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自娯大長編,第一巻 (第一卷完)
yau88hse (約翰·尤)
星海帝国军校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星海帝国军站务省副官


星海帝国军中校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星海帝国军服役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UID 7487
精华 11
帖子 631
功绩 1500
星海币 46407 sosa
星海币存款 2782231 sosa
注册 星海历06年5月1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黑森船廠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2年1月20日 09:1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自娯大長編,第一巻 (第一卷完)

請參考http://bbs.seaofstar.net/thread-11710-1-1.html




龍本不是邪惡

大神與諸神們一同創造了天地萬物,其中龍和人最受諸神喜愛,龍是首先被創做的神獸,得到了大神的智慧,人是最後被創造的,得到一顆的善良的心。

有一天,龍在空中看到了人,決定看看受到眾神喜愛的人有什麼本領。

龍從高空而下,巨大的身影立刻把地上的烏獸嚇得落荒而逃,只有人站在原地之上,人既不顫抖,也不退縮,那是因為天真無邪的人並不害怕龍,人又認為萬物皆善良,於是向龍伸出溫暖的手,龍打量著人,斷定人的潛能無限,決定指導人,龍把人稱為朵拉,成為了人的朋友。

朵拉很快就學懂說話,龍也傳授了很的關於天地的知識,然而朵拉從不發問,亦只會聽從龍的指示,很快,龍就不知道要教朵拉什麼東西了,偉大的龍雖然充滿著智慧,卻不明白人需要的是什麼。龍在深思了七日七夜之後,認為人要有智慧才能得到改變,因此決定把智慧送給人。

龍俏俏把朵拉藏在洞穴裏,以避開眾神的注意,龍又花了七日七夜把大神賜與的智慧鍊成了智慧之鑽,並把它放到池水中,讓池水成為智慧之泉,任何鳥獸只要喝下智慧之泉的池水,就會得到智慧。

朵拉在龍的指示下喝了池水,得到了智慧,這時悲劇卻發生了,龍漸漸失去了智慧,竟然變得不能說話,甚至不時口吐烈炎。這時候,朵拉第一次感到害怕了,智慧使她明白到人在巨大的龍面前是多麼的渺小,智慧使她懂得害怕,隨著最後一絲的智慧從龍的身上消失時,龍獸性大發,像獸般張兵舞爪。

朵拉嚇得落荒而逃,住洞口的方向逃跑,龍亦緊隨其後,從洞穴而出,用烈火毀滅了大半天地,把成千上萬的生命燒成灰燼。大神見狀,十分憤怒,決定消滅龍,然而人不忍心龍被消滅,決定以自己的生命來代替龍,大神對朵拉的決心深受感動,便免了龍的死罪,還把朵拉和幸存鳥獸避難的土地提升到雲海之上,又命雷神和風神守衛著雲海,以狂風和雷電保護著萬物,免受來自龍的襲擊。

於是世界就這樣形成了,生命居於雲海之上,死靈居於雲海之下。





第一章
一艘沒有掛上任何旗幟,看起來十分笨重的飛船在空中隨風搖擺,在她黑色船身的上方,掛了一個黃瓜型的氣球,一種只屬於異端者的科技。


她貼着雲海的表面向着航行,似乎是想要避開別人的注意,她可疑的舉動很快就引起了北山公國聯盟所屬的裝甲巡天艦「追擊號」的注意,和那艘吊着氣球的醜陋黑船不同,雪白色的「追擊號」是一艘使用著由羅曼人提供的浮空物質來航行的優雅戰艦,火力強大的「追擊號」堪稱東環帶空域中最強大的戰艦之一。


一如其名,這艘令人生畏的戰艦一但發現了獵物,就會永不擺休,直到獵物被毀滅又或者投降為止,不用半小時,行動神速的「追擊號」很快就把黑船控制了,然而,這艘黑船也不是什麼普通的走私船,「追擊號」的船員在這艘醜陋的黑船上,發現了異端者的新祕密。


