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仙人掌和少年 BY wsxrzwsxrz
杨善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文职上将


星海帝国军团队精神奖章 星海帝国军钻石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银英之最十大战役作战纪念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桂冠单项奖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UID 19
精华 2
帖子 4404
功绩 0
星海币 982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3日 20:4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杨善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杨善 交谈
仙人掌和少年 BY wsxrzwsxrz

1
我是一株小小小小的仙人掌,远离熟悉的家乡和亲人,独自一个生活在暖房的一角,每天每天我只是缩在我寸把的天地里,只敢偷偷的打量这里的一切,陌生的玻璃窗,陌生的撒水壶,陌生的雕花木板门,陌生的生物,陌生的世界,所以我只缩在自己的天地里,不敢说一句话。
有一天,我听见了女主人的脚步声,轻快的,带着跳跃的韵律,应该也带着十分愉快的心情吧。她是不久前刚刚搬进来,她是主人的新婚妻子。她几乎每天都要到暖房来,来看我们这些红红绿绿的植物们,看我们是否也能和她一样即便换了环境还是可以适应和生长。远远的,远远的,瞥见她奶油色的长发,在阳光下肆无忌惮的晃动着,仿佛是一道美丽的瀑布,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眩目的感觉了。多么美丽的人儿啊,深蓝色的眼睛左顾右盼时多么的神采飞扬,小巧的嘴唇里可以吐出美妙音符般的字眼,还有柳条般的腰肢,虽然还是有点小孩子的举动,比方是把嘴凑到花朵跟前或是对仆人说话是有点怯怯的,可是,我非常满意,是我喜欢的类型呢!
和家乡的人的审美观不同,我从不认为只有长着长长的尖锐的刺,身体油亮反射着强烈的阳光而不会受伤的同类才是美丽的,可能是因为我只是一株如此不起眼的仙人掌,光用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把我轻易的拔出地面,我还没有从土壤里获得足够的养分,还没有长出令同类羡慕令人类敬畏和值得自己自豪的刺,也可能是因为在那女孩的眼里,我看到了笑,看到了羞涩,也看到了一丝丝掩盖不住的寂寞——就在我千里迢迢的被运送到这里的同时,她也告别了依依不舍的亲人,踏进了另一个人的家吧——寂寞啊寂寞,没有依傍,没有归属的寂寞,难道人类是和我们一样的吗?
2
不知从何时起,暖房里开始种植这名为“摩洛哥公主”的粉色玫瑰花,我是听女主人说的,但是对象却不是男主人——有着不同的眼睛,有着不同的声音,有着不同的表情,也有着不同的影响力,正是因为有他的存在吧,女主人的眼睛开始放射出璀璨的光芒来,覆盖了从前的孤独感。
如果说从前的她有着少许的青涩和微微的不知所措,那么现在的她全身都充满了自信,那种想要被注目,想要被爱护,想要被追逐也想去追逐,想要像那些因为施了肥被很好的照顾而尽情开放的粉色花朵——摩洛哥公主。
那男子便在如此眩目的微笑的怂恿下伸手去采玫瑰,却被隐含着不易被发现的刺刺出了血来。在异乡,我还是头一次看见那么娇艳的花朵,那么吹弹即破的花朵的下面,也隐藏着坚韧的刺啊,三角状的刺。花朵被采下的瞬间,我听见了悲鸣,刺上沾满了他的血,它如此依旧是保护不了重要的东西的!
血从白皙的指间流了出来,我看到微笑从她的脸上褪去,一种近乎透明的悲哀涌了上来,抛开花朵,她执起受伤的手指哭了出来。
再没有见过那名男子,女主人也渐渐不到暖房来了,可是我分明听见她日益沉重的脚步生——在帷幔重重的屋里来回的度着。她为什么不来看看呢,看看她喜欢的玫瑰呢?
时值初秋,可是我分明嗅到了冬天的味道了呀,是因为我来自炎热的沙漠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呢,还是真的要到冬天了呢,反正摩洛哥公主漫漫的落到了寂静的小径上,没有再长出花蕾来,我时常想我都还没有迎接来我的刺来,为什么它们以近个失去了青春了呢?
