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GSD同人】Forgotten·忘记
shaka (沙沙)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二级优异服务勋章 桂冠评委纪念胸针 星海帝国军银质勤务纪念章 “蓝色”作战纪念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UID 179
精华 6
帖子 1232
功绩 0
星海币 661 sosa
星海币存款 36464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6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ZAFT中央情报局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0月31日 21:48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shaka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shaka 交谈 QQ
【GSD同人】Forgotten·忘记

此为前年的1029,某人生日贺文……
因为今年的刚过,于是拿出来发了~orz

另外因为不是首发,然后首发的时候是用的另一个ID,又然后另一个ID是什么偶不想在这儿说,所以……总之它不是无断转载。


Forgotten·忘记
不该记住的都已早早忘记,
不该忘却的牢牢写在记忆,
但总还是有些什么事情,
小小的,小小的,想不起。
——题记



“还是老样子呢……连开小差也都一本正经的样子。”
“啊……抱歉。”
“不喜欢酒的话,换成咖啡也可以的。”
“不,这样就可以了。”
“不用勉强的,我记得你不喜欢喝酒……”
“人是会变的。”
“你也一样?”
“……我也是人。”

牛排在盘中切出了“咔哒”的响声,她哭笑不得地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红服的军官——和记忆中一般无异的修长手指自然优雅地捏着盛着红酒的玻璃杯——餐厅中华美流畅的轻音乐从耳边翩然流过,忽然间恍然失神。
真的,会变吗……
不管毕业以后多少年,“那个人会是军界的贵公子”这样的想法,在她的心中始终未曾改变,即使到后来“阿斯兰·萨拉”这个名字,只不过逐渐成了被人淡忘的一个小小传奇。
她仍记得第一次的见面,政法课的讲堂按名次排位,阿斯兰从她的身边走过,落座,偏过头时嘴角笑意淡然,眼神是恰到好处的翠色——友好,却疏离。
那之后她再也没能坐回第一名的位置。

“怎么了?”
“不,没什么……”

收回不经意间露出的笑意,她把头低下去一点——光线昏暗是这个西餐厅一贯的恶习,她用余光隐约看着对面模糊的身影,心情突然忐忑如同刚出轨的少 妇。
就在不久前阿斯兰还对着她敬礼,动作流畅神色严谨,她在一瞬间仿佛看到的是军校时代的那个同学,穿着合身的红色学生制服,举手投足间谨慎却骄傲。
当年同一批毕业出去的红服们,战死的战死,仍活着的至少也做到了可以被人称为“阁下”的位置,即使是以一名之差未能成为他们中一员的她,如今也顶着PLANT最高行政厅第一秘书官的头衔,一言一字影响着国家的时局。
然而阿斯兰仍是形如他的少年时代,瘦削的脸庞轮廓和端整的五官,未及肩的短发修剪得干净整洁,红色的军服完美而精神地贴合着身体的轮廓,那领尖上似乎曾经栖息过的灼眼荣耀现在也已经摘去不见。
——让她觉得这些年自己所度过的时光,仿佛从来就未曾有过。
尽管同样是经历过大战时代的军人,她却从来没有上过前线的经验,其实可以说,是阿斯兰用一个淡然微笑和一句简短的话,把她赶出了前线军人的阵营。
接到毕业通知的当天,她在人事处的大门口抓着志愿申报表愣愣地发呆,稍微迟了一点出来的阿斯兰从身边擦肩而过,走到三个台阶之下的地方才发现她,站住脚转身,偏过头来说了一句话。
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声调里有一丝表现得很适度的恳切,午后的阳光在他的头发和鼻尖下方投下了淡淡的影子,嘴角始终是微微的上扬。
于是她的头脑中,自从听说了这批红服将会被分派的队伍之后就产生出来,并且不断加深的志愿,终于连同那些影子一起,悄然淡去。

——我觉得是你的话,还是在后方有更加适合的工作。

因为这样的一句话,如今她每天出入PLANT最高行政厅,作为现任议长身后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安然地接受各色军服的军官们一致的行礼。
是啊,适合我的工作——
那么适合阿斯兰你的工作,究竟又是什么呢?
其实当时立刻就想要反问回去的问题,最终没问出口。
再也没问出口。
收起申报表的时候三个台阶之下早已不见了人影,几个同穿红服的同学从身后热热闹闹地围追过去,阿斯兰修长挺拔的背影始终恰到好处地和周遭走得歪歪斜斜,时刻有摔倒危险的僚友们保持着颇为安全的距离。
渐行渐远。
从前他似乎总是处于人群的中心,又似乎总是把自己巧妙地掩藏在人群中间。
一个人,渐行渐远。
我觉得是你的话,还是……
后来她想起这句话的含意来,似乎意思是,别跟着我来。
一个人,渐行,渐远。

