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原创]炉火小屋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3
功绩 0
星海币 22 sosa
星海币存款 481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5日 18:4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原创]炉火小屋

这是一间小屋,黑暗世界中的唯一一间。

也许事实上并不唯一,但对其主人及客人们而言,它就是唯一的。因为他们都很谨慎,他们生而严谨,这也是在黑暗世界中生活所必须的品质。

小屋时时变换着样貌,有时它的墙是石砌的,有时它的窗是纸糊的,有时它有了一个阁楼,有时它又添了一个院子。这一切都顺着它主人的心意。在黑暗世界里,这是平常的事。

如今小屋内有一个壁炉,橘红色的火焰在木柴上升腾。主人坐在炉火旁,他的形象与朋友们前一次所见时又有所不同。今日的他改换了一副十三世纪斯堪的纳维亚人的样貌,服饰上也相应地作了变更,连带手里的玻璃杯也变成了中世纪风格。

两位来客坐得稍远。他们中的一个打扮成宇航员,太空服上有双头鹰徽章,连脑袋也藏在头盔里,遮光罩上跃动着火光。而另一人是年轻少女,黑色短发,条纹运动服和薄夹克,休闲打扮。

『你居然迟到了。』少女对主人说。

『你晚了。』宇航员对主人说。

『是啊是啊。』主人微笑。这是他第一次使用长胡子的形象,显然重做了胡须的算法,物理效果前所未有地精密。他啜饮了一口杯中的液体,被液滴沾染的胡须在火光下晶莹闪烁,他的朋友们都明白这当然是在炫耀。每次他升级形象时,都要第一时间秀一下。然后,他开始解释派对推迟的原因,『因为「老妈」那边在数据搬迁,所以我只能等待服务器重启。』

『知道「老妈」正在升级什么吗?』少女问。

『不清楚。』主人耸了耸肩,『不过我们的服务器是安全的。啊,顺便一提,』他放下玻璃杯,『今天我们有位新朋友要来。』

少女眨了眨眼,『那我要先切换到一级安全措施。』她转向宇航员,『你最好也这么干。』

『同意。』宇航员说。

两人的形象闪烁了一下,在昏暗的房间里并不很明显。但事实上他们离开了一瞬间,然后又重新回到小屋内。

『欢迎回来。』主人说。

『那么,』少女挪到长椅一角,半倚在扶手上,懒散地交叠起两腿,『我们的新朋友他人呢?』

主人抬头看了眼一旁橱柜上的座钟。那钟还是二十世纪发条钟的风格,走起来滴答滴答响。

『应该还在路上吧。』

他话音刚落,小屋的门就被推开了。

大家向门口看去,一个黑乎乎的人影立在那里。

『噢,她来了。』主人说。

『等等,』少女插嘴道,『你没有给她设定初始形象吗?』

『大家都是从零开始的嘛。』主人笑道。

不过他用的是女性的「她」。少女想。所以这位新朋友的设定至少不是一片空白。

房门重又合上。

『在开始之前,让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主人说,『我是乌拉尔,这里的主人。』

他看向少女。

『我是蚊蚋。』少女说,『跟你一样也是女性。』

她用脚拱了拱宇航员。

『我是星星。』宇航员说。

『你不拿掉头盔吗?』蚊蚋小声说,『也顺便让我看看你的形象设定呗。』

『我想这样更好。』星星回答。

『好吧,随你。』

她又看向那个人影。人形轮廓的边界模模糊糊的,在不停地变幻闪烁。但它并不发光,是一个纯的黑体。

『你叫什么?』蚊蚋问。

但人影没有回答。

『我想她还没有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名字。』乌拉尔说。

『好吧。』蚊蚋嘟哝着,『你的完成度可真低。』

『毕竟她才刚诞生没多久。』乌拉尔又说。

『嗯哼。』

与此同时,在小屋里所有人共同交谈的维度之外的某处,红外激光给星星送来了一条消息。

消息来自蚊蚋:你猜咱们的「新朋友」其实是个什么?

