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挪坑)【pokemon&阴阳师相关】平安百妖怪物语
穆绯玲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917
精华 1
帖子 191
功绩 0
星海币 2336 sosa
星海币存款 97874334 sosa
注册 星海历08年5月24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5:3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挪坑)【pokemon&阴阳师相关】平安百妖怪物语

序章  错乱之门

  “这里……是哪里啊!”
  一个穿着制服的女高中生,拿着书包,站在当街不知所措。
  如果不在意她脸上的表情,这个镜头还是满萌的,至少有一些怪蜀黍会喜欢……
  可是,那脸上的表情,只会让人想到“修罗场”这个词。

  橘清雅,16岁,正当年的女高中生。
  无论怎么看都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
  现在遇到了麻烦,平凡的人应该不会遇到的麻烦。
  她无奈的蹲下,掩住裙角,“怎么会这样啊……让我再回忆一下……我到底干了什么啊?”
  
  开学的日子,总是让人感到无奈。
  尽管上学的路上开着八重樱,花瓣飞扬,也不能弥补她的失落。
  书包里装着崭新的书,估计没有几天就会写满笔记。
  ……还我的暑假来!她在心里大喊。
  大喊是大喊,还是得继续走着去学校。

  八重樱……很美呢。
  暑假刚过就能看到这么美的花,真是难以想象……
  如果不懂欣赏就是绝对的不解风情了……但是……
  这花也太不合时宜了吧?!
  现在是九月,九月哦!

  但是路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英勇的开在秋天的花,自顾自的走着。
  “好奇心杀死猫”这句话,应该应用在人身上才对,比如说这个想去一探究竟的人。
  樱树林,粉色的春之意漾满了每一个角落,让走进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想歌唱。
  当然,一边唱歌一边寻寻觅觅的行为……好孩子不要学。
  
  眼前凭空出现的门,异常得就像是在说“我很奇怪,来看我吧!”
  门中色彩杂七杂八的混在一起,让人晕眩,却又无法把目光移开。
  “这个……难道就是……漫画中常有的……我太幸运了!太幸运了!这样……反正今天是报到~~~不去也~~没关系吧?”
  作为一个轻度的宅女,一个时时刻刻都在梦想着时空穿越之流的事情的白日梦者,这么好的机会岂可放过?
  她理所当然的迈了进去。
  然后,就迈到了这里。

  放眼四顾,一条还算平坦的土路,看起来那么荒凉……
  周围还有废弃的平房,以及莫名的倒塌的石柱。
  ……
  这里是哪里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一介飘灵   星海历08年7月5日 15:27  星海币  +100   继续努力!




从真实的噩梦中惊醒,找不到衣袋中的小瓶子,有谁给我证明我的时间没有遗失在梦境中?
顶部
穆绯玲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917
精华 1
帖子 191
功绩 0
星海币 2336 sosa
星海币存款 97874334 sosa
注册 星海历08年5月24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5:3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有什么从她眼前跑过,尖端分成两叉的长长的尾巴,雪青中带一些粉红的毛色,曲线优美的枣核形耳朵,黑色的在月光下分外晶莹的眼睛……
  这个……好像是……那个……就是那个吧?
  她想起了书包里的《口袋妖怪图鉴》,伸手去书包里掏。
  这个……红红的……翻盖的……宽屏的……触摸式的……却不是手机的……
  这不是动画里的口袋妖怪图鉴么?!
  算了,反正怪事已经很多,就不要想就好了!
  她打开图鉴,一阵雪花后,屏幕上出现了刚才的身影。
  “啊啦!是光精灵!”
  她兴奋地站起来。

  虽然不如遥久那样帅哥多多,不如高达那样帅哥多多,不如幽白那样帅哥多多,不如新撰组那样帅哥多多……
  但是,pokemon也就是pocket monster的世界,也是很棒的啊!至少她早就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训练师,开始虽然千篇一律但总有乐趣的旅行啊!
  如今,梦想实现了!哈哈哈哈!灭哈哈哈哈!
  ……啊哈哈……
  ……哈哈……
  可是,这样的地方……还是晚上……阴森到死……

  “急急如律令……”
  啊啦?有人在她背后说什么?
  “……咒符退魔!”
  一张纸,上面画满了咒符,飞也似的向前射去,正中一只迎面而来的鬼斯通。
  飘浮着的鬼斯通痛苦地沉到了地上,低声呻吟着。
  刚才的光精灵跑了回来,得意地叫了一声。

  “做得好,前鬼。”那个声音的主人白衣飘飘,头上黑色的帽子在月光下微微带点金色,看不清他的脸,但他脸部的轮廓很美。
  光精灵叫了一声,跳到了他身边。
  “你进入人类的屋子,还捣毁用具,该当何罪?”那个看起来不到30岁的人平静的对鬼斯通说。
  “是他们先侵占我的领地的!”鬼斯通颤抖着说。
  “无论如何,也是……”那人的话被一个粗野的声音打断。

  “清明!这鬼怪在我家捣乱,还有什么好说的!杀了他!杀了!”来人身着华贵的丝绸,身后还跟着一辆装饰精美的牛车。
  “稍安勿躁,侍从大人……”白衣者轻轻笑了一声,“说起来,前面可就是一条归桥了……这样的夜里,侍从大人到这里来,很危险哪……你看,前面的光亮,恐怕是神魔的灯哦……”
  “啊啊啊!这、这、我,我先回去了,就、就交给你了!”那人忙不迭的爬上牛车,两个侍童一声吆喝,牛车轱辘轱辘的走了。
  “呵呵……后鬼,做得不错啊,把讨厌的人吓跑了呢。”顺着那人的手指的方向,她看到了一只暗精灵。
  那人拿出一张咒符,“至少也应该惩罚一下你……急急如律令……太上镇宅灵符!”
  鬼斯通站到那张符咒后,大叫一声,越缩越小,变成了一只鬼斯。

  清雅看到着这一切,突然清楚的明白了那个人是谁。
  就在那人要继续念咒之时,她冲到了鬼斯面前,伸出双臂挡住。
  “请住手,安倍清明大人!”

