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圣域之梦(超长圣斗士同人)
洁霓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桂冠单项奖
UID 15
精华 9
帖子 771
功绩 0
星海币 2901 sosa
星海币存款 89664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4年6月26日 20:34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圣域之梦(超长圣斗士同人)

再一次,奥莉维亚庆幸自己明智的选择:眼下手头两只旅行包已经让她苦不堪言,要是刚才在机场把所有的行李都提出来的话…………
奥莉维亚叹了口气,将一缕褐色的卷发别到耳后去:“很好,现在来确定一下我的位置。”
巴尔干半岛常见的岩石,依稀能嗅到的海风里夹带着迭迭香的味道。
“好了,现在——”奥莉维亚自言自语道:“我是在地球上——”她瞄了一眼手头捏着的一张计程车单据,上面清楚的印着“希腊,雅典”的字样。
时间推到三小时前,奥莉维亚一上计程车便将地址告诉了司机,当时司机很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现在,奥莉维亚知道为什么了:没有任何一个疯子在下了飞机以后会提着满手的行李,然后搭乘三小时的计程车来到这么一个几乎不是在地球上的鬼地方。
“啪。”
“哦,该死!”奥莉维亚瞪了一眼断掉的鞋跟,只好将行李放下,自己挑了一块大石头坐下。
奥莉维亚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事情再回想一遍——
“谢谢你能来,贝纳女士。”纱织微笑的伸出了手。
“您太客气了,纱织小姐。”奥莉维亚依旧在心中纳闷:集团的最高权利者召见自己到底会有什么事?虽说自己的地位并不算低,至少是一名中层干部,不过自己只是城户集团外围一家分公司的公关主管,别说是城户纱织了,就算是地区主管召见自己的可能性也不大。
“贝纳女士,你一定很奇怪我们的会面吧?”纱织似乎看出了奥莉维亚的疑惑。
“是的,纱织小姐。”奥莉维亚点了点头。
纱织示意奥莉维亚坐下,自己将座椅转了四分之一圈,缓缓的开口道:“贝纳女士,我查阅过你在本集团的工作业绩,发现你在公关行政这一方面有不凡的突出表现。”
“您太客气了,我只是对工作尽到职责而已。”奥莉维亚谦虚道。
纱织纤细的手指在扶手上敲了几下:“眼下,我有一个难题,希望你能帮我解决。”
“很乐意效劳。”上司的客气就是命令,奥莉维亚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我需要一个在行政方面有才华的人去一个——一个比较特别的地区工作,负责这个地区的一切行政事务。”纱织说道:“算是工作调动吧。”
听上去不像是坏事,奥莉维亚松了一口气:“如果公司需要我,我很乐意接受调动。不知道是去——”
“希腊,雅典。”纱织顿了顿,又道:“准确的说是雅典附近。”
早年,自己曾经在希腊工作过一段时间,奥莉维亚自认为对希腊语还算过得去。她说道:“我想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纱织指了指桌上的一份文件,道:“关于你的地位、薪水等问题——你先看一下吧。”
奥莉维亚拿起文件,小心的翻阅着:在签卖身契前总还是要看清楚的,她在心中边笑边想。
然而,越看她越惊讶,最后,奥莉维亚开口道:“说实在的,纱织小姐,我个人并不认为一个地区的行政负责人会比地区主管的报酬还好。”
“贝纳女士。”纱织微笑道:“我说过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我相信在那里的工作并不会太轻松。在众多的人选中,我选择你,并非完全是因为你的工作能力,而是集合了性格、处事各方面的因素。我相信你是最适合的。”
“既然您这么信任我,我就尽力吧。”奥莉维亚耸了耸肩:“那里——对集团很重要吗?”
“是的。”纱织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对我而言,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地方。”
奥莉维亚开始有点好奇那个地方了…………
奥莉维亚将另一只鞋子的跟掰了下来:“现在我感觉到这地方的特殊了。”
传说中,城户集团中心有不少的秘密,集团在全世界有许多的秘密实验室什么的,听说还有专用的卫星…………
“我到底是被派到哪个军火基地啊?还是秘密实验室?”奥莉维亚在头脑里乱七八糟的想着。
“嗨,你在这儿——”一个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发出的声音吓了奥莉维亚一跳。
还没等奥莉维亚站稳,一堆棕色的“石头”矗在了她的面前:“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我应该在公路那里等的,实在是不好意思。”
奥莉维亚按了按有点耳鸣的耳朵,在看清了面前至少有2米的大汉后说道:“我还不知道你是——”
“你是奥莉维亚贝纳女士吧?纱织小姐派来的?”棕色大汉拍了拍头,道:“没错了,我接的就是你。”
奥莉维亚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轻松的把两个不算轻的旅行包挂在手臂上,开始大步向前走,一边走还一边示意自己跟上。
“等一下,等一下——”奥莉维亚这才反应过来:“能不能麻烦你解释一下?”
