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原创】eigengrau*灰影之下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7月29日 00:1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原创】eigengrau*灰影之下

【原创】eigengrau*灰影之下

罗帅年轻时候的浪漫故事,要吐槽先看最后我的自黑谢谢么么哒~
如果爱,请深爱〔不太可能〕如果喷〔灰常可能〕请轻喷

“Was sind wir denn, wenn nicht eine Ansammlung von Erinnerungen?”
S.J. Watson
Translation: "What are we, if not an accumulation of our memories?”

米达麦亚是一个多小时之前离开的吧?异色双眸的年轻军官坐在酒吧的高脚凳上这样想着,虽然无意回到宿舍去睡觉,但是这个钟点也许也该回去了,于是掏出钞票结过账以后走进帝都漆黑的夜。
这条小街上酒吧是不少的,在两边小馆暗暗的灯下走着,他看见前面有一个穿着短大衣和高跟鞋光着两条长腿的金发女子被几个男人围在一个小圈子里,远远听见男人们不怀好意的低声哄笑他就知道这情况不太妙,略走近他瞥见女人出众的面容,真是个难得的美人,看惯了小姐夫人们的姿容的名花终结者这样感叹,所以当他听见女人敷衍的答话时便决定上前相助。
“真的是你吗,宝贝?”从大衣兜里伸出双手摊开,“快过来让我看看。”
那女人的演技也真是不错,迷离的眼神慢慢聚焦,绽出一个迷人的笑容,“Ooh-la-la,”,红唇撅起又舒展,“真没想到啊!”她迈开长腿走过来,无视周围男人的目光,直接贴到他胸前,双臂搂住他脖颈,带着酒精气息的冰凉双唇吻了他的脸颊,然后回头向男人们一飞吻,“晚安啦绅士们,你们总要原谅老友叙旧嘛!”说罢她把胳膊换成搂住他左臂,贴在他身体左侧以一种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向小街的尽头。
罗严塔尔没说话,他在等身边这个尤物开口,她一定会是个很诱人的女友。走出去一段距离已经几乎听不见身后男人们的骂骂咧咧之后,她才侧过脸来和他讲话,“刚刚的事谢谢你啦,”她的声音听起来轻松又不作矫饰,“改天请你喝一杯怎么样?”她个头很高,又穿着不低的高跟鞋所以两人的脸靠得很近,“为你这么美的女士效劳理所应当是不是,”他调侃道,“不知道您今夜还需不需要我的帮助呐?”她轻笑一声,“我不是什么陷于危难的无助少女,您也能看出来吧,”,伸手稍稍理了一下长发,“其实那种情况我并不是走投无路的。我也许看起来像夏日微风,但是实际上我是飓风肆虐。”这个比喻很有意思,她听起来很自信,“不,小姐,我只是乐意效劳,”他送上一个杀手锏的微笑,期待她的答复。“那么您把我送回住处我将很乐意,先生。”她果真稍稍柔和下来,就像他猜的一样。
“能冒昧的请问您的住址和芳名吗,小姐?”
“我住的地方离这不远的,您不急的话很快就能走过去,至于名字嘛,”她稍稍停了一下,“塞西莉·戴米亚尼**。”
他觉察到她一瞬的迟疑,于是报上自己的名字,“奥斯卡·冯·罗严塔尔。”
“哦,久仰大名,”她收敛地表示。
“恕我冒昧,”奥斯卡很想知道这位美人的名姓有什么故事,“我是不是用错了称呼,小姐?”
“没有,我又重新成为小姐了,”她略略放松,“ 戴米亚尼小姐。不再是什么伯爵夫人了,”
“对不起,小姐,我并无意…”这可是好一段往事呐。
“千万别道歉”,又一声笑,“和一个刚刚认识的人-即使听说过的人-说这个也很奇怪,但是我很高兴我不再是伯爵夫人了,先生。”她舒一口气,“别人眼中的不幸乃至耻辱,我简直乐在其中呢。”
“哦?”
“我又自由了,不是吗?只有未婚女子才能半夜结识英俊的陌生人,是不是?”她听起来肤浅,但是实际上她绝不仅于此。“您不是也没有家室么,所以您能明白是不是?”她半挑逗半玩笑地挤挤眼睛,简直能把任何男人迷倒。能这么轻易作出这种神情的女人,不是情场经验极其丰富就是天生的魅力四射,或者二者兼有。
“而且还能喝不少酒,”
“哦别开我的玩笑,好像您喝的比我少似的。”
他们两人都露出了笑容。
就这么亲密地走了两条街以后,罗严塔尔觉得他下一任女友非这位前贝里曼伯爵夫人莫属,于是在分别前发出了晚餐邀约。
“当然,”她嘴角一撇莞尔一笑,“但是要我来付账,就算谢谢您今晚的辛劳。”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7月29日 00:2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在侍者端上作为开胃前菜的鱼子酱和海胆之前,他好好打量着面前的美人,昨夜光线太差,今晚在柔和得恰到好处的灯光下他才看清她的金发并非黄金的颜色而是浅浅的铂金色,她的双眼呈一种介乎与浅灰和冰蓝色之间的冷淡色调。真真的美人,罗严塔尔在心里这般夸赞,也许冲她的脸蛋我就该和她约会至少一个月,不要提她是个多有趣的伴侣。
事实证明罗严塔尔为她点的那些昂贵的菜肴一点也没有白费的意思。一个配的上约会的第一次晚餐就享用绒螯蟹汤和以奶喂养的小羊羊排配黑松露的女人。和多数第一次与罗严塔尔约会的女性不同,塞西莉没有半点局促,她始终保持着或微笑或冷静的神态,自若地与他闲聊,从前菜享受到甜点,期间酒杯甚至没有空过。
眼见她用小巧的银勺子吃掉最后一点点鲜奶圣代之后,罗严塔尔开始把话题引向更私密的方向。
“您如果不介意,您能给我讲讲您的事么?我很感兴趣。”这话其实不全是撒谎,他对女人的兴趣确实有时候能达到这种程度。另一部分原因则是他更习惯冷眼旁观,打量别人,作听众而不是讲故事的人。