“所以说呢,这次是真的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情了吗?”
“啊——算是吧。”
她顿了两秒钟,终于忍不住在餐厅安静的音乐声中低低地笑出来:“什么嘛,那种事情……”
下午在陪同议长参观技术开发局的时候,刚走进规划室她就看见那个蓝发的侧影,埋头几乎是趴在面前在大屏幕里繁复的图纸上,不时地用电子笔添注上一些什么,再对着手头的模板摆弄一番,嘴里叼着的半片三明治完全没有要吃下去的迹象。
她的头脑里立刻闪过了军校时代的那个少年,不管在各个方面多么优秀,也只是对着一堆复杂得叫人看不懂的工具零件和图纸时,才会露出这种把什么都扔在一边的专注神情。
“阿斯兰?”和记忆里几乎没有改变过的容貌,使她毫不犹豫地低声念出来——虽然在那个之后又立即一边想着“怎么可能”,一边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然而当时站在对面的红衣军官,确实是头也没有抬地从咬着三明治的牙齿中间挤出了这样一句话没错:“嗯,啊……那个议长什么的,让他们稍微等一下。”

“真是无情啊……”她终于勉强忍住了笑意,却难免忍不住怨气地开口,“你就是对着那样一堆冷冰冰的东西,也永远比对着有生命的人类热情呢,阿斯兰!”
“是……这样吗?”阿斯兰的眼睛转过来,看似认真又迷茫地眨了两眨,然后非常突然地微微弯了起来,“啊,那还真是对不起。”
“唉?”不由自主地被噎住了接下去的话——这样的表情确实是笑容没错,而且里包含着的竟然是和记忆不怎么符合的活泼意味——她愣住了一刻,终于还是没办法地跟着笑了起来,“就算一直不断地说对不起,别人也不见得会原谅你的呢,阿斯兰。”
“啊,是吗。”阿斯兰把眼神闪了开去,无意识地看一眼从落座以后就拿出来搁在餐桌上左手边的手机,然后举起手边的杯子,慢慢抿了两口红酒下去,没再说话。
她有点无力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家伙……也许从很早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了吧——不论对错总是立刻说着抱歉的话,然后丢下别人自顾自地闪开一边去,其实心里也并不一定是真打算获得别人的原谅吧?还真是……
“还真是爱自说自话,对吧?”阿斯兰仍然是保持着头朝一边侧着的姿势,这时候用右手撑起了头望着餐厅外缓缓降临的暮色——金红色的阳光软软地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在他这时候微笑着的嘴角边轻松地勾勒出了淡然而柔和的神色。
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有过这样的神色——在军校图书馆临窗的桌前,也是同样如此地撑着头开着小差,微笑地看着窗外有人吵吵嚷嚷地经过。
——喂,不认真一点读书的话,我们这些总是被你轻松打败的人会不甘心的啊,阿斯兰!
——啊,嗯……
即使被数落了也只会含糊地应付两声,直到图书馆的大门被很嚣张地一下推开,他才如梦初醒般地转过头来向发出巨大响声的方向看上一眼,然后笑得更厉害地把视线移回手中的书上去:“我知道了——对不起。”

心底有什么积压了许久的情绪淡淡地蔓延上来,她低下头去咬着玻璃杯的杯沿喝了一口酒:“自说自话吗……是啊。”
自说自话地用一句话把人推到后方来,自己做了什么大战的英雄之后自说自话地消失掉,然后自说自话地跑了回来又重新跑掉,到最后仍是自说自话地回来了,而且竟然还是一声不吭地跑去做起了所谓技术员的工作……如果不是议长突发其想地要去技术开发局参观,恐怕就算是再过个十年,她这个老同学也不可能知道他身在何处吧?
摆在桌上的手机无声地闪烁起来,她眼睁睁地看着一串号码在屏幕上反复地出现了六七次之后,阿斯兰仍然专注于窗外的景色,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
接着就是看着对方手忙脚乱地接电话。
即使是在打电话的时候,阿斯兰也总是扮演不会主动引起话题的角色——她听着对面那个始终压低到不会打扰到周围人的音量的声音,反复地重复着“嗯”、“啊”、“嗯”、“好”之类单一的音节,直到差不多最后才有一丝慌张地说了一句比较完整的“不用了,我正在吃……”——当然,到了最终仍然是以妥协般的“好”结束了通话。
“……是家人吧?”
她拿起餐巾,把笑意遮掩其后——阿斯兰的父母多年以前就已经先后去世了,那么这个所谓的“家人”,只剩下了另外一种定义。
“不——”阿斯兰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她期待已久的局促不安的神色,“啊,不能算是……”
对于总是会因为一点小事而不好意思起来的老同学,她忍不住接下去挖苦起来:“没什么的吧,都这个年纪还没有家人的话不是反而奇怪吗?”
“啊,不是的……”对方仿佛要组织语言一般地仔细思考了一下,然后想起来另外的什么,忽然转换了话题,脸色少有地愉悦起来,“家人的话,其实我是有领养了一个军属遗孤……”
他在今天首次主动地谈起来。
“领回来的时候还只有那么一点高,很怕生,动不动就紧张得哭鼻子;而现在都已经到了会和长辈大声顶撞的时候了啊……”
她有点觉得不可思议地望着对面的人——脸上忽然亮起了光采般,露出了连少年时代都不可能会有的宛如小孩子在炫耀自己宝贝时候的兴奋表情。
其实这个人也不是没有会洋洋自得的时候的——军校的时候起就是这个样子,虽然大多数时候会摆出一副严谨而高傲的样子,在每月的名次榜下转身走回来的时候脸色会僵硬得如同拿了第一名的人根本不是他;然而当隔壁班的那个脾气暴躁的高材生恨恨的“Kuso”声混着人群的嘈杂和窃窃私语传入耳中时,她仍然能够看到从自己身边走过的人侧脸上闪现出的一抹淡然笑意——那当中是绝对有一丝小小得意的。