接下来的旅程中,这名自称是阿鲁迪巴的男人向奥莉维亚介绍了不少情况。奥莉维亚总算是明白自己的新工作地点了:这里是希腊雅典,自己未来工作的地方是国中之国,一个被称为“圣域”的地方。由于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原因,这个地方很少被外界了解。这里的生活和这里的人与外界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奥莉维亚颇有兴趣的问道。
“恩——这个——我不大说的上来。”阿鲁迪巴想了想以后,又加了一句:“就是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谢谢,我了解了。”奥莉维亚只好这么说。
阿鲁迪巴憨厚的笑了笑,愉快的吹起了口哨。
“桑巴?”奥莉维亚问道:“巴西人?”
阿鲁迪巴“呵呵”笑了几声,说道:“我从龙多诺波利斯来的。”
“是在靠近库亚巴河吧?”奥莉维亚说道:“距离玻利维亚挺近的。”
“你也是南美人?”阿鲁迪巴惊喜道。
“不,我是南斯拉夫的难民,在美国长大的。”奥莉维亚说道。
阿鲁迪巴愣了愣,显然一点也看不出眼前这个中等个子,褐色头发的女人像难民。
“我说,阿鲁迪巴先生。”奥莉维亚瞄了他一眼,显然非常满意阿鲁迪巴充满力量的肌肉:“你在哪个部门啊?如果我把你调到行政部门来帮忙,行吗?”
“哪个部门?”阿鲁迪巴眨了眨眼睛,有些为难道:“我们的工作好像不能调动——不过我很乐意来帮忙。”
“你不方便说的话,我来跟你上司沟通。”奥莉维亚笑道:“人员的定期流动对公司是很有帮助的。”
“我想这个恐怕——”阿鲁迪巴正想说明十二宫之间是不能互换的,但又满面笑容的冲着山下一指:“看,圣域到了。”
出现在奥莉维亚眼前的是山脚下的大片土地:有城镇、农田、森林、果园、河流、远处的山上还有不少白色的大型建筑…………
“不会吧?”奥莉维亚看直了眼睛,喃喃自语道:“管理圣域的行政事务?不是打算让我做这里的市长吧?”
奥莉维亚随着阿鲁迪巴绕过了山脚的土地,他们两个在山间小路上又穿行了大约两个多小时,这才来到刚才所看见的有许多大型建筑的山下。
“我们——是要爬到那上面去吗?”奥莉维亚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是的。”阿鲁迪巴将挂在手上的行李向上推了一下:“不过,我们要从旁边的小路上去——实在对不起,他们还不知道你已经来了,没经过允许是不能经过他们的宫殿的……”
阿鲁迪巴的絮絮叨叨让奥莉维亚一头雾水:为什么不经过允许不能穿越这些建筑?他们是谁?现在有谁还把自己的房子称为宫殿的…………
不过,奥莉维亚认为总有人会向自己来解释,眼下对这个大块头问的太多反而会让自己越来越糊涂。
“我说,你不认为这些——这些建筑看上去有点危险吗,阿鲁迪巴先生?”在绕过了好几座建筑以后,奥莉维亚忍不住开口道。
“是应该找时间修一下了,这事大概已经向纱织小姐汇报了。”阿鲁迪巴也赞同道。
“向纱织小姐汇报?”奥莉维亚感兴趣的问道:“这么说,这里确实是隶属于我们集团喽?”