“您想知道哪一方面呢?”她狡黠一笑。
“您的经历,如果您愿意分享。”
“好吧,”她举起之前一直盛着香槟的酒杯,“但是现在我想来点伏特加。”
酒满上以后她才开口,“我是费沙人,我父亲是个有钱的珠宝商人,我们家好像祖上就有此渊源吧。总之我是富家千金,生活无忧,从小我就热爱珠宝,您不要笑我,说真的。但十三岁那年我发现这世界有意思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男人;我的才能中最突出的一项,魅力,不仅仅可以用来向家人撒娇,讨老师们喜欢,我对男人们有,嗯,一种特殊的吸引力,不仅仅是外表上的,他们确实喜欢我的个性与谈吐。于是我就开始结交男友,在他们身上学到更多,年岁增长我也更引人注目。十六岁那年我遇见了贝里曼,——他让我的一生都改变了——他很英俊很甜蜜,让我快乐的笑容和宽阔的肩膀;他爱我,对我很着迷,而我也迷上了他,我真的爱他,真的;开始我没有太多想法,我太小又爱昏了头,后来他向我父亲提出娶我,我以为这样就能永远和他在一起,每一个人都觉得帝国的伯爵是再合适不过的结婚对象了,世界上又再没有我们这样一对相爱的璧人,所以我就高高兴兴地嫁给了他,接受所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与艳羡。”
她喝了一口酒,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这样的故事,您不烦吧?”
“当然不,我很享受。务必继续,小姐。”
“接下来就是我猜想的一切都成了真,什么盛大婚礼呀,蜜月呀,贵族大宅呀,当时我到帝国才知道他得对我多着迷才会娶我这样一个姓名里没有冯字的女孩,而当时我也确实爱他,我年纪还小,他对我又再体贴爱护不过。但是很快婚姻生活就一点点无聊起来,一年以后我生下漂亮的双胞胎儿子也只是稍稍减弱了这种感觉,不是我不爱他们,他们是我最爱的宝贝,但是对孩子们的爱是细水长流不是激情四射,那股兴奋劲很快就消退了。我平生最怕无聊了,您知道。”
“完全能够理解,”他举了一下酒杯。
“所以我重拾未出阁时的爱好,跳舞呀,写作呀,作曲呀,还有——”
“我能猜到,小姐,”罗严塔尔竭力掩饰突然泛起的厌恶之情,女人呐——
她敏锐地觉察到他态度的转变,“我无意冒犯,如果有冒犯到您那么我道歉,先生。我只是以为您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以为您不会——”
“我并没有结婚,这一点您要清楚,”冷冷地说出这一句话,甚至都懒得掩饰了。
“您觉得我背叛了丈夫,是吗?”她漂亮的脸蛋拧出一个生气的脸色,“那么我可以告诉您我没有,即使我们的感情冷淡以后也没有,我一直爱他,我甚至可以告诉你我这辈子从没碰过丈夫以外的男人。”她喝净杯中的酒,哽咽之中挤出最后一句话,“但他可没有为我忠贞不渝。”
一阵尴尬的沉默,空气似乎在升温。
“对不起,我要走了,先生,”她抓起手袋,干巴巴地丢下一句“祝您夜晚愉快。”
他站起来想吻她,伸手去够她的胳膊,但是她防卫性地抬起双手,然后快步离开。
刚才我看见的,是她的眼泪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落翼龙   星海历15年8月16日 19:59  星海币  +100   难得的新人新文,请加油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7月29日 00:2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那个人在她家楼下等着,她每走一步就愈加艰难,她甚至很快地在心里考虑了去酒店过夜的可能性,但他看见她了。
他转过来,异色的两眼使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塞西莉,”他叫了她的名字。
混蛋,她在心里想,还尽量把这种情绪部分呈现在脸上,如果你还算个男人就不要再来烦我,“先生,”
“我来道歉的,塞西莉,”他脸上也许是真诚的歉意?“本来想带花的,但我想你可能更喜欢这个。”他递上一个小盒子。
真是讨厌,“我很累了,先生。”她左边手肘下还夹着一沓手稿呢,白天画廊的工作站得她脚疼,“请回吧。”
“我希望你收下,以表歉意。”
该死的,她真的生气了,“我不要,先生。我不是个白拿别的男人东西的女人,干脆一点,我不是您最不齿的那种女人!”她转身就往台阶上走,但是他动作更快,抓住了她的右手前臂,“塞西莉…”
“天杀的,我长得那么像女表子么!每个人都在背后这么骂我,可我唯一的罪过就是忘了自己的低贱姓氏高攀了高贵的伯爵,是不是!”她发现自己在发抖,手指不听使唤,嗓音变了调,“该死的,我什么都能忍,但是他们在背后骂我的孩子,他们在我的孩子面前骂我!”
“啪”的一声,厚厚的纸制品掉在人行道上。
“嘘,”他安慰性地把她搂住,右手去抚摸她的头发,实际上这个动作自然得连他自己都惊讶,“嘘,我知道。”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很早以前就习惯了别人的指指点点甚至破口大骂,但他身边没有至亲可以被伤害,而塞西莉有儿子,她真正疼爱在乎的儿子。无实的指控比实际犯下的罪行更伤人。
“我丈夫——前夫——”她抽噎着,泪滴如冰晶挂在睫毛上,“要娶一个比我年纪还大的侯爵小姐,你知道——他对我——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她吸吸鼻子,“'塞西莉,——别的一切——你都能带走——但是把家族珠宝留下——行么'真是讽刺。”
他抬起她的脸蛋,盯着她的眼睛说,“他们都是混蛋。”
“他们都是混蛋。”她喃喃地重复,然后他找到她的嘴唇。