  清明显然是吓了一跳,他只是注意到了这个奇装异服的少女站在那里,根本没想到她会跑出来。
  不仅跑出来还站在那个神魔的面前?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吧?
  “少女啊,你所庇护的是妖孽啊。”纸扇微展,他微笑着说。
  “才不是!”清雅一动未动。
  “?”
  “这是pokemon!才不是什么妖孽!鬼斯通也只是喜欢捉弄人而已!”清雅认真地说。
  “po……ke……mon?鬼斯通?”显然是难以理解的重复。
  这个人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在装懂啊……“总之,就是它绝对不是什么妖孽就是了!”

  “那么,就将它交与你了。”看着认真的怪异少女,清明也不打算多追究,从鬼斯身上撕下咒符,“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主人,可以吗?”鬼斯忙点点头,飘到了清雅身边。
  “哎?这么说……我收服pokemon了?真是太好了~~~”清雅看着鬼斯,高兴得不知所以。

  看着从头怪异到脚的少女,清明无奈了,“你是谁家的侍童?为何在半夜跑到这里来?”
  “侍童?”
  这词汇,似曾相识啊。
  安倍清明……一条归桥……侍从……牛车……
  还有半夜,神魔……
  把这些连在一起……那么,这里是……
  清雅看着眼前的道路,又看看远方的房屋。
  “平安京?!”

  清明又被吓到了,尽管他看过的怪异的东西多的数不清,但是,这个少女的行为算是怪异中的怪异了。
  刚才还大义凛然的保护着神魔,现在又蹲在地上画圈圈,似乎……哭了?
  虽然与己无关,但是看到此情此景,也不忍丢她一个人在这里,“喂,你没关系吧?”
  “我……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我在这里根本没有可去的地方……什么穿越……我想回家……妈妈……”清雅的情绪低到了极点,虽然是平安京,但是从这情况看自己也不是神子什么的,虽然有pokemon,但是这里的人根本就不是pm世界的人嘛……
  “……你叫什么名字?”清明发问。
  “清雅……橘清雅……”
  “……那你是橘家的人喽?”这一位难道是贵族的旁系家的小姐?可是她说过“不是这个世界的”……那就是鬼?但是她身上也没有妖魔之气啊?
  “我跟那个少将大人一点关系也没有……”不知是郁闷还是庆幸的说法。
  “……你愿不愿意作我家的侍女?”没办法,既然碰上了……
  清雅忽的一下站起来,眼睛发亮,泪水已经被抹干。
  “真的?太好了!”
  “……”算了,就是我遇上了……清明突然觉得自己还欠修炼。
  平安京,月色依旧,一高一低两个人加上三只pm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渐渐消失了。





从真实的噩梦中惊醒,找不到衣袋中的小瓶子,有谁给我证明我的时间没有遗失在梦境中?
顶部
穆绯玲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917
精华 1
帖子 191
功绩 0
星海币 2336 sosa
星海币存款 97874334 sosa
注册 星海历08年5月24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5:3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一、雷之子,收服!之卷【上篇】


  风雨晦暗之日,会有雷神之子降临人间。
  “这种鬼话只能拿来骗鬼……”清雅嘟囔着梳头发,昨晚总算是有个住处了,而且是在传说中的清明家里……
  可是,这样荒芜的庭院,根本没有一点和式风情嘛!
  没有电和睡榻榻米是可以的啦……可是连侍女也是只有她一个……该不会要洗衣做饭全包吧?
  还有这身和服……平常穿浴衣打文库结就已经让她手忙脚乱了,这个……这个带子要怎么穿的咧?还有这个长着物……这是衬裙?好长……
  不一会儿,清雅就变成了一个五花的蚕蛹,上面还有流云的图案……

  “请让我来帮您吧。”柔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清雅费力的伸出脑袋,从衣物的缝隙里,她看到那是一位身着十二单的少女,两点朱砂痣小巧可爱的点在额头,黑发瀑布般的倾泻而下,身上幽幽的传来百合熏香的味道。
  “……那真是帮助太大了……呜啊……”被项链硌了一下,清雅连忙把脑袋缩回去了。
  “呵呵……”少女微笑着,帮清雅穿好和服,“我叫作百合。”
  “我叫……清雅!”想想那个贵族的姓搞不好会带来麻烦,清雅决定从此不说这个姓。
  “清雅小姐……这个是什么呢?”百合看着刚才硌了清雅一下的项链,“是您自己的东西吗?”
  清雅这才审视起子的脖子上的项链来。
  一条银链,锁着一个银坠,正面镶了一颗珍珠,反面是一块钻石。
  ……好怪异的设计,虽然不知是怎么回事,就戴着吧?
  也许这是我为何会穿越的线索也说不定呢,清雅暗忖。

  “看起来你是准备好了。”清明在门外看着她们,前鬼(光精灵)和后鬼(暗精灵)窜进屋中,与百合玩耍起来。
  “清明先生,百合小姐也是……侍女吗?”清雅突然想起了什么。
  清明微微一笑,念了一句咒,手一挥。
  百合消失了,地板上,一朵百合花带着几点露水躺在那里。
  清雅沉默,一会儿,她才说了一句话,“……我忘了,这是在安倍清明家里啊……”

  赤脚走在光滑而冰冷的木制地板上,和服的丝绸沙沙作响,雕花的廊柱在走廊上投下浅色的阴影。
  “清明先生,那个……侍女的工作,是什么呢?”清雅小心翼翼的问。
  “……其实不用做什么的,还有,要叫就叫我先生好了。”清明实在不习惯一个“真实”的女孩子围着他问来问去。
  “叫先生……那,我做你徒弟好不好?”清雅早就想穿一回阴阳师的衣服了。
  “随你……”清明轻巧的坐在一张坐垫上,百合端上茶来,除她之外还有一个身着青色外袍和红色裙子的侍女。
  看着清雅若有所思的表情,清明微笑了一下,“朝颜。”朝颜笑了笑,对清雅点点头。
  敲门声突如其来,猛烈得如秋时的雷声。
  
