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存档 [六一纪念]花语——另一个黄玫瑰的故事 作者:虚空的舞者
lancer
星海帝国军将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星海帝国军“银河”工程总指挥官


星海帝国军少将
星海帝国军勇毅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睿志大奖章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优异服务勋章 银英之最十大战役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铜质勤务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4
精华 24
帖子 1586
功绩 4000
星海币 3725 sosa
星海币存款 67075308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14日
所属阵营  宇宙海盗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3年6月30日 15:1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存档 [六一纪念]花语——另一个黄玫瑰的故事 作者:虚空的舞者

时间总是悄无声息的缓缓前行着,至少在表面上看来确实如此。但是一旦那轮回的每年中,当那个特定的日子来临时,站在记忆长河的岸边回望过去的人们便会惊觉到,原来追思的浪涛所覆盖住的平静的河面下,历史早就开始一页页飞快的被翻动着。
已经,过去了那么久的时间了么…?
今年是菲列特利加. 格林希尔的名字后面加上“杨”这个字的第七年,也是家中小小的餐桌边,那个常常会用些微不满的神情注视着见底的酒杯,一边喃喃的说着什么的身影消失后的第六年。
她还很清楚的记得六年前的自己在病床上时感到的莫名的担心,以及回家后仍时时感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会来敲开身后的门,然后对厨房中的她笑着说“晚上是火腿三明治还是牛肉三明治”…
……时间的风将这看似真实的触摸感渐渐吹散了。

每年的六月一日,菲列特利加并没有像很多人想的那样,将自己独自关在家中“回忆着和杨元帅度过的一点一滴”。这一天,对她而言,是和那个黑发的年轻人共同拥有的,如果不去陪他的话,想必对方会感到寂寞吧…
纪念的仪式并不在海尼森的墓园举行,空气中一如往常,安静的微粒子懒懒的游荡着。
踩着凌乱而有规则的石子铺设的小道时,青草和树木的味道越发清晰的占据了思念的情绪。手中拿着淡紫色莲花的菲列特利加并非像现在的银河帝国罗严克拉姆王朝的皇太后希尔德以前一样不懂花语,但也并不会花费过多心思在其上。虽说看过的花语便不会忘,不过菲列特利加一贯认为,只要不是太过正式的场合,花的外形是否高雅可人远比其代表的究竟是“爱慕”亦或是“倾慕”这种类似文字游戏的区别要来得重要。

关于花语,杨以前曾经以似乎不满的语气对尤里安说过:
“为什么人们不能按照自己的喜好或者花的外形来选择,而偏要被束缚于毫无意义的所谓的‘花语’呢?难道就因为我们祖先中偶尔一个人的爱情或事业成功与否而要将其刻入当时那些贵族无意碰触过的一朵花中么?”
再说,我们这个号称民主的国家难道连花的选取都要依靠久远前地球上的王室贵族来判断么?——不过这句看私没什么营养的话杨倒是没有说出来。
当时尤里安并不是太清楚杨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花语来,难道仅仅因为TV电视中刚刚出现的鲜花订购广告么?

少年并不知道这之前的几天中,杨曾陪菲列特利加同去婚纱店挑选新娘的婚礼长裙。一般而言,女方对于服饰的要求总是比男方要来得注意一些,杨也无意要求菲列特利加在这方面刻意“从简”,毕竟这对人生而言婚礼将是个非常重要的时刻。
自从人类离开地球后,典型东方式的礼服渐渐只能从TV电视或者博物馆中一窥其影了,象征着纯洁,无暇的白色西式婚纱几乎完全取代了“穿着麻烦,颜色杂乱”的传统东方服装出现在婚礼的喜宴上。所以即使是有着E式姓名的杨也从未想过要来一个“E式婚礼”。
当为菲列特利加试衣的小姐出去另一个房间取发夹时,一直在一边看着的杨想着试衣小姐刚刚说着的“发夹上配上鲜花会比较好”喃喃的将自己的想法说着:
“浅黄色的玫瑰…会很好看啊…”
如果换做其他任何稍微对花有一点常识的人,一定会善意的笑出来吧,而要是碰上波布兰等人的话,是不是还会坏心眼的说着“不错不错啊,就用黄玫瑰好了”之类的话呢?不过提着长长的裙摆的菲列特利加,此时照着镜子想象了一下黄玫瑰的装饰效果后,对着自己的未婚夫露出了微笑。
“是啊,应该不错的。”
看着这样表示赞同的她,杨的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金褐色秀发,珍珠色婚纱以及浅黄色玫瑰组成的协调的图案。不过当婚纱店的小姐拿来小小的有些像兰花的白色花苞时,杨并没有想到要提出任何意见。
生活中的事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比较好。
或许黑发的年轻司令官一直这样想也说不定。

……
“当时如果用黄玫瑰的话一定也不错吧。”
只是不知道帝国军的勇将米达麦亚会不会因为同盟的退役元帅拥有和他一样的思考方式而立刻跑去花店再买上一束那早已身价倍涨的黄玫瑰送给妻子呢?
微笑着轻抚朴素的碑石,大理石的冰凉浅浅的传了过来。
“今天带来的是紫色的莲花哟…”
“因为,感觉上,觉得和你有一点像…”
不过,将自己喜欢的赠予他人,花不就是应该这样用的么?
……
独自一人的对话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很久,菲列特利加知道,这样的谈话并非缺少听众,只不过那看似懒散的黑发司令官,她的丈夫,此刻正巧在午睡罢了……
那就让我随便说说吧,这一年中同盟的事,帝国的事,卡介伦的事,亚典波罗的事,尤里安的事……还有,我对你的思念…………

快近傍晚时,海尼森一家不知名的小花店里,一位有着金褐色头发,浅褐色眼眸的美丽女子将原本数量就不多的黄玫瑰买下,在老板多少有点好奇的目光中离开了。
盛开的,刚刚开至一半的,以及仍含着娇嫩花苞的浅黄色玫瑰,映着天际的晚霞和她亮闪的头发,将过去和未来在此刻打上了一个很大的花结,紧紧的系住那不算上,也绝说不上短的六年的时光……


[END]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8月10日 16:3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streaming tears
如果杨威利能一直陪着夫人多好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