“说起来,和以前的那些人,不会都没有联系了吧?”
“啊……唔——大家也都很忙吧。”

说起来“以前的那些人”,其实并没有几个——阿斯兰当然不可能会像以记忆力出名的她那样能够把军校时代每个同学的姓名和经历都牢牢地记在脑海里——那一届曾经和他较为熟悉的人算起来最多也就只有后来在一个部队里服役的几位罢了,而除去先后阵亡了的,留到现在其实也就剩下了两位;这两位现在一位身居国防委员长的要职,被麻烦事情缠久了就会旧习复发地火冒三丈起来,而另外一位在情报局负责人的位置上每日以身作则地神龙见首不见尾——想来也都确实够忙的……
但是她琢磨着阿斯兰之前那份闪烁其辞的语气,仍旧是在心里升起了“还真是不坦率哪”这样的感叹。

晚餐的对话似乎是因为那通突然而至的电话而匆忙地结束了,临别的时候阿斯兰站起身来,说了句“真是抱歉”之后想想又添上了一句“晚餐我请”。
她仍然笑着坐在座位上,很不客气地回话过去。
“啊,当然的,我本来也没有准备要请你啊,阿斯兰。”
其实本来她是有请对方的打算,只是在匆匆喝过两杯红酒之后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仿佛忽然间出了点小小问题,想不起了之前想要请客的原因。
于是在餐厅门前分别的时候说了一句“就这样吧”,然后忽然就觉得在告别一段早已告别过了的人生,难免地开始觉得有些悲伤。
她仔细地回想了自己是不是曾经喜欢过眼前的这个人——这个在军校时代光芒四射才华横溢的贵公子,现在想来那个时候也许是崇拜多过于喜欢的——虽然崇拜也好,喜欢也好,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了。
往停车场方向走去的时候阿斯兰一直站在原来的地方——不完全是为了礼貌上地等她先走,因为他的目光早在她最后一次回眸中就已经转去了另一个方向,身上单薄的军装在晚间的秋风中似乎抵挡不住微微的寒意。
她最后一次叹了一口气关上车门,却在看到车内电子表的时刻愣住。

从小她就拥有超乎常人水准的记忆力,成为第一秘书官后她的头脑成日里充斥着各类的资料信息和数据,但仍然可以记住几乎每个认识的、认识过的人的姓名、住址、电话、车牌……以及生日。
少女的时代她曾经在待了一年不到的军校里认识过一个叫做阿斯兰·萨拉的人,那个人每天早晨出操的时候就站在她身后四点半方向一人距离的地方,偶尔转头可以看得见蓝色的头发和俊秀的脸。
翠玉色眼睛。
那个人从来出色而耀眼,爱好是拿全级的第一名,和制造小玩具。
她喜欢过他对着一堆零件和图纸时专注而满足的表情,因此也曾为他准备过一份礼物——是一套精巧的零件工具,在藏青色的皮包里整齐地排放着,每个改锥和锉刀都有一个绿莹莹的手柄。
结果那年因为战事紧急,军校的毕业日期临时改在了九月,于是这样一份礼物最终没能从出去,到如今仍在她汽车的后备箱里安静地躺着。
对,那是一份生日礼物。