“我们集团?”阿鲁迪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
“算了,这只是我乱猜测罢了。”奥莉维亚用一笑掩饰了过去:这里大概是城户集团的什么重要所在,看上去阿鲁迪巴属于不了解状况的外围人员,那么自己就不应该再向他多问什么了。
山间绕来绕去的小路终于到了尽头,奥莉维亚岁阿鲁迪巴爬上了一条长长的石阶后,来到了一扇很大的木门前。
“哦,差点忘了,我们应该去会客厅的。”阿鲁迪巴正准备推门的手缩了回来,他带奥莉维亚沿长廊左拐后又走了一段路,然后推开了一扇小一些的门。
出现在奥莉维亚眼前的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房间左侧有一扇打开的窗户,远处爱琴海那湛蓝的海水印入眼帘。
“欢迎你,贝纳女士。”一个悦耳带有磁性的男中音在窗边响起。
多少年以后,奥莉维亚都不会忘记眼前的一幕:典型的希腊风格小方型石室,几侧的墙壁全被高高的木制书架掩住,露出墙面的地方装饰着几幅地中海十字绣作品。地面是用打磨过的石子拼出的几何图形。一张软榻四周很随意的摆了几把希腊式的长椅,中间还围着的小几上有一瓶盛开的玫瑰花和两杯薄荷茶。打开的窗子将地中海阳光揽入了室内,一切是那么随意,那么自然。奥莉维亚见过不少样板房,自然也少不了希腊风格的,可今天自己才明白什么叫做一流的房间:一流的房间可以不在乎风格,却能把人给融进去的,而不是在人与房间之间加了道框子。
其实这些想法还是奥莉维亚在事后才总结出来的,因为当时她的目光一下子就被立在窗口的人所吸引了,恍惚间竟然分不清楚是人是神:高高的个子;很随意的黑裤和希腊男人经常穿的厚底鞋;灰色麻制的短袖套衫,前胸开口处被蓝色带子呈交叉状系住。全希腊有1000个相同打扮的男人,可眼前这一个却是唯一:长长的蓝色微卷头发散在肩上,大理石一般的脸旁垂着几缕不听话的发丝。在奥莉维亚看来,仅仅是他那一双荡漾着地中海微波的蓝眼睛就足以让人忽略他俊美的外表了。
“咳。”还挂着行李的阿鲁迪巴忍不住咳了一声。
“啊,抱歉,我失态了。”奥莉维亚这才勉强回过神来,忍不住开始暗暗自己:都是30多岁的老女人了,还这么把持不住自己。
俊美男人笑了笑,这一笑当真是惊为天人:“欢迎你来圣域。”
“撒加,我晚到了一会儿,差点和贝纳女士错过呢。”阿鲁迪巴放下行李道。
撒加?奥莉维亚记下了这个名字,看上去他那气势像是主管这一级别呢——等一下,如果他是主管,阿鲁迪巴怎么跟他这么随便?
“纱织小姐已经通知我了,说你会前来帮助我们。”撒加说道:“请坐吧,我想你需要了解一些事。”
阿鲁迪巴向两人挥了挥手,道:“你们聊,我还有事呢。”
“阿鲁迪巴,通知他们一声。”就在阿鲁迪巴要离开时,撒加吩咐了一句。
这一句让奥莉维亚感觉到原来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里竟然还能含着不容忽视的力量——怎么说呢?叫王者的气势吧。
奥莉维亚有个习惯,对于尚未弄明白的事总是保持沉默,静观其变。自打来到这个叫圣域的地方后,无论是人是物,完全不能按照自己所经历过的常理推论。不过——总会清楚的,奥莉维亚有预感,眼前这个叫撒加的搞不好就是关键人物。
“撒加先生——”奥莉维亚觉得由自己先开口比较好一点:“我是初次来工作,有什么不妥还请多多指教。”
“你太客气了,贝纳女士。”撒加将茶几上的茶杯推到奥莉维亚面前。
“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大家都是同事,不用那么客气。”奥莉维亚伸手接住了茶杯。
“同事?”撒加愣了一愣,随后微微一笑道:“难道纱织小姐没跟你说明吗?”
“纱织小姐说我亲自了解会比她直接说更好——”奥莉维亚小心的问道:“有什么不对吗?”该不会眼前这个撒加是自己的上司吧?这么年轻?
“还是由我来向你说明吧。”撒加说道。

“喝茶。”沙加笑着指了指桌上的茶。
“不了。”阿鲁迪巴伸了个懒腰,道:“别再让米罗说我什么牛饮了。”
沙加笑而不语,却也没有再勉强。
“沙加——”过了一会儿,阿鲁迪巴忍不住开口道:“你不好奇她吗?”