她从小就是个早早起床的人,但是她醒过来的时候独身一人。床头柜上的玻璃杯旁边放着那个盒子,她伸手够过来,一枚玫瑰金的黑欧泊戒指,含蓄的变彩使她想起他的眼睛。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7月29日 00:2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她喜欢他的头发。深褐色的,柔顺的短发。纤细柔软的发丝永远闪着丝绸一样暗暗的光泽。而不是她前夫那样硬而粗的,会扎痛她嘴唇的发棕的金发。每一次接吻的时候,她都会把手指伸进他的发间爱抚,在享受情人技艺高超的长吻和他身上令人着迷的气息的时候,手指的完美触感能使这份美好的体验达到极致。
有一次他们两人喝了她调的蜂蜜牛奶早早睡下。她为了能让她那聪明坚毅,对人冷淡的情人喝下这种她从孩提时代就一直常喝的甜蜜饮料而感到一点点虚荣的骄傲,而当他夸赞她的手艺而非表示不屑的时候她简直出乎意料地高兴。但是在午夜时分她突然没有任何缘由地醒来,睁开眼睛就看见他的脸庞。白日的他下巴和嘴的轮廓充满帝王般的尊贵风范,有种骄傲而忧伤的气息,像阴雨国度的国王,而眼睛里永远带着厌倦、傲慢和过分自信的神态。但那双金银妖瞳在睡梦中合上果然就少了揶揄的锐气,丝绸枕套也似乎使他硬朗的面部线条变得柔和,加上月亮洒下的轻柔光线,使他的前额和眼睛下方出现浅浅的、孩子气的阴影。他现在看起来就像古老神话中的美少年,我会是那个让你由无忧无虑、从不驻足的生活中唤起你欲望与激情,让你欢笑,让你哭泣,给你带来爱情与毁灭的女神么?你会爱上我么?我能让你留下来么?
银钵里盛着他带来的红玫瑰,花瓣落在血色的桃花心木矮圆桌上,发出轻柔疲惫的微弱声响。
她握住他的手,吻了他的指尖,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Gute Nacht,我的爱人。”然后她聆听着他的呼吸,渐渐地把自己的气息调整到与他合拍的节奏。