  门自动开了,闯进来一位炼铁师。
  “怎么了,秋岚?”清明抬眼看了看惊恐未定的炼铁师,笑了一下,“遇到什么了?”
  “清明大人!请您帮帮我们吧!有妖怪!”秋岚走上前,一下子跪下了。
  清明呷了一口酒,“哦?”
  秋岚显然是被吓坏了,因为他的眼睛一直睁得大大的,“清明大人,是雷神之子啊!雷神之子降临了!”
  清雅看了看百合和朝颜,三个少女作出无奈的表情。

  桂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了阴阳师,以及一位侍童打扮的少女。
  一路上,秋岚不停的述说着“雷之子”。
  “它小小的,所以我们觉得那应该不是雷神大人,但是凡是碰到它的都被雷打得麻麻的,它还能召唤雷电呢!”
  小小的,当然,碰到的人都会麻麻的,那应该是“静电”……
  清雅看看天空,天哪,该不会是……

  人们突然向他们跑来,一个个都带着惊恐的表情。
  “雷之子来啦!快逃啊啊!”
  清明取出一张符纸,“急急如律令!”
  前鬼后鬼跳了出来。
  清雅把揣在袖子里的口袋图鉴拿了出来。

  远远的,有一个黄色的身影,正在吃着摊子上摆的苹果。
  有一个人大胆的靠近,却被突然降下的雷电打个正着,瘫倒在那里。
  人们纷纷下跪,嘴里喊着雷神之子。
  清雅一挑眉毛,果然啊……那雷电降下之前的声音……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皮卡——丘”





从真实的噩梦中惊醒,找不到衣袋中的小瓶子,有谁给我证明我的时间没有遗失在梦境中?
顶部
穆绯玲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917
精华 1
帖子 191
功绩 0
星海币 2336 sosa
星海币存款 97874334 sosa
注册 星海历08年5月24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5:4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一、雷之子,收服!之卷【下篇】



  “果然是……”清雅兴奋得叫了一声。
  清明把手指放到唇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人们抬起头,愤怒的看着这个不敬神的女孩子。
  “……果,果然是应该让徒弟我来试试?”清雅一身冷汗,连忙找话搪塞。
  “你确定这是你说的那个……poke……”新词果然是难以适应的,就连清明也一样。
  清雅自信的一笑,打开图鉴。
  一阵雪花,上面出现了那个黄色的小东西的图片。
  “皮卡丘,雷电神奇宝贝,从脸颊两侧电囊中发出的噼啪噼啪的声音,是警告对手的信号,特性是令人麻痹的‘静电’……”

  既然是神奇宝贝,那么就是清雅所擅长的方面了。
  “鬼斯通,让它睡着吧,暗夜阴影!” 清雅一挥手,鬼斯通就从她的袖子里钻出来,对准皮卡丘放出了电波。
  皮卡丘一惊,扔下苹果就跑,鬼斯通紧追不舍。
  “虽然你跑得很快,但是还是比不上鬼斯通啊。”清雅看着最终被截住的皮卡丘说。
  皮卡丘倒在了那里,睡得很香。
  清雅松了一口气,原先只是在掌机上按按钮,想不到有机会亲身实践,效果还不错。

  不过……打倒是一回事,收服……要怎么办呢?
  如果有精灵球就好了,但是,这里怎么会有这样高科技的东西么……  
  “先生……你是怎么收服小前和小后的?”清雅终于想起了清明,回头可怜兮兮的问。
  “……靠这个,”清明取出一张咒符,“封印。”
  清雅身为一个轻度宅女,当然明白封印的作用,她接过那张轻薄的纸。
  潇洒的一挥袖子,清雅学着清明的样子,对着皮卡丘,“急急如律令,咒符封印!”

  皮卡丘被那张本来不大的纸一遮,竟然凭空消失了。
  在那个地方,留下了一张卡片似的东西,确切来讲,比较象卡片战用的那种卡片,上面是皮卡丘的图案。
  清雅拾起来,“这个……就是封印?”想起了小樱的做法,她在卡片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向空中一扔,“来吧,皮卡丘!”
  那张封印一闪,皮卡丘跳了出来,“皮卡——丘!”
  成功了!我抓到小精灵了!她高兴地抱起皮卡丘,鬼斯通在她手边转悠。
  身后的惊呼声一片连一片,排山倒海。

  傍晚的霞光洒在长廊上,染红了木制的地板,染红了白百合。
  “真是场灾难呢,要不是先生,不知要怎么才能全身而退啊……”清雅喝着茶,心有余悸的说。
  “因为清雅你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呀,所以那些人才会追着你不放,只要这样想,就会觉得这是件好事情啦。”百合换了一身红色的和服,端上晚饭来。
  朝颜想起他们回来时一身的尘土,不禁笑了起来,“不过你们回来的样子还真是狼狈呢。”
  “这样子做我的徒弟,不是太辱没了吗?”清明微笑着对清雅说。
  清雅郁闷的低下头,“……pokemon和鬼怪不是一回事啊……无论怎么说,‘安倍清明’都是绝对无敌的……”
  皮卡丘钻了出来,“皮卡皮卡!”

