!命令科隆师在一小时内进入战备状态,我将亲自指挥作战!”
      一系列清晰扼要的命令唤醒了举棋不定的官员,他们也如同上了发条般迅速的行动了起来。
      “另外,烦请主教大人以上帝的名义去安抚骚动的民众。我知道这个任务很危险,但此时也只能如此了。”
      “遵命。”已步入老年的科隆主教恭敬的回应着主君的命令,而后,他在胸前画了一个大大的十字,“愿主保佑您。”

      在城内,火光已映红了半个夜空,古老的哥特建筑阴郁而哀伤的伫立着。在暴动区,骚乱的人群不断以石块、燃烧瓶攻击警察。警方曾试图用催泪瓦斯和水龙驱散人群,但收效甚微。
      随着尖利的啸声,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火光将一辆警用装甲车变成了通红的废铁,警察们纷纷寻找掩护,而暴动的人群则欢呼着向前涌去……
      “能做到这些的,只有火箭弹和AS。”塞丽娜紧皱眉头,注视着远方不祥的天空。此时的她正在前往科隆师驻地的路上。
      斩断了疑惑与混乱,年轻的子爵的思路也清晰了许多。在听取了进一步报告之后,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明明是以宗教问题相要挟,可为什么这么多的调查都说暴乱民众的口号是“改善市民待遇”,“增加就业机会”呢?对此最合理的解释恐怕就是:少数心怀鬼胎的宗教狂热分子以这些问题为由煽动不知情的一般民众暴动,当暴动达到相当规模时,他们再向政府公开起真正意图。要是这样……大多数人就都是没有重武器且可以安抚的——狂妄分子是不会把宝贵的装备交给一般民众的。那么,集中力量消灭核心集团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塞丽娜握紧了手中的长剑。这把由单结晶构造,经过镀银加工处理的长剑可以轻易斩开20mm厚的轧制钢装甲。七年前的克拉科夫战役中,正是黑森大公海尔拉特在关键时刻将这把剑交给了她,塞丽娜才得以活命。
      (长剑赐予我力量,而远方的你将赐予我希望,神啊,令克拉科夫的奇迹再现吧……)
      塞丽娜在心中默默祈祷着,这时,耳边响起了侍从的声音:“阁下,目的地已经到达。科隆师的官兵正在列队等候检阅。”

      “诸君!现在,有一小撮狂热分子蒙蔽了同胞们的眼睛,妄图挑起帝国与穆斯林之间的战争。身为科隆的孩子,家乡的守护者,我们有义务铲除叛逆,将这些只敢在黑暗角落里策划阴谋的鼠辈打入地狱!”
      在夜风的吹动下,塞丽娜及腰的长发与暗红色的发带一同随风狂舞,华丽笔挺的军服,干净利落的言语,端正秀丽面庞以及娜毫无畏惧的眼神无不彰显其宛如女武神般的存在。科隆师的官兵们——尤其是参加过克拉科夫战役的老兵——欢声雷动。
      根据部署,科隆师将派遣三个营协助警方完成封锁任务;六个营和师直属部队包围城市西南的被占领部分;两个营留做预备队。
      “综合了俘虏的口供,情报处的讨论结果如下:目前,暴动集团拥有AS13台,火箭筒27具,轻武器若干,其主谋者应该还潜藏在市区西南某处,最可能的地点这几个地方。”情报官在地图上作出了5个标记。
      “可以确定口供的真实性吗?”科隆师的师长,一位年届五十的老派军人进一步确认着情报的价值。
      “该名俘虏是在驾驶AS与警方对抗时被擒获的,本人承认是暴动核心集团成员之一。”
      “什么型号的AS。”
      “尚未能确定,但从制作风格上看,是鲁西达尼亚的产品。”
      “鲁西达尼亚王国吗?”塞丽娜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鲁西达尼亚王软弱、谄媚的面孔。
     (不,那个亲吻皇帝脚趾的墙头草绝对没有胆量支援暴动。)
      “将军,立即编成特遣队,带上所有AS,同时突击这五个目标。尽量留活口。负隅顽抗的话……准许射杀,给予战场指挥官完全决断权。还有……”
      “阁下,又有麻烦了。主教大人被自称是穆斯林拥护者的暴徒绑架。警方正在全力追捕。”
      老将军将最新战报递到了塞丽娜手上。
      (该死!)
      塞丽娜暗自骂了一句。她后悔自己让手无缚鸡之力的科隆主教去安抚骚动的民众,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夸张的状况。
      “明白了。将军,准备好我的AS,我要亲自带队营救主教大人。这里就拜托你了。”
      “阁下!请三思!”老将军的灰色胡须因为激动而颤抖着。
      “几个鼠辈伤不到我。”女子爵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微笑,“而且,令属下身处险境,身为决策者的我必须承担责任。将军,我会有克拉科夫时的好运气,不要担心。”
      老将军默默注视着年龄与自己女儿相仿的主君,他深知这是一个言出必行的铁娘子。因此,老人以一个端正的军礼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阁下,老臣等您凯旋。”