3
终于,在10月的一个凌晨,一声响亮的婴儿哭声从主屋传了出来,原来女主人忙着生孩子呀,可是几乎一天后的黄昏时分,一种近乎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传来了,平静的屋里顿时大乱,仆人们嘈杂的走动声,盆盆罐罐摔碎声,充满了想象不出的婴儿的啼哭声,……还有男人的斥责声。
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我警觉地收缩着周身,暖房里的诸位没有任何一个敢于发出声音,大家都默默的聆听着,大家都在心中暗暗地念着自己的上帝吧,预感不妙啊!
这天夜里,暖房上方五块巨大的玻璃被风吹破了四块,齐刷刷的压在昔日含情脉脉,吸纳芬芳的玫瑰圃里,她们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最后的呼喊就被折成了数段,连同威风凛凛的刺也毫不例外的没入了土中。
我分明还可以听见叹息声,在那个人人额头都渗出细汗的早晨,晨曦已经不能安慰我们这些热爱生活的植物了,让人落泪的叹息声啊,是女主人的,还是刚刚死去的花朵们的呢?
我静静地立在土里,那一夜,我长出了第一枚刺,嫩嫩的黄绿色,肉性柔软的刺,从那以后我真的再没有见到过她,也没有听到过她,我的女主人,曾经在阳光下舒展着风采的摩洛哥公主。
4
那是一个冷冷的冬日,三两个工匠模样的人来到暖房,手起铲落,毫不留情.昔日所有诗意的栖居的花花草草都被斩落尘埃.我当时唯一的刺,也无奈的落到了我的脚下,我的刺,我的第一枚属于自己的刺啊!
大家都没有做声,仿佛这是命运一般,我们,暖房花圃都随着那个人儿消失了……
多少个春暖花开的日子,被埋在泥土当中默默的流干了眼泪的我又一次探出头来,记不得时间是如何从身边走过的,只是身上的伤口一天天的不再疼痛。可是没有人关心的暖房,没有伙伴的暖房,没有水,没有肥,也没有人整理,越来越像我的家乡,只生长着我这样丑陋的绿色怪物的荒漠,除了我,只有死的荒漠。
一阵风吹进来,从没有被修复的窗子里,传来了几句散落的话:
——要早做准备哦……少爷要从奶妈那里搬回来了……
——……那个有罪的孩子啊,连夫人也不放过!
——嘘——
从不后悔听到一些闲言闲语,因为这样让我知道了她的儿子。据说长相怪异的奥斯卡,已经三岁半了……
又是一群工匠模样的人闯进了暖房,我窒息着,又是一次大清扫?
他们抬进了个巨大的鱼缸,就放在那些花朵葬身的地方。
水里的生物啊,会和陆上的有什么不同吗?我的伤口再次痛了起来,这么长的时间了呀,我拒绝生长的日子里,并不能挽回什么。
——蕾欧娜拉,奥斯卡我接回来了……
——小孩子是喜欢生物的吧?
冰冷的声音让我听得浑身打斗,是主人!
第二天,当我看到用力爬在鱼缸上往里张望的小小身影时,我又一次目眩了。
小小的身影,棕褐色的头发,专心致志看着游泳着的生物的小人儿……就是奥斯卡吗?
他撅起花瓣似的嘴巴伸到水面上,小心啊,不要一下字掉进去啊,现在的我清楚的知道人的生命和植物的一般脆弱了。
“嘻嘻~~~~~~呵呵~~~~~哈哈~~~~~~”他在笑吗?阳光从他的发间穿过落到我的脸上,好轻柔。他的脸转了过来,我看见了一双异色的眼睛,蓝色的好象天窗上空的颜色,黑色好象有着繁星的夜里。突然想到我曾经经历过的无数个寂寞害怕伤心的夜晚,一种咸味在我的嘴里回味着,不要认输了呀,这孩子是女主人曾经那样动情微笑过的见证啊!
那天夜里,就在昔日的旧伤上,我又长出了一枚刺来,肉性的嫩黄绿色的刺,我不想再次失去它,我真的好想保护它,真的。
5
鱼缸里养着两条龙鱼,一尾澳洲银龙,银色中略显暗色,一尾美洲银龙,色泽很正,闪光的银白色。不知道出于上层水体的它们是否曾经窃窃私语过,只是看上去它们一天到晚都优雅的游来游去,身姿没有其他鱼可以模仿。还有一尾硕大的全身乌黑油亮,尾巴好象裙摆,长着几个金色的圆圈的七星刀,看似很凶猛,其实是很胆小吧,成天缩在鱼缸的一角,它让我想到了我刚到这里的样子。在那个热泵的底部还有做清洁的垃圾鱼,也是少有的品种,头象豹子,浑身金色。
心情好的我路出了微笑,无论龙鱼还是清洁鱼都可以和我一起陪伴奥斯卡长大了吧。
6
他在做什么!轻轻的抓住一个塑料袋的一角,他要把什么东西放进鱼缸呢?
――一对可爱的接吻鱼啊,银白色的鲮片,微微翘起的嘴唇,可爱的红色眼睛——小奥斯卡要为这个鱼缸添加人口呀。他粉嫩粉嫩的手追逐呢寸把的小鱼,逗它们玩。他的头发被风吹动着,他的衣衫的影子在地上晃动着,他的腮鼓鼓着,我闭上了眼睛,不由的在内心念动:我的小小的刺啊,你也要快快长大哦。
