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下垂是狼,上竖是狗
完先生
费沙领男商人




UID 11820
精华 0
帖子 1
功绩 0
星海币 2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18年7月19日
所属阵营  费沙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8年7月26日 13:4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下垂是狼,上竖是狗


“下垂是狼,上竖是狗”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典故,利用了谐音字”
“那么是什么典故呢”
“被部下垂青的疾风之,也就是下垂是狼”
“那上竖是狗呢”
“军务尚书(上竖)的性对象是狗
“???”
“是这样子的,且听我道来”
“说天亲,天也不算亲,天有帝国和同盟。费沙穿梭商人老,带走世上多少的人。说地亲,地也不算亲,地球教主似黄金。争名夺利有多少载,看罢新坟看旧坟。”
宇宙历800年,新帝国历002年
这是一个注定不平静的一年,回廊之战以帝国军失意的凯旋作为结束,随后罗严塔尔以新领土总督的职位前往海尼森,不久后知名的蛀虫特首也被派去了那里,一切似乎正在好转,帝国的局势看似稳定了下来,可是,有一个人却不这么认为。
银河帝国军务尚书巴尔·冯·奥贝斯坦元帅。
时间是八月的下旬,海尼森尚未发生暴动,威斯塔朗特亡者的遗属还没出场的机会,也就是说,我们的新皇帝目前仍就是孤身一人,这让奥贝斯坦十分苦恼。
“为了确保罗严克拉姆王朝的继续,皇帝必须尽快迎娶皇妃,留下子嗣……然而,皇帝的本领也在于果断速行,在这个问题上坐着等待变化,并多次阻止我的进言……这似乎并不符合皇帝的特质……”奥贝斯坦坐在办公椅上陷入了思考,这个问题是他目前脑海中最为重要的事项,以至于每日他都在思考该如何处理这件事。“皇帝作为霸者没有私情,然而性格上的缺陷却太大了,以至于他对所有女性都有意保持着距离,想要找到能够让皇帝为之心动的女性……难上加难,然而不择手段也要让皇帝尽早结婚。”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夜幕降临在整个费沙,奥贝斯坦做完了例行的工作后回到了宅邸,拉贝纳特一如既往的在玄关等待主人的归来。
“拉贝纳特,我接下来要进行机密事物的处理,你先出去一趟,在十点四十五分准时回来。”
“是,奥贝斯坦阁下。”忠诚的拉贝纳特知道,按照奥贝斯坦的话去做就对了,他不需要考虑别的事情。
不久后,拉贝纳特就遵循奥贝斯坦的指示出了门,此时是晚上八点十分,用过餐的奥贝斯坦走到楼下,招呼那只老狗过来。
“用餐的时候到了。”奥贝斯坦拿出今天例行工作的一部分,新鲜的鸡胸肉,两块,放在老狗的面前。
只不过今天,或者说是,每周的这一天的鸡胸肉,都有一点不同。
这还是要从奥贝斯坦不惜一切代价为皇帝娶亲说起。奥贝斯坦的想法中,曾经包括过色诱之术,但是后来考虑到她们在皇帝的眼中和奶油蛋糕差不多,就逐渐放弃了这个想法,不过在这个想法还在他脑子里转悠的时候,他调查了许多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包括且不仅于各种性癖的研究,性激素的使用,甚至于如何往皇帝喝的红茶里下药,都研究过相关的视频。
随着研究的深入,奥贝斯坦看到了比起人性,更多是兽性的各种知识,在看过一些相关资料后,他脑内理性的弦似乎崩断了,平时他是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干冰之剑逐渐融化,待他意识恢复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勃起了。这,就是一切的开端。
老狗吃下了尚书亲手喂给它的鸡胸肉后,身体产生了变化,逐渐兴奋起来了。
“看来药效到了,那么,我也该倒下了。”