Gute Nacht
German good night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7月29日 00:2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某个周日的下午,阳光明媚地好像让整间公寓镀了金。洁白的瓷花瓶里插着一些黑色的枝条,枝条上没有一片叶子,但从上到下都分布着一些雅致的紫色花朵,空气中充满了瑞香甜美醉人的芬芳。 她靠在午睡的情人身边一遍又一遍读兄弟姐妹们写来的一沓信,银质的裁信刀和香槟杯子一同放在床头的银质托盘上。
他从浅浅的睡眠中醒来抚弄她的金发,感受着她的体温和馥郁。就是这样的时刻总是让他质疑古时候怎么会有人为了可笑的戒律自愿一生不去碰女人。塞西莉抬手去拿她的香槟,但他握住了她的小臂,转手把它翻到内侧。他坐起来从背后环住情人,右手依旧温柔的握住她的右手手腕,左手食指在她手臂内侧白皙娇嫩的皮肤上游走,顺着依稀可见的蓝色静脉血管。他吻了一下她的头发,然后在她耳边呢喃:“蓝色的血液。”
 她侧过脸来吻他的嘴唇,“让我看看你的,” 于是他翻过手臂给她看,她把手臂并在他的手臂旁边向他展示。
他微微地吸了口气,“一样的血液。”
她笑笑,“一样的,但不是,蓝色的。”她伸手把裁信刀交到他手上,简单的动作充满了挑逗的暗示。
他用那把锋利的小刀在前臂上划了一道,伤口立刻涌出了红色血珠。然后她纤巧的手指握住他的大手,在她的前臂上割了一道深而短的伤口,血立刻就涌了出来,淌到了雪白的高支棉床单上。她缓缓地移动手臂,让血滴到他的伤口旁边,一样的深酒红色,一样的粘稠程度。她低下形状如雕像般完美的头颅,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自己的血滴,然后她又舔了一下他的伤口。一阵温暖的触感裹挟在伤口的疼痛中袭来,几乎让他感到麻木。
然后她抬起视线,两人四目相交,“就连尝起来,也是一样的。”
她宛如女巫对他下了咒,可是他自己清楚他自愿照做。他先是舔了自己的那道长而浅的伤口,然后握住她的手掌将她的伤口从头舔到尾,不留下一滴血。然而旋即血液从更深处涌出,如温热岩浆由地下的裂缝不断上涌,安静却致命。
“无论外表看起来怎样,人的血都是一样的。”她幽幽低语,似乎手臂上的疼痛完全没有影响到她。
“一样的,没什么不同。”他跟着重复,然后吻向她沾血的红唇,十指相扣,身体完全覆盖住情人纤细柔软的躯干。事实上,他根本没尝到她嘴唇上的血腥味,因为两人的舌尖都浸润着金属与盐混合的奇异味道。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7月29日 00:2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又是一年的末尾与新一年的伊始的交替的时候。这是属于亲人、朋友和恋人们的欢庆时节。米达麦亚邀请挚友携他交往了有一段时日的优雅女友去家里一同度过这一年的最后一个夜晚。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向来对此类活动表示不屑的挚友竟然只是沉默了一会就答应了。
罗严塔尔把这件事情告诉戴米亚尼小姐之后,她便点头微笑着答应了。她摒弃了所有熠熠生辉的各类宝石首饰,仅仅带了一条温润的奶油色珍珠项链搭配杏色亚麻衬衫和得体的羊绒套裙,脚上一改常态穿了一双蜂蜜色的小羊皮浅跟鞋。她还摒弃了寒冷的冬夜里保暖的各种毛皮大衣仅仅穿了一件及膝的羊绒大衣,奥斯卡选了定制的衬衫和西裤,没系领带,外面穿了一件和女伴相呼应的深灰色羊绒大衣。
这对打扮得当的情人出现在米达麦亚家门口的时候天色还没黑。米达麦亚夫妇大为惊讶,但是还是礼貌地接待了两人。塞西莉贴心地表示要帮助艾芳夫人准备节日的晚餐,密友两人则进了书房去打牌。
“戴米亚尼小姐,你和奥斯卡认识多久了?”艾芳一见面就对这位气质不凡的美人心生好感,但是刚刚相识也只好用这样俗套的方式开始对话。
她送上一个甜美的微笑,“夫人,务必叫我塞西莉。”
艾芳瑟琳也轻松地笑笑,“那么,也叫我艾芳吧。”
“大概两个月了,艾芳。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做道卡萨塔,再煎两块比目鱼排,其他的我来帮您做。这两道菜的材料大部分我都带来了,应该不会麻烦到您。”她示意带来的塞得满满的棉布袋。
“客人应该由主人来招待吧,塞西莉。麻烦你未必太不合适了。”
“千万别这么说,这屋子里现在有两个女人,却只叫其中一个准备餐点,这才不合适呢。”
她们都笑了。