「長官!幸存者!這邊!」一名士兵喊道:「長官!這邊還有更多!」


「快叫醫官來!」軍官大聲下令「那邊的見習官!請把艦長叫來!」


「你聽得到我的說話嗎?你叫甚麼名字?」那位軍官抱着一名躺臥在地上,衣衫不整,頭髮散亂的年輕男子問道。


「約…約翰」那人無力回答後更失去知覺。


所謂的異端者就是指康米尼斯人,不過在康米尼斯人一詞被發明之前,他們一向被統稱為貝拉莫德人。他們是一個在東南部外環帶生活的民族,和其他民族一樣,在神聖羅曼帝國走向衰落,對邊境的控制力不斷減弱的情況下,在大約八十年之前,貝拉莫德人終於在漫長的戰爭中建立了自己的國家。


貝拉莫德人的新生國家很快就得到了羅曼皇帝的祝福和認可,在皇帝的冊封之下,貝拉莫德公國以羅曼皇帝藩國的身份實行了獨立自治,然而野心其大的貝拉莫德大公並不滿足,他還要更多,在富謀略的首相的幫助下,貝拉莫德大公以外交和武力的手段成功建立了一個人口眾多、國土遼闊、經濟最強盛的統一國家,可是一向賢明的貝拉莫德公爵卻犯了一個重大的錯誤,也許是基於自大的源故吧,在未經羅曼人的同意之下,貝拉莫德大公自封為貝拉莫德的皇帝,『皇帝』一個只有神聖羅曼帝國國君才能夠使用的頭銜。


這一次,貝拉莫德大公既沒有得到羅曼皇帝的冊封,而其一手建立的『帝國』更加沒有得到羅曼皇帝的認可,這個名不正言不順的『帝國』很快就成為了鄰國的眼中釘,同時又基於畏懼這個新興強國的興起將會破壞大陸的勢力均衡,鄰近的國家很快就聯合起來,發兵攻打這個失去皇帝祝福的國家。


以迪斯裴爾公國、伊諾森公國和鷹山公國三國為首的聯軍很快地以壓倒性的姿態結束戰爭,而被徹底擊潰的貝拉莫德帝國抱頭鼠竄,亦只好求和,接受嚴厲的戰敗賠償條約,可是,仇恨的種子已經被播下了,從戰無不勝到徹底戰敗,整個貝拉莫德帝國被失敗情緒所籠罩,民族感情遭受挫折,民族心理轉趨極端。


在這種情況下,康米尼斯主義應運而生,康米尼斯黨主張脫離羅曼人的控制,又利用貝拉莫德人民對戰敗條約的不滿大肆煽動貝拉莫德民族主義情緒,使得黨員人數激增,最後甚至成功推翻了貝拉莫德皇室,建立了貝拉莫德人民民主公社。


本來政權更替,改朝換代是常有的事,然而康米尼斯黨之後所做的事卻完完全全衝擊著世人的價值觀。在阿多尼斯.安德烈亞的命令下,所有的皇室成員以及大貴族被公開處死,非貝拉莫德人的財產亦被全數充公,不但如此,所有屬於羅曼神教的資產亦被充公,受人尊敬的羅曼人像過街老鼠一樣被驅遂出境。


憤怒之極的羅曼皇帝因此向世人宣佈康米尼斯黨為異端,並且對貝拉莫德人民民主公社實施全面禁運,而為了回應羅曼人的禁運,康米尼斯黨宣稱了貝拉莫德人是上蒼賦予了“主宰權力”的種族,同時宣稱神聖羅曼帝國的臣民是迷信的劣等民族,應予淘汰和滅絕又或姐改造,又宣稱羅曼人才是異教徒,康米尼斯是文明進步的標志 。


自此,康米尼斯人一詞更漸漸取替了貝拉莫德人,成為世人用來稱呼那些不再信神的人的名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黃色的陽光照耀著黑森堡,在這溫暖的陽光之下,是一個終年被煙霧所覆蓋,充斥著煤煙味的大都會,在城巿的最東面,一望無際的工廠群正不斷噴出黑黑的煤煙,拜這些年終無休的蒸氣機所賜,白雲在這裏早己絕跡多年,就如同龍一樣成為了古代的神話。


佈滿馬糞的狹窄馬道,雜亂無章的橫街小巷,一橦一橦緊緊擠迫在一起的紅磚公寓,臭氣薰天的運河,以及污濁得幾乎不能呼吸的空氣,無可否認,黑森堡是一個連農民也會討厭的地方,不過,作為工業強國黑森公國的首都,這些景象早被視為是理所當然的事,世人所討厭的一切,在這裏卻偏偏是繁華的最佳象徵。