奥贝斯坦从容的坐了下来,然后让身子平躺在地板上,老狗吃下了混有赛奥奇辛和激素的鸡肉后,已经是饥渴难耐,不过,这不愧是奥贝斯坦家的狗,虽然口中的唾液已经不受控制的流淌,却还是在那里,等候着奥贝斯坦的下令。这是有原因的,奥贝斯坦没有像现在坐在电脑前或者拿着手机的你脑子里想的一样脱下衣服。
他伸出右手,将自己的左眼从眼眶中取下。
“对狗要喂狗食,对猫则需要喂猫粮,对于我,现在需要一只喂了麻药的,不会说人话的狗就可以了”
由于左眼比较容易出故障,军务尚书选择将这一只义眼取下,否则,在第二天的工作中故障就麻烦了。取下了义眼的奥贝斯坦对狗挥了一下左手。
这,就是开始的信号,老狗爬到了奥贝斯坦的脸上,将它的下体插入了奥贝斯坦的眼眶中,同时将身体前倾,头部的位置卡在奥贝斯坦的腹部,眼睛正好盯着奥贝斯坦的裤裆。
干冰似乎开始融化了。
老狗开始不断的抽插,由于激素的原因,大量分泌的粘液在奥贝斯坦的眼窝中充当了润滑剂。发出了“咕啾咕啾”的声音。从眼眶中流出的粘液顺着奥贝斯坦干瘪的脸颊,从鼻子旁边流过,一直流到奥贝斯坦的嘴边,他舔了一舔,虽然混有赛奥奇辛的激素还没有通过代谢分泌到这里,不过这气味已经足够刺激了,老狗的眼前,军务尚书的两腿间已经隆起了,老狗的鼻子向前拱来拱去,摩擦着奥贝斯坦的阳具。这让奥贝斯坦嘴角呼出更多的热气,刺激着这条老狗的下腹,让它更加的亢奋。
老狗没有停下攻势,持续加速的进行着抽送,并不断的开始分泌唾液,这使奥贝斯坦回想起了自己曾经看过的资料中有一句“你这个淫贱的小母狗”,不过这一条狗是公的,淫贱的是自己才对。想到这里,他习惯性的闭上了右眼,这个动作同时带动了左眼中的肌肉收缩,老狗突然感到自己身体下面似乎紧了一点,变得更加的激烈,汗液混合着唾液不断的往军务尚书的制服上滴落,奥贝斯坦也因此更加兴奋,汗珠子也开始逐渐从身上冒了出来。
干冰确实,开始融化了。
此刻大汗淋漓的不只宅邸里的一人一狗,宅邸外,一位橙发的青年也在奔走中汗如雨下。
“今天运气真是太差了,为什么非要让我来给这个会呼吸的毒药来送信呢,可是皇帝陛下的命令是绝对的。”这是倒霉的毕典菲尔特,不仅在战场上输给了杨威利,在生活中现在还要被派去给他最讨厌的军务尚书送信。
“要是早一点儿去海鹫喝酒就没这事儿了,说来也怪,奇斯林那个时候正好不在”随着满口的嘟囔,毕典菲尔特已经到了奥贝斯坦的宅邸门口。“干脆交给拉贝纳特算了……不行不行,皇帝让我亲自交给奥贝斯坦的,真倒霉,见了那个毒药的话,一会儿喝酒估计也和喝药一样难以下咽了”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拉贝纳特今天不在家,没人来给他开门。毕典菲尔特感到疑惑“怪了,怎么拉贝纳特还不出来,但是有个房间灯是亮着的,肯定是那个奥贝斯坦又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毕典菲尔特想了一想,干脆直接进去面交了,也算是不辱使命。
这个见不得人的勾当,他还真没说错,这个时候的奥贝斯坦与狗已经渐入佳境,由于赛奥奇辛与激素的作用,老狗不断的扭动着腰肢,舌头流下的唾液几乎沾湿了奥贝斯坦的半件衣服。奥贝斯坦则是一言不发,冷静的躺在地上,任由老狗在他眼窝子里疯狂的抽送,然而,他的鼻息,也比往常更显得急促,粗重,时不时会张开嘴角,吐出苍白的空气。
要问帝国谁进门前是不敲门的,毕典菲尔特一定会被第一个提名。只有不到0.2秒,这个会呼吸的破坏冲动就打开门走了进来,用他颇为自豪的嗓门说到。
“军务尚书阁下,皇帝……。”毕典菲尔特声音愈发的细小,以至于呆住而失声。眼前的光景让他不敢相信,自己天天骂军务尚书是被狗日的,没想到今天真的看到了。
现在把镜头转回给奥贝斯坦,由于一个义眼已经被拿掉了,自己还是倒着的状态,看不到那个人是谁,不过这个声音他是认得的,是那个好事要大声坏事更大声的老毕。这个老毕,现在正在看自己被狗日。
首先发话的,是奥贝斯坦。
“转告拉贝纳特,我的遗书就在书桌的第三个抽屉里,要他一事不漏照章执行。还有,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就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事吧。只要告诉他这些就够了。”
(完)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