“我说,奥斯卡,今天怎么到的这么早,天都没黑呢。”米达麦亚从酒柜里拿着红酒和酒杯。
“不是我要这个点来的,戴米亚尼小姐坚持早到帮艾芳瑟琳夫人准备新年晚餐的。”声音的主人熟练地洗着牌。
“难得你交上这么淑女的女友啊,这么久你都没向我解释这位戴米亚尼小姐是什么来头?”
“你婚后变得八卦了啊,沃夫冈•米达麦亚。”一贯的揶揄口气。
“哎呀呀,这可算不上八卦吧,”把酒杯放在桌上,“毕竟她现在都是我家的客人了。”
“她是费沙人,之前第一次结婚嫁给了贝里曼伯爵,现在离婚了。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大概四五岁,不过监护权她争不过前夫。”冷静地叙述,淡然地把洗好的纸牌摞成一叠。
揉揉蜂蜜色的乱发,“结过婚的女人么……”
挑起一侧的眉毛,“怎么?”
“结过婚也没什么不好,”伸手去倒酒,“只是……”
“米达麦亚,吞吞吐吐的做法不适合你,”露出一个招牌冷笑。
“罗严塔尔,我的挚友啊,我只是真心希望你能为一个配得上你的佳人长情。”年轻的灰色眼睛里流露出真诚的祝愿与关切。
“……米达麦亚啊,我没有这样的资格啊。你还不明白么?”抽动嘴角的肌肉,露出一抹苦笑。
“我并不这么认为,”米达麦亚正色道,“你不总是对的,罗严塔尔,你不总是对的,特别是涉及女人的时候。大部分时间你根本就是错的。”
“那你要我怎样,米达麦亚,娶戴米亚尼小姐为妻?和她生活在一起直到我们再也无法忍受对方或是移情别恋?这很讽刺。”他依旧在苦笑。
“该死的,你这家伙。我希望你能真心爱上谁一次,一次就好。”他苦涩地停顿了一下,“有时候我觉得你这混蛋真可怜,在这世界上没有谁能完全懂你。”
米达麦亚啊,假如一个人从来没爱过谁、懂过谁,那么即使那样一个人出现,他该怎么知道他是否交付了真心呢?苦涩的味道如此之浓烈,甚至口中的好酒都变了味。