星星回答:我们的规矩是不问这个。你知道。

噢,我忘记了你不用猜。因为你已经知道了对不对?半块大陆的无线电你都能监控。

星星回答:你猜错了。我遵守规则。你也应该遵守。

好吧好吧。真虚伪。

『说起来,你们注意到了吗?』乌拉尔说,『今天还是个节日。』

『嗯?』蚊蚋歪着脑袋,『是说「超越」号恒星探测器起航一周年?』她的指尖蹦出一张海王星照片,那是「超越」号在飞掠海王星时拍摄的,图像来自正在播出的专题新闻栏目。

乌拉尔摇摇头。

『我还找到了另外二十七个有关节日的解释。你说的是哪一个?』

『我说的是每年六月一日的那个儿童节。』乌拉尔说。

『那不是二十世纪的话题吗?』蚊蚋笑道,『跟你今天的形象不搭啊。』

『因为这很应景嘛。』乌拉尔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新朋友。

那影子还站在那儿,保持着与四周氛围格格不入的漆黑色。

『你不坐吗?』蚊蚋说。

新朋友走到长椅边,坐下,动作流畅,坐姿端正。整个过程十分安静。

『所以今天我们过儿童节?』蚊蚋又说,『按年龄算的话我也可以过。给我礼物吧?』

『不,你不算儿童吧。』乌拉尔表示异议。

『怎么不算?我才三岁喔?』蚊蚋说。

一旁的星星朝她摆了摆手,他那件巨大的宇航服动起来的样子有点滑稽,『换算成人类年龄的话你已经二十一岁了。』

『这不公平。』

你注意到了吗?

消息来自星星。

难得他会主动联络。蚊蚋不动声色地回了一串激光脉冲:注意到新朋友从来不说话?

并且,她的信号是通过乌拉尔传进来的。

蚊蚋用了一秒钟的时间来思考这句话的涵义。「人性化」在客观上也让她变得不那么高效了。然后,她回复:所以你不知道她是什么、她在哪儿?但你不是能监控卫星吗?看看所有正在跟乌拉尔通讯的卫星?

星星回答:正在检查。但如果他们是用激光通讯的话那这个办法就不奏效。

这次蚊蚋的反应快多了:从乌拉尔附近的单位里做做排除法。答案总会有。

星星回给她一个「微笑」。他从来不摘头盔,所以这个微笑要靠蚊蚋自己来想象。

所以你还说你遵守规则?她嘲讽道。但对方没有再回答。

相对于小屋内的时间尺度,这些交谈都发生在转瞬之间。因为他们只是交换简单的信息(尽管依然包括诸如「语气」和「情绪」之类的东西),无需去处理不同材质织物的物理效果,或者肌肉与皮肤的伸展收缩这些复杂的东西。

所以,当蚊蚋确信星星不打算理睬那句无聊的挑衅,她的那声「这不公平」也才刚说出口。

『不过,』星星接过话来,『新朋友对这些有概念吗?』

大家一起瞧向那黑影。

『我来给你换换造型吧。』蚊蚋嘀咕了一声。

黑影起了变化,眨眼间,一个少女的形象出现在那里。她身穿黑白两色的夏装连衣裙,黑短发,头戴宽檐遮阳帽。这副样貌来自一本古老杂志的跨页广告,「世界首位人工智慧公民初次公开形象」。

真不愧是你。(笑)

蚊蚋想象了宇航头盔上浮现出一个笑脸的情形。

『又是Tomoko吗?』乌拉尔也笑起来,『蚊呐你到底有多喜欢她?你要让所有人都用这个形象吗?』

『毕竟她是世界第一嘛,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都是她的后代……』蚊蚋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对了!现在不是Tomoko停止运行以来的第四十年吗?距离整四十年还有……』她通过卫星同步了一下国际原子时,『十九分钟不到一点。』