不過這些事都不再重要了,現在的東環帶正處於多事之秋,黑森公國又再一次與盟友聯手對抗共同的敵人,那幫來自東環帶的邪惡異端者—康米尼斯人。對於務實的黑森領民來說,比起漫長的戰爭和邪惡的異端者,污濁的空氣、黑色的煤煙、臭氣薰天的運河、這些無聊的話題已不再值得深究下去。


一輛黑色的馬車在一座外表殘舊,充滿着歷史感的三層高建築物外停下來,在建築物正門的上方,掛了寫着「探險學會」的牌匾,而在建築物的背後,是守衛林嚴的格呂克斯湖,這個被高厚城牆所包圍的內湖,是黑林艦隊在首都唯一的基地,同時亦是北山公國聯盟艦隊的集結空域。


從馬車上跳下的乘客很快就被帶到最高的房間裏去,那是一間貼著暗紅色的牆紙、牆上掛滿以飛船為題材的油畫、各種大少的導航圖則四處散落在地上的辦工室,在這個高度,只要住窗外一看,就可以看到一艘一艘巨大的戰艦在湖面的上空停留着。


「約翰,身體還不錯吧?」


「嗯,感謝卡德蘭勳爵的關心,託伊索爾小姐的福,已經好了」


約翰‧考夫曼,是名來自東環帶的黑髮青年,然而,如果單從姓氏的來源來看,就不難發覺約翰的祖先來自比東環帶還更遙遠的地方,至於為何這名青年會出現在中環帶的黑森堡,約翰自己也不太清楚,那是因為他已失去了那一部份的記憶。


「那就太好了,如果不是我軍戰艦剛巧經過,你早就被帶到康米尼斯人手上…噢,對了,你之後打算甚様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回家,回到聖萊茵城,當然,在回去之前,有什麼事可以為勳爵効勞的話,那就請勳爵閣下提出來吧。」


約翰已記不起事情的經過,他只知道在這多個月已來,他就一直在卡德蘭子爵的莊園裏居住,接受著上賓的款待。


「很遺憾…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呢…」


「如果閣下要求做的事情是一件十分因難的任務,我也一定會盡力去完成的,勳爵閣下。」


有債必還,有恩必報向來是約翰做人的信條,這一點他並沒有忘記,那怕就算是屠龍,他也會盡力去幹,約翰這樣想著。


「哦!我的年輕朋友…我當然相信你的决心,不過我指的是另外一件事呢…」卡德蘭子爵突然嚴肅起來,慢慢說道:「一件我不敢告訴你真相的事。」


「什麼真相?」


「好吧,該甚樣說呢…嗯,恐怕你已經不能回到聖萊茵城了。」


「我被禁止離開嗎!?」


「不是,不是,約翰,你知這現才是什麼年份」


「啥?不就是1870年嗎?」


「嗯,我就是說這件事,你知道嗎?現在是1872年,恐怕你失憶的時間比你認為的還要長。」


「如果這是笑話,勳爵閣下還需要在這方面多加努力才行,因為我也點兒也不覺得有趣,」


「我不是在開玩笑,現在的確是1872年,而且很遺憾,在兩年前,整個迪斯裴爾公國就被康米尼斯人攻陷了,我們亦都相信聖萊茵城已經失陷,你已經不能回家。」


「兩年前,這是什意思?可是我到這裏才幾個月,我不明白…不,你是在胡扯,姑且康米尼斯人攻擊迪斯裴爾公國的事說得通,不過攻擊聖萊茵城,皇帝直屬市?這是一件沒可能發生的事。」


殘酷的康米尼斯人、邪惡的康米尼斯人、不信神的康米尼斯人,對約翰來說,康米尼斯人這個名字一點也不陌生,因為在半個世紀之前,約翰的祖先就為了逃避康米尼斯黨的迫害,而放棄了在伊諾森公國的領地,逃亡到在迪斯裴爾公國境內的聖萊茵城定居。