她猛然间抬头再次向着餐厅大门的方向望过去,红服军官的身边这时候停了一辆银白色的跑车。
在现今PLANT市场上昂贵却常见的车款,却有个她熟悉的车牌号码——和在餐厅里阿斯兰手机上显示过的号码是同一个主人——因为工作的关系她常常会接触到的人。
她看见阿斯兰的脸上露出了军校时代只有在特定情况下才会露出来的笑容,然后拿手拉住已经打开了的车门坐了进去。

她带着恍然的情绪低头看着车内电子表上显示出来的日期,终于嘲笑着自己把头朝着方向盘埋了下去。
——10月29日。
——Happy Birthday……
只是如此简单的两个单词,十几年前她没有机会说出口,而今机会突至却终于忘记了说。

他说人是会变的吧……
也许不是的吧——
说不定改变了的,始终只是我们记忆的样子。


Fin.
2005.11.01
10.58pm
Happy belated birthday to Athrun Zala…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MeteorCrazy   星海历07年10月31日 22:01  星海币  +18   没有看过高达,不过确实是好文




>>*hiNdEr=LanD*<<
“尤里安,你要记住,同人女这种人,是不可能改变历史的,无论他们在网络上如何YY,都不可能改变我和罗严塔尔连面都没见过的事实。”
顶部
suit (苏特·兰德沃克)
同盟领男议员
Rank: 2Rank: 2
艾尔·法西尔议员


UID 8939
精华 3
帖子 1199
功绩 0
星海币 1499 sosa
星海币存款 319029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8月18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艾尔·法西尔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1日 09:1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无语的飘过。。。。。。。。。。。。





前进!艾尔·法西尔人!为了自由!艾尔·法西尔万岁!

坐乘旗舰:RANK7-战舰级改装型(出厂价16000sosa+涂装费1600sosa)

舰名:奥德修斯
旗舰数据:全長624m 全幅65m 全高136.5m
战场特技:舰队能量武器能力+3,投射武器能力+3
顶部
一介飘灵
星海帝国军校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星海帝国军橡叶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星海骑士勋章 星海帝国军一级优异服务勋章 星海帝国军三级优异服务勋章 “极光”作战纪念章 “金秋万象”纪念胸针
UID 1390
精华 2
帖子 2442
功绩 0
星海币 345168 sosa
星海币存款 125000 sosa
注册 星海历03年8月31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来自 风之影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日 17:29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一介飘灵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一介飘灵 交谈 QQ
嗯,嗯,虽然也没有看过高达,不过确实是好文……

沙沙竟然也会如此的细腻呢~淡淡的,一切都是淡淡的,回忆,忧伤,错过。

让人不禁感叹,有些事情,一旦过去,就再也没有办法回来了。





如果永远真的存在,就让我爱你在永远的每一天。
如果永远不存在,就让时间停下来,在我爱上你的瞬间。


星海帝国军文职军官团文职上校                    
                  
我们的征途,是星之大海!
www.seaofstar.net
顶部
伊谢尔伦HC
无国籍星际游民



UID 8487
精华 0
帖子 8
功绩 0
星海币 83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2月26日
所属阵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1日 14:2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呵呵....
A=杨
女主角=菲
............么??

顶部
博望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9331
精华 0
帖子 1
功绩 0
星海币 2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11月26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要塞机要秘书处情报组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1月26日 13:3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博望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博望 交谈
没想到再这里遇到了丹枫大人,这不是26题嘛??真好真好

顶部
Ellen (小馨)
同盟领女公民
Rank: 1


UID 8717
精华 1
帖子 195
功绩 0
星海币 200 sosa
星海币存款 12069246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7月27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杭州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2月20日 20:0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呜呜呜~~~好喜欢
虽说偶是支持AC的,但还是好喜欢女主哦~~~

顶部
四之天下
费沙领女商人




UID 9439
精华 0
帖子 1
功绩 0
星海币 2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12月26日
所属阵营  费沙
来自 天津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07年12月29日 17:0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太好了哦!支持!支持!

顶部
delita1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071
精华 0
帖子 8
功绩 0
星海币 42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10年2月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0年2月2日 22:0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嗯,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很不同风格的同人呢,没有K,没有C,没有L,没有Y,熟悉的人只有A一个,很不同的感觉呢。

顶部
delita1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11071
精华 0
帖子 8
功绩 0
星海币 42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10年2月2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0年2月2日 22:0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咦,帖子不能编辑吗?

刚刚忘了说,还有总是和A的印象在一起的后辈飞鸟也没有来,A很孤单的样子啊。

顶部
追梦
帝国领女平民
Rank: 1



UID 8960
精华 0
帖子 12
功绩 0
星海币 81 sosa
星海币存款 0 sosa
注册 星海历07年8月20日
所属阵营  新银河帝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0年2月3日 15:0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好文,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那么好的高达同人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