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原创]流星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2
功绩 0
星海币 217 sosa
星海币存款 182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4日 18:1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原创]流星

/1
起先,是乌云遮蔽星辰;接着,雨幕掩盖了天空;最后,这一切都汇入炫目的白光中。这是早已被料到的结局。
我俯视灯光下尸体。它畸形的身躯在水泥地上延展,羽毛残破,翅膀枯瘦,爪上残留着脚绊。
苍老的鹰死于雨夜。
我抬头寻找其来处,可所见唯有路灯喧嚣的光芒。寒雨扑面而来,将我眼中的光与暗混淆,于是来自汞蒸气的冷光,也变得与被它淹没的万千黑暗一样迷蒙。我之所见,就好像是死去的鹰对世界的最后一瞥,恒久的一瞬,无从分辨这一切是真是幻。它是否在这须臾间重温了一生——它那被囚锁于笼中,漫长得以至于忘却了飞翔的一生?在最后的时刻,它是在怀念囚室,还是向往天空?又或者,它是在错愕于原来自己并非生来就能乘驾于风?
我在灯光下驻足凝视它暗淡的眼睛。它那在雨水的拍打下颤抖着、似乎垂死挣扎又仿佛死而复生的尸体,让我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白欧特   星海历24年2月14日 21:31  星海币  +200   精品文章
顶部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2
功绩 0
星海币 217 sosa
星海币存款 182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4日 18:1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2
我向她讲述鹰的死亡。
“真可惜呀。”女孩叹息道。
这样说着,她停下手里的桨,抬头仰望,似乎是要在夜空中寻找鹰的踪迹。
“这里有鹰吗?”我问。
“有的、有的。”她含糊地说,“从前有的。”
她不再划船了,而开始谈论起鹰。她说,游牧民会在春天出发去山里捕鹰。他们事先已经看准了鹰会在哪儿筑巢。当幼鹰破壳后大约二十天,他们就把它取走。这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必须要避开母鹰,不小心就有可能丢了命。
游牧民会给捕获的鹰施加各种折磨,他们各有各的办法。不堪忍受的鹰会逐渐习惯,最后成为猎人的伙伴。在冬季,驯化的鹰能猎取各种猎物,游牧民用这些毛皮来做生意。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年复一年,老去的鹰会被放生,年轻的鹰又加入狩猎。
我追问,“你见过狩猎吗?”
她笑了。
在这阴沉的夜色中,她的笑容晦暗不明。但她确实是在笑。
“女人是不能参加狩猎的。况且我也不是游牧民。其实……”她仍心不在焉地看着天空,“这些都是一个老猎人告诉我的。”
老猎人当时六十多岁,是本地硕果仅存的鹰猎者,他的孙辈中许多人已不再放牧。每年他都会带来猎物,换回烈酒和烟草,以及一些金属工具。闲聊时,他偶尔会讲起幼时的事,他很怀念过去自由的时光。年幼的他跟随长辈在草原上放牧,四处追逐水草,不受约束地穿越国境。可汗也好、埃米尔也好,这些人都不是他们的主人。游牧民只循着代代祖先留下的惯例生活。
这是个守旧、狭隘的人,身体衰老之前内心早已僵化。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无法理解的世界,因为时代不会为他放慢脚步。他苦恼不堪、满腹牢骚。只有在饮下烈酒之后,在讲述那些真假莫辨的故事时,他的眼睛才会重新萌发出些许微光。
此刻,微光也正淌过女孩的双眼。这光来自她面前的繁星。
“我忘记他叫什么了。”她说。

顶部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2
功绩 0
星海币 217 sosa
星海币存款 182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4日 18:2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3
这是遗忘的时代。抛弃过去的人们集结起来,急于开创新局。这也是疲惫的时代。生逢此时的人们精疲力尽,早已厌倦了斗争。
这是雨的时代。雨只是一味地落下。雨会围困城市,也会洗去血迹。雨水落入汽车腐锈的引擎,落入木马褪色的眼睛。
十六岁时,我走入这样的雨夜,一去不回。