然而,約翰無法相信子爵的話,他不相信羅曼皇帝直屬市也會有被攻擊的一天,自古以來,神聖羅曼帝國就藉着對浮空物質的控制,維持著世界的平衡,羅曼人從不會發動戰爭,更加不會輕易參與戰爭,他們喜歡保持中立,甚至制定了嚴格的戰爭法規,以減少無謂的傷亡,幾千年以來,這些戰爭法規都被世人尊重,而這些遍佈世界各地,鄰近重要航道的皇帝直屬市,就一直被視為神聖的中立港。


「唉…可憐的約翰,現在就算是皇帝的權威也不能阻止一個不再信神的民族攻擊自己的領地,康米尼斯人又再一次證明了皇帝的無能。」


這說明了一件事,當法律和規條失效時,能量才是一切,就連尊貴的羅曼人也不例外。


「可是為什麼你現在才告訴我這些事!在這段時間裏,我不可以離莊園半步,就連看報紙也被禁止了,難道就是為了隱瞞真相嗎?」約翰紅著臉吼道「你何來認為自己有權力這樣做!」


「相信我,年輕人,我有絕對的權力,當你被發現的時候,就只剩下半條人命,為了你身體着想,我也只好隱瞞事實,天知道你被康米尼斯人綁架了多久了…」卡德蘭子爵並沒有因為約翰的語氣而感到不快,反而從酒櫃拿出酒來,然後說道:我體諒你的心情,不過作為一名紳士,你還是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把酒喝下,你需要的。」


約翰把酒一口喝下,烈酒在胃中引發的熱力經血管傳遍約翰的全身,這是他第一次喝烈酒。


「很好,也許是時候告訴你事實的內情,約翰,你知道為什麼你會在黑森堡嗎?」


「因為我乘坐的船被康米尼斯人攻擊了,而黑森公國的戰艦剛好出現,就把身受重傷的我救起…不過我想這部份也是假的吧?」


「某程度來說是對的,只不過這次攻擊方換成是我軍,最近幾個月,我們的戰艦陸陸續續截擊了不少來自東環帶的走私船,而在那些走私船上,我們發了現很多和你狀況差不多的人,有失憶的、有身體異常弱的、有發瘋的…」


「你說還有其他人嗎?」


「對,還有其他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幼,不過現在都已經死得七七八八了,餘下的人不是發瘋就是心智不正。而你,我的朋友,是唯一一個心智正常的人,事實上,你這個特別的個案已引起情報機關的注意,我可是拼了老命才能把你留在身邊。」


「拼了老命?他們會對我做什麼?打開我的頭顱,再研究我的大腦嗎?」


「差不多吧,差不多吧」「在這兩年內,東方傳來很多令人不安的流言。有流言說康米尼斯人在東方發現了新世界,也有流言說他們找到了傳說中的智慧之泉,不過最令人不安的流言是他們正在進行某種和洗腦有關的邪惡人體實驗,他們想由洗腦、灌輸假記憶、灌輸潛意息的方法,製造出最完美的間諜。而你,年輕人,卻剛好在這段時間出現,正所為天下烏鴉一樣黑,毫無疑問他們會把你當作實驗品又或姐是間諜看待。」


「所以我被康米尼斯人洗腦了什?你們竟然相信這樣的科技存在於世上?」


「噢…約翰,噢…約翰…我們不知道,也沒有結論。」「說實話,我們連你的出現是偶然還是康米尼斯人的計劃之一,我們都無從知曉,對於一個無示帝國規條的民族來說,要發展這種技術也不並是沒有可能,也許你是他們的間諜,也許你是人體實驗的受害人,也許你只是個普通的難民,我不能給你任何答案,但是我可以給你一個尋找答案的機會…」」


「哦,那你不怕我也許真的是一名間諜嗎?」


「我願意承擔這個風險,畢竟你是我選中的人。好!你說過你願意為我做任何事嗎?」


「雖然事態發展有點超乎想像,不過我不會食言,請說吧,勳爵閣下。」


「很好,你知道我有個兒子嗎?他是…」「慢著,那是什麼聲音?」


門外傳來嘈吵的聲音,伴隨著那股嘈音的是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約翰可以聲到三人的皮靴刻意撞擊地板而發出來的巨響,腳步聲在門外停下來,之後更是一遍寧靜。