入席之前,塞西莉在厨房里给卡萨塔和水果切片装盘,她浅色的头发拢到一侧。罗严塔尔偶然瞥见她雪白的后颈,薄如纸的皮肤下脊柱一节节凸起引向那颗完美的头颅。她像觉察到什么似的,抬头看见他,送上一个他生平所见最温柔的笑容。

那天晚些时候,四人坐在起居室里等候新年的钟声。窗帘拉起挡住夜色,壁炉里火焰摇曳。女士们喝匡卓酒,男士们喝干邑白兰地。
“他们好幸福,”塞西莉看着正在聊天的米达麦亚夫妇,后者脸上的愉悦与爱意显而易见,“我好羡慕他们。”她的声音平静,带着一丝忧伤。
奥斯卡抚摸着她的头发,喝了一口酒,并没有回应她的话。
“曾经我也是被羡慕的对象啊,每一个待嫁少女都希望得到我这样的婚姻。”她的目光有一点失焦,
“你想他吗?”他继续抚弄着她的头发,把碎发抚到肩后。
她点头,“他是第一个我真正爱过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六年来对我来说没有谁比他更亲密。他是我孩子们的父亲,而我会永远爱他们。恐怕我没那么容易把曾经所爱抛之脑后。”
奥斯卡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我希望他不会是你最后一个爱人。”
她嘴角微微颤动,“离婚教会我的一件事就是生活能多么轻易地从你手中夺走你以为永远不会失去的东西。”
“永远这个词太虚无,C,”他转而触摸她脖颈上的珍珠,“珍珠的美丽最多维持几百年,但我们甚至看不到它变黄。”
“无情的众神嫉妒我们。他们嫉妒我们因为我们是凡人,因为任何一刻都可能是我们的最后时分。万物都更美丽因为我们命运注定难逃一死。你永远也不会别现在更美。我们永远也不会回到此地此刻了。”他念诵着,望着情人优雅的侧脸。
“《伊利亚特》。”
“对。”他轻抚她的脸颊。
她转过脸来面对他,注视着他的双眼,“人类被永恒这一概念的广阔折磨。于是我们扪心自问:我们的行为会在世纪间回响吗?我们逝去之后,会有陌生人听到我们的名字,好奇我们是谁,我们怎样勇敢地斗争过,怎样猛烈地爱过吗? ”
他的手,坚实有力的手,放在她后颈上端,托着她的秀美头颅,低声道,“ 即使无法拥有永恒,我们仍然享有当下这短暂的瞬间。 ”然后,两人相吻。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7月29日 00:2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你多大了?”一个多月以后的早上,她梳头的时候问还在床上的男人。
“二十六。”他正翻看她写的诗,抬眼看了她一下,“你呢?”
“下个月就二十三。”
“我可以给你买那条祖母绿古董项链做礼物,配你的耳环。”
她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你得原谅我,塞西莉,我并不大懂诗。”她的字句华丽又古怪,不按常理出牌,有的诗句他能猜到意思,多数的内容他根本读不懂,但是似乎
“跟胡言乱语差不多,真的,我瞎写着玩的。”她表情一变,“昨天一定是酒又喝多了。”匆匆跑进洗手间去,他听见她的呕吐声以及水流的声音。
“你没事吧,C,嗯?”他走到她背后,拍拍她的后背,替她拢了拢头发。“你昨天喝的并不多啊。”
她给他一个怨念的眼神,“是不多。”
“要看医生么,我带你去。”
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用医生告诉我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经历过这种事。”
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你不会是说…”
“如果你睡的女人足够多,总会有人送你大礼。这你难道不知道吗?”她嘴角一撇。
他无言以对,于是她骄傲地瞪了他一眼,“别担心,我没有打算送你这份礼物,奥斯卡。我无意再为这世界添一个不名誉的私生子。”
他愣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穿好衣服即将出门的时候,戏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如果你送我的礼物想要回去就留个地址我会打包寄过去的,把我的备用钥匙留在餐厅桌子上,行吗?”
“我和她们不一样,你知道吗?”她穿着一身轻飘飘纯白细薄平纹棉胚布,胸线下横系一条银带,看起来纯洁好像童贞圣母。她们永远不会嫁给你,而只要你开口,我就把手交给你。“我不怕被抛弃,被厌恶,该死的我压根不在乎了。什么爱情呀,承诺呀,我不是小孩子了,Allein ist besser als mit Schlechten im Verein: mit Guten im Verein, ist besser als allein.***事实上连她们都知道金钱和地位比情人的一时承诺来的可靠。”她把头发拢到一侧,“不过你明白对吧,其实你我没什么不同。我们都想抓住些什么,只是没什么结果。我们都在找寻一份爱情,从我们的境况中拯救我们,从我们自己手里拯救我们。”
“我不是女巫也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是要当心,别被自己的野心吞噬。尼采说过:'当你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凝视着你。'忘了我的脸,忘了我的名字,可别忘了这句话。”
他最后吻了她一次,她的皮肤上有甜杏仁的香味。日后她美丽的面孔在脑海里模糊,但他依旧记得她的名字,当他坐在自己的血里时他想起她当时咒语一般带有魔力的话,想祝她安好。但是她死在三年前的六月二十日,名字在历史的尘埃里被裹挟着忘却。