顶部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2
功绩 0
星海币 217 sosa
星海币存款 182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4日 18:2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4
河面起了风。水随风动,把船带得摇摇晃晃。
我有些担心,便问,“我们这是去哪儿?”
她答道,“去温室。”
我环顾四周,所见却只有高草丛在风中起伏。到处都没有半点人迹,这分明是一条野河。我疑心船走错了,有些惶惶不安起来。
谁会在午夜时分驾船?
我无端地想到,眼前这个女孩或许并非人类。
恰在此时,云影从河上移开,月光照亮了她。她正从额前拨开被风吹乱的栗色短发,露出一对灰眼睛。她的脸颊带着随和的弧线,下巴很圆润,稍稍翘起的鼻尖透着活泼。这是一副十八九岁少女的样貌。
少女身穿一件开领大衣,衬衫领口处的吊饰闪闪发亮。我认出了那吊饰,它是个小小的口琴。
我说,小时候我家里也有这么个四孔八音的小口琴。奶奶还教过我一首曲子,可惜如今忘了,但口琴还在。
“这是亚历山大给我的。”女孩说。
她说起了亚历山大的事。
她与亚历山大在这条河上相识,这是他们的流放地。亚历山大比她年长十岁,是个电气工程师。特别会议判他流放十年,罪名是经济反革命。
流放刑期的头四年,每年春天他们都要来这里打干草,也从河里捕鱼补充副食。虽然劳动比较繁重,但却是一年中难得可以自由活动的时间。
亚历山大是个典型的城市知识分子,对农场的活儿一窍不通,还是深度近视眼。有一回,他不知不觉踩进了沼泽地里,眼镜也摔掉了,吓得大叫救命。要不是她及时赶到,用腰带把他拽起来,他当时就淹死了。
他俩就是这么认识的。那时她只觉得这家伙是个有点木讷、带着傻气的男人。
这男人是结过婚的,判刑之前儿子才刚出生。流放后,为了撇清关系,妻子就与他离婚了。他父亲已经六十岁,是个干部,也被流放,后来死在劳动营。
几年后,他把这些往事对她和盘托出。那时的他已经变成农场的农艺能手,甚至写了几篇讨论牛粪温床和温室在育苗上优劣的论文。育苗的工作体力上较轻松,周围又多是女犯,这让农场的一些男人眼红不已。确实有不少女人对他产生好感,但他过去的那些事,他只告诉了当初把他从泥潭里救起来的那个人。
释放之后,他们二人搬到一个矿业小城,开始过自食其力的生活。亚历山大在当地的机电修配厂找了工作,她则一边四处做杂活,一边打理自留地。头一年冬天过得很艰苦,她在替人收土豆时还弄伤了腰。但往后就越来越好了,亚历山大对重操旧业很有热情,不久就抓住机会升了职。收入宽裕之后,借着农场时学来的手艺,他们还在家里弄了个小温室,在里面捣鼓了好些植物。
可是这样的日子没持续太久。
结婚后第三年,亚历山大出了工伤事故。一台正在检修的电机意外通电,转子飞出来击中他下半身。他大难不死,但双腿都没了,往后只能坐轮椅。
谈到这突如其来的不幸时,她的声音竟然很平静,几乎察觉不到感情。就好像她正在说一桩别人的事,而自己只是旁观者。
月光又黯淡下去,阴影笼罩着她的脸。口琴吊坠捏在她指间,她的拇指正在铁皮上轻轻摩挲。
我想起她先前说的话。
——去温室。
她是说回家吗?
“我们这是要去见他吗?”我问,“亚历山大,他在温室吗?”
“不,”她低声说,“他已经死了。”
亚历山大是在夏天受的伤。他熬过了手术,熬过了感染,熬过了日复一日的幻痛。可他始终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一个废人。慢慢地,他患上了精神病,惧怕见到任何人,尤其惧怕见到妻子。
秋季的某一天,当她不在家时,亚历山大把轮椅摇进了河里。三天后,人们在下游找到他的尸体。
街坊对他的自杀议论纷纷。有人说他是不想拖累妻儿,也有人说是他的妻子暗中虐待他。他们在谈论这些时都小心回避着她,可这些流言最后都飘进了她耳中。那时的她已经成为一位坚韧的母亲,流言打不倒她,她都没流一滴泪。
但在夜深人静时,她偶尔会想,也许亚历山大只是把长满杂草的河岸,错认成了许多年前的那片沼泽。也许他以为,要是他沉入水中,那个女孩就会再一次飞奔而来。女孩会向他伸出手,一把将他拽出这副残破的躯体。
她想,在濒死的幻觉里,那女孩也许真的出现了。这须臾间,他重回年轻,与她一起度过了完满的一生。
船靠岸了。
“来吧。”
她站在岸上,向我伸出手。
那是一双因常年劳作而布满茧子的,粗糙而亲切的手。