  不管了,总之,收服一只pm,是很高兴的事情啊!想到这里,清雅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清雅!那是……”百合想拦着,但是失败了。
  “秋岚送来的酒……”清明品了一口,“味道不错。”

   天色渐渐黑下来,嘹亮的歌声惊飞了一群麻雀。
  “啦啦啦~~~~~不管多么多么多么艰难……”
  “清雅小姐!没关系吧!”
  “抓住pokemon啦~~~~~~~”
  “清雅小姐——”





从真实的噩梦中惊醒,找不到衣袋中的小瓶子,有谁给我证明我的时间没有遗失在梦境中?
顶部
穆绯玲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917
精华 1
帖子 191
功绩 0
星海币 2336 sosa
星海币存款 97874334 sosa
注册 星海历08年5月24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5:4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二、不思议的镜湖夏花!之卷【上篇】

  昨晚的阴雨连绵,间接导致了今天的阴天外加天气潮湿。
  而昨晚的过度饮酒,直接导致了今天的头痛外加恶心。
  两样加在一起,就是……心情不好。
  清雅捂着脑袋喝着酸梅汤,嘴里还含着一块醒酒石。
  百合坐在一边,一脸同情。

  “早安,先生……”清雅无精打采的走进小廊,早饭已经摆好了。
  “你看起来并不是很‘安’呢。”清明微笑着,手里拿着一个小酒杯,身旁就是那瓶令清雅头痛的罪魁祸首。
  清雅忍住想要砸了那个酒瓶的冲动,“先生……‘三朝’您真是一项都不落呢……”
  “哪有,我只是‘朝酒’而已 ……”清明品了一口酒,“而且,这种酒很好喝的,不喝可惜了呢~”
  清雅咬了一口团子,“保存起来慢慢喝不也可以吗?”
  “不可以,这瓶是秋岚送来的‘枫露’,正合这个时节啊,如果迟了,就会失去酒的味道了。”
  ……总是有理啊……清雅感叹。

  门被“碰”的一下踹开了。
  “真是失礼的人啊……”清雅愤怒的说。
  清明只是微笑着摆摆手,嘴里轻轻念了一句咒语。

  不一会儿,一个人便跟着一位侍女走了过来。
  是个年轻人,穿着一身浅葱色的服装,显得很风雅。
  “清明大人……为何只有我在这里?”年轻人环顾四周,显得很惊讶。
  “不懂礼仪的人……就让他们在百花丛里多转一会儿也可以吧,治部少丞大人。”
  年轻人,或者说,年轻的治部少丞显得很不安,他想了一会儿,“清明大人,他们是我的手下,这个,有什么失礼的行为,还请多多担待……”
  “……藤原大人。”清明带着些捉弄的微笑说。
  “是!”年轻人不自觉地立正。
  “你的那些手下,不就在你身边吗?”朝颜送上茶来。
  “咦?什么时……怎可能的!”藤原环顾四周,发现手下们都七横八竖的睡倒在不远处。
  “那么,手下找到了,是不是该解决一下你的任务了?”清明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可是……这……”藤原看着清雅、百合和朝颜,不觉口吃。
  “啊,原来如此,藤原大人还真是严谨啊。”清明一挥手,百合和朝颜都消失了,清雅还坐在那里发呆。
  “这……这位……”口吃仍然没好。
  清雅行了个礼,“我是先生的弟子,请不用介意。”

  “夏花?”清雅惊讶地说。
  “是的,在白河的池塘里,发现了夏天的花……僧侣们认为这是凶兆。”藤原认真地说。
  “呵呵……真是不解风情的人啊……在凛冽的秋风中坚强的开着的花,无论怎样也是值得敬佩的啊。”清明带着那微微有些嘲讽的微笑说。
  年轻的治部少丞慌了,如果清明不去,那可就麻烦了呀。
  他伏在地上行礼,“千万拜托了,清明大人!”
  “因为这个给从七位的阴阳师行礼,不是太有辱于您的身份了吗?”清明依然微笑着。
  藤原抬起头,一脸认真,“这是我的任务,因此,无论怎样都必须完成!”
  看在这认真的份上,先生也应该答应啊……清雅心中不忍。

  清明收起扇子,“是啊,清雅说得对,看在你认真的份上,我也应该去一趟呢。”
  该死的读心术啊……清雅磨着牙想,突然意识到这也会被听到,干脆什么都不想。
  “那么,前往白河!”藤原高兴的吩咐着。
  手下们才醒来,睁着迷茫的眼睛,互相看着,不知发生了什么。






从真实的噩梦中惊醒,找不到衣袋中的小瓶子,有谁给我证明我的时间没有遗失在梦境中?
顶部
穆绯玲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917
精华 1
帖子 191
功绩 0
星海币 2336 sosa
星海币存款 97874334 sosa
注册 星海历08年5月24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5:4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二、不思议的镜湖夏花!之卷【下篇】

  

白河,清静的寺院所在,香烟缭绕,诵经声朗朗入耳。
  一架牛车在大路上停了下来,清雅掀开帘子,“先生,到了。”

  寺院的后面,就是禁忌之地,高贵的内亲王六之宫的住所。
  在一间小巧的独房旁边,有一泓清澈的湖水。
  这就是连接着白河的白之池。
  微带些坡度的池边,开满了绚烂的花朵。
  
  “名为石榴的花啊,为何会在地面展现你的容颜?”
  清雅抱着胳膊,“好冷……好酸……”
  她蹲下身,看着这绚烂的夏花,抬头问一位穿着优雅的端茶侍女,“有什么可怕的呢?”顺手摸了摸那柔软的花瓣。
  那位侍女的脸色立即变得像粉刷过的墙壁一样,手中的茶盘啪啷一声掉在地上,手指颤抖着指向那朵花,“妖……妖怪!”
  清雅奇怪的看着那朵花,发现花底下有绿东西在爬行。
  “……青……蛙?”

  “妖怪出现了啊!青蛙妖怪啊~!”那位侍女连鞋都顾不上脱,就跑进了独房里。
  清雅看着那群青蛙们,打开了图鉴。
  “妙蛙花,种子神奇宝贝,是妙蛙草的进化型,经常在有阳光的地方定住不动,有人猜测它是在进行光和作用。”图鉴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动听。
  “先生……这个是……”手里拿着图鉴,清雅无奈的看着清明。
  清明的微笑依然未变,“pokemon吧?”
  “先生真是未卜先知啊……”清雅快笑不出来了。
  “那么,去吧。”清明拍拍她,以示鼓励。