*eigengrau
[ahy-gen-grou]
(noun) An untranslatable, German word also known as eigenlicht, describing the color the eye sees in the dark, in absence of light; loosely translated to intrinsic gray: dark light or brain gray. Eigengrau is perceived as lighter than a black object under normal lighting conditions because contrast visually surpasses brightness to the human eye.  For example, the night sky is darker than eigengrau because the stars intensify its blackness, thus providing a high level of contrast. 
literally: eigen (one’s own) + grau (gray) = own’s gray
**我想不出什么好娘家姓,配合珠宝商的身份挑这个博君一笑。
***German proverb
English equivalent: Better be alone than in bad company.

Rhian's note:头一次写故事,完全瞎编,灵感来自于上一个烂尾的故事,女主基本就是没想改了改,而且写罗帅笔墨是不是很作死,不过他对女人的态度是可以表明一些东西的,小女生写的故事把男主弱化了,写的非常烂大家看看玩就行。主要的意思就是想表现一下“人是经历的积累”,罗帅这么有意思的人物应该遇见过很多有意思的人才变成这个样子,顺便传达一下人生态度。欢迎(一定要)吐槽!
又及.有哪一位愿意提出修改意见的我再改(握拳)

另一个结局:我造我图样图森破是个不可救药的浪漫主义小傻瓜所以我就写了这个happily ever after的结局算是对罗帅你这个烂人还可以有一个优秀的大美女来拯救的观点的美好愿望吧!(把爱尔芙丽德和罗帅配成一对的各位请轻喷,我只是觉得爱尔小姐有自毁倾向,加上奇葩的相爱相杀过程,这两人结婚得多不靠谱啊!这一点欢迎讨论⊙ω⊙)

“你不必生下私生子,C,”他在短暂的犹豫后下了决心。
“我当然知道。”
“不,我是说这个孩子会冠以他父亲的姓氏。”
她的眼睛先是难以置信地眯起来,然后泛起喜悦的光亮。他用双手环住她,把她拉近,“塞西莉•戴米亚尼,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点点头,泪滴掉在他胸前,“我愿意。我发誓会以我想被爱的方式去爱你。”
“我也一样。”