可是突然之间,奥斯卡猛的推离了鱼缸,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双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鲜艳的脸庞失去了颜色,他浑身都在打着哆嗦,怎么了!
鱼缸还是那么平静,七星刀的尾巴摇摆在水中,波浪搬的飘着,银龙依旧优雅的来来去去,可是一对小小的接吻鱼——不见了!
一股血腥味从鱼缸深出飘了出来,一道银亮的须在澳洲银龙略显暗色的嘴边晃动着,那,是小小的接吻鱼的纤细的长须!
只有一瞬间的漠然,不幸的吃草鱼和不幸的食肉鱼啊,不幸的放养者,我看见他水灵灵的大眼睛上蒙上了一层雾水,晶莹的泪滚落他的腮边。
我想喊那不是你的错,可是他应该听不见。隔着远远的小路,还是孩童的奥斯卡让我想起了哭泣着吻着心上人手的女主人来,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小奥斯卡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望屋里狂奔而去。
当天夜里。
——不是叫你不要在我眼前晃了嘛!妈的!
——……
——滚出去,死小孩,野杂种!
——爸……爸……
——滚!滚!滚!
酒瓶摔碎的声音象刀子一样扎在我的心里,我不再问为什么。
也是同一个晚上,我的刺,褪去了肉质的外表,显出一根透明的白色的刺来,坚韧的,不像是从我这种病得快死的仙人掌身上长出的一根很健康的美丽的刺来。我梦见了被这样的刺扎伤的自己,痛得失去了知觉。
7
再次看见奥斯卡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又长出了三两根刺来,不在是嫩黄绿色的我了.
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鱼缸边,他的嘴里嘟噜着什么呢?
——对不起,
——我不知道你们是吃小鱼为生的。
——还有,原谅我。
小小是手指顺着鱼缸的边线慢慢的移动着,玻璃的一角映出他略微苍白的小脸,天,白净的额头上愕然是一道更白的疤痕,奥斯卡呀!
死去的接吻鱼不会在意的,你还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呀,而且它们活不过来了。
他把嘴贴在鱼缸玻璃上,温度计的水银在上升,我觉得好笑,好好哦,鱼儿们,如果冬天热泵不够温暖的话,小奥斯卡会给你们温暖呢!
可是命运总在最后一刻远离伟大想法,和那天的情形不一样的是,小奥斯卡的脸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玻璃,两条高傲姿态的银龙一跃而起,出睡眠三尺,啪的两声落到干燥硬质的水泥上,扭曲着,翻滚着,大大的张着最,眼睛僵直得冲着已经没有反映的奥斯卡,他只是用那各色的眼睛看了看他们而已,他只是用小手戳着水面,他只是想向死去的鱼道歉,他只是想日久不见的朋友道声好,他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干呀!
还是有鱼死去,还是有东西因他而死去,可怜的奥斯卡……
我已经不记得他是如何离开暖房的了,走,爬,跑,还是别的方式,灰色笼罩着暖房,七星刀的尾巴还在飘动着,地上的银龙已经没有救了,水渍到处都是。
震惊不解的我努力的听着屋里发出的任何声音,希望有人可以安慰他,希望有人可以告诉他,用人的语言,可是我只听见小小的伤心的抽泣声,还有:
——听说了吗,少爷只看了一眼鱼缸,龙鱼就自己跳出来死了呐。
——可不是嘛!
——他那双眼睛哟,要杀人啊。
——还一蓝有一黑呢,怪物呀!
还有就是寂静,寂静,什么都没有的寂静。这个屋子里的人没有说一句温情的话,没有日呢会去抚摩他抖动的肩膀,没有,没有,没有!
一阵刺痛,我咬着牙长着刺来。
第二天,又是那群人,他们把鱼缸里的水泼到土里,还有我身上,他们砸死了鱼,下面又要怎么样呢!
无辜的七星刀挣扎着,没有人想死去的。快要被淹死的我拼命的呼吸着,超出我需要的水分还是无情的流进来。
当我发现门框边一双小小的手时,我的心突的冷了。因为我知道还有一双痛苦内疚的眼睛注视着一切,慢慢窒息的七星刀,它的尾巴再也飘不起来,他的心,可能永远都不会象那时一样笑出来了吧。
就算我张出全身的刺,就算我最终可以开出可以对抗骄阳的花朵,我还只是一株小小的仙人掌,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只能在一边干等干看着,连话都说不清楚,无力感涌了上来,活下来的我要面对死去人的空虚,真的好难受!