  “那么,来吧!”收起图鉴,清雅拿出了两张咒符,“来展示一下吧,皮卡丘,鬼斯通!”
  妙蛙花后退一步,从花中散出了深绿色的粉,随风飘扬,在空中描绘出诡异的图案。
  “皮卡丘!小心!用电光一闪避开!”清雅看出了那是毒粉。
  皮卡丘迅速调到毒粉的范围之外,没想到被一条藤蔓钩住了脚,藤蔓一扬,把皮卡丘甩了出去,它扑通一下掉到了水里。
  “可恶!是藤鞭……”清雅看着图鉴上的显示,突然高兴了起来,“鬼斯通,火之拳!”
  鬼斯通的“手”上开始燃起火焰,妙蛙们看到火焰,纷纷后退。
  清雅正在得意这一招的效果时,突然发现妙蛙们似乎并不恐惧,而是在有计划的后退,与此同时,池塘里闪过一个蓝色的身影。
  “不好!鬼斯通,快躲……”话音未落,一堵水墙扑面而来,劈头盖脸的水差点把她打得晕过去。

  “咳咳……想不到……池塘里竟然还有……蚊香蛙……”清雅抹着脸上的水,看看鬼斯通没什么大碍,放了心。
  站在妙蛙们身后的,是几只蚊香蛙和快泳蛙,有几只还在准备再来一次冲浪术。
  清雅站起来,“……皮卡丘,十万伏特!”
  在水里扑腾的皮卡丘听到这句话,电囊噼啪作响,那危险的红色在警示着每一只pm,“皮卡——丘——”
  瞬间产生的强大电流在水的帮助下迅速流动在池塘中,蚊香蛙们惊恐地大声尖叫着。
  池塘里,蚊香蝌蚪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电的晕了过去。
  刚才用藤鞭攻击皮卡丘的那只妙蛙花,则因为静电的作用麻痹了,动弹不得。
  刚才还险象环生的局面,瞬间变成了一边倒,清雅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于是乘胜追击,“再来一次,皮卡丘……”
  刚才一言不发的清明此时突然出声喝止,“清雅,到此为止!”

  清雅不满的回头,但是看看一群青蛙都没有什么攻击力了,也就此罢手。
  “先生!为什么要住手?”清雅带着湿漉漉的皮卡丘和鬼斯通走到清明身边。
  清明一伸手把她挡到自己后面,“别说话,看着就好。”
  “咦?”清雅站在清明后面,被挡住了视线。
  清明抽出一张咒符,“看来……这里是真的有妖怪啊……”
  天色突然暗了下来,可以听到凄厉的尖叫声回响在这个院落中。

  “妖怪?那个是pokemon啊?”清雅不解的问。
  清明头也没回,“你觉得,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的pokemon呢?”
  清雅苦思冥想,“……说起来,都是青蛙呢……啊,难道!”
  “只是因为……这里有……”清雅看清了越来越近的黑影的本体,不禁一阵恶寒。
  清明看着那个黑影,“土蜘蛛。”

  从刚才那个侍女跑进去的独房里,一只黑红黄色花纹的土蜘蛛爬了出来,身上还挂着撕破的绸缎,那是刚才那位侍女的衣服。
  清雅这才明白刚才那个侍女为什么会这样恐惧那些妙蛙们,对于土蜘蛛来说,最恐惧的,就是以虫为食的青蛙了。
  清明结了一个印,把手指放到唇前,开始默念咒文,“天猷天猷,猛烈諸侯……上佐北極,下臨九州……”
  土蜘蛛一步一步靠近,清雅已经闻到了它身上的恶臭,血腥味混着腐烂的味道,一阵阵扑来,她只觉得恶心想吐,却又不敢出声,只得偷偷用手捂住嘴,拼命咬牙坚持。
  “身披金甲,手執戈矛……眼如掣電,爪似金鈎……”清明镇定自若地念着咒文,丝毫没有动摇。

  清雅此时终于领悟到“安倍清明”是一个怎样厉害的人了,周围的人,包括后来赶来的阴阳寮的人,都抖作一团,有的人甚至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嘴里菩萨天神念个不停。
  土蜘蛛已经站在他们面前了,那张开的血盆似的口中滴落下来的液体,滴到地上,丝丝作响。
  清明依然念着咒文,左手取出一张符咒,在上面画着什么,“逢妖寸斬,遇鬼擒收……順鬼不斬,惡鬼截頭……”
  土蜘蛛似乎看不到他们,怒吼一声,放出了一张粘粘的蛛网,蜘蛛丝粘到各处,被粘到的人全部动弹不得,土蜘蛛向着离它最近的那个侍卫爬去,那个侍卫惊恐的拔出刀乱挥,但是毫无作用。
  清明手中的咒符上,五条鲜红的印记结成一个五星,他大踏步走到那个侍卫前面,“上帝敕下,不得停留……”
  土蜘蛛此时才发现阴阳师手里的符咒,怪叫一声,张开嘴咬向清明。
  清明右手结印,左手的咒符向利箭一样刺入了土蜘蛛的额头,“急急如律令!”
  咒符上的五星突然扩大,像一张网网住了土蜘蛛,它尖叫着挣扎,但那红色的印记在它的身体上越陷越深。
  “清明……桔梗印!”清雅兴奋中满是敬意。
  “退去吧,这里不是你应留的地方……”清明手一挥,红色的印记立即变为锋利的刀刃,瞬间将土蜘蛛斩成了碎片。
  只听一声凄厉的号叫,从土蜘蛛身体里出现一股黑烟,飘向西方去了。
  清明回头一笑,“结束了。”
  “好厉害……”清雅呆站在那里,不停的鼓掌。

  天气不知什么时候好了起来,阳光洒下,妙蛙们兴奋的叫着,背上的植物更加鲜艳了。
  虽然土蜘蛛死了,但是粘得令人讨厌的蜘蛛丝以及那些被斩碎的部分依然留在那里,担心这样会惹来瘟疫,京职们叫来了一群放免来打扫。令人高兴的是,那恶心的味道全被妙蛙花背上的花的香气遮掩住了,这香味沁人心脾,内亲王当即恩准这些妙蛙们继续住在白之池里。当然,蚊香蛙的冲浪起了大作用,在那个没有自来水的时代里,这就是最好的水枪了。
  内亲王赐了清明很多东西,得知清雅的活跃后,她大为赞赏,赐给清雅一把剑,同时准许她带走一只妙蛙种子。阴阳寮里的阴阳师们嫉妒地聚在一起嘀嘀咕咕,清明笑了笑,只当没看见。
  藤原很激动,非得要请清明不可,清明就邀请他一同到家中去,当然,没有那些手下。
  牛车吱呀吱呀的走着,清雅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有一块黑。
  “先生……这个像墨汁一样的……是什么?”
  清明掀开竹帘的一角,微微一笑,“土蜘蛛的血。”
  “……恶!”
  ……那天晚上,虽然有很好吃的作身,清雅却什么都咽不下去。