“纱织小姐想必会全盘考虑的。”沙加淡淡的说道。
“那倒是——”阿鲁迪巴抱着双肩道:“不过知道来的是女人,我真是吓了一跳。”
“有因有果,因果循环,或许来者会成为涟漪的一环。”沙加闭着的双眸转向沙罗树叶飘落的的方向。
阿鲁迪巴歪着脑袋,有点困惑的说道:“因果吗?说实在的,我真的不太懂——”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我解嘲道:“算了,反正我也想不出来——我先回去了。”
沙加并未起身相送,坐在花园中的他陷入了静思中…………

奥莉维亚安静的听完了撒加的解释,在略加整理后,她开口道:“你是说——你们是战士?”
“可以这么说。”撒加点头道:“不过在平常,我们是普通人。”
“那——这里是类似运动员训练的基地喽?”奥莉维亚似乎记得城户集团有投资体育运动事业的项目。
“训练基地?”撒加愕然道:“不不不,这里是圣域,就是我刚才说的雅典娜女神——”
“我想我能够明白,只是在找一种自己能接受的解释而已。”奥莉维亚打断了撒加的话。
撒加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也有点明白为什么纱织认为奥莉维亚是合适的人选了。
奥莉维亚喝了一口水薄荷茶,道:“说实话,我真的很难相信你和刚才那位阿鲁迪巴先生居然是你说的那些个不可思议的的圣斗士,而纱织小姐竟然是女神的转世。”
“那又是什么促使你相信的?”撒加略带好奇的问道。
“既然纱织小姐安排我来这里工作,又再三提醒我关于这里的特殊性。”奥莉维亚顿了顿后说道:“我想应该不会有人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吧?”
撒加说道:“纱织小姐向我推荐你时,我并不太赞同,要知道——”
“我是女人,对不对?”奥莉维亚笑道。
撒加抱歉的笑了笑:“我没有其它意思,相信听完我说的你应该了解,圣域的女性非常少,可能会出现不方便。”
“连山脚下的小镇也是这样吗?”奥莉维亚挑了挑眉。
“那当然不会。”撒加摇头道:“我说的是指这里,教皇厅和十二宫,至于圣域其它地方基本上属于正常生活范围。”
“你的意思是说,以后我的工作地点就在这里喽?”奥莉维亚再一次打量起这间会客室。
“是的,而且安排给你的住处也在这里。”撒加笑道:“当然,如果你另有打算——”
“我没有其它打算。”奥莉维亚很惬意的动了动脖子:“在大都市的钢筋水泥里闷了那么久,来到这么一个世外桃源,还有什么好求的呢?”
“这样也好,工作会比较方便一些,有不少人在十二宫跑上跑下都觉得有许多不方便。”撒加说道:“这里看上去古旧一点,不过已经维修过一次,现代生活所必须的东西基本不缺,尽管有时候会有一些小麻烦……”
“如果按照你说的那样——除了我以外就没有其他工作人员了?”奥莉维亚问道。
“原则上教皇可以号令所有的圣斗士,不过在习惯上如果非必要的话,除了当值人员外——”撒加说道。
奥莉维亚皱了皱眉:“从管理的角度来说,这样分工不明是很容易出乱子的——呦,看我,在商言商都习惯了。”
“圣斗士的自律都非常好,当然某些时候小麻烦会不断。”撒加苦笑道。
“真是辛苦你说的教皇大人了——对了,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奥莉维亚相当同情的问道。
“目前教皇大人并不在圣域。”撒加叹了口气道。
“啊?”