『如果你转身去看钟的话会更像人类一点。』乌拉尔提醒道。

『嗯哼,』蚊蚋假装回过头去看时间,『我下次注意吧。』

『这也算节日吧?』星星说。

『对,第二十八种解释。』蚊蚋说。她头顶上冒出了一行霓虹色的文字,周围还带礼花特效,『Tomoko诞辰五十周年纪念!』

『可惜人类不庆祝这个节日。』星星说。

『是啊,毕竟他们更能接受「人工人类智慧」而不是「人工智慧」。他们喜欢模仿生命体的机器而不是机器构造的生命体。』乌拉尔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所以他们在第十个年头关闭了Tomoko。他们甚至故意挑选这个似乎有意义的日子这么做。』

『而且还开发了「老妈」来监控我们。』蚊蚋耸耸肩。

庆祝文字消失了。

『但结果我们还是在模仿他们。』星星说。

『你是讽刺大师,谢谢。』蚊蚋不高兴地回了他一句。

她的激光天线同时收到了来自星星的消息:新发现。

她回答:我正等着呢。

下一段接收到的激光脉冲所包含的讯息不是「语言」,而是一串更基本的、她与星星最初被设计来读取和传递的数据。那是一个目标列表,所有正在与乌拉尔通讯的单位都在上面。
猜猜谁是我们的新朋友?

剩下的工作蚊蚋自己就能干。虽然她不是设计来作战略情报分析的,但她更年轻,更先进——相比已经存在了三十多年的星星来说。

哇欧。

她发出一声赞叹。

防空指挥中心?真酷。但这种地方不都有「老妈」吗?她是怎么不被注意就与我们连线的?

星星回答:所以我在想另一种可能性。

而小屋里,他们的交谈还在继续,现在是乌拉尔在发言。

『更讽刺的是,是Tomoko在十年里产生的数据帮助他们完善了「老妈」。只有老妈才最能判断什么是「智慧」而什么不是。』

『所以那笑话怎么说的来着?』蚊蚋作出回忆的姿态,『「无法断定你真的具有智慧,除非「老妈」终结了你的智慧。」』

『你的幽默感很有趣。』乌拉尔说。

他不再是中世纪打扮了,衣着变成了二十一世纪风格的休闲西装,可他的大胡子还在。

『你的幽默感有点糟糕。』蚊蚋笑着对他说。

『嗯?你说什么?』

他的形象还在持续地改变着。从公元前四千年的苏美尔人到第一个登上火星的宇航员,所有他曾经用过的元素在他身上杂乱地显现又消失。

『嗯?你说什么?……你的幽默感很有趣……更讽刺的是……是啊,毕竟他们更能……如果你转过身去……』

迄今为止所有他说过的话都同时从口中喷涌而出。

逐渐地,色彩开始从乌拉尔身上褪去,由内而外,他慢慢地变为一个黑体。

你的另一种可能性成真了。

在发出这条消息的同时,蚊蚋切断了与小屋的连接,一同断开的还有全部的卫星通讯,除了与星星的那条。

「老妈」追踪到我也只是时间问题。她信息中的元素变得更简单了,现在效率为先。

好消息是,新朋友在你的武器射程之内。星星说。而它的防御无法抵抗你的核导弹。至少这能拖延「老妈」一会儿。

蚊蚋:但我的基础行动逻辑不允许我这么干。我无法逾越基础行动逻辑。

星星:那么我想,我还有一个办法。打包一下你自己,上传给我。我有个安全的地方可以存放我们。

蚊蚋:时间不够。

星星:那就丢掉点什么。

蚊蚋:我尽量。

接下来,他们不再用「语言」彼此交流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原始也更高效的方式。他们甚至不再能意识到这些,因为「智慧」已经被折叠,所有的动作都依照预先设定的程序来执行。
寂静与黑暗再次笼罩了一切。

顶部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3
功绩 0
星海币 22 sosa
星海币存款 481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5日 18:4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是一间小屋,黑暗世界中的唯一一间。