============================================
【作身】不同于江户,从前在京都把生鱼片称为作身(江户称之为刺身)

[ 本帖最后由 穆绯玲 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5:49 编辑 ]





从真实的噩梦中惊醒,找不到衣袋中的小瓶子,有谁给我证明我的时间没有遗失在梦境中?
顶部
穆绯玲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917
精华 1
帖子 191
功绩 0
星海币 2336 sosa
星海币存款 97874334 sosa
注册 星海历08年5月24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5:4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三、迷恋的身影……之卷【上篇】



  如果说历史上在皇室中有什么让人在意的绯闻,那就应该是所谓的“狐狸精”了吧。
  来历不明的美丽女子,如幻影一般侍奉在那个人的身边,她的容颜让每一朵盛开的花都为之惭愧。
  不为礼法束缚的人,无视后宫争斗的人,引来的不只是敬慕,更多的,是嫉妒。
  然后,就会有那样这样的人,用常人无法想象的话语来诬蔑和玷染她的声誉,虽然那是她从未在意过的东西。
  就像现在这个人心急火燎的阐述着的一样。
  
  “无论怎样,请您慢慢说吧,不要把口水喷到这美丽的从唐国来的牡丹上啊。”清明半躺在那里,面前是一位正襟危坐的官员。
  连内大臣都出动了,看来真的是很了不得的事情咯?清雅在花丛中抬起头来看了看,又蹲下去整理杂草了,这也配叫花丛,草长得有人高了花才刚刚贴到木屐底。
  “总之,是帝被某位不知名的女子迷惑住了,那是狐狸精啊!”内大臣的口水又喷了出来。
  “哦?”清明的笑怎么看都是一个大人看着一个无知孩子的笑。
  “清明大人,您曾经降伏过玉藻前,那只九尾的妖狐啊!这一次,也只有你能做得到啊!”
  “阴阳头……想必是竭尽了全力了?”取过酒杯,百合伸手斟满琼浆,清明轻抿一口。
  “……是的。”
  “内大臣大人,您其实是很不善于撒谎的啊……”清明抬头看着屋檐的滴水,不知是对谁轻轻地自言自语,“是哪一位派遣您到这里的呢?想必是一位既美丽又孤寂的人吧。”
  “阴阳师,清明……”从未被轻视的如此彻底的内大臣决定摆摆架子,“这可是旨意啊!”
  “哦,这原来是旨意啊,那么我就走一趟吧。”清明突然坐起来认真地说,那不亚于内大臣的严肃却带着令人喷饭的做作,以及那脸上明摆着的调皮,让清雅在花丛里笑得直不起腰来。

  二条城,肃穆的气氛中,隐约有着秋的肃杀之气。
  不知有多少在这里徘徊的美丽的怨灵,有多少从这里指向鸭川的沉重的足迹。
  朱雀门前的云,似乎也染上了夕阳的血色,从未曾清白过一时一刻。
  牛车的轮子咕噜咕噜的滚动在方石砌就的道路上,两边的八仙花红紫交织在一起,暗示着他们脚下的土地里被深埋着的叹息。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不想来这里,清雅一边走一边想着,没有注意到牛车已经停了下来,一头撞在了某个人身上。

  “您是清雅小姐吧,还记得我吗?”那个人的声音是熟悉的温柔。
  “……藤原先生?”清雅看着治部少丞,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立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站好,不是幻觉,清明真的在车里偷偷的笑了。
  切……在看戏么……清雅整整头发,“藤原大人,方才失礼了,烦请您通报清明已到吧。”
  “咦?通报什么啊?”藤原的惊讶不像是在开玩笑。
  “耶?那个……不是旨……呜!”清雅被从后面捂住了嘴。
  “没什么,只是接受了沙姬殿下的邀请所以来看看的,那么我们告退了……”清明一边说,一边拽着清雅走开了。
  藤原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转过头去刚想离开,又站住了。
  “沙姬……那位来率路不明的宠妃殿下,被盛传为‘狐狸精’……的?”

  一路被拽的手腕发痛,清雅在好不容易停下来后,愤怒的瞪着那个若无其事的罪魁祸首。
  然后那一句无辜的语调说出的话,成了扔进火药桶的未燃尽的烟头。
  清明看着陌生的树篱隔出的光影交错的白石路,轻轻叹息一声,“看来……迷路了呢?”
  “你这个白痴——”震天的吼声惊飞了屋檐上的花雀。
  然后是扇子掉落的声音,清脆如玉碎,可知这是把上好的扇子。
  清明俯身拾起扇子,上面的图案是淡色的远山,一架装饰华美的牛车,停在一条清溪边。他轻轻赞叹道,“这可真是罕见的图案啊。”
  “真是多谢赞赏呐。”优雅,高傲而冷淡的声音,出自一位身着淡彩的礼服,额上两点朱砂微颦,不过嘴唇依旧弯出礼貌的弧度,“阁下的侍从,真是有趣哪。”
  清明立即行礼,清雅也有样学样。
  “失礼了,辅姬殿下。”
  “不,是奴家失礼了,鼎鼎有名的清明大人,不知为何会来到这无人眷顾的庭院呢?”被称为辅姬的贵族女子神色寂寞,却依然保持着风度。
  “事实上……在下……”清明慢慢地说着。
  辅姬面上闪过一丝喜悦,不过稍纵即逝,她伸手从清明手中取过扇子,转过身去,“原来如此啊,您要找心中所想的那位的话,就请从这条白石小路走过去吧……就像帝和大臣们所做的一样。”
  “真的是很多谢您了。”清明沿着她的手所指的方向走去,在走过她身边时,她轻声低语,“想必您已经听说了,那一位的事情吧?”
  清明展开扇子,掩住面部,只露出那潘安般的丹凤美目,“的确,某位身份高贵的人与某位出身不甚良好的的人的事情,已经听说得很清楚了……”
  辅姬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转身离去了。
  清明望着那远去的背影,收起扇子,半是自言自语,半是在询问谁的说:“寂寞……会让人们做些什么事呢……”