      在下水道深处,几个影子在黑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
      “正如那位大人所计划,小猫上钩了。”
      “不愧是那位大人,料事如神。”
      “小猫一丧命,我们就把责任推到异教徒头上,帝国就不可能保持沉默。”
      “重建主的权威与荣耀,圣战将指日可待。”
      狂笑的身影背后,是六个身高超过两公尺的钢铁巨人,AS。

          IV

      按照警方提供的路线,塞丽娜带领一个小队的AS和四十名步兵潜入了科隆的地下迷宫。
      在如蛛网般延展的地下水网中寻找目标如同大海捞针。好在有一台侦察用AS同行,否则用两天也搜索不完目标区域。
      (和克拉科夫一样,一小队人要面对神出鬼没的敌人,不过这次没有黑森的援军。)
      眼前的情况使塞丽娜不禁回忆起七年前在波兰境内CEE和PMA的鏖战。当时年仅18岁的塞丽娜一战成名,用自己的武勋狠狠掴了质疑她继承科隆子爵爵位资格的诸侯和廷臣们一掌,此后,她便有了“铁娘子”的绰号。
      (当时,只有你为我喝彩。明天,你还会这么做吗?)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小分队一无所获,但外界却是捷报频传:在正规军的协助下,暴徒的火力点已基本被消灭,残存的AS也只剩2台;另外,通过媒体将“少数好乱乐祸者蒙蔽民众”的消息公诸于众,并由政府出面宣布“停止暴行者,既往不咎”后,大量的暴动群众已经出现动摇……
      (看来事态控制住了。)
      塞丽娜如是想。但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与侦察机数据链连接的预警装置就发出了尖利的警报。
      “敌袭!”
      在突如其来的弹雨下,小分队略显狼狈的隐蔽了起来。
      “不要慌!AS掩护,步兵暂时退入管道。RED03(AS小队三号机,侦察用AS)确认敌人兵力、方位。动作快!”
      在主君的指挥下,科隆的军人们很快完成了阵型重整,片刻之后,情报也发送到了每个人的手中。
      (AS两台,步兵22,10点和2点方向……还有天顶吗?)
      纵横交错的地下管网是伏击的最佳场所,不但平面上有着四通八达的网络,垂直方向上也有着数十米的活动空间。除非利用地形,否则很难保证不被偷袭。
      在双方的对射中,塞丽娜发现,对方的攻击十分单调,火力虽然密集,但缺乏大威力的武器。
      (原来如此,果然是只有机枪的鲁西达尼亚廉价货。)
      “诸君,对手只有对步兵的轻AS,不必害怕。全军佩戴护目镜,RED01,RED02,步兵一班进行火力压制,二班、三班在照明弹之后向天顶方向射击!”
      命令下达后,塞丽娜向上层管道空间发射了白光照明弹。强光令毫无准备的敌人猝不及防,而其被照亮的身影则变成了科隆军最好的靶子。随着几具尸体的坠落,头顶上的威胁也随之解除。而后,在压倒性的火力优势面前,正面的敌人也开始溃败,向下水道深处退却。
      “追击!不要放过他们!”
      塞丽娜之所以采取如此积极的行动,是因为她刚收到地面的消息,预定的五个目标中已有三个被清除,那么,如果能抓到俘虏,就有可能得到暴动策源地的准确位置。