“我是目前的负责人。”撒加说道。
对于眼前这个俊朗不凡的年轻人来说,想必这是个不轻松的工作。奥莉维亚万分同情的想着。
“并不是所有的圣斗士都在圣域。”撒加继续说道:“他们中有很多有自己的工作,可能是不太容易见到的。”
“明白了。”奥莉维亚说道:“我想我的工作就是协助你维持圣域的正常运做——对吧?那么为了工作方便,你能不能授权给我一般的通行权,我刚才来的时候就——”
“那是当然的,你可以自由进出各宫。”撒加点头道。
“那么,我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奥莉维亚问道。
“似乎是没有——我一下子说不上来。不过,圣域的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习惯,或许你不能马上接受。”撒加想了想后说道。
“这个你放心好了,我一点也不怕麻烦。”奥莉维亚自信道。
于是,圣域大总管算是正式走马上任了。

奥莉维亚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原木的四柱大床和白色亚麻床单,加上随着海风飘入房间的迭迭香。
奥莉维亚忍不住幸福的呻吟了起来:“以前要花着钱去度假,如今工作就像是度假,我可真是幸运。”
清醒过来以后,奥莉维亚从床上跳了起来,将失去了跟的鞋子踢到一边去,套上了前一晚已经准备好的衣服和鞋子。
“水挺小的——大概有人在用水吧。”奥莉维亚在浴室里嘀咕了一句,随即想到昨天撒加告诉自己,近来很多时候,圣域的水压似乎不大稳定。
检查供水管道。奥莉维亚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记下来。
大概是还处在亢奋状态中,奥莉维亚一点也不觉得饿,加上撒加建议她休息两天再开始工作,于是奥莉维亚决定先巡视一下再说。
与几名仆役闲聊了几句后,奥莉维亚知道撒加好像不在教皇厅。既然这样,奥莉维亚也不好意思乘上司不在的时候到处晃悠,所以她信步向山下走去。
双鱼宫外静悄悄的,只有深深浅浅的玫瑰在花园里热闹的开放。这一艳丽无比的景致引得奥莉维亚观赏了许久。
接下来的水瓶宫还是没人,只有三、四个仆役在打扫。
“上上下下不会是根本没人住吧?”奥莉维亚觉得这些宫殿虽然很气派,不过实在是太过冷清了。
“好了,这里应该是——摩羯宫吧。”奥莉维亚小心的绕开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应该——哇!”正想试着把石头推到一边去的奥莉维亚被地上一道不知是怎么形成裂缝狠狠的绊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还没等奥莉维亚感到疼痛,一个淡然的声音已经在她耳边响起。
“痛,好痛。”奥莉维亚吸着气,在来人的帮助下挣扎着站起来,这儿的花岗岩还不是普通的坚硬。
“或者你需要清洗一下伤口。”来人建议道。
“太有必要了——”奥莉维亚叹了口气,正想抬头向来者表示谢意——
吓!昨天的撒加已经让奥莉维亚觉得世间罕见了,可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尘世中的人了:修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清秀的面容,紧闭的双眸,特别是那长长的睫毛;再加上那飘在身后的长长金发。
“你是——沙加吧?”奥莉维亚想起了撒加对她说的:看见了沙加,必定会让你想到水中升起的莲花。
沙加点点头,并没有忽略奥莉维亚的吸气声:“你受伤了。”
“我没怎么注意。”奥莉维亚低头掸掉了腿上伤口上的小碎石。
“跟我来吧。”沙加将一只如玉雕成的手伸向奥莉维亚。
“什么?”一阵万花筒般的闪烁之后,奥莉维亚惊愕的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花园中。
不,准确的说并不是花园,而是一个颇有空灵味道的园子:起伏不大的坡地,青青的绿草,淡雅的小花;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两棵让奥莉维亚叫不出名字的树,树叶婆娑。
“请坐。”沙加示意道,身旁有古藤茶几和座椅。
“我好像刚才是在摩羯宫吧?”奥莉维亚注视着沙加:无论是园还是人,都是这么超凡脱俗,真是有必要让所有女性看看什么叫气质。
沙加笑而不语,指了指茶几上的一壶清水,道:“这是矿泉,可以用来清洗伤口——抱歉,我这里没有药。”
“没事没事,只是小伤口罢了。”奥莉维亚眦着牙,倒出了一些水来洗伤口。
随后,她好奇的问道:“请问刚才那个是不是就是瞬间移动的异能?”
异能?多天才的想法!