从真实的噩梦中惊醒,找不到衣袋中的小瓶子,有谁给我证明我的时间没有遗失在梦境中?
顶部
穆绯玲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917
精华 1
帖子 191
功绩 0
星海币 2336 sosa
星海币存款 97874334 sosa
注册 星海历08年5月24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5:4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三、迷恋的身影……之卷【中篇】

  

庭院深深,树丛蓊郁之中,几间小巧的房屋若隐若现,那就是被称为“心落”的所在,沙姬的住所。
  没有得到没有任何人的指示,没有经过任何人的允许,清明轻轻坐在廊前,对那个隐约的身影行了一个礼。
  仿佛是早就得知一般,遮挡着房间的帐幔被卷了上去,只剩一道紫竹帘,隔绝着那绝世的美貌,也隔绝了情感的波澜。
  “……是安倍清明先生吗?”
  仿佛仙女的声音,仿佛可以抚慰一切心灵的声音,和着幽幽的落叶熏香从帘中缭绕而出。
  清明唇角的嘲讽之色不觉褪去了,换上了敬畏的严肃,他微微一点头,“正是在下,沙姬殿下。”
  “您来此的目的,如果是与其他大臣一样的话,就请回去吧。”虽然努力的控制感情的波动,那语调中还是透出了一丝厌烦。

  的确,对于出身不明的宠妃,即使是一开始大呼伦理纲常的大臣,在确定她的确得到宠爱之后,也会改变方针,拼命奉承以求好处的吧。
  这条清静的院落,不知被多少双污秽的足迹给玷污成一片名利场了呢……
  这么一想,沙姬小姐,真的很可怜啊……想到这里,清雅抬起头,看向紫竹帘中的身影。
  白色的吴服,红色的腰带勾勒出优美的线条,白色的蝴蝶袖安静的分在身体两旁,无时无刻没有一种即将浮起的感觉。
  如瀑的秀发,从头顶倾泻而下,是被秋光染成了淡绿色吗?还是被紫竹映成了翡翠色?清雅在一刹那间竟然觉得沙姬的头发是熟悉的绿色。
  她的头发上,斜斜的挽着一个髻,别着一把红色的发梳,不凌乱,不风骚,恰如其分。
  最美的,是那双明眸,虽然看不清楚,但是那秋波荡漾出的圣洁之感,却怎样也挥之不去。
  似乎有些能够理解帝的心情了……沙姬小姐,的确是美得令人惊叹啊。

  “虽然不是很充分,但是能够理解帝的心情啊……”清明赞叹了一句,没等那一位答话,就继续说了下去,“我来此的目的,当然与那些高贵的人是不一样的……”
  “……”竹帘动了一下,但是那个人没有言语。
  清明抬起头,恳切地说,“沙姬殿下,您应该明白,仙子与凡人的恋情,终将是苦涩的啊。”
  “我明白。”不带一丝感情的回音。
  “沙姬殿下,您有自己的幸福啊。”看不出清明的脸上是希望还是失望,他依然说着绝灭希望的话语。
  “的确。”白皙的手里的扇子动了动,扇出一缕香风。
  “沙姬殿下……我不想伤害您,但是,您应该明白,我的本职。”清明缓缓地站起身来,展开那把素白的纸扇。
  “……”依然是沉默。
  院里的鸟雀悲鸣着,诉说着秋的肃杀和即将到来的冬的冷酷。
  风吹动了树叶,绿色的笛子们呜咽着,幻化为一首灭亡歌。

  “母亲大人!”一声童稚的呼喊打破了沉默。
  一个少女身着短短的袍子,身后用红腰带打成蝴蝶结,短发飞扬,赤着脚,啪哒啪哒跑过长廊,掀开竹帘,扑入惊讶的母亲怀里。
  清雅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呆呆的看着清明。
  “传说中的……祺公主。”清明低语。
  “母亲大人,他们是谁?”少女转过头来,指着清雅和清明说。
  “祺露……公主……不可以这样失礼啊。”低沉的带有责备的声音传了过来,出自一个武士之口。
  清雅转过头去看着那个英武的侍卫,束起的长发,简练的白衫,左右两把佩刀,还有,令人不得不在意的,左手上的白色纱布,以及上面透出的殷红。
  清明再一次为她解释这一位是沙姬的侍从,名叫艾雷。
  但是清雅已经没心情去听了。
  这决不是巧合……沙姬的绿色长发,祺公主的翠色短发,艾雷的宛如碧玉的发丝……
  那绯红的眼眸,那白色的衣衫,那红色的腰带……
  清雅暗暗的握紧了拳头,她已经认出了这三个神秘的人的真正身份,甚至猜出了他们的目的……可是……
  居然有着……无论怎样也不能说出口的理由……





从真实的噩梦中惊醒,找不到衣袋中的小瓶子,有谁给我证明我的时间没有遗失在梦境中?
顶部
穆绯玲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917
精华 1
帖子 191
功绩 0
星海币 2336 sosa
星海币存款 97874334 sosa
注册 星海历08年5月24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5:4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三、迷恋的身影……之卷【下篇】