      终于,科隆军在地下水网的交汇处消灭了逃窜的敌人。塞丽娜走到一个被俘的AS驾驶员面前,用AS专用12.7mm机枪抵住他的前额,用冰冷的声音问道:
      “主教大人在哪里?”
      这个半张脸被半凝固的血液覆盖的俘虏没有答话,只是恶狠狠的瞪着年轻的贵族。而后发出了令人惊悚的狂笑。而一声枪响终止了这令人厌恶的声音。
      “无聊的家伙……” 无表情的塞丽娜面看了看这个狂热分子的尸体,然后把目光转向了身边的军人们,“继续前进,一定要找到主教大人!”
      “不必劳烦阁下了,老夫就在这里。”
      听到熟悉的声音,塞丽娜心中一喜。在几十米外隐约出现的身影就是被绑架的克隆主教。
      “主教大人,您没事吧?”一般来说,如此的重逢应该使用这句台词。可灼目的灯光令塞丽娜的话哽在了喉咙里,在灯光的尽头,是六台AS。
      (怎么可能?情报错了吗?)
      外界消灭了11台,刚才又摧毁了2台,暴徒拥有的13台AS应该损失殆尽才对。可是,眼前的6台又该怎么解释。而且,这些是有着浓厚东南欧风格的AS,其战斗力比鲁西达尼亚的廉价货要高出整整一个档次。
      “啊,可爱的小猫来了,真遗憾,没有鲜鱼招待呢。”
      为首的AS将掷弹筒和20mm机炮对准了塞丽娜的座机。
      “这么死掉就太可惜你的脸蛋了。倒不如乖乖出来,做本大爷的女人,兴许大爷我还能求主教大人饶你一命呢。哈哈哈……”
      显然,这些人是佣兵,是乱世中在刀尖舔血的野兽。对他们而言,金钱就是正义。
      “虽然地面上的事情有些失控,不过只要你一死就万事OK了。主教大人真是了不起。不但策划了暴动,还设下了被绑架的圈套引你上钩。可这只小猫一点都不知情!哈哈,大人,没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为什么?!”塞丽娜打断了佣兵头目的话,“主教大人,您一直像父亲一样守护着科隆,为什么要这么做?!”
      “迷途的羔羊啊,”科隆主教一如既往的在胸前画着十字,“老夫是蒙主召唤的人,是上帝的使者,必须维护主的意志与权威。而现今的世俗世界竟与异教徒妥协,审判日之后,所有人都会落入地狱。老夫为可搭救科隆的子民才这么做的。这是圣域会指引全人类步入天国大门的第一步!”此时的主教,完全沉浸在自我陶醉中,“如果你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该多好……但作为科隆子爵,迷茫的少女,必须要为主牺牲,而你的灵魂必将得到救赎。阿门。”
      “好了,告别到此为止。”用兵头目不耐烦的叫嚷着,“先杀了你,然后嫁祸给穆斯林,我们就能拿到大笔的佣金了。主教大人请回避,弟兄们,开火!”
      枪声响起的同时,科隆军的4台AS将步兵保护在中央,用装甲和盾牌防御敌人的攻击。可是,如果没有合适的方式反击,被消灭也只是时间问题。不过,佣兵们仿佛在享受折磨猎物的快感一样,只是用机枪不断的射击,并没有使用掷弹筒。
      突然,塞丽娜独自跃出防御圈,冲进了敌人的射击死角。佣兵在头目的呵斥下忙不迭的将灯光转向如山猫般灵活的AS,可这样一来,他们的身影就变得极为明显。
      “AS集中火力,对准灯光开火!步兵散开,进行牵制!”
      塞丽娜一边敏捷的规避对方的射击,一面下达着作战指令。同时,还不断的用30mm速射炮进行反击。
      “妈的!一个女人都搞不定,以后不要在道上混了!”
      佣兵头目大骂道,AS上的机炮也不断吐着火舌,发出如同撕亚麻布般的沉闷枪声,灼热的弹头在空气中画出优美的弹道,但所击中的只有地上的积水。
      就量产型而言,东南欧生产的AS和德意志境内诸国的生产的AS实力相当,但塞丽娜的专用机则经过了多方面的改进。放弃了射速偏低的掷弹筒,以30mm速射炮和12.7mm机枪为主要武器,同时强化可机动性与防护力。当然,在超群的性能背后是高昂的价格。不过,这种武器虽不能作为制式装备列装,但还是有少量的量产供王牌使用。
      在塞丽娜熟练而准确的进攻下,科隆军摧毁了3台AS,但佣兵头目的座机却消失了。为了搜索敌人,塞丽娜的的机动动作刚刚减缓,一发火箭弹便击中了她,在巨大的爆炸之后,浓烟便充斥了半个空间。
      “真是麻烦。”隐藏在角落的佣兵头目把已经无用的发射筒扔到地上,“早这样不就完了!害我损失这么多,这下亏大了!妈的!”
      他无视于无法承受失去爱戴的主君的巨大打击而呆若木鸡的科隆军,驾驶着AS径直走向目标去确认战果。浓烟散去,他见到的只是装甲凹陷的AS以及空空如也的核心舱。而塞丽娜本人则不知去向。
      “!”
      当他惊恐的向四周张望时,以浓烟为掩护,委身于上方管道缝隙的塞丽娜早已一跃而起,将举过头顶的单分子长剑重重劈下,斩断了AS薄弱的顶装甲,而后一直向下,直到形成了完美的“一刀两断”。
      接着,在爆炸的火光中,她转过头,注视着最后的灯光来源。那两个佣兵完全被她的气魄所震慑,不住的后退,不久,他们便走出核心舱,举起了双手。塞丽娜随即走到因过度惊吓瘫软在地上的主教面前,用雪亮的刀尖对准了他的鼻子。
      “主教大人,你被捕了。”
      “什、什么?世俗的贵族竟敢用刀指着老夫?老夫可是钦命的科隆主教,世俗无权约束我!你这么做是对教廷的不敬,要遭天遣的!”
      没等他说完,一道寒光便将他头上的圆顶帽连同几缕白发一同削落,主教本人则被被吓的昏死了过去。
      “我不怕什么天遣。我相信,就算全世界都与我为敌,至少还有一个人会站在我一边。”
      望着被士兵架走的主教的背影,塞丽娜自言自语道。在AS燃烧的火焰的映衬下,黑发的女武神显得更加的坚强与无畏。