他们真的这么做了。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那一天破天荒地请了一天假,为她选了一枚能找到的最美的戒指:一颗重达4.61克拉的老矿式切割钻石镶嵌在花丝工艺制作的戒托上。他们交换了铂金对戒,在结婚证书上签下姓名之后,交换了他们数十年婚姻生活中的第一个吻。
这对夫妇风度翩翩,位高权重,作为总督和总督夫人坐镇新领土长达十几年。两人都对对方始终不渝,没有绯闻或不和,大大出乎他人的意料。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在婚后八个月出生,是一个褐发灰眼的漂亮女儿,取名柯妮莉亚。她的两个弟弟菲利普和威廉分别比她小两岁和三岁半,都长着褐色头发,蓝色眼睛。这对夫妇最小的女儿伊丽莎白出生于新帝国历5年,长着一头金发和碧蓝双眼,嫁给了罗严克拉姆王朝的第二任皇帝亚历山大•齐格飞。

更大的脑洞在这里:亚历山大和伊丽莎白的婚姻类似与亨利二世和阿基坦的埃莉诺的婚姻(除了年龄部分),两人性格基本可以对号入座,(反正没交代亚历山大是个啥样的孩子),他们是个因无情的野心而失常的家庭,一大堆漂亮的小孩(而且还都活到了成年)而这群颜值高野心勃勃的孩子,因为祖父“在所有生存的人当中,由最强大最贤明的人去支配宇宙是最好的”的话,彼此敌对、同室操戈,利用诡计、权谋、婚姻、利益种种手段笼络能臣争夺王座。(下面请尽情脑补~这个脑洞大叭!我一直觉得莱皇这句话简直就是埋下了无数种隐患啊!)

好啦≥﹏≤结束啦我写了好久好久啊
写个故事真难啊嗷嗷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一介飘灵
星海帝国军校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UID 1390
精华 2
帖子 2442
功绩 0
星海币 345168 sosa
星海币存款 1250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31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风之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8月4日 21:56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一介飘灵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一介飘灵 交谈 QQ
难得有新文啊~~~~~

不过,咱们星海默认的字体好痛苦……





如果永远真的存在,就让我爱你在永远的每一天。
如果永远不存在,就让时间停下来,在我爱上你的瞬间。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团文职上校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8月5日 03:5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8 一介飘灵 的帖子

终于有人看啦!请吐槽(双手合十)字体啥的见谅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MA1911A1 (小米)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准尉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8737
精华 10
帖子 1417
功绩 200
星海币 2147483647 sosa
星海币存款 20000000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http://s2.travian.cn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8月7日 21:19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年月新人新文 难得难得






军校战研系主任
银英研讨版主  
会员交流区区版主
游戏动漫版主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我是想好好的爱你 不是放荡的说:来吧 我们在一起 我是想好好的疼你 不是放荡的说:来吧 我爱你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8月8日 22:0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0 MA1911A1 的帖子

求吐槽啊求意见ヾ(@⌒ー⌒@)ノ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8月13日 18:2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脑洞大开想写一个后续

如果我把罗帅家长女和缪拉元帅配成一对会不会被揍……绝不是甜文而且不会修成正果……手贱已经写了一章多了,估计篇幅比这篇要长。求指点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8月17日 23:4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其实我很伤心的是为何各位都一直在强调“新文”,其实对于我这种小白是很需要作品方面的评价的,不然怎么改进怎么继续写下去~谢谢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hailzz
同盟领男公民
Rank: 1



UID 7304
精华 0
帖子 18
功绩 0
星海币 76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6年4月14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8月27日 23:1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准确的说是祖父对外祖父说的那句“在所有生存的人当中,由最强大最贤明的人去支配宇宙是最好的”才对

顶部
玛蒂尔达温斯顿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694
精华 0
帖子 80
功绩 0
星海币 10 sosa
星海币存款 854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7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8月28日 19:0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4 hailzz 的帖子

然而我记得这句是莱皇临终前说得哦(′-ω-`)不过如果罗帅没有反叛也许也能听到?





Buy me good books & good shoes if you love me.🔥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