「呯」的一聲,門被大力推開,三名頭載三角帽,身穿黑色斗篷、黑色皮靴的黑衣人無示一切禮義更粗暴地走進房間裏,其中一名帶頭的黑衣人更刻意走到卡德蘭子爵的面前,那人身型肥胖,年約二十出頭,而其餘兩人都是渾身肌肉的強壯的男子,他們的斗篷都縫上三塊黑橡樹樹葉的紋章。


「又是你!麥克斯!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向你道賺卡德蘭勳爵閣下,不過我是以黑林公爵的名義,來帶走那位年輕人的。」


那胖子就是麥克斯,從卡德蘭子爵的語氣當中可以知道,他們擁有過一段不甚愉快的經驗。


「嘿!我不相信公爵本人知道這件事!我不會讓你帶走無辜的人。」


「嗯,公爵閣下當然不知這些小事,可是公爵簽署的法律卻說明了判定誰人是清白,誰人不是正是我們的工作,如果那位年輕人如你所說是無辜的話,就好應該交由我們來保謢。」


「胡說八道,你們情報局所謂的保謢,大家都心知肚明!麥克斯,到底有多少人死在你手上了?十個?二十個?」


「保謢黑林公國,不,保謢北山公國聯盟是我的職責,那怕是不擇手段。」這時,麥克斯更向前踏了一步,左手按在劍柄之上,然後冷靜地說:「交出那位年輕人吧,我不想動武。」


「我還是拒絕,因為他正在我的保護之下,我要求行使外交權。」


卡德蘭子爵堅決地回答,絲毫看不出會有退讓的餘地。


「真是冥頑不靈呢…」麥克斯冷笑著「讓我提醒一下,那人既沒有護照,又沒有任何文件可以證明他的身份,在法律上他只不過是名無國籍人仕,一個無名仕,而且他很有可能是名間諜,至於那個所謂的外交權…」麥克斯接著徵笑說道:「嗯,你很聰明,一直把他關在自己的大宅裏,不過這裏不是你的大宅,不是你的私人領地,這一次是你輸了,卡德蘭子爵。」


看到麥克斯享受著勝利的樣子,約翰才恍然大悟,他對自己之前的行為感到羞恥,卡德蘭子爵是為了保護他才禁止他離莊園半步,子爵很可能已經不止一次保護著無知的他。


「哈!哈!冥頑不靈的是你啊!難道我沒有告訢你,他是我的兒子嗎?」


突然間,在場的人無不被子爵的話搞得不知如何應對,那兩名一直保持沉默的黑衣人目定口呆地看着約翰,而剛剛還在享受著勝利滋味的麥克斯就像被下了魔咒一樣不能動彈,而約翰也是處於差不多的狀態。


「不過…勳爵閣下…眾所周之你的兒已經失蹤了一段時間,不!他不可能是你的兒子…你有什麼證據?」


麥克斯好不容易才開口反擊,然而他也知這這只不過是無謂的掙扎。


「真是無禮的傢伙!你認得這枚指環上的紋章嗎?」


「…那是亞古拉族的家紋。」


卡德蘭子爵的右手尾指帶了一杖刻有巨鹰的指環,巨鷹是亞古拉一族的家紋,而在羅曼語裏,亞古拉就是鷹的意思。


「很好,那麼這一次就讓我提醒你,眾所周知我是亞古拉族的人,而我的侄兒是當今的亞古拉公爵,所以呢,麥克斯你知道嗎?我的兒子將會是亞古拉公國的麼什?」


卡德蘭子爵明知道對方是知道答案的,不過他只是想打擊一下無禮的麥克斯。


「他將會是鷹山公國的繼承者之一…」


「嗯,而你想把他拘捕嗎?我相信你的主子一定不會高興的,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臉。」


麥克斯勉強地對卡德蘭子爵躹躬賠罪,在狠狠盯了約翰一眼之後,好不容易才轉身離去,約翰知道這件事不會就此完結,不過他擔心的不只是麥克斯,有生以來,他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他已不知道自己對底是誰了,是約翰‧考夫曼定還是卡德蘭子爵的兒子?他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不知為何,約翰想起那個和康米尼斯人有關的洗腦實驗傳言,這個傳言亦是麥克斯找上門的主要原因,然而如果自己真的是卡德蘭子爵的兒子,那麼這就意味著他所熟識的人、他的記憶也許全部都是虛構,是康米尼斯人的傑作,這時,過去生活的片段在約翰的腦海中閃過,可是那種感覺是多麼的實在,根本沒有可能是虛構出來的故事。