          V

      N.G48念5月18日,被后世称为“春日动乱”的科隆大暴动终于宣告结束。在三天的冲突中,有千余人伤亡,数百栋建筑物被焚毁。所幸的是,大火得到了及时的控制,参与暴动的民众也在次日散去。
      同日,维也纳的帝国政府发表公告,将事件定义为“少数宗教极端主义分子对帝国权威的蔑视以及对邻邦的无礼挑衅”,以叛国罪处以原科隆主教等组织者死刑,一般民众则不予追究。而PMA的长老会也表现出了相当的克制:虽然提出了不满与抗议,但还是接受可帝国的道歉。对科隆子爵塞丽娜的管理不善处以申斥及禁闭三个月的处罚。
      “大团圆的结局啊,值得庆贺。”在法兰克福的官邸,黑森公国大公海尔拉特·冯·施里茨听完属下的报告,一边注视着手中香醇的红葡萄酒,一边如是评价道,“陛下果然是位明君,懂得爱护有前途的臣下。”
      “若不是殿下的积极疏通,对科隆子爵的处罚是不会这么微不足道的。”
      “不,我只是想保护重要的人罢了。只是,我更在意的是这个。”说着,海尔拉特用手指点了点报告书上的一个名词:圣域会。
      “如果不把它调查清楚的话,天下的景色可就要变了。”
      这是,年轻的黑森统治者罢水晶杯举到眼前,透过杯中的液体看到的,是一片血色的天空……

[ 本帖最后由 肖里兹 于 星海历07年7月28日 17:1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哈特曼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09:53  星海币  +50   站庆期间的献礼文!
萧秋雨   星海历07年7月28日 18:54  星海币  +10   和背德之黑有关么?
一介飘灵   星海历07年7月28日 17:34  星海币  +10   ^^给画师的奖励






星海帝国军站务省次长
星海帝国军“银河”工程副总指挥官
星海帝国军 画师佣兵队队长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聖戦のイベリア--Reconquista! Reconquista!Reconquista! Adiós…
顶部
augustkang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6722
精华 0
帖子 4
功绩 0
星海币 17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5年11月25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0月29日 09:0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科隆大教堂真的很美,每周五的童声唱诗班,更是让人感觉如在天国一般~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顶部
银河幻想
同盟领男公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下士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UID 9059
精华 0
帖子 380
功绩 25
星海币 95 sosa
星海币存款 11627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9月20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0月29日 10:0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绝对是优秀素材






星海帝国军下士
星之大海帝国军士官学院特搜系学员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华丽的右转30度出航]
顶部
杂食粗尾绢毛貘
帝国领男平民
Rank: 1



UID 9337
精华 0
帖子 51
功绩 0
星海币 149 sosa
星海币存款 1251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11月27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7日 14:3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不算空格8502个字,写得真不错,词藻未见刻意雕琢的华丽但特别有味道!你搞建筑真是暴殄天物(就是抱着舔天上的雾)啊——你的长篇《8X英雄传说》有没有贴到星海上?那本应该可以出书的,唉要不现在什么郭敬明啦,韩寒啦,你至少与他们齐名啦!

顶部
夕阳的监视者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服役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1953
精华 0
帖子 825
功绩 0
星海币 1360 sosa
星海币存款 10086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10月14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7日 14:5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呃……我闻到了坑和巴洛克的味道……于是,判定本作为作者是我认识的人的《圣魔之血+全金属狂潮/五星物语》
进入坑道等待下文中~

[ 本帖最后由 夕阳的监视者 于 星海历07年11月27日 15:01 编辑 ]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团文职中尉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FF亡者归来 (FF)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9020
精华 4
帖子 1567
功绩 0
星海币 2147483647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8月2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杨威利吧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7日 15:32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8X英雄传说》是什么好东东?5楼不说我还不知道咧!交出来!






星海帝国军少尉
联络事务部主官
我們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神不为者,人为之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