8
总在结束的背后开始另一个故事的声音:
——蕾欧,我尽力了
——那孩子是为了让我不幸才初生的吧!
这次搬进来的是一只会上下蹦跃的芙蓉鸟,瘦长的身体,咖啡色的羽毛。
奥斯卡,我们都还是小孩子的年岁,我们还要长大的,可以对你的新朋友笑笑吗?
细竹篾的笼子,简单却不粗糙,细致处还有小型的雕花,笼里有食缸三个,水缸一个,都很别致。
可是我知道鱼的风波没有平息,不管是过了十个月还是过一年。虽然奥斯卡也来看过小鸟,可是每当鸟儿可怜楚楚的眼睛转向他时,他总是甩开脸,躲开那种眼神。他总是远远的做在门槛上望上看鸟儿,那眼神,那眼神……
每天都有仆人给鸟味食,它淘气的把食撒得到处都是,很没有吃相,可是只要它可以继续让奥斯卡远离大屋里的闲言闲语,只要它终有一天可以使奥斯卡露出属于一个孩子的笑容,怎么都可以。从撒到我身上的食物辨认,黄的是小米,紫的是油菜子,灰的是油酥子,什么时候奥斯卡才敢亲自给它喂食呢?又是一年了吧。
鸟儿是很小,还分不出公母的时候搬近来的,它还不会象成鸟一样连续的叫,当它用它深色的眼睛注视着奥斯卡,我知道奥斯卡会有抚摩它羽毛的冲动,咖啡色的羽毛,柔顺的,象婴儿的头发。从没有人那样对待他吗?所以即使感到了别人需要他安慰,他也决不伸手吗?奥斯卡,我伸出的不可能是母亲一般柔软白皙的手,我浑身都长满了毛茸茸的刺了,尖尖的刺,最初的白色的刺褪去了,我已经成为一个正常的仙人掌了,扎根在泥土中,即使上次被淹没到烂根,我也挺过来了。所以请你也忘了一些不该记得的往事吧。
奥斯卡终于敢伸手接过仆人手中的鸟食,终于不再害怕自己伤害那小小的生命了吧。
他会带着早餐到暖房来,和他的朋友共进早餐,他吃得好开心。
终于有一天,奥斯卡把手伸进了笼子,小鸟一点都不害怕的在一根杆上栖息着,他的手终于碰触了温暖带着生命的身体,小鸟的身体在他的手中好重好重。突然他却把鸟儿放了出来。
——飞吧,飞吧,离开这里!
我惊愕了。
看着鸟儿飞远的样子,他在笑还是在哭?阳光好刺眼,奥斯卡的身行好模糊。离开这个家,如果有可能。他也想走吗?美丽的鸟儿飞离了这里就会安全吗?
一天以后,它回来了,飞进了发呆的奥斯卡的胸前,它的头上还有些灰,它用力的蹭着奥斯卡的衣服,眼睛一眨一眨的……仙人掌哽咽了。
冬天到来了。好冷,没有人关心的暖房里只有我一个还活着了。可爱的小鸟,让奥斯卡欢呼的小鸟被他带进他自己的房间了。那里会很暖和,真是羡慕,也好像看看奥斯卡的房间哦!
——爸爸爸爸~~~~~~~~小鸟生下了一个蛋,一个蛋,一个真正的蛋耶!
——………………
——可以孵出小小鸟来吗?
——哼哼!!
真的吗?要热闹了呀!
不过呢,一天后平静的生活掀起了巨浪。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爸爸…………
——把自己的蛋啄了吃掉!恩,哼,和你的母亲一样哦,我的儿子,一模一样哦……………………
不久,小小的芙蓉鸟被送走了。
自此,再没有一种生物可以长长久久的生活在这个暖房里,活在靠近奥斯卡的地方,包括飞走了又飞回来的鸟,也包括主人。
——奥斯卡,我就要…………死了……
——那又怎么样?
——哼……不错!你,你就是那个恶魔!…………你折磨我和蕾欧拉娜,你也不会得到幸福……
——幸福是什么东西呢?
9
冷风吹动的晚上,一阵酒味飘了过来,奥斯卡回来了,是他吗?已经长了很大了,修长的身材,英俊却冷漠的脸庞,踉跄的步子,他到暖房来做什么,问着幸福是什么东西的孩子!
他倒在我的身上,我毫不留情的刺进他的手里,仿佛我生长,我拼命活下来就是为了有一天要刺他一下似的。
——哎哟……
——咦……恩………………
他注意到了吗?生长过美丽的摩洛哥公主,游弋过优雅的七星刀,跳跃过娇小的芙蓉鸟的暖房的泥土里,还有一个不起眼的我!
拥有扎人的刺的不止是娇艳的玫瑰花,还有丑陋的仙人掌,因为我们都有要守护的东西!
我知道,我知道,奥斯卡的心里已经是荒漠一片了,再也没有任何一种东西可以令他充满眷恋了,它们都一一的抛弃他,或者是他一一的害死了它们,可是,可是,我还是会为他流泪,当他一个人坐在暖房的门槛上,当他望着夕阳露出那种自嘲,当他甩甩手推开各种各样试图靠进他的人,当他在黑夜里品尝孤独的苦酒时……所以,我努力的生长,希望可以撑起他心灵的沙漠中唯一的色彩,我努力的生长,希望成为他心灵的荒漠中唯一生存的东西。我不会轻易的离去,干旱也罢,水涝也罢,我一定不可以死去,因为,因为很想保护那个心里充满了沙漠的少年,我的奥斯卡。