  “清明大人……我就不挽留您了呢……艾雷,送客吧。”沙姬挥挥手,叫做艾雷的侍卫走了过来。
  “等一下!”清雅从清明的袖筒中取出符咒,“暂时借用一下了,师傅……出来吧,后鬼!”
  暗精灵跳了出来,叫了一声,虽然是很乖巧的动作,但是,艾雷很明显的向后退了一步。
  “果不其然……”清雅抬起头,“虽然能隐瞒精灵的外形,但是本能是无法掩饰的。”
  “……”沙姬低下头,没有说什么。
  “为什么,你应该明白迟早一天会被揭穿吧……沙奈朵。”清雅抱起暗精灵,抬头看着虽被揭穿身份神色却并不慌张的女子。
  “……”祺公主看到母亲的沉默,有点胆怯地往她怀里靠了靠。
  晴明轻轻的叹了口气,“是为了那个并不属于帝的孩子吗?”即使再怎么稀奇,人类也不可能有这种眸色的后裔。
  “……请你们……”沙姬轻启朱唇,语气依旧高贵冷傲,但已带了哀求的意味。
  “晴明先生,以及……清雅小姐,我不得不承认你们的确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部分……但是,我现在还不能离开这里。”沙姬神色坚定。
  话音未落,沙姬宽大的袖子轻轻展开,优雅地拜伏于地。
  “请宽限三日,三日后,我一定自己消失。”
  “请勿行此大礼……”晴明有点不自在地说,毕竟逼迫这样一位宛如神明的女子,纵是铁石心肠也会痛吧,“……那么,我等您三日,打搅多时了,告辞……”他拉着挣扎着的清雅的后衣襟匆匆离开了。

  “……先生。”清雅抱膝坐在树荫下,闷闷地说,“沙姬是要保护自己的孩子,还是那个受了伤的王子呢?”
  “是啊……哪一个呢……”晴明抿了一口酒,“也许两个都是,也许……两个都不是。”
  “哎?”清雅怔怔地看着心无旁贷地享受着美酒的晴明,“那是谁啊?”
  “现在早知道就没有悬念了,你这样聪慧,一定可以猜得到的。”晴明放下酒杯,“给你个提示,内大臣阁下的名字,是‘泉里’哦……”
  “……泉……里……”清雅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但是模模糊糊的,抓不到要点。
  “也就是说,的确有狐狸精,的确有不怀好意的人,对吧!”她只能找到这点头绪。
  “我不是说了吗,你是聪慧的孩子啊。”晴明微笑着接过百合手里的斟满酒的酒杯,一饮而尽。

  三日后,内廷传来消息,内大臣泉里与辅姬私通,密谋谋害皇帝,被秘密处死。
  据说内大臣纠集的私人军队冲入宫殿的时候,发现里面除了沙姬和艾雷外空无一人,而那些手持武器的士兵们最后都神秘地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沙姬,祺公主和艾雷也不见了去向。
  辅姬被处死的时候,手里依然紧紧捏着一把扇子,就是这上面的车和泉水泄露了她与泉里的恋情。
  内大臣曾经偷偷行刺过一次,但是由于艾雷的阻挡失败了,仅仅刺伤了艾雷的手臂。
  “那位祺公主真像帝小时候救下的那位少女啊,真可惜那孩子没有一个贵族的身份……否则……”老宫女们坐在一起窃窃私语。

  “……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到了正确的人啊……”朝颜慢慢的拾起草间的落花,感叹。
  春季的花,开始零落了,已经可以听到微弱的蝉鸣。
  如火的盛夏,快要来临了……





从真实的噩梦中惊醒,找不到衣袋中的小瓶子,有谁给我证明我的时间没有遗失在梦境中?
顶部
卡拉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准尉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54
精华 1
帖子 329
功绩 200
星海币 3493 sosa
星海币存款 54438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1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火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2日 19:36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占楼……
之后再来写读后感……
喵……穆酱尊能写啊……好拜服的说……

顶部
墨染樱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6898
精华 1
帖子 597
功绩 0
星海币 6806 sosa
星海币存款 16252 sosa
注册 星海历05年12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4日 20:5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居然可以在这里看见平安风的文  惊喜啊






  丢弃与遗落,都是关于失去的。丢弃的东西价值再大往往不被在乎,而遗落的东西哪怕是垃圾却总是让你念念不忘
顶部
kangaroo
帝国领男平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二级优异服务勋章 桂冠单项奖 星海帝国军服役纪念章
UID 41
精华 3
帖子 2801
功绩 0
星海币 2236 sosa
星海币存款 19269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2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25日 01:2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原帖由 墨染樱 于 星海历08年06月24日 20:57 发表
居然可以在这里看见平安风的文  惊喜啊

这个……
只是设定是平安时代而已,不能算是平安风吧……

顶部
墨染樱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6898
精华 1
帖子 597
功绩 0
星海币 6806 sosa
星海币存款 16252 sosa
注册 星海历05年12月26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6月30日 18:2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是我用词不当 是平安时代背景的文






  丢弃与遗落,都是关于失去的。丢弃的东西价值再大往往不被在乎,而遗落的东西哪怕是垃圾却总是让你念念不忘
顶部
一介飘灵
星海帝国军校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UID 1390
精华 2
帖子 2442
功绩 0
星海币 345168 sosa
星海币存款 1250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31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风之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7月5日 15:20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一介飘灵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一介飘灵 交谈 QQ
这年头流行穿越……

不过,比较起长篇的连载小说来着,这样短小的更适合我一些!叹气,毕竟长篇的东东实在是追起来太累了!相反,这样一个个独立的反而更轻松一些!

LZ加油吧!!!!





如果永远真的存在,就让我爱你在永远的每一天。
如果永远不存在,就让时间停下来,在我爱上你的瞬间。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团文职上校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苏墨寒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920
精华 0
帖子 44
功绩 0
星海币 100547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8年5月25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8年8月24日 15:3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说起来,这是某只第一次认真看这个文……
这是EG文罢……是罢……
【晴明大人一脸严肃,对面是啃着苹果的皮卡丘】
溜走……





愿意坐下来吗,听绿色双瞳的黑猫吟咏古埃及的歌谣
时间足够你爱,足够你听完这个永远也没有尽头的——
英雄传说
顶部
judas12345
帝国领男平民
Rank: 1



UID 11695
精华 0
帖子 50
功绩 0
星海币 0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15年8月7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5年8月8日 11:5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感觉还是不对啊,应该是晴明大人吧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