顶部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2
功绩 0
星海币 217 sosa
星海币存款 182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4日 18:2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5
我与人群携手而行,走上雨中的街道。
我们在街道上流血,相信血会给城市重新带来温暖。可血没有融入土地,只是融入了雨。雨水从伤口流进血管,流进了我们的心脏。在混凝土浇筑而成的冷漠城市中,失温的血只滋养了蛆虫。
蛆虫从内部将我们啃食殆尽,只留下一副人的皮囊。我们成了饥不择食的野兽,只顾得上彼此撕咬,却还将同类的尸骸认作战利品。
成为野兽之后很久,我才认清自己的真面目。

顶部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2
功绩 0
星海币 217 sosa
星海币存款 182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4日 18:2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6
这是一座河心岛,与劳动营隔河相望。在几年间,荒岛被逐步开辟成农田,这都是由囚犯们赤手空拳一点点建设起来的。
我牵着她的手,随她穿过田地。
这片田曾用来种大头菜和冬油菜。每一棵菜自冬季起就要在温床中悉心养护,春耕时再从温床上移栽出来。曾有数以百计的囚犯在这座岛上劳作,整季整季地围着这些蔬菜忙碌。
他们都不在了。农田早已荒弃,杂草布满田间,足有一人高,就连道路都几近湮没。
这就是她与亚历山大渡过青年时代的地方,令我想起我童年时的家。
在食品供应不上的时期,我父母学着邻居的样,在公寓楼下搞起一个小菜园。那是个非常非常小的菜园,因为大片的地都已经被别人占了。他们种的也是白菜,起先收成很坏,因为他们都不懂得栽培,后来跟邻居讨教了几次,渐渐地好起来了。
但蔬菜还是消耗得太快,他们不得不把家里的坛坛罐罐都用上。我记得其中就有一个很漂亮的宝蓝色花盆,是奶奶用来种兰花的。奶奶过世之后,就把兰花铲了改种番茄。
我很爱吃番茄。自从番茄苗种下去,我就每天都盼着它快些长。我自己动手给它做支架,自己动手帮它授粉。看着它花落挂果,果子一天天涨大,慢慢由青变红。奇妙的是,在收获的时候,我脑中想的不是果子的滋味,而是之后还要再种更多。
从此以后,那个花盆就成了我的自留地。打理植物的时光,于我而言,是那铅灰色童年中仅有的乐趣。
我想,也正是这种乐趣,支撑着她渡过布满黑暗的时代。
野草丛的尽头,我们见到了温室。
它也已不复当年的模样。玻璃顶棚被人拆作他用,下面的木质梁架因而在风吹雨淋中腐朽坍塌,最后留下的只有四壁的残骸。
它就这么矗立在星空下,仿佛是千年前的教堂遗迹。
我们走进遗迹之中,穿过一排排黄瓜架,那上面如今只爬着枯藤。在枯藤的丛林里,我看到一个熟悉的宝蓝色花盆,里面是一丛兰花。在如宝剑般长长的绿叶间,花朵静谧地吐出它的唇瓣。
它尚未完全绽放。
我听见女孩轻声说道,“我用了好久,才种出这样一盆兰花。”
是的,我听过关于兰花的故事,在我很小的时候。
“对不起,”我对她说,“花儿被我毁了,为了种番茄。”
她摇摇头,抓起我的手,我触到了她衣领下的口琴。
她和蔼地说,“但你把这个保存得很好。”
在口琴正面,有一个用刀浅浅刻下的К。К代表库夏,那是维多利亚的小名。
维多利亚·维克托罗夫娜·彼得洛娃。1918年出生,1932年参加共青团,1937年被捕流放,1950年释放,1954年平反,1988年去世。
三十五岁时她产下独子,这个男孩用她丈夫的名字命名。小亚历山大先后给她带来一个孙子和一个孙女。
1993年,那个孙子十六岁。