“只是较常人更快速的移动而已,并不是异能。”沙加解释道。
奥莉维亚感慨道:“我觉得真是不同凡响,在我过去的生活里肯定是想不到这些事的。你们真的很了不起。”
沙加只是淡淡的说道:“万事不定,有好必定有坏,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
看起来沙加的思维是比较有辨析性的,奥莉维亚不打算在这些问题上跟自己过不去,她换了个话题道:“这里的人好象很少呢。”
“最近大概都有事情吧。”沙加说道:“比较常见的,只有撒加、阿鲁迪巴和我。”
“那——他们二位呢?”奥莉维亚问道。
“撒加一定在镇上,至于阿鲁迪巴——”沙加的笑意加深了一些:“现在大概在清扫小镇的石子路。”
“扫路?”奥莉维亚愣了一愣。
“阿鲁迪巴很喜欢圣域的小镇,也非常乐意为大众服务,所以成了小镇的工职人员。”沙加笑道。
一个有着他那样的地位和能力的人,能够俯首为大众服务,而且是发自内心所愿,奥莉维亚觉得这挺不容易的。
“那么,我现在是在——处女宫,对不对?”奥莉维亚四下张望道。
“这里是沙罗树园。”沙加说道。
“原来那就是沙罗树。”奥莉维亚笑了笑:“我对植物不是很在行,只知道沙罗树与佛教有很深的关系,另外在东南亚会比较常见一点。在地中海国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园子的景色暂时是不会改变的。”沙加说道:“随时欢迎你来。”
“太感谢了。”奥莉维亚站起来道:“虽然大家都不在,我还是想再去到处看一看。”
“十二宫的建筑可能有隐患。”沙加提醒道。
消除圣域危房。奥莉维亚在小本上加了一条。
沙加看上去不像阿鲁迪巴那么好说,也不像撒加那么配合,不过也挺好相处的。根据奥莉维亚过去的工作经验,如果有一半人能做到像他这样,世界上至少会减少70%的麻烦。这是奥莉维亚在离开处女宫时想到的。
等一下,就在她正要决定是向上还是向下走的时候,奥莉维亚突然想起一件事:记得买几本星座啦性格啦之类的书回来,尽管自己对此并不十分相信,不过为了工作而进行适度的知识投资还是很有必要的。
在小本上又加了一条后,奥莉维亚决定先上走吧。

“这是治疗普通伤口的草药。”下午,正当奥莉维亚在翻阅过去的文件时,撒加递给她一只玲珑的小瓶子。
“啊哈,你也知道了。”奥莉维亚接过瓶子后点头称谢。
“抱歉,在十二宫范围内除了白羊宫有一个草药园外,我们都不太有储存药物的习惯。”撒加说道。
“存货太多,资源浪费。”奥莉维亚相当能够理解。根本不需要用药的人干吗要放一批容易过期的东西在身边呢?
“今天有什么心得吗?”撒加颇有兴趣的问道。
“我觉得圣域需要的不是一个行政主管,而是一个能帮你整合各方面事务的人。”奥莉维亚大胆的说道,一上午自己也不是白逛的。
撒加欠了欠身后坐下,一手搁在椅子的扶手上,若有所思道:“你是怎么得出结论的?”
“企业用人是根据发展战略的——抱歉,忍不住又用商业词汇了——”奥莉维亚说道:“在我看来,圣域的存在并非是为了赢利,反而像是公益性组织运作。圣域之所以存在,完全是为这里的人提供一个生存环境。”
“听上去像是福利院。”撒加开了句玩笑。
奥莉维亚轻咳了一声:“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撒加做了个手势,请她继续说下去。
“既然明确了圣域的存在意义,那么维持运作的人——教皇大人或者是你,必定会不遗余力的履行这方面的职责。”奥莉维亚继续说道:“接下来,我们谈谈人。圣域的存在是为了圣域的人,那么生活在这里的人才是被关注的焦点。就像你所说的,这里的人各有各的个性,我觉得我所见到的圣域人似乎并不需要主管——再说我也不认为我有这个本事做圣域的主管。”
“分析的相当透彻。”撒加点头笑道:“不过听上去你好像有点怀疑自己的能力?”
“我对自己的能力相当清楚。”奥莉维亚坦率的说道:“我想无论是教皇大人或者是你,所要负责的只是圣域的总体运作吧?我看了过去的文件,一般而言主要是基建、财务、外务等方面的事宜。十二宫以外有民治机构,真正具体要管的也就是十二宫范围。城户集团在希望继续保持圣域低调存在的前提下,自然不可能扩大管理机构,所以能够配给你的助手最好是一人兼多职的,例如我。”
“所以你把自己定位成整合各方面事务的人?”撒加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奥莉维亚。
“没错,而且我有预感——”奥莉维亚喃喃道:“搞不好我会成为十二宫的大管家,高级仆役。”
“我尽可能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撒加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过暗藏笑意的蓝眼睛却是丝毫也掩饰不了的。
“不过,我喜欢这份工作是事实。”奥莉维亚耸肩道。
“请允许我再问一个问题。”撒加一手抚着脸道。
“恩?”
“你都是这么坦率的说出你的意见吗?”撒加似乎有点深意的问道。
“通常情况下我会婉转一些。”奥莉维亚笑道:“我个人认为如果上司和下属能坦诚的沟通,会比较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过去我曾经在东方工作过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