「我真是你的兒子嗎?」


過了很久之後,約翰才開口說話。


「噢,我也層經希望你是我那個失蹤了兩年之久的兒子,當他們說找到我兒子時,我更立即飛奔到軍港,你被帶到我的身邊是一個巧合,是一個無心的誤會…」


「我在聽呢,勳爵閣下,經過剛才的事,我相信現在連龍也不能把我嚇怕了!」


「嗯,向我通風報訊的人是『追擊號』的艦長,『追擊號』就是那艘把你送到這裏的軍艦,她的艦長是我的好朋友,所以和我的兒子見過好幾次面,而他卻剛好誤認了你是我失蹤的兒子呢!所以軍艦一到港,他就派找我人。」


卡德蘭子爵然後拿出一張照片給約翰看,看著照片的約翰默默點頭回應子爵的話。


「不過老實說,你和我的兒子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當時,就連我也不能原全確定又或姐否認你就是我的兒子,而幾乎在同一時間,那個愛國狂人麥克斯和那幫黑衣人就出現了。」


「他去抓人走嗎?為什麼我開始討厭那個叫麥克斯的男人了。」


「對,那些黑衣人抱有一種喪心病狂的執著就是任何來自東方的人都是可能是罪犯,他們一個一個把那些不醒人事的傷患抬上馬車,我亦和道他們會用一切方法去拷問這些人,即使他們是無辜的。我不能再冒著失去兒子的機會,在他能夠發現之前,我就把你偷偷運到我的大宅裏。」


「我很好奇,勳爵閣下,當你發現我不是你兒子的時候,你為什麼還要繼續保護我?你大可以把我交出去,省掉不必要的麻煩。」


「沒錯,也許可以省掉很多麻煩,可是這樣做對我沒有任何好處,我已經七十多歲了,我需要一位繼承人。」


「勳爵閣下不是有個女兒嗎?我認為伊索爾小姐將會是一名很稱職的女子爵,難道在這裏,女人沒有繼承權嗎?」


在某些古老的地方,女人並沒有封號的繼承權,當其家族再沒有男性繼承人時,所有財產、封地就必須交還給國君處理,好運的話,女遺族也許能得到一筆金錢生活,不過這情況並不常見,就算有,那筆金錢大都會用來還清以前的債務,最後的結果還是窮光蛋,反之亦言,有些地方,男人沒有繼承權。


「不,她不能當我的繼承人…她只是我兒子的新婚妻子,兩年前,剛好在他們的新婚之日,戰爭卻竟然爆發了,才剛完成婚禮,小兒更立即隨艦隊緊急出擊,從此下落不明。」


根本不是性別的問題,根據羅曼法典,不論男女,只有血親才擁有繼承權。


再一次,約翰又被騙了,他一直以為伊索爾是子爵的女兒,不過他並沒有感到不滿。


「你知道嗎?伊索爾來自沒落的家族,恐怕只要我一死,就不再有人供養他們了,我不希望伊索爾過著窮光蛋的生活…」


「嗯,我也不希望這不幸的事情發生。」


「那是當然的,除此外,假如沒有人繼承我的封號,卡德蘭地就必須歸還給皇帝,亞古拉家族絕對不能失去這塊寶貴的『賜地』」


卡德蘭地是『賜地』,和其它封地不同,『賜地』是羅曼皇帝賜予的禮物,不用向皇帝交稅,是一個不從屬任何國家的獨立領地,賜地的統治者是個名乎其實的國君,所以為了區分他們的特別身份,在這些統治者封號的開頭,都會被冠上一個『大』字,就好像大公爵、大伯爵、大子爵等等,所以說,卡德蘭大子爵才是這位老人的正確封號。