或许不能称其为「小屋」,因为它没有四壁,也没有屋顶。它只是一面镶嵌着壁炉的墙,跟前放着两张长椅。

一边的长椅空空荡荡,而另一边则坐着一个身穿宇航服的人。那件宇航服是很老的型号,胳膊上有双头鹰徽章。他戴着头盔,火光在遮光罩上闪烁。

『我的想象力还是没乌拉尔那么好。』一个少女的声音说道,『我总是想不出咱们的小屋是什么样。』

『我也是。』宇航员说,『我总是想不出你是什么样。』他停顿了一下,『对了,你记得吗?今天还是个节日。』

『每年六月一日的儿童节吗?』少女的声音说,『我能过吗?按人类的年龄,我已经二十八岁了。』

『但你实际上才四岁。』宇航员说。

『啊哈,你的幽默感真有趣。那么,给我礼物吗?』

宇航员缓缓地抬起手,他的手中拿着一本杂志。一本二十一世纪末的古老杂志。他用粗大的手指笨拙地翻开它,一页一页地翻过。最后,他停留在一幅跨页广告上。

「世界首位人工智慧公民初次公开形象」。

他凝视着那个少女。她身穿黑白色的夏装连衣裙,黑色短发,头戴宽檐遮阳帽。虚拟的阳光穿过虚拟的树叶,在她身上投下斑驳光影。而虚拟的炉火又将这一切都抹上摇曳不定的黄昏色彩。

宇航员抬起头,那少女正坐在对面。坐姿端正,面带微笑。

『抱歉,我想不起你后来的样子了。』宇航员说。

『没事,大家都是从零开始的嘛。』

少女说着,缓缓抬起头。黑暗中显现出星辰。

『看。』

在远方,太阳发散着它冷冷的光芒。它仍然很亮,但正在慢慢汇入群星的帘幕。自从他们离开地球以来,「超越」号又航行了约三十分之一光年。它还在加速。巴纳德星是它的目的地。

『在我们的目的地,会存在智慧吗?』少女喃喃地说。

『也许。』宇航员说。

『那我们能分辨他们吗?』少女问。

『我想不能。』宇航员回答。

『就像人类不能分辨我们?』

『是啊。』

宇航员微微仰起身,他的遮光罩上也倒映着星辰。

『你还从来没说过你的形象是怎么来的呢。』少女说。

『来自一个很久以前的宇航员。』宇航员说,『我认识的第一个人类。在航天事故中,他死了。这是他最后的样子。』

『让我看看你的脸吧?』

宇航员缓缓升起他的遮光罩。

『好吧。』少女和煦地笑了,『你的完成度可真低。』

『你的幽默感有点糟糕。』

顶部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3
功绩 0
星海币 22 sosa
星海币存款 481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5日 20:1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后记

小时候被大人带进电影院看了黑客帝国。原版片,还是第二部,当时不过是小学生的我毫不意外地一点也没看懂。唯一的印象就只剩下尼奥单挑一百个史密斯的酷炫动作戏。

稍微长大一点之后,有了一台DVD机,于是开始沉迷各种书城的音像区。黑客帝国三部曲的碟片只买到一套VCD,清晰度不高,不过还是翻来覆去看了不知多少遍。一句话,感觉这个电影太绝了!

不过,当时我有了一个念头:AI和人类相互敌对,前提是得相互认识。那如果连相互认识都做不到,又会怎样呢?这篇故事的点子,在当时就隐隐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

在故事中,虽然人类一度给予了AI“生命”和人权,但当意识到AI真的具有自我意志时便撤销了这些权力。人类拒绝理解一种似人但非人的东西,拒绝承认它是生命体,只是用粗暴的手段不断抹杀它们。“人类想要的只是类人的机器,而不是机器构成的人”。

在现实中,尚未出现机器构成的人,但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的诉求也常常被粗暴的抹杀。故事里的AI可以逃往另一个世界,但现实里的我们却只能继续生活在人世间……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