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之大海俱乐部


标题: 【原创小说】彼时接引
Artims·Graves
同盟领男公民
Rank: 1


UID 11746
精华 0
帖子 9
功绩 0
星海币 165 sosa
星海币存款 433 sosa
注册 星海历16年12月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黑龙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6年12月16日 17:3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原创小说】彼时接引

楔子
据说,每个人的心中都对一种或几种声音产生莫名的恐惧。有的人会对吵架的声音感到坐立不安;有的则是对汽车碾压的声音无法忍受。

而这一夜,行走在雨里的这个人,他对于这“噼噼啪啪”落在地面上的雨点声有着莫名的恐惧。

天海青司今年二十六岁,这正是一个人从张扬狷狂到深谋远虑开始转变的年纪。不过,他倒是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比如说,二十年前,他的五官就是干干净净甚至有些刻板的,二十年后,他的脸依旧是这个样子;或者说,二十年前,他就不爱说话,二十年后,他也不爱说话;又或者说,二十年前,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二十年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尽管,他从一个没人要的孩子,变成了小有名气的律师。但他依旧什么都没有,因此,也就什么都没变过。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他继续向前走,一步一步,都是踏在湿乎乎的地面上,他从家出来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他住的公寓里大多数都是附近大学城里退休的老师,因此,公寓后面的路到了晚上安静的连一只猫都不愿意走过去。不过,天海青司倒不介意这些,他继续慢慢腾腾地向前走着。

在走过那段路之后,总算是有一辆的士路过他的身边,溅起来的积水把他的裤管弄得又冷又湿,他打了个寒颤,停下来看着远去的汽车尾灯。

“他们跟我不一样,他们都是为了家人拼搏奋斗所以才在雨里奔跑着的,而我,”他想着,摸了摸粘在小腿上的西装布料,“我是要去自杀的。”

天海青司大概就是那些少女向往的结婚对象。在他人生的前二十六年里,他过得几乎顺风顺水:他脑子聪明,即使不爱和人说话,但他却懂得伪装自己。所以,在孤儿院的时候,他是最受人欢迎的孩子;上学的时候,他是最受女孩子欢迎的男生;工作的时候,他是最受客户欢迎的律师。他几乎有了很多人追求一生所追求的东西,除了一样。

从小到大,除了让他不至于饿死或者沦落街头的孤儿院老师之外,再没有人让他觉得像是亲人。

他吃饭的那张餐桌上,永远只有一副餐具;他的房间里从来就不会有被乱放的东西;他从来不知道妈妈买的衣服有多难看;也从不知道外婆做的小菜有多美味。

他拥有的东西越多,心里就越觉得自己如此的多余。孤儿院早已关门,童年陪在他身边的玩伴都各奔东西,他更加没有地方可以去,于是,终于在某个早上,他把自己的衣服洗干净,晒干,又叠好之后,决定在今天自杀。

终于在雨快下得更大的时候他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那是一个隐藏在青山绿水之间的石洞,是上次他和上司来这里登山发现的。他一眼就相中了这里,觉得很适合做自己人生道路上最后的一处避风港。

他一个矮身便钻进了洞里。他掏出打火机,摸着黑点燃了先前放置在洞内的蜡烛。随着烛火跳跃了一下,洞里的一切都变得清晰了起来。这里是天然形成的石窟,但是也不难看出人为打扫的痕迹,没有一颗小石子,没有一丁点腐烂的树叶,洞内没有终年不见天日留下的霉味,在最里面的地方,甚至有一张制作很精致的吊床。这一切当然是天海青司做的,在选它做自己的坟墓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想方设法的把这里弄得体面些,毕竟,没有一个人真的想不带走自己财产的一丝一毫就离去。

天海青司满意地看着周围的环境,脱下了湿哒哒的雨衣,故作潇洒地丢出了洞外,那件衣服就顺着呼啸而过的风飘摇,随后卷入了滂沱大雨之中。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一身笔挺的西装,想确保没有哪里溅上了泥点。这还是他十八岁考上大学,孤儿院那位后来得了肺病去世的老师为他量身定做的,他一直留着,不管后来他有多少更名贵的牌子,他也还是时不时地拿出来小心翼翼的熨烫一遍。他理了理,觉得有点小了,不过没什么关系,他想,反正这是最后一次了,合不合身有什么关系呢?