不過如果後繼無人的話,這些『賜地』就要歸還給皇帝,由皇帝決定它的命運,在過去,就有不少『賜地』就成為了皇帝的直屬市。


「那麼勳爵閣下,你到底想我幫你做些什麼呢?」


「很簡單,當我的兒子,成為我的繼承人。」


「這…這是無尚的光榮,可是我只是一名商人之子…」


約翰雖然來自商人世家,對於繼承父業一早就已有準備,不過卡德蘭子爵現在所給予的,卻是貴族的特權、地位、土地、當然還有沉重的責任,當貴族的繼承人這是項十分幸苦的工作,只有精英才能勝任。


「商人之子又如何,你受過教育,行為舉止又乎合紳士的要求,而剛巧你和我的兒子長的一模一樣,要說服羅曼元老院承認你是我的血親,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不過…」


「哦,難道你想那個照料你的女人淪落街頭嗎?」「很好,我現在有一份工作給你。」


還沒有反應過來,約翰只好呆呆地點頭。


「你喜歡飛行嗎?當我的兒子就必須有和身份相配的工作,這可是你尋找答案的機會,你喜歡飛行嗎?」


「什麼‥什麼?」


當聽到『我的兒子』時,約翰不知該說什麼,有一種古怪的感覺。


「不要裝了,你進來時,第一眼看的就是外面的戰艦,不過這樣也不錯,我給你的工作正好和飛行有關。」


飛行、探險,在小時候,約翰就有在雲海中飛翔這種浪漫的夢想,只是作為商人之子的約翰,自小就被教導任何和經商無關的事都是不務正業,是不切實際的想法,看穿了約翰內心世界的老子爵,一邊指著外面的戰艦一邊拿出一封封上紅色蠟章的信。


紅色的蠟章上可以看到三塊黑橡樹樹葉,那正是黑林公國的紋章,和麥克斯那幫黑衣人所配載的是相同的東西。


「你的命令書…」老子爵把信交給約翰,說道:「在航空艦隊裏當見習官吧,和康米尼斯人戰鬥,雖然不能保證什麼,不過當你能夠指揮自己的船時,相信你也離真相不遠了」


約翰再也沒有說些什麼了,對著自己的救命恩人,他決定欣然接受,這時約翰的眼露出光芒,緊定地對子爵說。


「那就願朵拉大神賜我力量,為亞古拉家族帶來光榮!」



[ 本帖最后由 yau88hse 于 星海历12年1月23日 19:11 编辑 ]






星海帝国军中校
星海音像图文出版社副社长
星海帝国军士官学院图文系主任
星之大海俱乐部画师佣兵队副队长
我們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坐乘旗艦:E-5-II 毛奇(Moltke)級戰列艦(出廠價720,000)


艦名:“拉格瑞絲”
全長774 全高162 全寬158
戰場特技:艦隊能量武器能力+6,投射武器能力+6,飛彈和魚雷能力+6,空戰隊輸出+5%,防空火力平均值+4,裝甲平均值+4,中和場平均值+4

軍務尚書
顶部
FF亡者归来 (FF)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9020
精华 4
帖子 1567
功绩 0
星海币 2147483647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8月2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杨威利吧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2年1月20日 09:1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配图大好






星海帝国军少尉
联络事务部主官
我們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神不为者,人为之
顶部
MA1911A1 (小米)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准尉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8737
精华 10
帖子 1417
功绩 200
星海币 2147483647 sosa
星海币存款 20000000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http://s2.travian.cn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2年1月21日 01:08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不错!






军校战研系主任
银英研讨版主  
会员交流区区版主
游戏动漫版主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我是想好好的爱你 不是放荡的说:来吧 我们在一起 我是想好好的疼你 不是放荡的说:来吧 我爱你
顶部
帝国忠臣 (忠臣)
星海帝国军士官
Rank: 2Rank: 2


星海帝国军中士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8743
精华 2
帖子 913
功绩 90
星海币 47483949 sosa
星海币存款 21000000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7月2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帝都费沙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2年1月21日 23:2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这必须回帖支持啊。。我喜欢第一张图。。






星海帝国军中士
星之大海帝国军士官学院图文系学员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莉吉亚
帝国领女贵族
Rank: 2Rank: 2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UID 8
精华 4
帖子 1370
功绩 0
星海币 3800 sosa
星海币存款 191919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4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浮萍の根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2年1月31日 16:0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好庞大的设定!

看文的话,我总是要不由地联想到宫奇骏的动画去……





丢弃了玫瑰选择了葡萄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