顶部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2
功绩 0
星海币 217 sosa
星海币存款 182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4日 18:3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7
我凝视灯光下的尸体。
那是鹰,是老猎人,是亚历山大。那是男孩。
男孩死于雨夜。
失去一切的他,在纵身一跃的刹那,融入了天空。
“真可惜。”她说。
我想,令她惋惜的不仅是男孩,还有这个时代。可人无法选择自己生活的时代,是时代塑造了我们。
我回忆起了小时候奶奶说的话。她说,我出生在流星雨的夜晚。她说,我是流星带来的孩子。
流星的孩子,死去时也该化作流星。
一月四日,天龙座流星雨。
但在这个雨的时代,是看不见星空的。
雨水拍打着我的手掌,拍打着她的口琴。我吹起了那首早已忘却的歌,伴着旋律,她轻声哼唱。
歌词中的那只鹰展开翅膀,跃入广阔天地,永远自由地翱翔。
(全文完)

顶部
拓摩亚里亚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12141
精华 0
帖子 32
功绩 0
星海币 217 sosa
星海币存款 182 sosa
注册 星海历24年2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4日 20:1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后记

这篇故事写于2021年的冬天。
无意中恰好赶上了苏联解体三十周年,因此,在可能令读者对我写作的意图产生一些理解上的偏差。
虽说“作者已死”,不过既然写了后记,那么还是坦白说一下,我并不那个消失的国家哀悼。而这个有关大清洗和苏联解体的故事,同样并非因为我对苏联、对布尔什维克的厌恶而创作的。

当初构思这个故事时,只是想写一个在时代洪流中飘荡的人们的故事。之所以选择苏联作为背景,是因为之前偶然间了解到了我曾祖父的一些经历。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后期,我的曾祖父北上苏联做生意。刚到苏联没多久,国内发生了四一二事变,于是曾祖父被以间谍嫌疑关进集中营。多年以后他才被释放,辗转去到香港,直到抗战结束才回到故乡上海。
以此为契机,使我萌生了创作一个类似故事的想法。

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我阅读了马员生先生的回忆录《旅苏纪事》。这本书让我对大清洗以及后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微观社会有了具体的认识,同时书中讲述的种种经历也让我感慨人生无常。所谓“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故事中的“我”和“奶奶”是作为一组对比设计的。“奶奶”因为种种原因被驱赶到了历史旁观者的位置,而“我”则是主动投入漩涡成为了一些历史事件的亲历者。(虽然并未写明,但读者看到1993年这个年份,或许能想到“我”亲历了宪法危机期间的一些事件。)

作为生在九十年代、长在二十一世纪的人,这些事对我都十分遥远。我只能凭借手头的资料以及自己的想象来描绘我出生之前的人和事。希望我有传达出一丝历史的沧桑吧。

顶部
白欧特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勇毅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忠诚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睿志大奖章 穆斯奖章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钻石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星海币发行”作战纪念章
UID 16
精华 13
帖子 1062
功绩 0
星海币 81183 sosa
星海币存款 5454025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10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白府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14日 21:54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白欧特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白欧特 交谈 QQ
在我儿时苏联还是存在的,还记得那个时候肆无忌惮的嘲笑戈尔巴乔夫大光头上的胎记 。对苏联的感受,随着年龄的增长从不断接触到的历史和文化元素交织中最后形成了一个多重的认知,无法用简单的词汇整理。也许游历过俄罗斯百城的红茶魔术师同学更能有真实经历来说明,不过这位同学已经很少露面了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我的灵魂与这无尽的星海同在
顶部
浪子天妖 (宇宙海盗王)
宇宙男海盗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3487
精华 0
帖子 1586
功绩 0
星海币 80580 sosa
星海币存款 118761952 sosa
注册 星海历04年3月18日
所属阵营  宇宙海盗
来自 深宇宙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24年2月20日 09:0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原帖由 白欧特 于 星海历24年2月14日 21:54 发表
在我儿时苏联还是存在的,还记得那个时候肆无忌惮的嘲笑戈尔巴乔夫大光头上的胎记 。对苏联的感受,随着年龄的增长从不断接触到的历史和文化元素交织中最后形成了一个多重的认知,无法用简单的词汇整理。也 ...

去年还在一个qq群里见过他来着,还挺活跃的,但是群炸了,也见不着人了。





言论自由像屁眼,一旦堵上很快就痛不欲生。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