他摘下了眼镜,揉了揉有些酸痛的鼻梁。把它规规矩矩地放在眼镜盒里,又把眼镜盒规规矩矩地吊床旁的一小块凸出来的石头上。然后他让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倒在吊床上,尽量舒服地靠在网上,就好像他不是在一个昏暗的山洞里寻死,而是在阳光明媚的夏威夷海滩度假。他摸索了一下自己的口袋,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安眠药。

其实他想了很多种自杀的方法,最后选择了这一种,因为听说可以走得很安详,但据说样子会很凄惨。不过有什么关系呢?他想,反正那个时候他已经不需要在乎这个了。他昂起头,把攒了很久的药片一口气吞了进去。然后把药品摸索着放到了眼镜盒的旁边,自己躺在那里,等着药效发作。

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静静地听着洞外雷鸣电闪。突然他笑了一下,觉得这事实在是好笑,他猜,明天他的同事,助手,上司,客户,竞争对手什么的发现自己没有按时上班的时候,那表情一定带着惊讶;然后等他们发现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了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找他;等到他们一个月没见到他时,他们会给他报失踪;最后,不消半年,他就会消失在这群人的世界里。他叹了口气,半年,这就是他在这个世界里留下记忆的保质期。

眼前的火苗渐渐不是笔直的了,它们开始抽搐,天海青司觉得这大概是药起了作用,因为不光是火苗,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晃动。慢慢地,他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受控制了。莫名地,他觉得非常伤心,就想在最后时刻为自己流下一滴眼泪,他努力的让自己再保持落下一滴泪的清醒时间,也就在这时,他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要想找到你还真是不容易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落翼龙   星海历16年12月31日 22:07  星海币  +100   继续努力!




我咏唱过七百首的诗,去寻找世间最初的星光,
我徒步过七大洋的风,在千年后的世界遇见你。
顶部
Artims·Graves
同盟领男公民
Rank: 1


UID 11746
精华 0
帖子 9
功绩 0
星海币 165 sosa
星海币存款 433 sosa
注册 星海历16年12月9日
所属阵营  第二自由行星同盟
来自 黑龙江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星海历17年6月26日 22:0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章一
颜欢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肩膀,抬头看了看走廊里的电子表,鲜红色的电子数字在黑色的液晶屏上显得格外的明显,还差一刻钟就要封楼了;她又回身看了看病房的探视记录,发现404病房的探视人还没有走。她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去看看。
这个时候的住院区很安静,长长的走廊里还是有病房亮着灯,颜欢一边走,一边听着自己“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她记得404房间的病人是个想寻死的年轻男人,被人发现救回来的时候还哭哭啼啼的。颜欢对这种不珍惜自己生命还特别怂的男人没什么兴趣,但是送他来的那个人告诉她说,这是个有能力把这个医院买下来的怂货。
后来颜欢打听到,年轻男人是个富二代,特别标准的那种纨绔子弟,和家里闹了矛盾就决定自我解决。颜欢撇了撇嘴,暗自道有钱人就是事儿多。她是不抱什么希望能傍上个大款之类的,但是如果这位怂货少爷在她值班的时候出了什么事,她绝对不可能完整的退休。
她站在404房的门口,先是听了听房间里的声音,没什么大的动静;之后她才敲了敲门,她从花纹玻璃里看见一个又高又瘦的身影走了过来,之后,门便“咔哒”一声开了。
但是房间门口却没有人。
颜欢瞬时觉得后背发凉,她看过不少关于医院的恐怖电影,但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情况:鬼在灯火通明的情况下给你开门。
她定了定神,决定把这当成是一场能解释通的误会。她大步迈进病房,声音也比平时和患者说话的声音大:“咳咳…探病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请……”她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愣在那里。
偌大的病房里只有病人躺在那里,面色苍白,一动不动。
天海青司走出了医院的大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那绵绵长长的雾气懒懒地伸向了空气里。他很疲惫,非常的疲惫,他刚刚换的这份新工作让他有些无法适应—夺走别人的生命这样的事,他确信自己没有亲自做过。夜风寒冷,空气微凉,他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却依旧觉得寒冷,他看了看自己右手,那里有一条在黑夜之中闪闪发着银光的细线,细小,但却坚固,它牢牢地把新人死神和刚刚回收的灵魂绑在了一起。
天海青司看着那个年轻人,他大概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应该是现在的小女生喜欢的那种类型,但此刻他的眼神已经失焦,双脚离地,皮肤因为失去了血色变成了青紫色,尽管不着片缕,但在寒风之中却不见他有任何反应。
“他倒是不怕冷了。”天海青司自言自语道,之后便不再说话。他沉默地低头看着这个灵魂像是被放了气的充气娃娃一样慢慢地干瘪下去,最后变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这个时候他和男孩之间连接着的细线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因为这个时候这灵魂已经不可能再逃离死神的手心了。
天海青司抬头,想再看看这灵魂本来是眼睛的地方,但那里已经变得像是小孩子信笔涂鸦的铅笔线条一样,连一个大致的轮廓都没有了。
他叹了一口气,算是为着年轻的生命做了一次超度。之后他又自嘲地笑了笑,转身想要回去交差,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目前和天海青司关系最近的人。
天海青司突然觉得自己心情烦躁,就好像是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少年躲在房间里自嗨被爸爸发现了一样,他瞪了一眼那个人说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咏唱过七百首的诗,去寻找世间最初的星光,
我徒步过七大洋的风,在千年后的世界遇见你。
顶部

    星之大海俱乐部   © 2000-2010   经典黑色版  www.seaofstar.net  陕ICP备09025348号