坐乘旗舰:RANK9-1定制游击舰队旗舰——玛沙索特级同型舰(出厂价128,000sosa+涂装费12800sosa)

舰名:“祖龙”
全长950m 宽70m 全高275m
战场特技:舰队能量武器能力+4,投射武器能力+4,飞弹和鱼雷能力+4,空战队输出+5%,防空火力平均值+1,装甲平均值+1,中和场平均值+1


星海帝国军文职上将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般若
星海帝国军尉官
Rank: 3Rank: 3Rank: 3


星海帝国军上士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军校参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银英之最十大人物作战纪念章
UID 8872
精华 2
帖子 181
功绩 100
星海币 216 sosa
星海币存款 816330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8月11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5日 22:1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让我想起了那篇《living for you only》
虽然不知道罗严塔尔小时候是不是真的会有那样童稚天真的岁月。






星海帝国军准尉
星海帝国军士官学院图文系助教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杨善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文职上将


星海帝国军团队精神奖章 星海帝国军钻石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银英之最十大战役作战纪念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桂冠单项奖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UID 19
精华 2
帖子 4404
功绩 0
星海币 982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5日 22:1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杨善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杨善 交谈
其实小孩子小时候最怕是孤独与冷漠,嗯,会造成心灵扭曲,案例之一就是那只金银妖瞳……





坐乘旗舰:RANK9-1定制游击舰队旗舰——玛沙索特级同型舰(出厂价128,000sosa+涂装费12800sosa)

舰名:“祖龙”
全长950m 宽70m 全高275m
战场特技:舰队能量武器能力+4,投射武器能力+4,飞弹和鱼雷能力+4,空战队输出+5%,防空火力平均值+1,装甲平均值+1,中和场平均值+1


星海帝国军文职上将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浅草苍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桂冠单项奖
UID 9252
精华 1
帖子 216
功绩 0
星海币 115 sosa
星海币存款 46076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11月6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6日 10:2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好文……
感动……哭……膜拜作者……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亡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顶部
杨善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
Rank: 3Rank: 3Rank: 3
文职上将


星海帝国军团队精神奖章 星海帝国军钻石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银英之最十大战役作战纪念章 凌震作战纪念章 桂冠单项奖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桂冠单项奖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UID 19
精华 2
帖子 4404
功绩 0
星海币 982 sosa
星海币存款 2147483647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3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6日 10:3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杨善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杨善 交谈
果然呢,早年的文章还能抓得大把泪水……





坐乘旗舰:RANK9-1定制游击舰队旗舰——玛沙索特级同型舰(出厂价128,000sosa+涂装费12800sosa)

舰名:“祖龙”
全长950m 宽70m 全高275m
战场特技:舰队能量武器能力+4,投射武器能力+4,飞弹和鱼雷能力+4,空战队输出+5%,防空火力平均值+1,装甲平均值+1,中和场平均值+1


星海帝国军文职上将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fsdongyi (亡·骸)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531
精华 0
帖子 37
功绩 0
星海币 1153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13年8月29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北京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3年8月31日 22:4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罗严塔尔的文最赚眼泪了……心疼的大哭啊……小小的罗严塔尔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